×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村子智力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村子智力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村子的智力题
侦探推理 短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9-07-19 12:08提供 来源:33IQ网
(355)
村子里有座神社,看起来就很诡异,门开着,却从来没有人进去,听村子里的老人们说,之前有人胆大进去,却再也没有回来,所以那里被列为禁地,我偏不信邪,不顾劝阻进入了神社,神社里很冷,很暗,还伴随着一些凄厉的叫声,我开始后悔我的选择,这时;我看到地上有一张纸,我捡起来,看到上面写着:程如心、陶难杰、王卧来、朱优姿、齐悠慧;这些是人名吗,怎么没听说过,突然,我想到了什么,冷汗直流.....
我想到了什么?
标签: 想到 村子 神社
19
答案:
解析:
375
收藏
于 2019-06-30 13:44提供 来源:33IQ网
(100)
一个村子里有两种人:一种是只说真话的老实人,一种是只说假话的骗子。一个外村人来到该村,想知道这个村子有几个骗子。中午吃饭的时候,全村的人都围坐在一个大大的餐桌旁,外村人向每个人都问了一个同样的问题:“你左边的那个人是不是骗子?”每个人都回答:“是。”外村人又问村支书村子一共有多少人,村支书说有25人。回家后,外村人突然想起忘记问村支书是老实人还是骗子,急忙打电话询问。可是村支书不在,是会计接的,她回答:“村里一共有36人,我们村支书是骗子。”
根据上面的情况,请你帮助这个外村人判断一下村支书是不是骗子,这个村子一共有多少人。
最后修改于 2019-07-04 00:44:46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3
答案:
解析:
98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5 16:50提供 来源:33IQ网
(4)
青柳村就坐落在广西安城市西北方向。从市区出发要先驱车两个小时,抵达了燕河镇后再换乘拖拉机颠簸上一个小时,最后沿着一条崎岖的山路步行几十分钟才能见到村子的庐山真面目。

上个世七十年代政府曾经要给村子修一条能通车的土路,但是这一行为却遭到村中两大家族族长的强烈反对。原因是修路会惊动青柳山的山神而给村里遭致祸端。可即便他们绝食抗议,修路的工程还是准时开工。谁也没想到的是开工后不久就发生了道路塌陷,有四、五个工人逃离不及受了很严重的伤。村里也开始流言四起,认为这是山神对大家的警告。最后这个修路的事也就不了了之,直到现在都再没人提起。村子就这样在群山的环绕下平静的过了四十年。

新世纪的来临也让村里的年轻人开始蠢蠢欲动,他们再也不想窝在这个小山村里,纷纷出外打工。小孩子们也被父母送到镇上读书,其中也包括一些女孩,这一直都是家族长老们所反对的。女孩子如果有了文化就不会留在村子里和村里的男人结婚,这就是长老的想法。女孩的父母们和长老们争执过,结果可想而知。最后双方达成协议,女孩子只能读到小学毕业。外出打工的人如果不在五年内回来就会从族谱中除名。

