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社交網站直接登錄
×
條@我的評論,查看@我
條新私信,查看私信
條新評論,查看評論
位新粉絲 查看粉絲
33IQ用戶點贊、收藏、評論最多的姑娘智力題。如果你有其他好的姑娘智力題,歡迎與我們分享 請發布姑娘的智力題
謎語大全 成語字謎 填空題 想象
於 2021-06-22 08:59提供
(55)

西子姑娘去觀月(打一字)



0
答案:
解析:
58
收藏
謎語大全 成語字謎 填空題 想象
於 2020-07-21 18:30提供 來源:33IQ網
(50)

寶玉不在姑娘在。(猜一字)

標籤: 寶玉 姑娘 字謎
最後修改於 2020-07-24 18:52:36



0
答案:
解析:
58
收藏
謎語大全 傳統燈謎 選擇題 想象
於 2020-04-11 20:51提供
(41)

中國姑娘(打一神話人物)

標籤: 人物 神話 姑娘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謎語大全
1
答案:
解析:
33
收藏
謎語大全 成語字謎 填空題 想象 原創
於 2020-02-25 12:30提供
(12)

遭劫持微信報警     離合字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1
答案:
解析:
8
收藏
偵探推理 恐怖推理 選擇題 想象 思維 原創
於 2019-10-24 03:29提供
(226)

玖命貓妖系列·海鹽冰激凌(1)

我是鷺垚,快奔三的年紀卻還是獨身,急壞了家裡老人。好不容易到周末還要忙著相親,我憤憤地挑了個最順眼的姑娘去見面。

「喂你好,玖命貓妖是吧?哪兒見?」我撥了電話。

「呲呲——」聽筒里傳來金屬摩擦的聲音,姑娘笑了一下,「要不直接來我家吧?」

我心裡一驚,腦子裡浮現種種案子的慘狀。不過轉念一想聽媒人說姑娘喜歡倉鼠,已經養了很多年。在本地寵物論壇里口碑很好,經常科普倉鼠知識,想必挺有愛心。我等紅綠燈的時間翻了翻她的科普帖子,也算是做個初步了解。

「請問有人在嗎?」我敲了敲門,居然是虛掩的,地板上擺著一個大籠子,兩個白白的小倉鼠啃食著白菜葉。一個面貌清秀的姑娘正給裡面的兩個白糰子剝柚子。

「真可愛呀,是要配種嗎?」我寒暄著。

「不是呀,兩隻小母鼠,白白的,你看感情多好。」姑娘甜甜一笑。

我忽然起身告辭。

Q:鷺垚為什麼要離開?

標籤: 姑娘 科普 帖子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貓精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54
答案:
解析:
214
收藏
謎語大全 傳統燈謎 填空題 想象
於 2019-07-12 18:41提供
(18)

桑戈落在食堂好端端走著,忽然被一步履匆匆的人碰到,那人手中端的飯也灑了些到他身上。定睛一看卻發現對方是個姑娘,桑哥不好發作,只待對方道歉。姑娘卻皺皺眉頭,一言不發,轉身欲走。

桑哥只好問道:「壞作何解?」

那姑娘也是伶俐,轉瞬之間便聽懂了,轉過身來吐吐舌頭道了歉。


此後二人如何如何我們不去考慮。只是問你,姑娘當時要怎麼回答桑戈落呢?

標籤: 姑娘 對方 舌頭



4
答案:
解析:
20
收藏
知識百科 文史知識 選擇題 知識
於 2018-07-01 00:08提供 來源:33IQ網
(51)
《阿里山的姑娘》唱的是哪個少數民族的姑娘?
標籤: 姑娘 少數民族
0
答案:
解析:
40
收藏
謎語大全 傳統燈謎 填空題 想象 原創
於 2017-11-01 00:06提供 來源:33IQ
(18)

漢子作酒,姑娘作肉。(猜一成語蕉心格

註:酒、肉分別要如何品嘗?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謎語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2
答案:
解析:
12
收藏
偵探推理 預告函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7-10-08 12:02提供 來源:33IQ網
(32)
系風是一名殺手,崇尚殺人的美學,只要他想殺的人,沒有一個可以幸免於難。刑警陸柒生是系風的死對頭,他深知系風的陰暗恐怖。

這一天當陸柒生還在為連環美少女姦殺分屍案而焦頭爛額的時候,電腦屏幕上顯示收到了一條匿名信息。
【在樹最美的的時間裡,縱使時間的使者在鐘聲響起時再次相遇,若不用罪惡之人的鮮血在知識的聖殿前作為祭奠,怎麼對得起那逝去的姑娘?——wind】
陸柒生心跳加快,這是系風發來的!系風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總能在警方之前找到變態殺人案的兇手,但他不會將那兇手繩之以法,而是直接用他的方式處決!
"鬼知道這次又會是什麼可怕的方法……"陸柒生捏緊拳頭。他必須在那個變態之前找到兇手,不過在那之前……還要破解這個預告函
那麼系風到底要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殺人呢?
標籤: 時間 殺人 姑娘
最後修改於 2017-12-27 13:03:56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26
收藏
偵探推理 短篇推理 開放題 思維
於 2017-08-06 20:31提供
(11)

一個姑娘在河裡洗衣服,她把一對金戒指放在岸邊的石頭上。來了一個無賴趁姑娘不注意把戒指偷走,被姑娘發現了,無賴不願意歸還。

於是,兩人拉拉扯扯來到了縣衙。

縣令查問無賴,無賴說:「這是我死去的母親留給我的。」

縣令說:「此案沒有旁證,乾脆你們一人拿走一隻戒指算了。」

無賴馬上表示同意,姑娘死活不願意

縣令馬上做出了決斷,請問:縣令是根據什麼做出的判斷?

標籤: 無賴 姑娘 縣令
4
答案:
解析:
5
收藏
知識百科 生活常識 選擇題 知識
於 2017-05-11 23:53提供
(40)

相傳有一位姑娘,婀娜多姿、美麗善良。一日路過南塑山,被山中惡神相中,欲娶為妾,姑娘不從,並怒斥惡神。該神大怒,私封天雨,並化為巨龜,喝乾泉水,至數月無滴雨,天大旱,眼見餓鳧遍野,姑娘悲憤交加,縱身躍入山澗,變成一紅色海馬,騰空而起,化做汩汩泉水,滋潤萬物,后駕雲而去。

上界感會村姑的義舉,派天兵將惡神用巨石壓於泉底,成為鎮泉之龜。當地百姓為感會姑娘的壯舉,將此泉喚作海馬泉以示紀念。泉水干洌清甜,遠近聞名。

清初,康熙派特使張廷玉入藏冊封達賴、班禪,路過此地,途聽海馬泉傳說,前往觀游。並以青稞為原料,配以海馬泉水,精心釀製成酒。冊封之後告知達賴、班禪,帝喜酒。

是年由達賴、班禪大使將該酒覲見給康熙帝。帝品后頓覺神清氣爽,酒味醇厚,馨洌綿甜,自然爽品,回味怡暢。

這種酒是?


