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竹简智力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竹简智力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竹简的智力题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3-07 02:13提供
(17)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秦桑

热闹了一天,大家也都累了。几位姑娘正打算回去休息。

“青衣姑娘,你跟我来一下。”杨絮突然叫住了青衣。两人去了一间空房。

“什么事?”

“姑娘,你还记得粉杏吗?”

“粉杏?秦桑?”

“没错。现在,是时候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姑娘了,”杨絮拿出一封信给了青衣,“我说麻烦,还是姑娘自己看吧。”

------

青衣姑娘,也许你在看这封信之前还在怨我吧。可这一切真的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知道内情而已。我知道她们为何要卖人,要往哪里卖,甚至参与卖人的有谁我都知道得比谁都清楚。姑娘不会不知道竹简大哥,他曾经接济过我们这个贫穷的小村庄。那一年闹了饥荒,具体到了什么程度也没必要再说了。后来我们想感谢他,他却走了,我们都没有打听到他的下落。我想,他应该还会去接济更多人吧。等了好多年才等到一个人,自称叫竹简,初来时大家也是夹道欢迎,但后来我们渐渐地发现他总是和村民们很小声地说话,具体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后来他丑恶的嘴脸露了出来,威逼利诱地让村民们把村里的姑娘都卖掉。要是自家的姑娘不想被卖了,自己就得参与到卖人的事务中去。我娘死得早,我爹自然不想让我被卖了,只好昧着良心去了。那人很信得过我爹,也无人敢招惹我。一开始我压根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恐怖终究还是要蔓延到我周围的。我确实发现过以前经常和我遇见的姑娘不见了踪影。和我很好的李家姑娘,有一天我怎么都找不到她了。挨家挨户问了个遍,没人知道。碰巧我爹那段时间常常是很晚才回来,有时候都不回来,我起了疑心,三番五次逼问,我爹才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出来。还说让我不要怨他,他给郑家丢了脸,他也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那天晚上我又摔又砸,我说你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如果可以,我愿意自己被卖了去!粗使丫鬟怎么是人可以做的事情!我拿着祖传的宝刀逼他说出来进行这又黑又脏的交易的地方,又问他还知道什么。他说了具体地点,又说了村口有一个机关,有一块绝对不能踩的砖,只要人一踩上去,附近的地就会烧起来。我立马赶过去,去了那座房子,从窗户一看,就惊呆了——被那一帮丧心病狂的人拳打脚踢着准备拖走的,不偏不倚,正是我的好姐妹!若只是这,我也不会突然闯进去。她喊了一句:“粉杏,救我!”我猛地踢开门,那几个人吓了一跳,但他们有防备,把我绑了起来,我眼睁睁看着我的好姐妹被拖走,却无能为力。他们商量着要不要把我卖掉。这时有人来了,是我爹,我爹跪在他们面前求他们不要卖了我,他愿意用他自己的命来换。他们转移了,把我爹也带走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自己挣脱了绳子的束缚,准备走,却无处可去。想了好久,我决定去找姑娘,姑娘一定会有办法的。正要走,却有人把我拦住了。原来,他才是真正的竹简大哥。我十分惊讶,问他来干什么。他说,他要来看他最爱的一个女子。我问是谁,他没有说,却把真相告诉了我,假竹简是他手下的人,却依了他曾经最信任,最后却叛变了的一个人,用他的名义来做坏事。说完以后,给了我一张纸条就走了,我的心情复杂极了。我敬他,以前误以为他变坏的时候,我死也不肯相信。现在,却有些同情他。我找到了姑娘,最早的时候,我觉得姑娘应该非常孤傲吧。但过了不久,我发现,姑娘其实是重情重义的。姑娘待我极好,我也竭尽所能帮姑娘。但姑娘似乎没有信任别人那样信任我,其实,我是清白的,我只是无能为力,我救不了我的好友,也不能做更多的事情。听人说过,女子的一生,本来就是不值得的。当时我说什么也不肯承认,现在我明白了,这话是对的。或许,我会跟着姑娘走遍天涯海角;或许,我会在一个荒凉的地方了却余生。姑娘,有件事,我从不会对别人讲。就是我奢望过能和竹简大哥一生一世,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但终究瞎想归瞎想,姑娘给我起了这样一个名字,秦桑,其实也更像我的为人。我不是粉红的杏花,不能吸引别人为我停驻。我只是平凡的燕草绿枝,哪里配得上他呢?十岁那年,爹带我去山上算卦,人家说我命薄,活不了几年。我爹不信,还把人家的摊子砸了,赔了老些钱。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拼命让自己多活几个时辰又有何用?命长命短,对女儿家来说都一样了,就算我明天就死了,也毫无怨言。只求姑娘告诉我,竹简大哥喜欢的女子到底是谁?他给我的纸条上是这么写的:摩顶维仪之霄花。一定也是个非凡的美丽女子吧。雨还在下,也许,这信到了姑娘手里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吧。姑娘看出来了之后,一定要告诉我,我多少也能放心一些。拜托了。