然而这个闭塞的村子却并没有像长老们所希望的那样安静的维持下去,让全村人不安的起因就是那个外出打工归来的男人——柳逸。


第一章
陈潇坐在拖拉机上,双手紧紧的握着旁边的护栏,身体也随着拖拉机的颠簸而不停抖动。
“小哥,还好吧?”司机叼着烟看着后视镜中已经抖得不成人样的陈潇调侃的问。
“还,还,还好。没问、问题。”
“我说你啊,还是坐到车里来吧,坐那后头连猪都能抖掉两斤肉。”
“不,不用了。”陈潇结结巴巴的回答,他并不想这样说话,只是现在的情况他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嘴巴。“还是,还是外面好点。大叔,应该,应,该快到了吧?”
“快了,穿过前面那座山就到青柳村。”
陈潇顺着司机所指的方向望去,已经隐约能看到一些小屋和炊烟。“真难受啊,这条破路。”他默默地说到。
“哈,这可比以前好多了,可以直接开车到村子。要是以前,你还得走一段山路才能到。”
“这个鬼地方,孟祥竟然被派到这种地方当书记,真够命苦的。”他心里不禁对自己的同学产生了莫大的同情。
下午一点多左右,陈潇终于和踏上青柳村的土地,司机收了钱开着拖拉机沿原路返回。他似乎不怎么想在这里多呆。
青柳村的村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建筑物,只有一个看起来已经有一定年代的木头招牌。司机告诉过他这是村子里唯一的出入口,除了这里再没有别的道路。走进村子会给人一种穿越回古代的感觉,这里几乎看不到超过一层的房屋,也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设备。陈潇甚至怀疑这里有没有自来水。他掏出手机看了下,果然没有信号。
现在正是大家午休的时间,陈潇走到村广场才看到了三个老人在树下闲聊乘凉。他带着笑容上前正想问问村委会在哪里,却没想到对方先投过来一个仇视的目光。
“@#%¥#%!!!”有一个老头冲着陈潇喊了起来,嘴里说着他听不懂的方言。另外两个老人也显得不大高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陈潇赶紧鞠躬道歉,虽然他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并不欢迎外乡人。“我是来找书记的,村委会,书,记。孟,祥。”他希望这三个老人中至少有一个懂普通话。
看到陈潇谦恭的样子,三个人互相耳语了几句。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头用生硬的普通话回答道:“走个去,左篇。”
陈潇一面道谢一面往眼镜老头所说的方向走去,他能感觉到那三个人一直盯着他。“这村子还真不友好。”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村委会并不远,就如老头所指的,沿主路走到尽头左拐就是了。和村里其他建筑不同,这个村委会至少是水泥房。门口的墙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用简体字和繁体字分别写着村委会。陈潇试着敲了几下木门,看起来屋里似乎没人。
“哎,你来了啊。”就在陈潇敲门的时候,孟祥拿着一叠文件从他背后突然出现。
“靠,要吓死人啊。没被那条破路给颠死都要被你给吓死。”陈潇噌的一下转过身朝自己的大学好友孟祥发了句牢骚。
孟祥是两个月前被分配到青柳村的村书记,也是陈潇的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两人的联系不多,直到三天前孟祥打了个电话来,希望陈潇来青柳村帮他解决村里的一些怪事。
“呵呵,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孟祥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了村委会的门,陈潇也跟着走了进去。村委会的装潢,也可以说根本没装潢。只有一个很简单的木桌、木椅、一张木床还有一个橱柜。
“你才是,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对了,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
“这里是个灰色地带。”孟祥一边收拾文件一边说,“上面很少管,也很难管。比起政府,村里人更愿意相信那些村长老们。”
“嚯,长老?我们现在真的是二十一世纪吗?”
“这个我一会儿再跟你说吧。反正这是个比较封闭的村子。怎么说呢,我觉得在这里应该可以干出些成绩来。”
“你还真是没事找事。”陈潇不客气的躺倒在木床上舒展了一下身子,“这村子的人好像不怎么欢迎外人,你应该也不好过吧。”
“还行,一开始他们确实不欢迎我。时间久了就还好,大家对我还算客气。”
“那还好。对了,你找我来是要干吗?”
“是关于村子里的一些事情,需要你的帮忙。我听说你现在是写推理小说,这应该是个很好的素材。”孟祥冲老同学憨憨的笑着。
“哦?在这种地方的确是适合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件。”陈潇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快快快,说吧!赶快处理完我就能回家了。”
“你得先跟我去个地方,到了那里我再跟你说。”

第二章
孟祥带着陈潇往村东边走去。路上路过了村广场,三个老头已经不在那里了。孟祥说在村里无论从哪里出发,去往哪里都会经过广场。
村东的建筑物明显和其他民居不同,显得更加古老和雄伟。并且在路中央还有一个石质的大牌楼,上面也同样刻着繁体的文字。
“嘿,万世传颂,这村子的人要造反么?”陈潇打趣说。
“谁知道呢,村里的老人也不大清楚牌楼是什么时候建的,为什么要刻这四个字。”孟祥指着前方的一栋两层建筑,说:“到了,这就是我要带你看的东西。村里的柳氏祠堂。”
“柳氏祠堂!?”陈潇不敢相信眼前的建筑竟然只是一座祠堂。若不是在这个山沟里,他肯定认为这是哪个富豪的私人别墅。但祠堂大门上方牌匾的文字倒也确实说明这就是一座祠堂,牌匾的四周还镶着金子一般的东西。
“这不是真金吧?”
“是真金,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村子里的人都不算富裕,大家都是一种自给自足的生活模式。但是两大家族的祠堂却都是金碧辉煌。”
“两大家族是什么?”
孟祥和陈潇在附近的石凳上坐下来。孟祥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开始说明,“这座村子叫青柳村的原因就是村里有两个大家族,一个是青氏家族一个是柳氏家族。村里大部分人都是家族里的人,外来人如果要入住村子也得改姓青或柳。当然了,我不用。家族的族长都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他们拥有村子里最高的权力。根据村里的记载,一开始来到村子的是青氏家族,原因是为了躲避战乱。后来才有柳氏家族的人前来。所以两个家族的人商定给村子命名为青柳村。”
“那他们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抗战时期么?”
孟祥摇摇头,“应该是更早以前,明朝或者更早一些,宋朝吧。村里的记载没有说清楚究竟是什么朝代,这个可能要专业人士才能鉴定出来。”
“果真够古老的。”陈潇做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青氏祠堂在村子的西边。因为比较远,所以我先带你来了这里。两个家族的关系不大好,也可以说他们有世仇。而究竟是什么仇,在村子里只有一个传说,并没有更确实的记载。”
“传说都出来了,果然够写一篇小说的。”
“这个传说你听来可能像是聊斋故事,但村子里的人都是深信不疑。”

