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梨花智力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梨花智力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梨花的智力题
知识百科 文史知识 选择题 知识
于 2019-09-05 11:20提供
(26)

讲述五十岁大叔与十四岁女孩的恋爱故事的美国电影《洛丽塔》,有另一个中文译名《一树梨花压海棠》。

“一树梨花压海棠”是中国民间故事里的一句诗,化用了自唐代诗人()的作品《白衣裳》的最后一句“一朵梨花压象床”,用来调侃白发苍苍的老头娶了如花似玉的年轻妻子。


括号里应该填什么?



0
答案:
解析:
23
收藏
谜语大全 传统灯谜 填空题 想象 原创
于 2017-11-12 00:19提供 来源:33IQ
(20)

稻香老农赏梨花。(猜广州省市辖区一,此谜是藏格谜,指谜格藏在谜面中)

标签: 广州 梨花 老农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
答案:
解析:
9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7-18 02:42提供 来源:33IQ网
(14)
念力杀人事件
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武当派中出现了一个叛徒,掌门人葬花人决定对叛徒进行审判,要用念力净化他心灵上的罪恶。
“出来吧!梨花,来到我的面前!”葬花人坐在掌门人的交椅上对着底下的财务管理梨花说道。梨花从门众中走出来到殿下阿葬的对面跪在那里。
“你之前做过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你心里面隐藏着邪恶之念。”
“不是这样的!掌门!”梨花惶恐道。
“我现在要净化你的心灵”葬花人双手手掌打开,掌心对着梨花,对梨花开始了净化仪式。
“我什么都没做过,不是我!”梨花非常惶恐。“不是我,真的!!不是.....不...是...我..”突然,梨花的身子在地上挛缩着,表情非常痛苦,“掌门,请你放过我吧!”梨花最后的哀求......
“咚”的一声,只见梨花撞到大殿里的柱子上死了,头上开了花,血流了一地。
————————————————————————
当空山抵达武当派时,大门口已拉起了一道刺目的警戒线,线前数家媒体的记者早就闻风而至簇拥于此。
在搭档高手的协助下,空山终于从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抬起警戒线钻了进去。在给大殿门口的警察看完证件之后,二人进入大殿内。
入目处可以看到好多警员在忙活,空山走近盖着白布的死者,打开了查看,只见死者趴在地下,面朝下,头部有个伤口,遍地流满了鲜血。
“是他自己撞柱子的吗?”
“是的,探长,当时很多目击者都看到了”高手看着记录说道。
“是自杀?”
“不是自杀”葬花人听到空山的声音走了过来,“其实,梨花是被我杀死的”
空山惊讶的“呃”了一声。
.......
“根据你们的门徒所录的口供,梨花因私自挪用你们武当派的钱,所以你当时在惩罚他,是这样吗?”空山看着口供对葬花人问道,搭档高手则在旁边作着记录。
“其实,当时我是想着用念力,帮他净化已被污染的心灵。”葬花人很谈定的回答。
“念力?!”
“是的,这是一种非常安全的净化仪式,接受念力的人只会得到幸福,心灵会得到净化。”
“心灵会得到净化?”
“只不过当时的我,一不小心被情感影响,因为被资深门徒背叛太伤心,所以失手了。”
“你说被情感影响了?”空山疑惑道。
“我释放念力的力量突然变得很强,他承受不住我输送过去的力量,于是...”葬花人面带悲痛,“他就发疯的去撞大殿的柱子”
“阿葬先生,不知你是否可以用你所说的念力,对我做一次呢?”空山一脸不信邪的对葬花人说道。
“探长!”高手惊讶大叫道。空山对着高手摆摆手,示意没关系的。
“可以,请跟我来,我去大殿正式对你发动念力净化仪式”葬花人边说边带着空山和高手走到大殿,他坐到椅子上,面容庄严,看起来是要让空山尝试下所谓的念力。
“请闭上双眼,双手合十”葬花人双掌张开,掌心对着空山,无形当中一股气势对着空山扑面而去。
空山照着葬花人的话做,闭上了双眼,双手合十。突然,空山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很温暖的气息所包围,整个身体都暖洋洋的,好舒服。
“刚刚那是什么?”空山对着葬花人疑惑道。
“是不是感觉到?”
“是啊,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温暖包围了,我的内心好像轻松多了。”
“那是因为你的心灵已经被我净化了。”
......
“我从来没有试过这种感觉,整个内心就好像被羽绒包围着,好厉害!难道那个人的力量是真的?!”空山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他坐在车里,对着准备开车回警局的高手说道。
“我还是不敢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念力这种力量吗!”高手感叹道。
“是啊,我也完全不明白!看来,我们有得忙了。”
......
“如果这样可以救赎到他们就好了”葬花人对着身边的轩轩说道。
“哪怕是警察也好,也只是弱小的人类,根本不可能斗得过你的力量。”
“轩轩,你知道我做这么多事,并不是想让他们把我当成神,就算是我的门徒也一样,我觉得真的不应该把梨花逼到绝路的。”
“你是不是后悔遇到我了?”
“其实我很感谢轩轩你,真的。”
“武当派是一个给大家带来幸福的门派,我们现在做的是一件很伟大的事。”轩轩自豪的说着。
“是的,没错。”葬花人肯定道。
解剖室
“死因是脑挫伤,不过死者当时那么用力的去撞柱子,这样也很正常”法医对空山说道。
“那死因是什么?”
“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好的,谢谢你。”
“只不过他的眼球变成白色浑浊状态。”空山快走到门口时听法医说道。
“白色浑浊?”空山疑惑道。
“是的”法医把死者的眼皮往上翻开,示意空山看看......
值班室
“案发的当天晚上,有电压不稳的情况吗?”空山这时对着一份报告说道。
“是啊,因为那天晚上不止下大雨,还雷电交加。估计是因为雷电的关系导致电压不稳吧!”高手押了口咖啡回应着。
“看来,我们有必要再回现场看一下了”空山边说边披上了大衣
————————————————————————
“梨花先生一直负责门派的会计工作,但他只是听派内的高级干部指示去做?”武当派的竞争对手speechless,同时也是知情者透露道。
“高级干部?”高手问道。
“是葬花人和他太太轩轩,还有派内第二把交椅的纸巾,他们几个一直用门派的钱胡乱挥霍。但面对门徒,就说要一起过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
“那他们说梨花先生盗用公款,是怎么回事?是冤枉他的吗?”
“他只是被那几个人利用,不听话被孤立都很正常”speechless笑着谈道,“梨花先生想脱离门派的事被他们知道了,所以就被他们制裁了”
“用葬花人的念力制裁他?”
而此时另一边,空山也在武当派满山到处走,拿着指南针好像在找什么。大约半小时后,空山看到指南针的指针在胡乱转动,他立马扒开树叶,果然在树叶地下找到了一大条电线,他顺着这条大电线一路走,发现了在后山的一个小屋。
空山跑到小屋的窗外,往里观看。透过窗户,空山看到小屋里靠进窗户边有一个咖啡桌,桌子上摆放着一些杯子,咖啡机。往右边看,还有2部手机在充电,靠墙上有个插座。再往里看中间有一个方桌,旁边立着几张小椅子,天花板上还有一个水晶吊灯。空山饶着小屋走,这时他注意到了一个电器箱。打开电器箱的门,只见里面是个無停电电源装置。
“果然是这样,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
提问:念力杀人的真相是什么?
标签: 梨花 高手 说道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
答案:
解析:
9
收藏
谜语大全 传统灯谜 填空题 想象 原创
于 2016-05-29 20:24提供 来源:33IQ网
(7)