標籤: 姑娘 泉水 海馬
0
答案:
解析:
40
收藏
偵探推理 短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於 2017-01-27 01:44提供
(286)

黃昏時分,暮靄沉沉。一位妙齡女子站在街邊喊道:「抓小偷,抓小偷啊!」

有人正想打電話報警,卻見兩個人在前方一邊推搡,一邊說對方是小偷。原來,小偷趁姑娘不備搶走了她的手提包,一名路人勇敢的地追上去抓住了小偷。

可姑娘說,由於光線黑暗,並沒有看清小偷的相貌,無法確定誰是小偷。

笛枯聞言一笑,「你們從這裡同時開始跑,到那個電線杆再停下,前提是有大家作證和監督,你們不可能逃跑。等跑完后,我就知道誰是小偷了。」雖然要求有些奇怪,但A君和B君為證明自己的清白,還是照做了。

結果,A君先跑完,B君后跑完。

那麼,誰是真正的小偷?



標籤: 小偷 姑娘 前提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趣味IQ
7
答案:
解析:
236
收藏
謎語大全 傳統燈謎 填空題 想象 原創
於 2016-07-21 11:28提供
(4)

路上塞車,約好的姑娘離開了,懊悔不已    詞牌二


標籤: 詞牌 姑娘 路上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1
收藏
謎語大全 傳統燈謎 填空題 想象 原創
於 2016-07-20 20:35提供
(7)

寶姑娘到了。(打一花名,脫靴格

謎面註釋:「寶姑娘」為《紅樓夢》中的薛寶釵。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14
收藏
謎語大全 成語字謎 選擇題 想象
於 2016-07-14 11:44提供
(83)

姑娘出嫁    ——打一字

標籤: 打一字 姑娘
0
答案:
解析:
76
收藏
對聯大全 對聯故事 填空題 想象
於 2016-06-27 18:30提供 來源:33IQ網
(489)
     據說從前有一個書生上京趕考,正在過一座獨木橋,迎面來了個挑竹擔的姑娘。姑娘說要出上聯請書生對,如對出了下聯,她才肯讓書生先過橋。姑娘出的上聯是:
     竹擔挑,挑竹擔,竹擔挑竹竹挑竹。
     書生一時對不上來,只得轉身讓姑娘先過橋。後來,書生路過一座莊園時,見大門上的銅環鎖著銅鎖,觸發靈感,立即想出了下聯:
     銅環鎖,鎖銅環,『』『』『』『』『』『』『』
標籤: 書生 姑娘 上聯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精品對聯



65
答案:
解析:
419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開放題 思維
於 2016-03-23 23:34提供
(7)

孤清的身影跪在這大殿中央。坐上的聲音道"星象顯示,星宿降臨,宗門中將出現百年難遇的奇才,將會成功觸及那百年來無人所及的境界,最終飛升成仙,超脫世外,無欲無求。而你,便是他成仙路上的唯一心障。現以此為名,將對你進行永世封印,你可認罪?"
他終是抬起頭顱,睜開了雙眸,「我,認罪。」

距今三天
沒成想還有這樣隱秘的森林,更沒想到在這地方居然可以看到房子,什麼人居然住在這裡?我上前敲門但無人應答,按耐不住好奇心,我從窗戶翻了進去,屋子裡基本已經空了,只剩下點桌椅板凳,但是還未有積塵,看來是最近剛搬走了。等等,書桌上的那是。。。

終於狠下心趕走了她,卻全身無力,無法再去看她。直到選去的馬蹄聲響起我才回過神。「山。」師傅的聲音把我從思緒中拉回,我回道「現在就等他們帶走我吧。」「你這樣做值么?我沒有回答師傅,只是把手放到了臉上。。。。

距今三年

幾年前此地挖出一處水源,水源處不斷冒出金色之水,便用了一座雕像作為泉眼壓住源頭而成為一泉。後來人們發現,只要心誠之人,對著泉水許願便可找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半,雖然人們都知道這是泉水的奇效,但卻都更願意把這歸功於泉眼上的那座女性雕像,泉水因此命名為女神泉。
我本想一見這神奇的泉水,卻被雕像的美吸引了。於是我向著泉水拜去,「讓我們在一起吧,女神。」

「沒想三年修鍊你的修為便已及我,實乃後生可畏啊!」「弟子定會繼續努力的。」。。。

距今三年又三天/三年差三天
大約三年前,我得到了一本筆記。筆記的前半部分是主人的日記,從記錄可以看出,筆記的主人沉心於修鍊,冷落了愛人,但是語氣卻充滿了愧疚與無奈。
而筆記的後半部分是他的修鍊筆記,記錄了一種名為「靈犀」的道法,從記錄來看,此法為道宗鎮派之法,修鍊此法可變化萬般生物,修為愈深,可化之物更高級,初學者僅可以化為昆蟲飛禽,修鍊至深者便可化為獅子老虎之類。而最高的境界,據說已百年無人觸及。抱著試試的心態,我練就了一個入門。沒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場。
不遠處,幾名土匪在追趕一名女子,見狀我趕忙手一抹,變成了一頭狼嚇跑了他們。之後我恢復人形轉頭去看姑娘的情況,然而看到了那姑娘的臉,我卻被下了一跳,我不禁覺得這是泉水的奇迹,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相像的兩人。沒來得及開口,姑娘便先說道「『靈犀』?你是道宗的人么。」沒想到姑娘見識不淺啊。「在下瀾,並非道宗人士,只是偶然學得皮毛,不知姑娘名謂。」「我叫林,謝謝你。」
我送著林回到城鎮,路過一座橋的時候,我把筆記扔到了河裡,既然已經遇到了我的女神,我可不想成為像筆記主人那樣的人。。。

「徒弟,星象已經出來了,星象顯示。。。」聽到師傅帶來的消息,我並沒有興奮,反而感覺涼意透過全身。師傅接著說道:「三年後他們會再次進行預言,如果星象相同,就。。。」三年么?我起身向修鍊場的方向走去。「事到如今,你能做什麼?」「對不起,師傅,我不想放棄,我要改變一切!」。。。