第三章
“很久很久以前,村子刚刚建立的时候是很欢迎外来人的。当时因为战乱和苛政杂税,有不少人都逃到了村子里以求平安。有一天,柳氏家族中的一名男子到山上砍柴,遇到一个受了重伤的美丽女子,男子出于好心便带女子回到村中加以照顾。后来,两人日久生情。柳氏家族的族长就同意了两人的婚事。
但是两人结婚没多久,村子里就陆续出现了有人被害的怪事。而且遇害者都是男人,都被挖了心脏。
两大家族便联合起来开始调查究竟是谁干的,最后查到了那名女子身上。大家本想一拥而上将这个女子拿下,但有人提出此女子很可能是妖怪变化的。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村民们便偷偷从外面请了一个法力高强的道士前来做法。
道士在广场设下祭坛,果然将女子逼得显出了真身,原来她是一只千年狐妖。
村民们纷纷拿着刀剑、锄头、斧子等等围住狐妖的家,要杀死她。此时,男子和法力全失的狐妖从屋里出来向长老们请罪,男子说自己愿意替妻子受死赎罪,只求大家放过他的妻子。
但是愤怒的村民们根本不理睬他,执意要杀死狐妖。结果男子便挡在妻子前面,代她而死。
男子死后,狐妖伤心至极,为了替丈夫报仇。她变化出自己的真身要杀死全部的村民,那名道士也无法阻挡住她。就在大家觉得必死无疑的时候,青柳山的山神出现将狐妖收服,还帮一些死去的村民回到阳间。
此后,村子里便开始排斥外人的来访。而青氏家族将造成这场灾劫的原因全部归咎到柳氏家族身上,从此,两个家族便是水火不容。青柳山的山神也成为了大家供奉的神灵。”孟祥一口气将故事说完。
“这,这根本就是聊斋故事!哪里是什么青柳村的传说啊!”陈潇忍不住说道。
“古代的故事都差不多是那样,你也别太介意了。狐妖肯定是不可能的,但应该是有一个外人给村子里带来了灾难。”
“OK,这村子还真是够神的。那两大家族既然水火不容为什么还住在村子里?”
“我也觉得很疑惑。不过虽然说有世仇,但我看他们的关系也还可以,毕竟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大家都是放不下面子而已。”孟祥突然指着祠堂说,“柳氏祠堂里还供奉着一樽青柳山神的金像。”
“金像……又是金子?他们究竟多有钱啊。”
“在青氏祠堂里也同样供奉着金像,但是是一樽青龙像。这两个金像一般人都是看不到的。”
“哦……不过你说了这么多,还没告诉我村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怪事。”
“应该也差不多了,你跟我去见一个人。”
“又要走路啊……”

第四章

柳逸坐在床上一言不发,他回到村子已经有半个月了。爷爷在两年前就去世了,可是他身在外地联系不便,所以直到他回来才知道这件事。柳逸三岁的时候,父亲在一次干活时不小心跌落悬崖,母亲过于伤心不久也去世了,只留下他与爷爷相依为命。柳逸的爷爷是一个很固执而且守旧的老人,在柳逸提出要外出打工时爷孙俩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争吵过后柳逸便拿着行李离开了村子。因为和爷爷赌气,柳逸四年没有回村子,却没想到这次回家已经天人两隔。可现在,让他烦恼的却是另一个人。
忽然外面有人敲门,柳逸回过神来赶紧上前开门。
“孟书记,你终于来了。”柳逸情绪有些激动的说,这时他注意到孟祥旁边还站着另一个男子。“你是?”
“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一个很聪明的朋友陈潇。”孟祥介绍道。
“哦哦,快请进。”柳逸招呼着两人进屋,“家里没怎么打理,有点乱,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没关系,没关系。”陈潇找了张看起来干净点的椅子坐了下来,另两人也都坐下。
“你叫柳逸是吧?刚刚孟祥大概给我说了一下你的事,不过我还想听你再说一次。”陈潇先开口说道,他本以为柳逸的样子应该是一个大老粗,想不到现在看起来却是一个年轻白净的小伙子。
柳逸点点头,“这事还要从四年前说起。
四年前,我决定离开村子到外面的世界看看,还因此和我的爷爷吵了一架。离开村子后我到了安城市,满怀兴奋的开始了新生活。这四年我一直没有回到村子,一方面是我不知道怎样面见爷爷,另一方面是我实在太喜欢城市的生活了。我虽然不识字,但有一身的力气,很快便找到了一份建筑工人的工作,工友们也对我很好。而这些都和村子里的长辈说的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从小我爷爷以及村里的长辈就告诫我们小辈,外面世界的人都是心怀不轨,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魔。可我出去才发现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好人啊!
“后来为了赚钱,我就又找了一份兼差,帮一家快餐店送快餐。虽然挺忙挺累的,但是我很开心。也因为送快餐,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赵菁,是安城大学的大学生,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在聊天的过程中,我才知道她的身世和我很像,都是从小父母双亡。而她比我更可怜,我还有爷爷,她却只能在孤儿院长大。
“可能就是因为这相同的身世,我和她越聊越投机。她是学历史的,经常给我讲一些很好玩的故事。我没什么文化,就只能给她讲讲村里的事。想不到她听到后却很感兴趣,她说我们村可能和她正在研究的什么课题有关,就和我说想来村子里看看。正好我也在外头呆了四年多了,再不回村子就会被除名。”
“什么除名?”
“这个村子有个规定就是外出的男子如果不在五年内回到村子,就会在族谱中除名。”孟祥解释道。
“对。如果我被除名,爷爷肯定会很伤心。而且我也很想爷爷,就决定和赵菁一起回村子。村里人一直很排斥外人,所以赵菁刚来时不是很受欢迎。不过她是一个很可爱很健谈的女孩,很快就和村里人熟悉了。她来村子后一直都是住在我家,”柳逸指着陈潇身后的房间说,“就是里面那间屋子。可是……可是想不到四天前她却突然失踪了!”
“失踪?”陈潇惊讶道。
柳逸点点头,“嗯,失踪了!我挨家挨户的问,可村里人都说没看到她。她是外乡人,村里的长老们根本不管,所以我只好向孟书记求助。”
“突然失踪啊……能不能说一下她失踪前的情况?”
“失踪前,她似乎一直村里做什么调查,就是和她的那个课题有关。”
“什么课题?”
“这个……虽然她有跟我提过,不过我脑子不大好,实在记不得是什么。只是记着什么农民啊、什么朝的。”
“那你最后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她和你说过什么?”
“就是她失踪前一天的晚上。”柳逸想了一会后说,“她只说明天早上有事要出去见两个人。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了,可是到傍晚都还没回来。后来就到处找也找不到她……”
“她没说她要见谁吗?”
“这个真的没说,唔……她不说我也不好意思问呐。可我觉得应该是村里的人,如果村子有外人来马上就会传遍全村的。”
陈潇微微点头,在心里默默的说道:“看来我马上也要成为知名人物了。”

