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姑娘密码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姑娘密码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姑娘密码题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3-07 02:13提供
(17)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秦桑

热闹了一天,大家也都累了。几位姑娘正打算回去休息。

“青衣姑娘,你跟我来一下。”杨絮突然叫住了青衣。两人去了一间空房。

“什么事?”

“姑娘,你还记得粉杏吗?”

“粉杏?秦桑?”

“没错。现在,是时候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姑娘了,”杨絮拿出一封信给了青衣,“我说麻烦,还是姑娘自己看吧。”

------

青衣姑娘,也许你在看这封信之前还在怨我吧。可这一切真的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知道内情而已。我知道她们为何要卖人,要往哪里卖,甚至参与卖人的有谁我都知道得比谁都清楚。姑娘不会不知道竹简大哥,他曾经接济过我们这个贫穷的小村庄。那一年闹了饥荒,具体到了什么程度也没必要再说了。后来我们想感谢他,他却走了,我们都没有打听到他的下落。我想,他应该还会去接济更多人吧。等了好多年才等到一个人,自称叫竹简,初来时大家也是夹道欢迎,但后来我们渐渐地发现他总是和村民们很小声地说话,具体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后来他丑恶的嘴脸露了出来,威逼利诱地让村民们把村里的姑娘都卖掉。要是自家的姑娘不想被卖了,自己就得参与到卖人的事务中去。我娘死得早,我爹自然不想让我被卖了,只好昧着良心去了。那人很信得过我爹,也无人敢招惹我。一开始我压根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恐怖终究还是要蔓延到我周围的。我确实发现过以前经常和我遇见的姑娘不见了踪影。和我很好的李家姑娘,有一天我怎么都找不到她了。挨家挨户问了个遍,没人知道。碰巧我爹那段时间常常是很晚才回来,有时候都不回来,我起了疑心,三番五次逼问,我爹才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出来。还说让我不要怨他,他给郑家丢了脸,他也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那天晚上我又摔又砸,我说你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如果可以,我愿意自己被卖了去!粗使丫鬟怎么是人可以做的事情!我拿着祖传的宝刀逼他说出来进行这又黑又脏的交易的地方,又问他还知道什么。他说了具体地点,又说了村口有一个机关,有一块绝对不能踩的砖,只要人一踩上去,附近的地就会烧起来。我立马赶过去,去了那座房子,从窗户一看,就惊呆了——被那一帮丧心病狂的人拳打脚踢着准备拖走的,不偏不倚,正是我的好姐妹!若只是这,我也不会突然闯进去。她喊了一句:“粉杏,救我!”我猛地踢开门,那几个人吓了一跳,但他们有防备,把我绑了起来,我眼睁睁看着我的好姐妹被拖走,却无能为力。他们商量着要不要把我卖掉。这时有人来了,是我爹,我爹跪在他们面前求他们不要卖了我,他愿意用他自己的命来换。他们转移了,把我爹也带走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自己挣脱了绳子的束缚,准备走,却无处可去。想了好久,我决定去找姑娘,姑娘一定会有办法的。正要走,却有人把我拦住了。原来,他才是真正的竹简大哥。我十分惊讶,问他来干什么。他说,他要来看他最爱的一个女子。我问是谁,他没有说,却把真相告诉了我,假竹简是他手下的人,却依了他曾经最信任,最后却叛变了的一个人,用他的名义来做坏事。说完以后,给了我一张纸条就走了,我的心情复杂极了。我敬他,以前误以为他变坏的时候,我死也不肯相信。现在,却有些同情他。我找到了姑娘,最早的时候,我觉得姑娘应该非常孤傲吧。但过了不久,我发现,姑娘其实是重情重义的。姑娘待我极好,我也竭尽所能帮姑娘。但姑娘似乎没有信任别人那样信任我,其实,我是清白的,我只是无能为力,我救不了我的好友,也不能做更多的事情。听人说过,女子的一生,本来就是不值得的。当时我说什么也不肯承认,现在我明白了,这话是对的。或许,我会跟着姑娘走遍天涯海角;或许,我会在一个荒凉的地方了却余生。姑娘,有件事,我从不会对别人讲。就是我奢望过能和竹简大哥一生一世,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但终究瞎想归瞎想,姑娘给我起了这样一个名字,秦桑,其实也更像我的为人。我不是粉红的杏花,不能吸引别人为我停驻。我只是平凡的燕草绿枝,哪里配得上他呢?十岁那年,爹带我去山上算卦,人家说我命薄,活不了几年。我爹不信,还把人家的摊子砸了,赔了老些钱。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拼命让自己多活几个时辰又有何用?命长命短,对女儿家来说都一样了,就算我明天就死了,也毫无怨言。只求姑娘告诉我,竹简大哥喜欢的女子到底是谁?他给我的纸条上是这么写的:摩顶维仪之霄花。一定也是个非凡的美丽女子吧。雨还在下,也许,这信到了姑娘手里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吧。姑娘看出来了之后,一定要告诉我,我多少也能放心一些。拜托了。