(第一段沒有時間,這題很難,提示就是注意時間)試著解析一下整件事

標籤: 筆記 泉水 姑娘
2
答案:
解析:
6
收藏
偵探推理 恐怖推理 開放題 想象 思維
於 2016-03-19 02:43提供
(19)

我住在4樓,我們陽台上正對著另外一棟樓。這樓上住著一位神秘的姑娘,一直在窗戶盯著我們看,一動也不動。聽人說她以前受過刺激,現在瘋了。我抽著煙,盯著這位姑娘看,突然,她對我笑了一笑。

「在看什麼呢」背後傳來妻子的聲音。

 「我在看對面樓上的那個姑娘。」

「盯著別人看幹嘛,不會喜歡上人家了吧。」妻子說完就去做飯了。

我感覺到有些蹊蹺,又好像什麼也沒有。

過了幾天,我和妻子在家,突然停電了。於是我下樓去買蠟燭。買完蠟燭的途中,我看了看對面樓,發現那個姑娘果然還站在那,盯著我們家看,嘴角掛著一絲微笑。我突然想到了什麼,但已經晚了。

請問,下列判斷,哪個是對的?

標籤: 姑娘 妻子 突然
7
答案:
解析:
11
收藏
偵探推理 密碼題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6-03-07 02:13提供
(17)

哀婉之樂解密篇之秦桑

熱鬧了一天,大家也都累了。幾位姑娘正打算回去休息。

「青衣姑娘,你跟我來一下。」楊絮突然叫住了青衣。兩人去了一間空房。

「什麼事?」

「姑娘,你還記得粉杏嗎?」

「粉杏?秦桑?」

「沒錯。現在,是時候把所有事情都告訴姑娘了,」楊絮拿出一封信給了青衣,「我說麻煩,還是姑娘自己看吧。」

------

青衣姑娘,也許你在看這封信之前還在怨我吧。可這一切真的和我沒有關係,我只是知道內情而已。我知道她們為何要賣人,要往哪裡賣,甚至參與賣人的有誰我都知道得比誰都清楚。姑娘不會不知道竹簡大哥,他曾經接濟過我們這個貧窮的小村莊。那一年鬧了飢荒,具體到了什麼程度也沒必要再說了。後來我們想感謝他,他卻走了,我們都沒有打聽到他的下落。我想,他應該還會去接濟更多人吧。等了好多年才等到一個人,自稱叫竹簡,初來時大家也是夾道歡迎,但後來我們漸漸地發現他總是和村民們很小聲地說話,具體說了些什麼也不知道。後來他醜惡的嘴臉露了出來,威逼利誘地讓村民們把村裡的姑娘都賣掉。要是自家的姑娘不想被賣了,自己就得參與到賣人的事務中去。我娘死得早,我爹自然不想讓我被賣了,只好昧著良心去了。那人很信得過我爹,也無人敢招惹我。一開始我壓根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恐怖終究還是要蔓延到我周圍的。我確實發現過以前經常和我遇見的姑娘不見了蹤影。和我很好的李家姑娘,有一天我怎麼都找不到她了。挨家挨戶問了個遍,沒人知道。碰巧我爹那段時間常常是很晚才回來,有時候都不回來,我起了疑心,三番五次逼問,我爹才吞吞吐吐地把話說出來。還說讓我不要怨他,他給鄭家丟了臉,他也是為了我才這麼做的。那天晚上我又摔又砸,我說你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如果可以,我願意自己被賣了去!粗使丫鬟怎麼是人可以做的事情!我拿著祖傳的寶刀逼他說出來進行這又黑又髒的交易的地方,又問他還知道什麼。他說了具體地點,又說了村口有一個機關,有一塊絕對不能踩的磚,只要人一踩上去,附近的地就會燒起來。我立馬趕過去,去了那座房子,從窗戶一看,就驚呆了——被那一幫喪心病狂的人拳打腳踢著準備拖走的,不偏不倚,正是我的好姐妹!若只是這,我也不會突然闖進去。她喊了一句:「粉杏,救我!」我猛地踢開門,那幾個人嚇了一跳,但他們有防備,把我綁了起來,我眼睜睜看著我的好姐妹被拖走,卻無能為力。他們商量著要不要把我賣掉。這時有人來了,是我爹,我爹跪在他們面前求他們不要賣了我,他願意用他自己的命來換。他們轉移了,把我爹也帶走了,我費了好大的力氣自己掙脫了繩子的束縛,準備走,卻無處可去。想了好久,我決定去找姑娘,姑娘一定會有辦法的。正要走,卻有人把我攔住了。原來,他才是真正的竹簡大哥。我十分驚訝,問他來幹什麼。他說,他要來看他最愛的一個女子。我問是誰,他沒有說,卻把真相告訴了我,假竹簡是他手下的人,卻依了他曾經最信任,最後卻叛變了的一個人,用他的名義來做壞事。說完以後,給了我一張紙條就走了,我的心情複雜極了。我敬他,以前誤以為他變壞的時候,我死也不肯相信。現在,卻有些同情他。我找到了姑娘,最早的時候,我覺得姑娘應該非常孤傲吧。但過了不久,我發現,姑娘其實是重情重義的。姑娘待我極好,我也竭盡所能幫姑娘。但姑娘似乎沒有信任別人那樣信任我,其實,我是清白的,我只是無能為力,我救不了我的好友,也不能做更多的事情。聽人說過,女子的一生,本來就是不值得的。當時我說什麼也不肯承認,現在我明白了,這話是對的。或許,我會跟著姑娘走遍天涯海角;或許,我會在一個荒涼的地方了卻餘生。姑娘,有件事,我從不會對別人講。就是我奢望過能和竹簡大哥一生一世,他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但終究瞎想歸瞎想,姑娘給我起了這樣一個名字,秦桑,其實也更像我的為人。我不是粉紅的杏花,不能吸引別人為我停駐。我只是平凡的燕草綠枝,哪裡配得上他呢?十歲那年,爹帶我去山上算卦,人家說我命薄,活不了幾年。我爹不信,還把人家的攤子砸了,賠了老些錢。現在,我終於知道了,拚命讓自己多活幾個時辰又有何用?命長命短,對女兒家來說都一樣了,就算我明天就死了,也毫無怨言。只求姑娘告訴我,竹簡大哥喜歡的女子到底是誰?他給我的紙條上是這麼寫的:摩頂維儀之霄花。一定也是個非凡的美麗女子吧。雨還在下,也許,這信到了姑娘手裡的時候,雨已經停了吧。姑娘看出來了之後,一定要告訴我,我多少也能放心一些。拜託了。

那麼問題來了,竹簡喜歡的女子到底是誰?