第五章

陈孟两人默默地朝村中央的广场走去。因为时区的不同,虽然已经是北京时间下午20点,青柳村却才到了晚饭时间。路上他们遇到了三、四个村民,他们对孟祥热情的打了招呼,却对陈潇投来厌恶的目光。
“我明明长得这么帅,这些土包子真没眼光。”陈潇摸摸咕咕叫的肚子,“我的肚子又抗议了,就非要到那里去吃饭嘛?”
“这个村子是吃大锅饭的,到了饭点想吃饭就必须到广场去,听说是从百年前就留下的规矩。”
“啧啧,真是麻烦一大堆。都有些什么菜?不会都是野菜吧。”
“放心吧,有鱼有肉有荤有素。都是村民们自家种的菜,自家养的猪。”
“不过这村子有多少人呐,要供应全村子加外乡人的伙食……”陈潇摸着下巴故作思考的模样。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两人停下脚步,眼前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广场上数千人觥筹交错,开怀畅饮,热闹非凡。约有二十来人穿行于各桌之间,一盘接一盘的酒菜都是由他们端上。唯一让陈潇奇怪的是广场上的百十来桌被明显分为两群。
“左边的是青氏家族。”孟祥看出陈潇的疑惑,“右边的是柳氏家族。两大家族的人一直是这样,彼此少有交流,却在同一片土地生活。”
“哦。那酒席中央最大的那张桌子上坐的肯定都是长老之类的吧。”
“对。还有,你刚来得和两个族长打个招呼才能入座。”孟祥指着青氏家族酒席最中央的桌子说,“那个头戴青色帽子年轻人就是青氏家族的族长青哲。而柳氏家族的族长年纪则要长他不少。喏,就是那个额头绑着一根黑色棉布的中年男子,叫柳涵。”
“啊……我还以为族长一定是老头呢,没想到年轻小伙子也可以。不过这一对比,柳氏家族感觉挺寒碜呀,人家是戴帽子,他家就绑块布凑合过去。”
“年轻是因为族长都是世袭制的,所以无论年龄,只要上一代死了下一代就得接任。而那些装饰,你没靠近观察过,其实无论是帽子还是黑布上都用金线绣着五爪金龙。虽然因为时间久远,金线慢慢的没有了光泽,但细看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又是金子,难道这里有金矿。”
“好了,别说了。咱们快点和两个族长说一声,不然饭菜都快被吃完了。”