梨花素裙。(打一《雷雨》人物名,此谜是藏格谜,指谜格藏在谜面中)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10
收藏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3-07 02:19提供
(23)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梨花琴

“是这里了,你不用跟了。”

恒王这小子哪里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我活过的将近三十年,他又知道多少呢?

“可是——”恒王眼里满是迷惘。

“看什么看,看我这个半老徐娘吗?”我苦笑。

“不,你很好看。”

我没有回答,这才符合我的一贯作风。

千里迢迢,费尽心思回到这座我熟悉的小城,回到这座差一点让我丢了性命的小村庄外。而那棵我最爱的梨树,却不见了踪影,或许是被人砍了吧。就算不砍,现在这时候梨花也都谢了,我的心,也随着梨花一起变了。

“前面那家就是了。”

月光好似飘落的花瓣,随意而散乱地布在小路上,前面那一家,好像刚办过什么喜事,门上挂着大红花,门前有人放过鞭炮。而这和我无关。恒王跑过去敲了敲门。

“我和你一起进去吗?”

“你今天的废话可不少。如果你想见青衣的话,可以去。”

“算了吧还是。”

这回轮到恒王苦笑了。

“你们是谁?”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却肯定不是青衣,青衣要长她几岁。不过今天我这身装扮,估计青衣看见都要大吃一惊吧。我丢弃令我骄傲的华美黑衣,而改穿一身梨花般的素衣。我冷笑了一声,用我看起来微不足道,而对她来说算是可怕的力量推开了她,往屋里走。

“青衣姐姐,坏人,坏人——”

恒王揪住她的衣领把她丢到一边,我低声命令:“不要杀她。”

屋里又有几个女孩子闻讯出来,看见我们,大部分都吓得尖叫,只有中间一个喊了一声:“梨花琴!”