標籤: 姑娘 竹簡 青衣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青衣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17
收藏
偵探推理 密碼題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6-02-27 21:47提供
(25)

哀婉之樂解密篇之芳苕

「苕兒,我來了。」

「韶晟,是你嗎?艾篙,扶我出去。」

蓋頭好重,可和我以前的經歷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艾篙扶著我跨過門檻的那一刻。我就不再是原來的玉芳苕了。

從小,惡言惡語就充斥著我的耳邊。我並不是玉家真正的千金小姐,連奴婢都敢欺負我。我沒有好看的衣服穿,只配別人挑剩下的。不過好在沒人敢使喚我干粗活。

「你親爹是個戲子,比奴才還沒臉。」

「你是偷生的女崽子,哪裡配待在這裡!」

在我的記憶中,母親總是軟弱無能的。或許是愧疚於當年生了我吧。於是我常想,與其在這裡受氣,與其我在這裡過狗一般的生活,還不如一死了之。若死了,我便是和別人一樣平等的了。

「姑娘,你和我們一樣都是人,人都有活下去的資格,所以,你也有。」

這話是艾篙說的。

沒人使喚我是我和他們的一個好的區別,另一個區別,則是艾篙。

艾篙,最初叫艾蒿,是伺候我的侍女,只是覺得艾蒿這名字太像奴才,又太俗氣,所以自作主張改了個竹字頭。

「艾蒿是一種草,艾篙又是什麼意思?」我曾問過她。

「不知道,反正聽著好聽多了。」

艾篙是很厲害的,不然也不會說改就把名字改了。有她在,沒有誰敢欺負我。

日子漸漸變得平靜了起來,但在我十七歲的某一天早上,這份平靜被徹底打破了。

艾篙照例準備和我一起到後花園去散步,我喜歡在後花園的一片池塘旁邊走。那裡是我倆的天堂。尤其是夏天,裡面的蘆葦長得很茂盛,蘆花也很好看。我喜歡,艾篙也喜歡。

「艾篙姐姐,千萬不能出去。外面來人了,不讓我們動。」平時唯一和我們關係正常些的侍女綉兒慌慌張張地進來,又趕緊關上門。

「什麼?為什麼不行?」

綉兒剛要說話,卻聽見外面一陣叮叮咣咣的響,有東西被打碎的聲音,還有跪地求饒的聲音。

「還有多少人!都給我拎出來殺了!這些東西全搬上車!」

「姐姐聽見沒有,他們是來幹什麼的!我們也逃不掉了!」綉兒嚇壞了。

「別怕,小聲點,我們想辦法出去。」

「出得去嗎?」

「當然出得去,前後兩個大門應該都堵上了,但我記得還有一個暗門!就在後院那邊。」艾篙鎮定地說道。我絕對信,一來艾篙心細,二來那個暗門是我們兩人一起發現的。

「後院!對,現在後院還沒人,他們都在忙著搶東西。只是我們怎麼出去?如果我們現在突然打開門出去的話,會被他們看見的!」

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艾篙連忙拉我躲在床底下,向綉兒招手讓她過來。

「姑娘,姐姐,你們逃吧!我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們就能活下來了!」

「這不行,床下還能藏一個人,你快過來!」

「這麼些年了,姑娘哪天不是眼淚拌著飯吃的?我都看在眼裡。下人們太過分,老爺也不知道疼姑娘。只有艾篙姐姐對姑娘好。姑娘身邊也不能少了姐姐。現在姑娘也該去外面過好日子了。只有我,我平時也沒做過什麼大事。若是讓我為姑娘和姐姐死了,我也值得了!」

「綉兒,你瞎說什麼!快來啊!」

但綉兒沒有說話,示意我們藏好,接著猛地把門拉開。

「你們忘了,我們府上還有我這一個活人呢!要殺!快來殺!」

若非當時在看著,我絕對不會相信這是綉兒說的,她平時是非常溫柔怯懦的,直到來和我們報信的時候都是。

「喲,還有一個人呢!走!去領賞!」

我眼睜睜看著他們帶走了綉兒,昂首挺胸地走了。

「姑娘,好機會,我們快走。」

我注意到艾篙的眼圈紅了,但在我面前,她總是不肯流露出一點點柔弱的表情的。

我們順利來到暗門前,門是鎖著的,門上有五個石頭機關,上面各刻著一個字,分別是:和、去、亡、興、平。門上還有一行小字:入水柳絮,絳珠同淚去。是提示,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艾篙,當時我們按了一個機關,這塊地就陷下去了,我還差一點出事。然後我們按了另一個,這個門就開了,你還記得是哪一個嗎?」

「我記得。」艾篙按下了一個機關,門就開了。

「姑娘,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為什麼要叫艾篙了。即使我是蓬艾,也是姑娘所乘之船的船篙。姑娘要去哪兒,我都會跟著。而我,也進最大的努力保護姑娘。這些我從不對別人說。」

鞭炮聲把我拉回了現實,艾篙扶著我上了轎。從今以後,我無法割捨的人,一是迎娶我,將陪我一生的新郎韶晟。而另一個,則是艾篙,和我情同姐妹的艾篙。

那麼問題來了,艾篙按的是哪個機關?


標籤: 姑娘 姐姐 東西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青衣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2
答案:
解析:
25
收藏
偵探推理 短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於 2016-02-24 01:37提供
(233)

我和室友租住在大學城外的雙人間小屋裡,室友是個個性豪放又有點邋遢的人。平時我們都是一起踩著鈴聲進教室的,最近他卻喜歡早起,我看了息時間6:30a.m,還早嘛,這個人最近這麼勤快是受到什麼刺激了?我站起來伸了個懶腰,看到臨床他抽的煙頭還沒熄滅,趕緊撿起來丟到了廁所,洗漱台里殘留著他的子孫後代,我無語的用水沖沖開始刷牙,心想:「都是為了省房租,忍忍吧!」然後來到經常買早點的肉店,攤主是個乾癟的老婦人,很喜歡跟顧客拉家常,站在旁邊聽著她跟前面的女生說:「今天是你來買早餐啊,男朋友睡懶覺呦,真是個賢惠的姑娘啊!嘿嘿……」輪到我時還沒開口,她就先發話了:「最近起這麼早,鍛煉身體是吧?好小伙!今天也是三個肉包加一個蛋卷吧?」「嗯!」「早起好啊,平時總見你一個人急匆匆的往學校趕,邊走邊吃對消化可不好啊……」

請問,誰有病?