原本陈潇选择了先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哲打照面,但是还没走到酒席中央,就快被柳氏家族村民们的目光给杀死。青哲和柳涵虽没有显得厌恶陈潇,但脸上也不见了刚才的笑容。
“你是谁?”年纪约摸三十多岁的柳涵先开口问。
陈潇摸着后脑笑嘻嘻的说:“我叫陈潇,是你们孟书记的朋友。来贵村旅个游。”
“孟书记,我记得我提醒过您不要随便把外人带进村子。”青哲放下筷子,不满的看着孟祥。这位族长年纪虽轻,声音却很浑厚,身上隐约透着一股王者之风。
“我并不是随便带他来的。”孟祥也直视着青哲,“他是来调查赵菁姑娘失踪一事。”
话音刚落,原本嘈杂的广场就突然安静下来。除了小孩几乎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碗筷,目光全部都聚集到了陈潇身上。
“喂喂,你怎么这么快就把这事捅出去了。”陈潇轻声对孟祥说道。
“反正是迟早要说,干脆现在说了,让大家都知道。”
看着孟祥理直气壮的表情,陈潇无奈的咳嗽了两声。“对,我不是来旅游的!是来调查赵菁失踪案的!”
“你是警察!”柳涵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冲陈潇吼道,“山神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人,快点给我滚出村子!”随着族长的一声令下,所有的柳氏村民都站起身来朝着陈潇和孟祥走去。
“快点离开村子!再呆下去就会惹怒山神,到时候山神就会惩罚你的。”柳氏家族的一个长老站起身来说道,“赵小姐就是惹怒了山神,才会不知所踪。这根本没什么好调查的!”
“喂喂,你们别乱来啊。”陈潇慢慢的往后倒退,“我不是警察,真的不是啊。再说了,我敢打包票,赵菁失踪绝对不是什么山神惩罚!”
“对,大家冷静点。”孟祥站到陈潇面前,阻挡着村民继续前进。
“孟书记,我们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是你这个朋友,可就说不好了。”
“就是!而且他会知道什么,赵菁如果不是惹怒了山神怎么可能会失踪呢!他根本不知道山神的厉害!”
“我是不知道你们的山神有多厉害,但是他如果真的要惩罚什么人,肯定不用自己亲自动手把人推下山崖吧!”
“你说什么?”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青哲开口问道,“什么推下山崖?”
“刚才我和孟祥去了一趟青柳山,在西边一处山崖旁边发现几个足迹,你们大家都知道青柳山西边山路陡峭人烟稀少吧,可是其中一个足迹明显就是人滑倒的痕迹。从方向上看,滑倒的人应该已经摔落到山崖下了。”
村民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
柳涵冷笑一声,说:“那也可能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去,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是有人把她推下去!”
“如果是她自己不小心,怎么会有掩盖足迹的痕迹?总不能她自己爬上来擦了擦足迹吧。而且现场还发现了其他几个被掩盖足迹,从大小上看应该是男人的脚印。”
广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很明白,若陈潇所说属实,那么把赵菁推下去的只可能是村里的人。而此时,陈潇却注意到两个家族的族长似乎互相看了一眼。


第六章

“你的胆子还真大,我看他们的架势都快把你吃了啊。”晚饭过后两人完完整整的回到村委会,虽然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房子,还只有一张床。“对了,今晚你就睡我的床吧。”
“额,那你睡哪?”
孟祥点起蜡烛,随后打开橱柜从里面拿出了一床棉被。“这还有床被子,铺在桌上就行了。你有什么头绪了吗?”
“有一点点吧,那两个和赵菁见面的人虽然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还没法确定,但肯定就是在他们中间。对了,你有没觉得他们的口音很奇怪?不像广西人的口音诶。”
“嗯,他们说的应该算是客家话。”
“原来是客家话,难怪我一句都听不懂。说起来,这个村子的确有些奇怪,那些长老、族长好像都有什么秘密。嘿嘿,这里不会真的有金矿吧?”
“别胡说八道了,你忘了我大学的辅修专业是地质吗?我也曾经怀疑这里有金矿,但是没有任何发现。”
“好吧,还以为可以大捞一笔……”陈潇看着凳子上的蜡烛说,“你说,这里的人没电没自来水没有任何现代通讯产品,他们究竟是怎么生活下来的呢?”
“呵呵,古代人不就是这样?我们人类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生活的,电和通讯技术只是帮助我们更方便的生活而已。可是现在的人们太容易依赖科技,才会无法适应没有它的日子。这个村子虽然很守旧,但人人都很快乐,我想就是因为他们都保持着一颗最本真的心吧。”
“拉倒吧,我还是更愿意过依赖科技的生活。再说了,也不见得他们的心都是本真的吧。”陈潇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把玩起来,“你看,我想上个网都不成。下次你给这村子修条路呗,发展下经济,至少也得有个网络信号呀。”
“说到修路,这村子还有个故事,就发生在四十年前。”
“又有故事,真是没完没了的。”
“你不听就算了啊。”
“当然要听了,孟祥讲坛,我的最爱嘛。”陈潇坐起身来,装出一副小屁孩的模样,“老师快说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七十年代的时候政府曾经想给青柳村修条路,虽然遭到了村民的强烈反对但还是执行了。原计划要把山路扩建成可以方便通车的土路,但是施工刚开始没多久就发生了事故。”
“诶,难道是村民干的?”
“应该不是,因为事故是发生了道路塌陷,应该没人有那么大的本事把这路挖出那么大的坑。村民们说这是山神的警告,那些工人也很害怕,所以都不干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我来到村子听说这事以后曾经去塌陷的道路上探察过,这里的土质并不是那种易塌陷的,说是自然造成的我还是有点不相信。”
“道路塌陷啊……”
“你想到什么了吗?”
陈潇轻轻的摇摇头,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但还不敢太确定。孟祥重新躺下去,看着天花板说道:“明天我可能要去安城市一趟,让救援队到山崖下面去找找看,说不定赵菁还活着。如果……”话还未说完,陈潇突然开口打断。
“我记得你说过村里有什么记载的,应该是像书一样的东西吧?”
“这个……可能吧。我没有亲眼见过,只是从其他村民嘴里听到。你想看?可是那样的东西肯定是严密保管在祠堂里……”
“那我们就去偷偷溜进去呗。”
“喂,你可别想做什么违法的事啊!虽然你是我朋友,但是你要是偷东西我可是会大义灭亲的。”
“谁说我要偷,我们偷偷溜进去,然后看一看那个记载。再撕下一个小角,明天你去市里,我也去,找个专家鉴定一下这个记载的年代。怎么样?”
“要去你去,这种鸡鸣狗盗之事我不会做!”
“靠,还鸡鸣狗盗,你果然是适合这里啊。”陈潇不屑的嘀咕了一声,“都是老脑筋。”说完他下床穿好鞋子准备动身,临出门前还瞥了一眼老同学。