“不错不错,认得出来是我。”

“你来干什么!不许你伤害我的姐妹!”

“我没有恶意。青衣姑娘,我只是累了。”我缓缓地吐出几个字。

“你没有叫我林四娘——”她十分诧异。

“恒王,你陪她说说话吧,让我歇会儿。”

清冷的月光下,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泪水。这个女子,这么长时间我们一直斗智斗勇,从未见她哭过,世上像她这样坚强的女子真的没有几个。

恒王像一根木头,一动不动地任由她向他走来,而我则站在一边回忆我走过的二十几年。

就在昨夜,我狠心地剪掉了自己辛辛苦苦留起来的指甲,剪掉了叩击琴弦的比我的命还重要的指甲。六岁学琴,十五岁那年便有那什么亲王看上了我,讨了我去做妾。开始,我对他也是有一二分敬意的,毕竟他是那样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但后来他的作风让我顿生恨意,整日拈花惹草,朝秦暮楚,变心比变脸还快,翻脸又比翻书还快。于是,我每日花尽心思地做糕点给他吃,每日拼了命地梳妆打扮给他看。我使出浑身解数,却不肯再弹一下琴。几年内我没有弹过一首曲子给任何人听。渐渐地,他忘了讨我来的最重要的原因,却被我迷倒,对我也更加柔情蜜意。我曾下过三次毒,想要毒死他,但都没有成功,好在他一点也不知道是我做的。

而生命转折的那个夜晚直到很晚才出现。那天,我一个人出去散步,遇到一位黑衣人。

“上哪去?”

“不上哪去。”

“看你这打扮,似乎是王府里的人?”

“你怎么知道?”

“女人,真是见识短。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王妃吧。”

“是,没错——”

“而且,你并不喜欢那位王爷。”

“对!没错!求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杀了他,怎样才能解除我心头之恨呢?”

“很简单。只要你冷起心来,自然能找到办法。记住,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把自己的感情表露出来。懂了吗?”

“我做不到,你能不能帮我——”

“那我就委屈一下好了,一看就是无能之辈。我勉为其难地收你为徒。你叫什么?”

我有过一个很妖冶的,也很大家闺秀的名字,而这名字,怎么也搭配不了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如就挑一种极冷的花,配上最爱的琴成为我的名字吧。

“梨花琴。”

“很好很好,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徒弟了。瞧你那件衣服,真难看,明儿我给你找一件合适的换上。”

“是,师傅。”

师傅给了我一身黑衣,接着把我一顿痛骂,句句刺进我的心。我哭了,换来的是一句话:

“你连这点小小的考验都经受不了,又谈何报仇呢?”

从那以后,我明白了,要冷,一定要冷!我努力地改变着自己,几年后,要我眼也不眨杀光一城人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现在你可以出师了。”

来时的衣服师傅还给我留着,我依然可以很合适地穿上它们。我带着它们离开,在江湖上混得风生水起。一是因为我的琴技和武功,二是因为我的冷酷。

又过了好久,一个平静的日子。我换上旧衣服,手持一把梨花古琴回了王府,那什么王爷正在那里看着文书。见了我,大为惊讶,我不说话,只浮现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我坐下来,弹了我俩初相识时我弹的那首曲子,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从衣袖里毫不客气地拿出一把飞刀,不费吹灰之力就杀了他。接着随便抓了一个路过扫地的侍女,我把衣裳给她穿上,自己则换上黑衣,她原本穿的衣服也被我毫不客气地撕了。接着,我淡然离开。

“罢了,罢了,不要再想了,再想下去也没意思了。”我强行将自己拉回现实。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时的我了。我累了,真的累了。我的心,已经被冷痛了。

“青衣,抱歉。”恒王终于说了话。

“你为何要对我说抱歉呢?”

“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在那边不合时宜地笑。恒王那个人,我了解。他所爱的女子,你就算费尽生平力气去改变自己,也无法达到那样的。他只是欣赏你,最多也只是敬服你罢了!

也许她会哭吧。

但我想错了。青衣没有回答恒王,却冲我走来。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呢?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好好生活。重新开始,再做好人,不是很好吗?”

我没有回答。青衣,你不了解我,甚至你对恒王的爱也是盲目的,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他。但这些都没有说。

“怎么,你不愿意?”