那么问题来了,竹简喜欢的女子到底是谁?


标签: 姑娘 竹简 青衣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17
收藏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2-27 21:47提供
(25)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芳苕

“苕儿,我来了。”

“韶晟,是你吗?艾篙,扶我出去。”

盖头好重,可和我以前的经历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艾篙扶着我跨过门槛的那一刻。我就不再是原来的玉芳苕了。

从小,恶言恶语就充斥着我的耳边。我并不是玉家真正的千金小姐,连奴婢都敢欺负我。我没有好看的衣服穿,只配别人挑剩下的。不过好在没人敢使唤我干粗活。

“你亲爹是个戏子,比奴才还没脸。”

“你是偷生的女崽子,哪里配待在这里!”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总是软弱无能的。或许是愧疚于当年生了我吧。于是我常想,与其在这里受气,与其我在这里过狗一般的生活,还不如一死了之。若死了,我便是和别人一样平等的了。

“姑娘,你和我们一样都是人,人都有活下去的资格,所以,你也有。”

这话是艾篙说的。

没人使唤我是我和他们的一个好的区别,另一个区别,则是艾篙。

艾篙,最初叫艾蒿,是伺候我的侍女,只是觉得艾蒿这名字太像奴才,又太俗气,所以自作主张改了个竹字头。

“艾蒿是一种草,艾篙又是什么意思?”我曾问过她。

“不知道,反正听着好听多了。”

艾篙是很厉害的,不然也不会说改就把名字改了。有她在,没有谁敢欺负我。

日子渐渐变得平静了起来,但在我十七岁的某一天早上,这份平静被彻底打破了。

艾篙照例准备和我一起到后花园去散步,我喜欢在后花园的一片池塘旁边走。那里是我俩的天堂。尤其是夏天,里面的芦苇长得很茂盛,芦花也很好看。我喜欢,艾篙也喜欢。

“艾篙姐姐,千万不能出去。外面来人了,不让我们动。”平时唯一和我们关系正常些的侍女绣儿慌慌张张地进来,又赶紧关上门。

“什么?为什么不行?”

绣儿刚要说话,却听见外面一阵叮叮咣咣的响,有东西被打碎的声音,还有跪地求饶的声音。

“还有多少人!都给我拎出来杀了!这些东西全搬上车!”

“姐姐听见没有,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也逃不掉了!”绣儿吓坏了。

“别怕,小声点,我们想办法出去。”

“出得去吗?”

“当然出得去,前后两个大门应该都堵上了,但我记得还有一个暗门!就在后院那边。”艾篙镇定地说道。我绝对信,一来艾篙心细,二来那个暗门是我们两人一起发现的。

“后院!对,现在后院还没人,他们都在忙着抢东西。只是我们怎么出去?如果我们现在突然打开门出去的话,会被他们看见的!”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艾篙连忙拉我躲在床底下,向绣儿招手让她过来。

“姑娘,姐姐,你们逃吧!我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们就能活下来了!”