夜晚的青柳村较往常更加寂静,大多数人家都已经熄“灯”睡觉。陈潇独自一人往柳氏祠堂走去,嘴里虽然一直骂骂叨叨,心里却想着其他事。在这个村子里隐藏的秘密虽然已有一点点头绪,但一切都还是推断。
“山神吗……”在祠堂面前陈潇驻足不前,虽然不用担心有监视器,但是高高的围墙还是让他有点不知所措。正在此时,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幽灵般的声音。
“你打算翻墙吗?”
“我靠!你真的要吓死我才甘心啊!”陈潇腿一软差点瘫在地上。
“嘘,小声点。”孟祥轻声道。随后他走到祠堂大门前,轻轻将门推开。“走吧。”
看到这一幕,陈潇瞬时瞪着双眼,呆若木鸡,“哦,原来这门没关……”

“喂喂,臭驼祥子,你不是说不来吗?还有这安保措施也太差了,连门都不关呐。”陈潇跟在“祥子”身后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祠堂。
“你应该知道有句话叫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吧。”孟祥推开大堂的大门,转过头去和陈潇说,“把手机拿出来。”陈潇闷哼一声掏出手机,将LED闪光灯打开,前路一下亮堂起来。
“喂喂,你还没说为啥来。”
“帮你啊,不然你可能要在墙下站一夜。”孟祥拿过手机将灯光对准位于大堂中间的一座金像。可能是已经习惯夜晚的黑暗,灯光对准金像的一刻发出的反光让陈潇有点受不了。他眯着眼睛让自己逐渐适应,这时才发现眼前的青柳山山神是如此的壮观——金像约摸三米多高放在一座一米高的石台上。神身着铠甲,右手持一把斩马刀,眼神犀利,威武非凡。额头也如柳氏族长一般绑着一根带子。
“这么大……肯定要花不少钱吧。”陈潇情不自禁的朝金像走去。
“你的心里只有钱。”孟祥拉住陈潇,“快去找你要的‘记载’啊。”
“哦,对对。不过那东西会在哪里?”
“可能在内堂……别看了,快走吧。”


第七章

翌日 安城市
“教授,怎么样?”陈潇站在林教授身旁,心里满怀激动。昨晚他和孟祥在柳氏祠堂里找的《柳氏家训》,虽然上面几乎都是一些教导后人的内容但陈潇还是撕下了一小张纸片,带来给安城大学的历史系林教授。
林教授摘下老花镜放进怀里,缓缓地说道,“这应该是九百多年前的古籍。”
“九百,那就没错了!教授,您知道赵菁吗?”
“知道,她是我的学生。怎么了?”
“请问她是不是在研究……
标签: 村子 家族 村里
0
答案:
解析:
2
收藏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开放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6-02-21 02:06提供
(18)

《井》 林清醒后发现自己在一口古井旁边,位于一个还是茅草房子的村子之中。 林是学过考察的,实际上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井年代久远。这口井给林的感觉非常微妙,但林向村民打听井的来历却没什么结果。 林认为这村子很穷,而村民也是一副有气无力的奇怪样子,严重的黑眼圈和凹陷的腮帮在这村中成了常态。 而村民们总是聚在一起讨论些什么,有次林正好撞见,便怀着好奇心偷听起来。 “这个人好奇怪啊。” “是怎么回事呢。” “听说他总是打听井的事,这井咱们都不敢靠近,他却敢。” “是啊,好奇怪。这井又不老,又不高级,干嘛这么在意,也不怕受伤。” “不过看他那样子,上帝对他还是很照顾的。” “······” 林立刻走到井口,跳了进去。

标签: 村民 村子 样子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6
答案:
解析:
14
收藏
于 2016-01-04 10:40提供
(278)