“我们至始至终都是两路人,你不用‘好心’地将我拉到你认为正确的那条路上去。我自有路可走。”

我不紧不慢地往外走,青衣却追了出来。

“梨花琴——”

“来世,我们再斗智斗勇。”

我来到一座小桥上,接着自己如同一片飘落的梨花花瓣一样落尽了水里。

生命告终。

--------

江南小镇,细雨蒙蒙。

樱花刚刚开过。

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身穿樱花颜色的衣裳。一人走在桥上。脸上是水汽般的面纱。

她手里,则是绣着诗句的手帕:

无言之谜,篱栏湘妃殁。

无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无人知道她的家在哪儿,也无人知道她要去哪里......

那么问题来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标签: 梨花 青衣 衣服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
答案:
解析:
18
收藏
谜语大全 事物谜语 填空题 想象 原创
于 2016-02-03 02:20提供
(8)

霞旭暖衾染秋迹,梨花寒渲点绣披。

舟连月抱宝灯小,梦去依闻新燕啼。(打一水果,不是橙子)

标签: 橙子 水果 梨花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
答案:
解析:
9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12-13 19:59提供
(24)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白子 下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证明了我的猜想是对的。竹简有几次过来安排我任务,我都认真做了,毕竟他才是这一群人的真正领导者。后来我发现,其实竹简心里想的真的是惩恶扬善,有时他要我提示名叫青衣(组织里人都称她“林四娘”)的女子解开一件件江湖疑案,实在不行了可以亲自上前去。而梨花琴,应该只是想得到江湖上流传的宝贝,又满足自己杀人称霸的妄想吧。两人都是“上头”,有时也会下冲突的命令,组织里的人应该有相当一部分已被指挥得晕头转向了,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

或许这样也不太可能,因为梨花琴总会变着方法让他们都相信她。我恍恍惚惚地度过着每一天,不敢主动去找黑棋,黑棋也不来找我了。但我对他的情意却丝毫未减。

情况有所改变,是从彩墨来的那一天开始的。

大家在一片树林里,我做完了该作的事情休息的时候,彩墨来了。

“你好。”彩墨的风格丝毫不像那些冷冰冰的其他成员。更让我惊讶是,她接下来居然直奔主题!

“你好——”

“我看出来了,你是不是喜欢黑棋?”

我惊诧无比,这样的事情,除了梨花琴,没有人有足够强的观察力看出来。

“是——不是——”

话一出口我就想骂自己,此时我是不需要回答的。

“别管是不是了,现在轮不到我们两个做事,来,我帮你打扮一下,去见他就是了。”

我有种想逃避的感觉,却还是跟着彩墨乖乖地去了。自从离开戏台以后,好久不曾梳妆打扮,玉钗、簪子像是从未相识;胭脂、水粉犹如前世之物。我任由彩墨弄这弄那,看着镜中的自己,竟有些惊讶,这是我吗?

“白子——嗯,姐姐——你看这样好不好?”

怎会不好,已经好得超乎了我的想象。过去很少这样打扮,未想过今天这样会如此自然。彩墨为我挑了一件素白色的衣裳,只帮我淡淡地涂了点桃花粉,首饰亦全用白、青二色的玉质。很是素淡,我却喜欢。

“这样是不是太素淡了?”

“没有,太过妖娆浓艳反而不好了。”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样像穿孝,倒是觉得美得惊艳,美得令人心悸。

“彩墨,梨花琴会不会知道?”

“管那么多干什么?”

幸好一路上没有遇见其他人,找到了黑棋,我带着求助的眼神向彩墨看去。

“我去检查一下外面。”她却不肯帮我。

可想来也在情理之中,她只能帮到我这里了,接下来,还要我自己来。

“白子——你——”

“不好看吗?”我几乎要逃跑。

“很好看!”

黑棋突然抱住了我,虽然很轻很轻。此时言语是多余的,一切都是多余的,除了我们。

他渐渐地松开了怀抱,我仿佛从梦中醒来。

“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我微微有些失落,却想到了竹简大哥说过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我们的初衷,这才是第一位。”

“灯亮一盏,是为了照亮另一盏;走这一步,是为了看看下一步。”

可我的这一步,却走得放肆,走得大胆,走得完全依靠感觉,却也走得无怨无悔。

我曾经目睹着一朵花在春末的凄凉中凋谢,当时觉得悲伤惋惜,现在却淡然了。只要自己曾经盛开过,香消玉殒也值得了。

听天由命吧,以后不要找彩墨,更不要找黑棋了。

梨花琴不再指派给我任务做,竹简大哥却对我赞赏有加。我想我对这一切也看透得差不多了,竹简大哥就算天大的本事也回天无力了,仅靠我和彩墨两个女人,能办成什么事?