那么问题来了,竹简喜欢的女子到底是谁?


标签: 姑娘 竹简 青衣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17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12-13 19:59提供
(22)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白子 下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证明了我的猜想是对的。竹简有几次过来安排我任务,我都认真做了,毕竟他才是这一群人的真正领导者。后来我发现,其实竹简心里想的真的是惩恶扬善,有时他要我提示名叫青衣(组织里人都称她“林四娘”)的女子解开一件件江湖疑案,实在不行了可以亲自上前去。而梨花琴,应该只是想得到江湖上流传的宝贝,又满足自己杀人称霸的妄想吧。两人都是“上头”,有时也会下冲突的命令,组织里的人应该有相当一部分已被指挥得晕头转向了,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

或许这样也不太可能,因为梨花琴总会变着方法让他们都相信她。我恍恍惚惚地度过着每一天,不敢主动去找黑棋,黑棋也不来找我了。但我对他的情意却丝毫未减。

情况有所改变,是从彩墨来的那一天开始的。

大家在一片树林里,我做完了该作的事情休息的时候,彩墨来了。

“你好。”彩墨的风格丝毫不像那些冷冰冰的其他成员。更让我惊讶是,她接下来居然直奔主题!

“你好——”

“我看出来了,你是不是喜欢黑棋?”

我惊诧无比,这样的事情,除了梨花琴,没有人有足够强的观察力看出来。

“是——不是——”

话一出口我就想骂自己,此时我是不需要回答的。

“别管是不是了,现在轮不到我们两个做事,来,我帮你打扮一下,去见他就是了。”

我有种想逃避的感觉,却还是跟着彩墨乖乖地去了。自从离开戏台以后,好久不曾梳妆打扮,玉钗、簪子像是从未相识;胭脂、水粉犹如前世之物。我任由彩墨弄这弄那,看着镜中的自己,竟有些惊讶,这是我吗?

“白子——嗯,姐姐——你看这样好不好?”

怎会不好,已经好得超乎了我的想象。过去很少这样打扮,未想过今天这样会如此自然。彩墨为我挑了一件素白色的衣裳,只帮我淡淡地涂了点桃花粉,首饰亦全用白、青二色的玉质。很是素淡,我却喜欢。

“这样是不是太素淡了?”

“没有,太过妖娆浓艳反而不好了。”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样像穿孝,倒是觉得美得惊艳,美得令人心悸。

“彩墨,梨花琴会不会知道?”

“管那么多干什么?”

幸好一路上没有遇见其他人,找到了黑棋,我带着求助的眼神向彩墨看去。

“我去检查一下外面。”她却不肯帮我。

可想来也在情理之中,她只能帮到我这里了,接下来,还要我自己来。

“白子——你——”

“不好看吗?”我几乎要逃跑。

“很好看!”

黑棋突然抱住了我,虽然很轻很轻。此时言语是多余的,一切都是多余的,除了我们。

他渐渐地松开了怀抱,我仿佛从梦中醒来。

“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我微微有些失落,却想到了竹简大哥说过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我们的初衷,这才是第一位。”

“灯亮一盏,是为了照亮另一盏;走这一步,是为了看看下一步。”

可我的这一步,却走得放肆,走得大胆,走得完全依靠感觉,却也走得无怨无悔。

我曾经目睹着一朵花在春末的凄凉中凋谢,当时觉得悲伤惋惜,现在却淡然了。只要自己曾经盛开过,香消玉殒也值得了。

听天由命吧,以后不要找彩墨,更不要找黑棋了。

梨花琴不再指派给我任务做,竹简大哥却对我赞赏有加。我想我对这一切也看透得差不多了,竹简大哥就算天大的本事也回天无力了,仅靠我和彩墨两个女人,能办成什么事?