“这不行,床下还能藏一个人,你快过来!”

“这么些年了,姑娘哪天不是眼泪拌着饭吃的?我都看在眼里。下人们太过分,老爷也不知道疼姑娘。只有艾篙姐姐对姑娘好。姑娘身边也不能少了姐姐。现在姑娘也该去外面过好日子了。只有我,我平时也没做过什么大事。若是让我为姑娘和姐姐死了,我也值得了!”

“绣儿,你瞎说什么!快来啊!”

但绣儿没有说话,示意我们藏好,接着猛地把门拉开。

“你们忘了,我们府上还有我这一个活人呢!要杀!快来杀!”

若非当时在看着,我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绣儿说的,她平时是非常温柔怯懦的,直到来和我们报信的时候都是。

“哟,还有一个人呢!走!去领赏!”

我眼睁睁看着他们带走了绣儿,昂首挺胸地走了。

“姑娘,好机会,我们快走。”

我注意到艾篙的眼圈红了,但在我面前,她总是不肯流露出一点点柔弱的表情的。

我们顺利来到暗门前,门是锁着的,门上有五个石头机关,上面各刻着一个字,分别是:和、去、亡、兴、平。门上还有一行小字:入水柳絮,绛珠同泪去。是提示,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艾篙,当时我们按了一个机关,这块地就陷下去了,我还差一点出事。然后我们按了另一个,这个门就开了,你还记得是哪一个吗?”

“我记得。”艾篙按下了一个机关,门就开了。

“姑娘,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要叫艾篙了。即使我是蓬艾,也是姑娘所乘之船的船篙。姑娘要去哪儿,我都会跟着。而我,也进最大的努力保护姑娘。这些我从不对别人说。”

鞭炮声把我拉回了现实,艾篙扶着我上了轿。从今以后,我无法割舍的人,一是迎娶我,将陪我一生的新郎韶晟。而另一个,则是艾篙,和我情同姐妹的艾篙。

那么问题来了,艾篙按的是哪个机关?


标签: 姑娘 姐姐 东西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
答案:
解析:
25
收藏
侦探推理 密码题 开放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7-16 03:48提供
(15)

染血仙客来 第六章

“姑娘,我们已经抓到凶手了。多亏了姑娘!”

“杨絮,作为谢礼,你带她去玩玩吧,就去后山。”

杨絮本来很伤心的,听这么一说,也获得了少许安慰。

“那么,请跟我来吧,那几位姑娘呢?”

“我去叫上她们,一起去也好。”

一会儿,山脚下。

“山上种的什么花,好漂亮!”艾篙先发现了。

“也是仙客来,只是粉色的,你们仔细看,”杨絮说道,“那边有条近路,我带你们去,山上可好玩了。”

走到半路,木槿突然说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脚,大家以为她在开玩笑,都没当回事。可过了一会儿,其他四个人也都觉得不对劲,有什么东西缠住了脚。

“有鬼拉我的脚呢!”芳苕叫了起来。

“哎呀,救命啊——”杨絮一脚踩空,掉到了沟里,艾篙也掉了下去。之后一阵风沙过来,大家都看不见东西了。

“咦,怎么换地方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风沙散去,青衣打量着周围。

“是掉进沟里了吗?不像,木槿她们呢?”

这地方好像是山洞,出口被堵死了,山洞里有十三个一模一样的储物柜,全都上了锁,钥匙却挂在锁上。

山洞正中央燃着一支梦甜香,一张符纸贴在地上,上面写是:

香燃完命就完了,除非你解开谜题,用剪刀剪断中间的绳子,才能出去。

记住,储物柜里,五个是火药,四个是毒酒,两个是白绫,一个是机关,另一个是你要的剪刀。快点解,要不,死!只能开一个,否则,死!开错,死!