“白子,你在呀。”

是竹简大哥来了,幸好我刚刚把衣服换了回来。

“等等,什么声音——”

好像是彩墨在大声训斥新人,这新人刚刚进来半天,我从不管这些事情,况且这新来的小女孩又是不招人注目的。

“大家都在忙,你却在这里玩!”

“彩墨姐姐,不是的——梨花琴姐姐让我出来采两朵夹竹桃拿回去——”

“不管怎么样,立马就回去!”

我最初觉得真是胡闹,组织向来是冰冷而严肃的,但突然意识到了这件事并非那么简单。我找了个理由出去,只见梨花琴令彩墨回去,却把那不知名的小女孩叫上前来,用帕子接过她手里的花,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

“别玩了,来帮我泡水喝,这花儿真好看。”

这时竹简大哥说有紧急任务要我帮忙,我只好离开。

做好了事情回来,却见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上前去只见刚刚那小女孩死在地上,好像是中毒。

“哦?看样子,你们都是嫌疑人了?”

“反正不是我!我一直密切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书刻可以作证!”棋枰说道,大家都把仇恨的目光投向他,他却毫无反应。

“我刚才一直在放哨,大家都可以证明!”另一成员泼墨说道,我不是很喜欢她,总对她爱答不理的,可也知道肯定不是她所为。

“难道你们连我也怀疑吗!”竹简大哥看样子很生气。

“不管你们怀疑谁,反正不是我,我训完她,她还是活着的,我就去检查了。”彩墨说道。

“死了人你们都不管吗?”棋枰又吼道。

“你吼什么?大家各干各的事,谁会没事闲着往这里看!”彩墨立刻回敬他。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凶手是谁,如同一盆凉水浇遍全身。看来,一切都是注定好的,就算怎么逃,也逃不过命运的魔爪。

竹简大哥却突然把我唤走,我有些害怕,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

“白子,我劝你最好还是忘了黑棋,现在组织已经人心涣散,我就算再有本事,也敌不过梨花琴!所以——”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已经忘不掉他了。抱歉,实在不行,就把我踢出组织吧。”

“我明白你的心,我也对江南一位大家小姐情有独钟,可毕竟不可能。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是要她,还是要自己最初的目的。白子,希望你也是如此。”

“忘了实在是做不到,可我能竭尽全力把这种感觉藏在心底。”

“这样是最好了。”

“竹简大哥,你不回去了吗?”

“回去也不会被当成凶手,大家早就心照不宣了。杀了人,也不会有人管。”

心照不宣,我也只有苦笑了,戏也该落幕,我也应离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凶手是谁?

标签: 竹简 梨花 大哥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23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11-30 15:04提供
(51)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白子 上

我不知道我的本姓本名。二十二岁之前,我被称为素官;二十二岁之后,我是白子。

没错,我是戏子,唱戏,是在别人眼中下三滥的行当。可又有什么办法?也只有自叹一声命苦罢了。

我唱的是正旦,整日跟着戏班子走。唱王宝钏,唱秦香莲,唱孙尚香。台下叫好声一片,台上的同伴一脸羡慕地看着我,我总会感到有些茫然,便不去迎合。也许就是因为这些,有人为了抢我打伤了人。当时在别人看来,我很镇定,但其实我心里是百感交集的。最多的感觉是:我是戏子,但我也是人,不是有钱人家的玩意儿!打那以后,我每日想着离开戏班,去做些别的什么。虽然有很多人要买我,但他们只能让我深感自己是一件物品,而非一个独立的人,去了之后我的命运也不见得能比现在好多少。就在我茫然无奈之际,有一个人突然闯进了我的心里,他,就是黑棋。

那天,我们在桥头上唱戏,我演的是孟姜女。心里也暗暗地想,或许,我这一生,比孟姜女还要悲惨吧。我或许连范喜良都找不到,也只有在戏台上凄凉度过我的余生。戏唱完了,人们也都渐渐散去了,只有一黑衣男子在桥上注视着我,眼神很特别,不像是倾慕,不像是蔑视,倒像是似曾相识。

我回去卸了妆,趁没人注意又回到了桥头上,那男子还在,却改看桥下的流水。

“你,在看什么?”我好奇问道。

“这几天我都在这里听你们唱戏。”

“我们?”