8
答案:
解析:
231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6-02-19 18:37提供
(33)

哀婉之樂 第十一章

「可惡,我知道兇手是誰了!」青衣小聲說道。

「糟了,內務府讓給公主、娘娘們發月俸,我忘了!你們快去。」一位老太監突然說道,這老太監正是那日去客棧里念詔書請沐鳶入宮的那位。

忘了月俸可是大事,幾個負責押她們的人趕緊跑了,只留下那老太監與一位年輕侍衛。

「你倆先在這裡躲一躲,啟靜公主和雨靜公主去找皇后了,放心,你們倆肯定沒事,回去該伺候主子還伺候主子去。」老太監指著一片灌木對兩位侍女說道。兩人趕緊道謝。

「你們倆,跟我來。」

老太監讓年輕侍衛把著風,青衣和沐鳶卻感到莫名其妙。

「你們兩位,到底誰是青衣姑娘?」

兩人都十分吃驚。

「我本以為新進宮的瀟貴人就是青衣姑娘,細想不對。仔細才發現,你們主僕二人長得真像啊。不對,不是主僕。那天在客棧,瀟貴人說的什麼我都記得一清二楚。我還依稀聽見瀟貴人稱你為青衣姐姐。我想,青衣應該就是你了吧。」

「你說吧,到底找我有什麼事!」

「瀟貴人,你奇不奇怪我為何不提前收拾好你住的房子讓你去休息,而是讓你在御花園裡轉?我的目的其實不是讓你轉,而是讓你青衣姑娘發現那館的。那地方,其實是虹凝公主的母親倩美人住的。倩美人死了好幾年了,皇上也早已忘了這件事。而我當年就是在倩美人身邊伺候的。倩美人體恤下人,與世無爭,做奴才的都念念不忘。出事之後,也是我把虹凝公主送到民間找人撫養的。後來也一直暗暗在民間打聽虹凝公主的事情。得知她在大戶人家做丫頭,後來結識了你。我也想,既然公主在民間過得還好,就不要讓她回宮了。於情於理,皇上不疼她,宮闈鬥爭又那麼危險。後來,陷害倩美人之人也死了。我本來以為這就算完了,公主能在民間幸福一生。沒想到後來在仙客庄出了意外,我得知公主已經死了,心裡十分過不去。四處打聽,求人,收了一些她生前的物品。最好的是那封信留了下來,也讓你看見,知道一點情況了。那信是從幾個強盜手裡得來的,現在那些人非傷即殘,也沒什麼意思。那畫是跟蹤她的人偷偷畫的,後面的字是我寫的。只怕有人知道,才暗暗傳達給青衣姑娘。我知道青衣姑娘十分聰明,雖只為桃李之年,卻解決了江湖上許多案子,令人讚歎。我找青衣姑娘來,是想報答青衣姑娘,姑娘對虹凝公主照顧有加。姑娘可以提些請求,只要我們能辦到,一定去辦。」

「我沒做過什麼,我不是你們想象中的奇女子,我救不了她的命。也不好難為你。我只有一個條件。」

「姑娘儘管說。」

「把我和瀟貴人送出宮。」

「這好辦,只要這樣就行了。」

老太監去取了兩套太監穿戴的衣帽鞋子。

「貴人出宮不容易,太監出宮可要容易得多。衣服套在外面就行了,現在是最好的時機。瀟貴人,青衣姑娘,你們把你們原來的鞋子給我,再一人給我一樣別的東西就夠了,最好輕一點的。」

兩人便把自己的帕子丟下。

「這就夠了,你送她們兩個出去。」

「跟我來吧。這樣大家都以為你們淹死了,而誰也想不到你們出宮了。皇上要惱,也肯定惱璃貴妃,皇后本來就看不慣她。只要公主們添油加醋說兩句,她就一輩子翻不了身了。」

「好了,從這裡出去吧。」

「等等,我還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請講。」

「原先,虹凝公主被賣到的那家就沒事嗎?」

「本來說要抄的。但是他們家是什麼家?有人告他們謀反都不怕。再說了皇上又不疼虹凝公主,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青衣和沐鳶謝過侍衛,正要出去。卻又被叫住。

「還有什麼事?」

「這個,應該是虹凝公主生前寫的吧。總覺得奇怪。青衣姑娘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那侍衛給青衣一張紙,上面確是木槿的字跡:

一別後從未相逢,兩心怨總勝獨觀雁去。三朵素楊花,四分寒柳絮。五瓣梅血沁姑蘇,六里雪路無紅娘步。七世輪迴恨灑湘竹,八年仕途唯紅燭青簡。九柱香燃盡藜燈櫱黃求佛,十日堪比數年相思卻為你執念。

「姐姐,她是不是還沒寫完?就這些了嗎?」沐鳶猜測道。

「不,她寫完了。咱們也該走了。」

「姐姐,離了宮,我們去哪裡?」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快走吧。」

那麼問題來了,木槿寫這些時想表達什麼意思?

標籤: 青衣 公主 姑娘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青衣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23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6-02-19 09:50提供
(38)