提示,十一号是火药。

山洞布局如下:


青衣看了看周围,飞快打开一个储物柜,拿出剪刀,成功离开了山洞。

问题:她打开的是几号储物柜?

思考:其他的储物柜几号分别对应什么?

(符纸上写的全是真话,7号第一个横和下面竖是和第一个字符连在一起的)


标签: 山洞 姑娘 东西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
答案:
解析:
11
收藏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7-14 19:41提供
(27)

染血仙客来 第五章

“哦,是这样吗?”

与青衣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又出现了,只是这次她换了一身红色的日式和服,衣服很漂亮。

“没错,又死了人。”

“可怜啊,留下那些东西的人本意是好的。只是,唉,被人瞎说八道。只能靠你了。”

女子手里拿的依然是檀木扇,只是和上次的图案不一样了。

“东西是你留的吗?”

“当然不是了!”

女子时刻扶着柱子。

“那是?”

“你需要自己查。”

青衣被惊醒了,原来又是梦。

“这么说,难道——”

“姐姐,怎么了?”

“你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去就来。”

刚打开门,青衣就被几乎吓呆了的杨絮拦住了。

“怎么了?”

“姑娘,柳,柳荚姑娘她,死了——”

“是死在荷花池吗?”

“没错,就是,你快去看吧——”

来到荷花池,附近还没有人。

“杨絮,你快去通知大家,我在这守着!”

“好的。”

柳荚被泡在了荷花池里,凋落的残荷败叶覆盖在她身上,死状恐怖。死因是被尖刀刺中,鲜血把清澈的池塘都染红了。青衣见过的死尸也不少,但少有这么恶心又恐怖的。

“又死人啦!”一片尖叫传来。

“死尸是我发现的。”杨絮对大家道。

“她手里是什么东西?”有人指了指柳荚的手里。

“是帕子。”杨絮取下了帕子,上面绣着一些看不懂的文字:


“柳荚姑娘,唉,可惜了,她的绣工那叫一绝,村里哪个女的都比不过她。而且她还知道些旁人不知道的东西,镇上人人都佩服她。只是性子太骄傲,看不起人——”

“柳荚姑娘其实不错的,我们经常拌嘴,但也是好姐妹。她平时总是喜欢往帕子上绣字,还帮我们在帕子上绣上我们的名字,可好看了。她家里还有一堆——”杨絮哭道。

“杨絮姑娘,带我去看看。”青衣心里已经有了底。

“姑娘,你知道杀人的是谁了?”

“快去,耽误不得。”

杨絮把大家领到柳荚家,砸开门进去。屋里收拾得很干净,几乎每个地方都有绣品。

“这个帕子,是她给我绣的,熬了好几夜。”杨絮指着门框上蓝色的帕子哭着说。

“总共也就这几个,墙上钉着一块,绣着小桃花的名字;镜子旁边的绣着花大娘的名字;妆盒里面是山风的;外面是郑粉杏的;绣筐里没绣完的是赵大娘的;绣完的是她哥哥的,已经死了好久了;还有床边绿色的那个,是她自己的名字。只有这些了。”

“确实不少,不过,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不能让这个可怜可悲又可恨的人跑!”青衣自信地说道。

那么问题来了,凶手是谁?


标签: 姑娘 青衣 东西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
答案:
解析:
26
收藏
侦探推理 密码题 填空题 思维 精品
于 2012-01-27 19:45提供
(473)

Sroan喜欢一个姑娘很久了,但是含蓄的Sroan不知道如何表达。那天姑娘又在网上向Sroan请教办公软件的操作,Sroan再也按耐不住了,发了下面这些信息给那姑娘,你知道这些信息代表什么意思么?

F3:F7
G7
I3:I7
J3
J7
K3:K7
M3:M6
N7
O3:O6
Q3:Q7
R3:S3
R5
R7:S7

标签: sroan 姑娘 信息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JYIOAU



0
答案:
解析:
264
收藏
其他相关密码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