最近,小柳在村子里开了一家小餐馆,因为村子里比较穷,所以本地的顾客很少,但是小柳的收入却很好,因为这是专门用来招待外面慕名而来的顾客的,做的都是熟人的生意。他在短短几天就获得了巨款,真是生意兴隆。而那些客人来的时候都坐着小车。这在本地的村民看来,这可是想当奢侈的事情了。那是什么,是小车呀,别说坐,摸都没摸过。但是后来却发现这车子来来去去都是同一辆,经过询问,原来这是小柳的车,是专门用来接客的,毕竟这个村子比较偏僻,慕名而来的人也不一定都会有钱。“我们做生意,要学会为顾客着想,我们总不能嫌贫爱富嘛。”

白粉仔,是村子里对那些吸毒人或者是那些不良少年的称呼。这些人,为了得到钱去吸毒,经常在村子里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但由于这些人做事不怕后果,所以大家就对他们半只眼开半只眼闭,只要他们不来自己家就行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而小何就是这样的一个白粉仔,但他做事很有原则,爱打抱不平,而且想要钱的时候,总是回到别的村子里去偷,在自己村子里从不下手,而且还会帮助村里的老人。也算是村子里面的好人了。但是他却有一天被发现去偷大老板小柳店里面的东西,被小柳和他的司机小夏,还有员工小熙抓到了,由于村子里面的老人和其他商家的求情,才没有把小何送去派出所。在那之后,小何就总是针对小柳,总是让别人不要靠近小柳的店,总是打乱小柳的生意,搞得小柳很恼火,村里的人也劝了小何,但是却没有用。直到有一天,小何离奇死亡,经过调查,是本村的人杀的,嫌疑犯有以下几个人:小柳,当天没有不在场明,第二个是小夏,也是一个白粉仔,但是当时他正在接送客人,第三个是小熙,没有不在场证明,但是她是女的,她是邻村的人,。经过警方深入调查,发现凶手就在上面的那几个人之中,而且还发现了一个大阴谋。问题:谁杀的?动机是什么?阴谋是什么?

标签: 村子 白粉 顾客
最后修改于 2017-07-25 17:34:49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1
答案:
解析:
222
收藏
知识百科 生活常识 选择题 知识
于 2015-10-29 22:54提供
(1k+)

印尼警方在销毁3.3吨大麻时,因为风向导致大麻味扩散,结果整个村子的人都嗨了。这是真的吗?

标签: 大麻 村子 结果
20
答案:
解析:
1k+
收藏
逻辑思维 逻辑推理 选择题 思维 精品
于 2013-01-01 10:00提供
(238)

  有一个很古老的村子,这个村子的人分两种,红眼睛和蓝眼睛,这两种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小孩在没生出来之前,没人知道他是什么颜色的眼睛,这个村子中间有一个广场,是村民们聚集的地方,现在这个村子只有三个人,分住三处。在这个村子,有一个规定,就是如果一个人能知道自己眼睛的颜色并且在晚上自杀的话,他就会升入天堂,这三个人不能够用语言告诉对方眼睛的颜色,也不能用任何方式提示对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而且也不能用镜子,水等一切有反光的物质来看到自己眼睛的颜色,当然,他们不是瞎子,他们能看到对方的眼睛,但就是不能告诉他!他们只能用思想来思考,于是他们每天就一大早来到广场上,面对面的傻坐着,想自己眼睛的颜色,一天天过去了,一点进展也没有,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外地人,他到广场上说了一句话,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他说,你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的眼睛是红色的。说完就走了。这三个人听了之后,又面对面的坐到晚上才回去睡觉,第二天,他们又来到广场,又坐了一天。当天晚上,就有两个人成功的自杀了!第三天,当最后一个人来到广场,看到那两个人没来,知道他们成功的自杀了,于是他也回去,当天晚上,也成功的自杀了!
  根据以上,请推理出三个人的眼睛的颜色。

标签: 眼睛 颜色 村子
53
答案:
解析:
152
收藏
数学天地 趣味数学 选择题 计算 精品
于 2012-10-08 17:00提供
(709)

有一个村庄,里面困着174个吸血鬼。他们每天晚上同一时刻都要在村子中间的井里去喝水,然后各自回到各自的领地。村子里有吃不完的瓜果,但是他们不爱吃,他们也可以永远不吃东西,只要喝水就可以,他们不知道出村子的方法,而且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吸食人血。但是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就是吸完人血以后,他们就会变成人(哪怕只吸一点点血)。而那个被吸血的人,则必死(哪怕只被咬了一口)所有的吸血鬼都很聪明,他们又想吸人血,但又必须保命(因为自己变成人以后,会被其他的吸血鬼杀死)好在村子里没有人。他们的生活相安无事。
有一天小Q梦游到了这个神奇的村庄,醒来后,他完全不记得怎么回去了。而小Q也知道这个村庄的故事。他心想:完了,174就是要去死的意思,这下怎么办。小Q每天白天吃村里的瓜果,喝井里的水。晚上就躲起来,防止被吸血鬼们看到。但是,村子实在是很小,某一天,小Q还是被某一只吸血鬼发现了。
问,小Q会被这个吸血鬼咬死么?