“准确来说,是你。虽说你唱得挺好,可我也看出来了,你想去更远的地方。”

“你是来带我走的吗?没关系,带我去阴间都行!”我突然疯了一般,蹲在地上哭起来。

他静静地看我哭完,微笑着不说一句话。

“你叫什么?”他终于开口了。

“素官。”

“我叫黑棋,但这不是名字,是代号。你想跟我走也没什么——”

“没事的,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梨花琴也很早就注意你了,她给你起好了代号,回去以后你就可以知道了。”

毫无疑问,“梨花琴”也是代号,应该是个女人的代号吧。他的意思是要我走江湖,除了江湖上的人,谁会用代号呢?但也比在这里葬送了一生强!于是,我决定答应他。

“你真特别啊,台上台下都很特别——”他抬起脸来,我这才仔细打量起他的容貌。我见过的美男子很多,所以像他这样在别人看起来算是可以的容貌在我眼里也算不上极佳。他的脸庞略显憔悴,眼神中带着忧郁,看来走江湖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我选择了,便不会重来。

之后,我很顺利地离开了戏班,加入了名为冷香的组织。

“你就叫白子吧——”

为什么?黑棋与白子是相对的。我只是心里想,却没有嘴上说。

每日都执行任务,指派我的梨花琴总是让我和黑棋一起做事,每次她都冷笑着看着我们。以她的能力,估计早就察觉出我和黑棋的关系不一般了吧。黑棋对我最好,我便加倍地回报他,天长地久,任务危险时,我会竭力护着他;两人一起犯了错,也通常是我承担。但这样的情况还是很少的。我的武功不高,办事也做不到他们的“冷”“快”“决断”。黑棋的身手、聪慧皆是在我之上的,他便耐心指教我,从不厌烦我笨拙,直到我能够用轻功在树上自由穿梭,任务从不出错了为止。他喜欢看着我笑,我也喜欢看着他笑,仿佛忘了我俩的代号。在棋盘上,我俩应是互相残杀的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我俩却成了一方的队友,亦密切胜于队友。

直到有一天,组织的人都在客栈休息,我无意经过梨花琴的房间,听到了她和黑棋的对话:

“竹简早就决定了,你们两个必须有一个死掉。我给你们起这样的代号就是警示你们,你们居然还不知道注意,呵呵呵呵——”

“是真的吗?”

“那是,你别看竹简整天打着为民除害的旗号,其实呀干的都是下流无耻的勾当。算了,不和你废话这么多。总之竭力争取活下来的机会,白子,是竹简间接推荐来的哦——”

起初我暗暗惊讶,只是怀疑,到最后我才明白她在骗黑棋。当时,我恨不得进去杀了她。这时黑棋出来了,我慌忙躲起来,等他走后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见了梨花琴的自言自语。

“你们那号事,我经历过,呵呵。”

我才意识到事情可能不这么简单,赶紧从另一边出去找黑棋,黑棋没有走远,正在和棋枰商量着什么,我想叫他,可却无法发出声音。黑棋只看了我一眼,又继续他们的谈话。

“白子,梨花琴叫你呢。”整天帮梨花琴做事的书刻来叫我,我因去了梨花琴房间。

“你来了?看这个。”

梨花琴居然没有找我算账,我略微诧异。但其实想想又在情理之中,她的冰冷,就是最好的“算账”手段。

我接过梨花琴手中的纸来看,上面写着:

三生血有主,心上万物声。

“我琢磨了半天了,没看懂到底是什么意思,竹简也很欣赏你的聪明呢——”

听到这个,我的肺都快气炸了,解开了谜底之后我的愤怒更为强烈。梨花琴,你为何要这样针对我?可我能说什么?既然是自己选择的,就不能重来!

那么问题来了,纸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标签: 黑棋 梨花 代号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33
收藏
侦探推理 死亡讯息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8-01 07:40提供
(20)

染血仙客来 第十三章

此时此刻,一个女孩正躲在床下瑟瑟发抖。

“走了吧——”

女孩小心翼翼地提着米黄色的裙子往外走,钗钏环佩叮叮咣咣地响。

“要是郑姐姐在这里就好了,她最会想办法。”

女孩决定先回村。

“你好。”

女孩吓了一跳,面前站了一个黑衣散发的美人,却一脸冷酷。

“你是?”

“死神。”

美人,也就是梨花琴,把手里的一块帕子蒙在女孩脸上,女孩就失去了知觉。

另一边,青衣、秦桑和木槿已经跑到了村口。

“累死了,歇会吧。”

“不行,再坚持一会。”秦桑紧紧抓着木槿的手。

“林四娘,好久不见!”

梨花琴抓着黄衣女孩,把她拖到了三人跟前。

“梨香!”秦桑哭了。

“呵呵。”

“梨花琴!”青衣气得嘴唇发白。

“你也已经料到竹简死了,不是吗?”