“白子,你在呀。”

是竹简大哥来了,幸好我刚刚把衣服换了回来。

“等等,什么声音——”

好像是彩墨在大声训斥新人,这新人刚刚进来半天,我从不管这些事情,况且这新来的小女孩又是不招人注目的。

“大家都在忙,你却在这里玩!”

“彩墨姐姐,不是的——梨花琴姐姐让我出来采两朵夹竹桃拿回去——”

“不管怎么样,立马就回去!”

我最初觉得真是胡闹,组织向来是冰冷而严肃的,但突然意识到了这件事并非那么简单。我找了个理由出去,只见梨花琴令彩墨回去,却把那不知名的小女孩叫上前来,用帕子接过她手里的花,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

“别玩了,来帮我泡水喝,这花儿真好看。”

这时竹简大哥说有紧急任务要我帮忙,我只好离开。

做好了事情回来,却见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上前去只见刚刚那小女孩死在地上,好像是中毒。

“哦?看样子,你们都是嫌疑人了?”

“反正不是我!我一直密切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书刻可以作证!”棋枰说道,大家都把仇恨的目光投向他,他却毫无反应。

“我刚才一直在放哨,大家都可以证明!”另一成员泼墨说道,我不是很喜欢她,总对她爱答不理的,可也知道肯定不是她所为。

“难道你们连我也怀疑吗!”竹简大哥看样子很生气。

“不管你们怀疑谁,反正不是我,我训完她,她还是活着的,我就去检查了。”彩墨说道。

“死了人你们都不管吗?”棋枰又吼道。

“你吼什么?大家各干各的事,谁会没事闲着往这里看!”彩墨立刻回敬他。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凶手是谁,如同一盆凉水浇遍全身。看来,一切都是注定好的,就算怎么逃,也逃不过命运的魔爪。

竹简大哥却突然把我唤走,我有些害怕,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

“白子,我劝你最好还是忘了黑棋,现在组织已经人心涣散,我就算再有本事,也敌不过梨花琴!所以——”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已经忘不掉他了。抱歉,实在不行,就把我踢出组织吧。”

“我明白你的心,我也对江南一位大家小姐情有独钟,可毕竟不可能。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是要她,还是要自己最初的目的。白子,希望你也是如此。”

“忘了实在是做不到,可我能竭尽全力把这种感觉藏在心底。”

“这样是最好了。”

“竹简大哥,你不回去了吗?”

“回去也不会被当成凶手,大家早就心照不宣了。杀了人,也不会有人管。”

心照不宣,我也只有苦笑了,戏也该落幕,我也应离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凶手是谁?

标签: 竹简 梨花 大哥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22
收藏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8-01 01:26提供
(24)

染血仙客来 第十二章

“叫什么姑娘,叫秦桑就行了。仔细看看,我是谁?”

“粉杏,是你!”木槿望着秦桑,哭了起来。(既然被改成开放题了,我也没必要再掩藏了)

“嘘,叫秦桑。哭什么啊,这些镯子,难看死了,快摘下来吧。再说了,也不安全。”

秦桑帮木槿摘镯子,却吓了一跳。

“怎么了?”青衣扭过脸来,却也大吃一惊。

“姐姐——”

“你的手怎么了,他们干的事,割你的手腕?”

“不是,我自己割的。他们发现了,没让我死成。”

“你傻呀,你死了我们怎么办!”秦桑抱着木槿哭了起来。

“眼泪留着以后再用也不迟,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外头没有人,可以下去。”

“怎么下去?”

“这里不高,用绳子爬下去,直接跳窗有危险。不过,要小心别被发现了。”

“确定没事吗?”

“确定,不过,你这一堆叮叮咣咣的东西,扔了吧。”

“什么破衣服,破首饰,我都不要了!包括这个簪子,我不稀罕!”

“其他的都扔了,簪子留着吧。毕竟是,她给你的,那个女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还有要是你头发散着,挂到东西了就麻烦了。”

“姑娘,这簪子是谁给的?”

“改天再给你解释也不迟,快走吧。”

三人成功出逃。

另一边,竹简处理掉一帮坏蛋之后打算砸开每间房子的门找青衣等人。

“糟了,林四娘已经走了!”

“不用砸,我在。”

一间客房的门突然打开,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走了出来。

“你,你这个冷血的女人!你没想到,我没被你毒死吧!”