哀婉之樂 第十二章

「姐姐,你的手真好看。很乾凈,以後我也像你一樣不染紅指甲,不戴鐲子。」沐鳶說道。

「各有所愛嘛。我看看銀子還夠不夠。」

「姐姐,要是沒有銀子,把我這些首飾賣了吧。一來輕便,二來也不被人認出來。不過,我這個紅瑪瑙戒指不能賣,這個是有特別的意義的,我說什麼都不會摘。」

青衣覺得也好,兩人就各賣了些簪環釵釧,回了仙客庄。

「青衣姐姐,你們可回來了!要不,這麼好的喜事就看不成了。」菖蒲知道青衣回來,忙跑到村頭去迎接。

「什麼?什麼喜事?」

「你來看看就知道了。」

「怎麼這麼冷清?沒人替竹簡大哥辦事嗎?」

「不知道,干這些事的人越來越少,後來就沒人了。姐姐不應該感到慶幸嗎?買個香料就去了這麼久,他們不要剁了你才怪!」

「少貧嘴,快告訴我到底是什麼喜事?」

「那青衣姐姐,你先告訴我這位姑娘是誰,我就說。怎麼樣?」

「這丫頭,我剛認識你的時候連話都不敢說,現在也跟她們一樣學會耍嘴皮子了!」

「我叫沐鳶,姐姐叫什麼名字?」

「菖蒲。姐姐不用拘謹,咱們以後都是姐妹了。至於喜事嘛——還是姐姐們自己來看吧。」

菖蒲在前面跑,兩人跟著進了村。

「姜淚,艾篙,看看誰來了——」菖蒲跑進一處小院,門上掛著大紅花,門口好像有人放過鞭炮似的。

青衣和沐鳶進去,只見屋裡一個紅衣美人坐在鏡前,一個穿著綠裙的俊俏女孩在給她梳妝打扮,旁邊另有兩個女孩一邊繡花一邊談天。聽見菖蒲的聲音,忙停下了活兒。

「青衣姐姐——到底,誰是?」

「我們不僅臉像,而且心也是相像的呢。她,是我妹妹,沐鳶。」

「既然是青衣姐姐的妹妹,那必然也是我們的姐妹了。姜淚,我就和你說吧,青衣姐姐可聰明著呢,咱就不用擔心她們回不來。」菖蒲說道。

「姑娘,你們怎麼回來的?」

「天時,地利,人和。」青衣說完就笑了。大家也跟著笑。

「青衣姑娘,我得給我們姑娘染手指甲。這紅色是深一點好,還是淺一點好?」綠裙女孩問道。不是別人,正是艾篙。

「姐姐,你回來了。」紅衣美人望著鏡子言語道。

「姑娘,人家都說你聰明。可就算你想三天三夜也不知道芳苕姑娘是要嫁給誰。還得我告訴你們。不是別人,正是我們原先服侍的那家的少爺!」姜淚說道。

「別管是誰,只要門當戶對就好。」

「姐姐,什麼叫『門當戶對』?我們算是最門不當戶不對的了。」芳苕苦笑道。

「青衣姑娘說的可不是門第,是心意。只要兩情相悅,又何必在乎什麼門不當戶不對呢?」青衣和沐鳶剛進來時和姜淚談天的女孩子說道。正是楊絮。

「我可沒想到,一來就親得跟什麼似的。我還以為大家都會不說話呢!」菖蒲又說道。

「沐鳶姑娘,剛剛菖蒲也都說了。咱們是姐妹,以後可別生分,讓人笑話。」

「明天迎娶芳苕姑娘的就來了,今兒咱們就得收拾好。」

「姑娘,這三個鐲子不戴嗎?」艾篙三個銀鐲子問芳苕道。

「這是給你們戴的。綠珠子的那個你戴,藍珠子的那兩個就給楊絮姑娘和姜淚姑娘吧。不過,不許摘,說什麼都不許摘。」

「多謝姑娘。」姜淚道謝。

「哎喲,怎麼回事!這刀子可不是一般的鋒利,還好沒傷很重。」楊絮正割緞帶,卻被刀子上了手。

「楊絮姐姐,怎麼了?」沐鳶忙問。

「沒事,放心。」

「姑娘,好了。」

「我有個主意,不知道怎樣?」楊絮突然想到了什麼,「按照這裡的習俗,都要這樣——」

幾人商量了一陣,都知道該怎麼辦了。

第二天清早就有人敲門了,艾篙一人去開門,果然是來娶芳苕的,後面還跟著一大群幫忙或看熱鬧的。

「聽說,你們青衣姐姐回來了?她會想到什麼法子考驗我?」

「真被公子說中了一半,是要考驗你的。不過公子太小看我們了吧,難道只許青衣姐姐有好點子,不許我們有嗎?」

「是是,你別說了,快讓你主子出來吧!」

艾篙卻不肯進去,人們便一起湧進去,進了裡屋卻傻了眼——只見屋裡有五個身穿一樣的嫁衣,蒙著一樣的蓋頭的女子,旁邊還有一位精心打扮的美人,是菖蒲。

「公子猜猜哪位是新娘子吧,但是不許掀蓋頭,如果不是新娘就麻煩了哦。」艾篙和菖蒲一起說道。

「就憑我對苕兒的了解,那個,一定是她。」

那麼問題來了,哪裡是最大的「破綻」(即她們的明顯區別)?


標籤: 姐姐 青衣 姑娘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恐怖故事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32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6-01-31 11:40提供
(28)

哀婉之樂 第八章

「姑娘,姐姐,該回去了。」姜淚提醒道。

「好。」

三人剛走了幾步,卻撞見一個年方十七八歲的女孩子,披頭散髮,玉釵、金簪掉了一地,身上是一件漂亮的宮裝,卻梨花帶雨,哭得令人揪心。

「姐姐,救救我,我不想選秀,我不想選秀!」女孩抓住了青衣的裙擺,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

「選秀?什麼選秀?」青衣自語道。

「姑娘,我們該走了。」那女孩子身後的兩個侍女說道。

「你們是要去選秀嗎?」青衣問道。

「姑娘,以前我們家大小姐和二小姐還在的時候,也提過選秀的事,只是都沒選上。」姜淚說道。

「選秀?一定要去嗎?」

「當然要。不被指定的,想選秀,難;被指定的,不想選秀,更難。」

姜淚正說著,一個侍女使勁兒拖著那女孩子向一家客棧走去,另一個則在拾起地上的金銀首飾。

「姐姐,救我——」女孩子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看向青衣,眼神里有驚訝,但更多的是悲傷。

「青衣姐姐,她和你,長得很像呢。」

青衣也發現了,兩人只是膚色略有些不同,五官、身材幾乎一模一樣。

「菖蒲,你先回去盯著村裡的人。姜淚,我們在這裡留一陣。」

「可是——」菖蒲略有些不願意。

「快去!」

菖蒲只好走了,青衣和姜淚低語了一陣。兩人緊跟著那女孩進了客棧。那女孩只是哭,兩個丫頭也不勸,只忙著張羅別的事情。

「姑娘,既來之則安之,只要與世無爭便一切安好了。」姜淚挽著那女孩說道。

「多謝姐姐告知,我叫沐鳶,不知姐姐名字?」

「這是我們姑娘,青衣。我叫姜淚。」

「沐鳶,真是個好名字。只不知這『鳶』字是紙鳶還是鳶尾花呢?」青衣想說些有趣的事讓她開心起來。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更喜歡鳶尾花。我還有個妹妹,今年才十二歲,叫清蕖。據說我是有個姐姐的——」沐鳶說到這裡停住了。