梨花琴放肆地大笑,笑得浑身乱颤。

“是的,没错。不过,你不需要动手,我自己来。”

“死,对吧?”一旁没有说话的秦桑却冷笑了起来。

“我知道,成功的几率很低,对不起了,梨香,木槿姑娘——”

秦桑轻轻地用脚尖点了几下地。

附近的一片地瞬间燃起来。

“青衣姑娘,好好活吧。”秦桑趁着烟雾弥漫,含泪把青衣推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离火有一段距离的秘密入口处。

“秦桑,木槿——”

一个月后,仙客庄。

人都死得差不多了,仅剩的几个人发现了一个女子吊在树上,已经死了。

“姑娘,你何苦呢?”名叫艾篙的幸存者含泪轻轻说着。

“她并不是死。而是,离开。如果换成你,相信也会这样吧。”艾篙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梳着坠马髻的黑衣女子,身材比梨花琴矮一点,也纤瘦一点。

“你是谁?”

“她和我一样,只是理由不同罢了。”黑衣女子笑道,从死去的女子衣领里取出一张纸条,之后就不见了。

纸条上是首类似古体诗的东西:

忧恨绕我心,泪濛因伤欲。

离人情未离,愁开临月镜。(1、4)

----

艾篙没有看见,树后有一个蒙着水雾般面纱,白缎染花上衣,蓝底百花长裙,外面罩了白色丝纱斗篷,斗篷遮住了青丝的女子在忧伤地望着。

更重要的,这女子的容貌,如果艾篙看见,也会大吃一惊的。

问题:纸条上的那首诗想表达什么意思?

思考:两个神秘女子分别是谁?

标签: 女孩 女子 梨花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20
收藏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8-01 01:26提供
(25)

染血仙客来 第十二章

“叫什么姑娘,叫秦桑就行了。仔细看看,我是谁?”

“粉杏,是你!”木槿望着秦桑,哭了起来。(既然被改成开放题了,我也没必要再掩藏了)

“嘘,叫秦桑。哭什么啊,这些镯子,难看死了,快摘下来吧。再说了,也不安全。”

秦桑帮木槿摘镯子,却吓了一跳。

“怎么了?”青衣扭过脸来,却也大吃一惊。

“姐姐——”

“你的手怎么了,他们干的事,割你的手腕?”

“不是,我自己割的。他们发现了,没让我死成。”

“你傻呀,你死了我们怎么办!”秦桑抱着木槿哭了起来。

“眼泪留着以后再用也不迟,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外头没有人,可以下去。”

“怎么下去?”

“这里不高,用绳子爬下去,直接跳窗有危险。不过,要小心别被发现了。”

“确定没事吗?”

“确定,不过,你这一堆叮叮咣咣的东西,扔了吧。”

“什么破衣服,破首饰,我都不要了!包括这个簪子,我不稀罕!”

“其他的都扔了,簪子留着吧。毕竟是,她给你的,那个女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还有要是你头发散着,挂到东西了就麻烦了。”

“姑娘,这簪子是谁给的?”

“改天再给你解释也不迟,快走吧。”

三人成功出逃。

另一边,竹简处理掉一帮坏蛋之后打算砸开每间房子的门找青衣等人。

“糟了,林四娘已经走了!”

“不用砸,我在。”

一间客房的门突然打开,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走了出来。

“你,你这个冷血的女人!你没想到,我没被你毒死吧!”

“冷血?呵呵呵——没有毒死你,只是不想让你死罢了。傻子才会采用那种方式毒死你。”

“你!梨花琴!”

“呵呵,我只是个女人,很漂亮,很冷酷的女人。不是吗?”

“漂亮?白子和彩墨比你好看一千倍!”

“哎哟,如果棋枰在又该骂你脑袋被驴踢了吧。”

“梨花琴,你会和我废话这么多?”

“没错,应该来的是生死决斗。不过,死的不是你,是林四娘。”

“可恶,你想干什么!”

“杀了你,就和捏死一条臭虫没什么区别。哦?你又不是恒王,不是她倾心的恒王。你?”

“你可不许对芳苕做出什么事!”

“现在组织的人都死完了,就剩你这位光杆司令,我已经叛变。还有,求我,有用么?你喜欢她,我把你们俩葬在一起算了。”

梨花琴冷笑着从闪着白绿寒光的指甲中取出一根针。

“你来吧。”竹简则是前所未有的安然。

梨花琴却没有动手,只是把客店的门全部打开,露出得意的笑容。

“动手吧,我这一生,本来就不值得。”

血,不断地流失——

“芳苕,希望,林四娘,可以帮你摆脱可怜的命运——”

梨花琴冰冷神秘的身影消失在窗口,竹简挣扎着用血写下一行字:

(KNMIOEMTNIAI) ——SHINU

“再见了。其实,活,对我来说,不费力气。”

那么问题来了,竹简写的这串字什么意思?