“冷血?呵呵呵——没有毒死你,只是不想让你死罢了。傻子才会采用那种方式毒死你。”

“你!梨花琴!”

“呵呵,我只是个女人,很漂亮,很冷酷的女人。不是吗?”

“漂亮?白子和彩墨比你好看一千倍!”

“哎哟,如果棋枰在又该骂你脑袋被驴踢了吧。”

“梨花琴,你会和我废话这么多?”

“没错,应该来的是生死决斗。不过,死的不是你,是林四娘。”

“可恶,你想干什么!”

“杀了你,就和捏死一条臭虫没什么区别。哦?你又不是恒王,不是她倾心的恒王。你?”

“你可不许对芳苕做出什么事!”

“现在组织的人都死完了,就剩你这位光杆司令,我已经叛变。还有,求我,有用么?你喜欢她,我把你们俩葬在一起算了。”

梨花琴冷笑着从闪着白绿寒光的指甲中取出一根针。

“你来吧。”竹简则是前所未有的安然。

梨花琴却没有动手,只是把客店的门全部打开,露出得意的笑容。

“动手吧,我这一生,本来就不值得。”

血,不断地流失——

“芳苕,希望,林四娘,可以帮你摆脱可怜的命运——”

梨花琴冰冷神秘的身影消失在窗口,竹简挣扎着用血写下一行字:

(KNMIOEMTNIAI) ——SHINU

“再见了。其实,活,对我来说,不费力气。”

那么问题来了,竹简写的这串字什么意思?


标签: 梨花 女人 竹简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
答案:
解析:
15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想象 原创
于 2015-07-24 18:01提供
(26)

染血仙客来 第十章

“你带芳苕按照上面写的做,我还有事情没办完。”

“林四娘,难道你真想送命吗?”

“倒不至于送命,你们快点。”

青衣顺着那串脚印上了山。

“好可怕,救命啊——”一个披头散发,穿着浅绿色睡衣的女子向青衣这边跑来。不是别人,正是杨絮。

“杨絮姑娘——”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想死!”

“杨絮,你怎么了?木槿和艾篙呢?”

“姑娘,她们会被卖掉,你快去,快去!”

杨絮指指山上,然后就晕倒了。

青衣没有立刻往山上跑,毕竟找不到路了。

“木槿,艾篙——”

青衣打算先把杨絮带回村里,于是下山。

碰巧先走的两人还没走远。

“山上怎么样?”

“你们先把她带走,我还要回去!”

“好吧,不过,你要小心。要不我陪你去?”

“不用了。瞧她们俩一个晕倒了,一个吓得不行,没个人照应也不是办法。”

青衣正打算走,却听到了些声音:

“老实点,听话!”

“杨絮姑娘——”

“喊什么喊?”

“糟了,那些人该不会回来了吧!”

声音是从一个小破茅屋里传来的。

“怎么办,撞门吗?”

“连个窗户都没有,门倒挺结实。也只能撞了,不过,杨絮——”

“你进去,我在外面照应。”

两人合力撞开门,里面却没人,地上有一张纸条:

我们在这个地方,来帮忙,不要下去了。


“嘘,毯子底下有机关。”

“怎么办?”

“不要下去了,去纸上写的地方。要不,我去,你下去。”

“能行吗?”

“小心些。”

青衣看了芳苕和杨絮一眼,就离开了。

“嘘,竹简大哥好像带人来了。”

“没错,就在上面呢,带来的人,没看清是谁。”

“那个阴魂不散的女的呢?”

“估计死了吧,哈哈。”

“那可不行,说好了是活捉啊。”

“不能活捉,死的也要。”

黑衣人,也就是竹简,揭开毯子,果然发现一条秘密通道。

“结束了。”他冷酷地一笑。

“竹简大哥——”

“原来是你们这一群乌合之众啊,好久不见——”

“不说了,赶紧卖吧!”

“卖?你们该做的只有这个了。”竹简指了指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排字符。


“什么!”

“没错。”

问题:地上写的什么意思?

思考:青衣去了哪里?

标签: 青衣 竹简 山上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21
收藏
逻辑思维 逻辑试题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5-01-27 00:03提供
(92)

竹简:帛:宣纸

标签: 宣纸 竹简
0
答案:
解析:
57
收藏
与竹简相关的标签

其他相关智力题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