「沐鳶姑娘有沒有發現,你和我們青衣姑娘長得很像呢!」

「或許這就是緣分,讓我結識了二位姐姐吧。」沐鳶笑了,嘴角兩個淺淺的酒窩顯了一下,卻又消失不見。

「不知林沐鳶姑娘可在這兒?」

三人呆住了,說話的是一個太監,後面還跟著一群人。

「林姑娘,恭喜啊,皇上剛剛下了詔書,姑娘不用再選秀,直接進宮,封為貴人呢——」其中有人向沐鳶賀喜道。

沐鳶大驚,倚在青衣肩膀上大哭,她的兩個丫頭卻高興無比。

「姑娘,您得跪下接旨。」

「什麼旨意!我不要進宮,姐姐,救救我——」

兩個丫頭卻不由分說按沐鳶跪下,太監念道: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余芸協領林英之女林沐鳶......封為正五品貴人,賜號『瀟』,欽此——」

「姑娘,進宮可帶一個侍女,你帶誰?」

「你們聽著!你們兩個都不帶!大不了我自己進去!」

「沐鳶姑娘,自己去總不是辦法,要不我們——」

「真的嗎?沐鳶多謝姐姐了——」

「謝什麼。只是,只能帶一個,沐鳶,你帶誰?」

「姑娘,我去吧!我也是奴婢出身,被人使喚慣了,再說了,姑娘又聰慧,那邊也不能沒有姑娘,姑娘不是還有事沒辦完嗎?還是我去吧!」

「咱們這樣吧,沐鳶,你的手珠還要嗎?」

「不要了。」

沐鳶取下珠串給青衣,青衣拿過一把剪刀,摘下四顆珠子來,兩青兩藍,除了顏色全都一樣。

「沐鳶,你把這些珠子放在這個錦囊里,什麼也看不見,閉著眼睛拿出來一顆,不許放回去,再拿另一顆,如果兩顆顏色一樣,姜淚就去。如果兩顆顏色不一樣,那麼我去。」

大家覺得很公平,沐鳶把珠子放進錦囊,伸手去摸。

青衣凄美地笑了,這裡面的秘密,她不會告訴任何人。

問題:最可能的結果是怎樣?

思考:兩人去的幾率各是多少?

標籤: 姑娘 青衣 姐姐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青衣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27
收藏
偵探推理 恐怖推理 開放題 想象 思維 原創
於 2016-01-21 00:58提供 來源:33IQ網
(55)

他是一位能夠預言死亡的異能者,有一天,一位姑娘找到了他,「你說我明天會不會死呢?」他看了看,那姑娘的臉上並沒有將要死亡的徵兆,他微笑的搖搖頭,這時,他的鄰居一個能預言未來的老者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她明天不會死,將來也不會死,但明天,你會將她親手埋葬。」
為什麼這麼說?

標籤: 姑娘 明天 預言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154
答案:
解析:
58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5-09-12 22:28提供
(26)

哀婉之樂 第四章

「既然是我們冤枉了你,那你想要點什麼做補償呢?」金葵問白梅道。

「姑娘,帶我走吧!」白梅突然跪下使勁兒抓著青衣的衣裳。

太太看樣子是巴不得趕她走,便一口答應。青衣卻眉間微蹙,菖蒲也有些擔心。

「姐姐,萬一——」

「放心吧,她可不像她妹妹,總想著攀高枝。」朝顏在菖蒲耳邊說。

「你走,那你妹妹怎麼辦呢?」

「放心吧,我們自會照顧好她妹妹。」

青衣也沒說什麼,白梅辭別了朱梅,幾人一起頭也不回地出門了。

「白梅,總覺得這名字有點彆扭,」青衣自言自語道,「我就不喜歡什麼花啊玉啊的,小家子氣。」

「姑娘愛叫什麼,就叫什麼吧。我都出來了,這名字是他們取的。幸好太太巴不得轟走我們,要不,我還出不來呢。」

青衣在手上劃了兩個字:姜淚。

「這個名字怎樣?」

「真好,就是太悲切了。」

菖蒲只看了青衣一眼,依舊是以前的溫柔怯懦。

「你就別要了吧,菖蒲還算不錯,不是那種俗到家的花。」青衣笑道。

三人找了一家客店,菖蒲估計是累壞了,就先去睡了。

「姑娘,你能不能幫我看看,這寫的是什麼?」姜淚取出一張紙,不知道是誰的字跡。

「什麼?這是?」

「這是——姑娘別管那麼多了。」

只見紙上寫的是:

金玉終為假,白珍到頭亡。

紅顏人老死,雪化茶猶涼。

他們受到的懲罰必然是你們的懲罰,就算無辜也要受到牽連。

受制之日,將是葛巾香染,獨問殘菊;鐵甲無腸,黃酒蟹冷之日。

只因風露凄凄,未央宮中妃牽連到你們,哈哈!

青衣看完眉頭緊蹙,姜淚也發現情況不對。

「姑娘,不要緊吧?這東西是我幾天前在後院撿到的,寫這字的應該不是一般人吧?」

「當然不是!」

「姑娘,難道說,我們家會出事?我出來了,可是我妹妹——」姜淚說完就哭了。

「你先別哭,有補救的方法。但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要照實說。」

「姑娘問吧,只要我妹妹沒事。」

「你們家的丫頭都是買來的嗎?」

「別人我不知道,反正我和我妹妹是,金葵姑娘也是,她是副小姐,太太選的人。杏花姑娘是被抓來的,木槿姑娘據說是家鄉發了洪水,和家人失散了。朝顏和菖蒲這兩位姑娘是家裡迫不得已賣到這裡來了。因為以前太太最煩打聽丫頭,別人問起都讓我們撒謊搪塞過去,但是現在出來了,我就沒必要和姑娘隱瞞了。」

「是嗎?那霜蘭雪蕙又是怎麼回事呢?」

「是——贖出來的——」

青衣微微笑了笑,接著卻又緊鎖眉頭。

「姑娘,我妹妹沒事吧?」

「我不是神,救不了你們家。」

青衣凄美地一笑,不再說什麼。

問題:時間?是被誰帶累的?

思考:懲罰是?

標籤: 姑娘 青衣 妹妹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青衣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23
收藏
偵探推理 短篇推理 開放題 想象 思維
於 2015-08-18 10:31提供
(9)

青衣情境填充系列(三)——王子

有一位王子,冬天在樹林里打獵迷了路,來到一個小村子里,遇見了一位美麗的姑娘。於是和姑娘約好了下次再見面。可是後來,他一直沒有找到這個姑娘,這是為什麼?