(每只吸血鬼不会与其他吸血鬼分享人血)

57
答案:
解析:
369
收藏
于 2012-08-21 14:22提供
(115)

33IQ举行了一次寻宝活动:寻找一份在"X"村的神秘宝藏。

所有的选手都先在“E”村集合,然后所有的人必须分头去其他9个村子寻找线索。

然后把这些线索集中起来才知道神秘宝藏藏在"X"村的某个地方。

最先回来并宣布找到宝藏的是MK,他巧妙地安排了自己的路线,没有重复走进任何村子,而其他选手或多或少走了弯路。下面是11个村子的分布图,你知道MK是怎么走的吗?(答案只需填写11个村第6个村的字母即可)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9
答案:
解析:
14
收藏
逻辑思维 逻辑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2-03-13 17:41提供
(9)

它发生在一个地点不明的愚昧的大女子主义村子里。
在这个村子里,有50 对夫妇,每个女人在别人的丈夫对妻子不忠实时会立即知道,但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如何。
该村严格的大女子主义章程要求,如果一个女人能够证明她的丈夫不忠实,她必须在当天杀死他。
假定女人们是赞同这一章程的、聪明的、能意识到别的妇女的聪明、并且很仁慈(即她们从不向那些丈夫不忠实的妇女通风报信)。
假定在这个村子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所有这50个男人都不忠实,但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够证明她的丈夫的不忠实,以至这个村子能够快活而又小心翼翼地一如既往。
有一天早晨,森林的远处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女族长来拜访。她的诚实众所周知,她的话就像法律。她暗中警告说村子里至少有一个风流的丈夫。这个事实,根据她们已经知道的,只该有微不足道的后果,但是一旦这个事实成为公共知识,会发生什么?

标签: 丈夫 忠实 村子
17
答案:
解析:
8
收藏
侦探推理 短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求助
于 2012-02-23 00:04提供
(20)

七月中,气温很高,燥热的季节,两天没有下雨。
由于上一次的案件,最终调查,Jiege只是帮鱼顶罪自首的。保释出狱后,Jiege在市郊的一个村子内居住调养。今天下午四点左右,他在村子附近的田地附近发现一具绑在树上的尸体,死者系某活动人员托马斯松。死者被麻绳绑在一棵直径半米左右的树干上,验尸法医鉴定死者死于窒息,且脖子上有明显的绳子勒痕,身上同时也有被绳子勒的淤血痕迹。死亡时间大约正午两点,距离发现不到两个小时。

警方在附近调查,附近居民均表示中午以内并未发现有什么可疑人物出现在村子里,且田地附近都表示没有任何呼救声~于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Jiege被带回警局盘问。三天内,还是无任何进展,警方只能暂时认定Jiege为杀人凶手。

事实真的如此么?在过两天Jiege即将被检察机关以谋杀罪公诉。而在这个时候,法医传来一份验尸报告,发现死者胃内有少量安眠药。不久,大记者给出了一个杀害托马斯松的假设。第二天中午,真正作案人Pasber被捕。

请问Pasber如何杀死托马斯松的?

标签: jiege 村子 死者
19
答案:
解析:
9
收藏
数学天地 小学奥数 开放题 计算
于 2012-01-08 17:03提供
(4)

A、B两个村子,中间隔了一条小河(如下图),现在要在小河上架一座小木桥,使它垂直于河岸.请你在河的两岸选择合适的架桥地点,使A、B两个村子之间路程最短.

标签: 小河 村子 合适
1
答案:
解析:
1
收藏
于 2011-12-18 09:21提供
(16)

经营礼品店的小曼身高达2.3米,他从生下来就从未离开过这个村子。有一天,来村子观光的游客当中,有一位名叫小塔的男子高2.4米,就连小曼见了也大吃一惊:“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比我高的人。”小塔听了却不以为然地说:“不应该吧。”为什么小塔会这么说?

7
答案:
解析:
1
收藏
数学天地 趣味几何 开放题 计算
于 2011-11-09 11:12提供
(11)

  某地的慈善委员会组织了一次驱车寻宝活动,寻找一桶藏在Z村的啤酒。所有的车先在A村集合,然后竞赛者们分头去其他九个村子寻找线索。把这些线索集中在一起研究,才会知道那桶啤酒藏在Z村的什么地方。 最先回来并宣布找到啤酒桶的是Sroan。他最巧妙地安排了自己的路线,他从A村到达Z村,沿途获得了所有线索,却没有重复走进任何一个村子。而其余的人则一直在走弯路。


  上图是11个村子的分布图,村子与村子之间只有惟一的一条道路。
  Sroan是怎么走的?

标签: 村子 线索 所有
3
答案:
解析:
2
收藏
逻辑思维 逻辑推理 选择题 思维 精品
于 2011-05-21 12:00提供
(2k+)

有个奇怪的村子,一共有100个人,有男有女,男人说真话而女人说假话。一天一个陌生人来到这个村子,问村民:“你们村子一共有几个女人啊?”第一个村民说1个,第二个村民说2个。。。以此类推,第一百个村民说100个。那麽这个村子到底有多少个女人呢?

标签: 村子 村民 女人
139
答案:
解析:
3k+
收藏
与村子相关的标签

其他相关智力题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