玩法:這是一個不完整的場景,需要你發揮想象進行填充。每個不完整的情景有許多種填充方法,但作者心裡想的只有一個。

注意:請不要粘貼答案,尊重出題人,謝謝合作。

標籤: 姑娘 填充 完整
1
答案:
解析:
4
收藏
謎語大全 成語字謎 填空題 想象
於 2015-08-10 02:50提供
(24)

毛頭姑娘十八變 (打一字)



0
答案:
解析:
13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開放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5-07-29 09:24提供
(9)

染血仙客來 第十一章

另一邊,青衣正打算走。

「姑娘,姑娘!」一個梳著雙環髻,身穿綠衣的女孩跑了過來。

「哦,你是?」

「我叫鄭粉杏。」

「就是你啊?」

「是,沒錯。」

「有什麼事嗎?」

「姑娘要去哪兒,帶我走吧。」

「什麼?」

「我不想被賣掉——」

青衣只好答應帶鄭粉杏走,不過為了保險起見,給她改了個名字叫「秦桑」,戴上面紗。

「姑娘,本來他們不敢賣我的。可是有一次我看到了他們抓著個女孩子說著要帶到什麼地方賣掉做粗使丫頭去。他們見了我,想殺人滅口,但是最後改成賣我了。還有柳莢和小桃花,本來也應該被賣掉的——」

「你知道他們往哪裡賣嗎?」青衣突然抓著秦桑的手不放。

「姑娘,你幹什麼,不知道——可能賣到芳艷樓去,如果不是,就是去大戶人家當粗使丫頭了吧。」秦桑嚇了一跳。

「誰領著頭賣的?」

「不知道。我只知道全村的人幾年前得過竹簡大哥的好處。領頭的那個,好像是竹簡大哥的手下——」

「多謝你了,原來是這樣。」

第二天,兩人來到了一家客棧。本來不是打算住的,但附近沒有可以住的地方,青衣覺得那一幫人也許會帶著被賣的人經過這裡。

「姑娘,這裡離芳艷樓很近。」

「你千萬不要出什麼動靜。咱們兩個都不安全!」

「好的。」

傍晚下起了雨,客棧卻還沒住滿。

兩人的唯一發現是客棧里來了一幫穿著講究的人,幾個風流但不倜儻的男的帶著一個花枝招展的女孩子。

「姑娘,這個女孩子眉眼像楊絮,臉型像梨香。不過,胭脂塗得太多了,不一定看準。」秦桑站在半掩的門邊小聲對青衣說。

「楊絮?我才發現,楊絮和木槿眉眼確實有些相似呢。不過,她也不一定是木槿。衣服的款式也不顯身材,但是,好像更像艾篙一點。」

「來,吃吧——」一個男的對女孩說。

「真噁心。」秦桑轉過臉去。

「你不用跟我裝主子,你是我買的,你這一身衣服都是我的錢換的!從頭到腳,你說,有幾樣東西是別人給你買的?」

「哥哥,她頭上手上身上的東西我全都沒見過第二件,會不會——」

「沒事!」

女孩好像哭了,眼神有些奇特。不過,這樣的她看起來更為楚楚可憐;似乎頭上的幾個珍珠小發簪,正中央的鑲著不很起眼的白色珠子的綠玉花簪也跟著傷心;臉上的胭脂瞬間渲染悲傷的色彩。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立馬拿出冰蟬帕子擦了下眼睛,秦桑看見她手上戴了兩個瑪瑙戒指和幾個金銀鐲子,一抬手還叮叮咣地響。

「秦桑,這個女孩絕對是——」

「姑娘,你肯定她是嗎?不過——」

「你的帕子呢?」

「在這兒。」

「趁那幾個人不注意在門邊晃兩下,讓她看到。」

秦桑照做了。那個女孩果然看見,之後就準備被帶進房間了。

「蠢材!起開!」三個黑衣人突然闖了進來,來到被秦桑和青衣盯緊的那幾個人跟前,又是摔又是砸的。

「大哥饒命!饒命啊!」其中一個立馬跪下磕頭,另外幾個人也跪下磕頭。

「我的女人,你們也敢買賣!」

「大哥饒命啊!我們不知道——」

「起開,人呢?」

「人,不知道,不知道!」

此時,秦桑早已把門帶上,青衣在把床單綰成繩子狀。

「你沒事吧?」

「沒事,多謝姑娘相救。」

那麼問題來了,她們救下的女孩是誰?

注意:本期和以前的章節有關。


標籤: 姑娘 青衣 女孩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青衣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3
答案:
解析:
9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5-07-22 05:28提供
(48)

染血仙客來 第九章

「這些人都不簡單。」

「不過一群烏合之眾罷了,不過,裡面有一個人絕對不簡單,暗號密碼都是他設計的。不過,我暫時還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

好不容易來到山下,黑衣人把芳苕放下來。

「你為何要幫我?」

「你應該知道。」

「哦?」

「梨花琴——」

黑衣人一副恨極了的表情,可惜被黑紗掩著,誰也看不到。

「她害你,沒害成?」

「沒錯!那個女人!」

青衣不再說了。

「姑娘——」芳苕終於回過神來了。

「怎麼了?」

「我看到了楊絮,走,我帶你去找她。」

青衣感覺很奇怪,芳苕卻一個勁地拉著她走,往前走了好一段路。

「楊絮呢?」

「哪有什麼楊絮!我是想告訴姑娘,那個人,不是好人!」

「我知道,木槿早就告訴我了。彩墨告訴她的,不會有錯。」

「那你為什麼還要跟著他走?不怕他把我們弄死嗎?」

「芳姑娘,你不用管。」

「為什麼?」

「少說廢話!」

兩人又走了回去,黑衣人還在原地等著。

「楊絮,找到了嗎?」

「沒有,天黑,看錯了。現在怎麼辦,回去嗎?」

「不行。山上危險,村裡更危險。你們跟我來。」

三人藏在一個隱蔽的山洞裡,從這裡依稀可以看到上山的那條近路。

第二天白天——

「地上有仙客來的花瓣,還有腳印。」青衣發現了線索。

「怎麼可能,那就是說,這裡已經有人來過了?」

「很可能,你看這花瓣,確實是仙客來沒錯。但是,顏色不一樣。我們晚上進來的時候,還沒有這些東西。」

兩個人說著,芳苕卻突然哭了:

「要是艾篙在這兒,該多好啊!」

「沒事,她不在這裡,還有我呢。」

青衣卻沒有理會他們,轉身發現了一塊石頭上有字:

林四娘→KNAAEIRDAE(去)

「這個,可能是她們寫的。」

「林四娘」三個字和「去」還有箭頭是用血寫的,字母是用刀刻的。

青衣微微一笑。

「她可能來了。」她心想。

問題:他們應該怎麼做?

思考:這些字可能是誰寫的?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青衣
最後修改於 2017-12-27 15:52:08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0
答案:
解析:
31
收藏
與姑娘相關的標籤

其他相關智力題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