标签: 梨花 女人 竹简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
答案:
解析:
15
收藏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7-17 01:37提供
(51)

珠链玉镯番外 洁玦白子

白子,这是我在组织里的代号。

掐指一算,我加入组织的时间也不短了。

真是名副其实的组织,叫“冷香”,我觉得他们仿佛都是一具具冷冰冰的尸体,时间长了,我也是一具尸体了。尤其是梨花琴,真是极冷的香。

我从没见过她开心地笑,也没有见过她温柔地对谁说过话。

这组织里的人,唯一能让我感到不“冷”的也只有黑棋了。

“做什么呢?”

我正在窗前独自发呆,背后传来梨花琴冰冷的声音,听不出她是疑问还是生气了。

“没事。”

“没事?”

“白子,该走了。”

幸好黑棋进来提醒我,要不我肯定被梨花琴冻死了。

梨花琴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们俩一眼:

“加油哦,谁死谁活马上就定了。”

我和黑棋出去。

“喂,你做什么呢?最近你好像总是心不在焉的。”

我没有回答。

“好吧,你回去吧,我帮你弄。”

我感觉有些意外,但还是紧紧抓住他。

“不要!”

“你,傻了吗?你平时可不这样啊。”

换做和别人,就算是泼墨一起执行任务,我要是敢这么心不在焉,她早就把我弄死了。

“呵呵呵——”

我们谁也没有听见黑暗处的冷笑。

晚上,梨花琴主动来找我,我突然觉得她没有那么可怕了。

“梨花琴——”

“哦?”

“你会算命吗?”我感觉自己已经疯了。

“你要算命?”

她抓起我的手,梨花般浅白绿色的指甲差点没嵌进我手心里。

“哦,你自己去看吧。”她飞快写好一张纸条,露出冷艳诡异的笑容。

纸条上写:

ICHI,NI,SAN,YO,(RKOU),HACHI,还有12和24,(CISNHIAA)。

我看完以后没有恐慌,有的只是悲伤。

黑棋,如果,我们是对手的话。

我希望,我可以满盘皆输——

果然,结果如纸条上写的一样,没几天我就命入黄泉。死了,就死了吧。

那么问题来了,纸条上写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标签: 梨花 纸条 黑棋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45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7-06 23:32提供
(27)

珠链玉镯 第十六章

“姐姐,你终于来了!”

“木槿,还好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事,放心,彩墨救了我一命。”

“这里不安全,我带你走吧。”

“好,我们走。”

另一边,彩墨离开后就回了酒楼,上了最顶层。

“开门。”她敲着一个房间的门。

“谁?”

“彩墨。”

“上头的命令?”

“出来就是了!”

开门的是与彩墨年龄相仿的泼墨。

“就你一个人?”彩墨坐下。

“没错。”泼墨给彩墨倒茶。

“上头吩咐我来拿链子和镯子。”

“都说了是假的了,害怕你们叛变,真的,在那个地方。我是从梨花琴那里偷听的。既然是竹简大哥让你拿,我也没办法了。”

“真的在哪儿?”

“给你这个条子,喝杯茶吧。”

“不喝了,保命要紧。”

彩墨一挥手,两个茶杯又回到了泼墨手上。

“真是的,不喝,我就喝了!”

泼墨开始喝茶,彩墨推门走了。

来到没人的地方,她开始看手里的条子:

青玉早已碎,花落愁煞红颜美。

瓷碗无能为,里外全是离人泪。

“不会吧,这个该死的梨花琴把东西毁了?我还想让那两个姑娘好好活呢!”

彩墨难过极了,不过她心想把纸条带给青衣看看也不错。

喝茶的泼墨却感到了不对劲,可是已经晚了,口吐白沫,中毒而死。

彩墨又回到了长亭旁,青衣和木槿还没来,芳苕和艾篙坐在石凳上发呆。

“不行,我得通知林四娘!”

彩墨往回追,终于看到了青衣和木槿。

“不要去那边!”

青衣会意,接住了彩墨的纸条。

“你们要的东西!”

彩墨又喊了一声,她知道自己保不住命了,但是,她还是想喊。

喊完,她就躲到了树后,看到了正在窥视的棋界。

“上头的命令,让你去河里舀点水,要杀人了!不过放心,轮不到咱们死。”

“是!”

棋界没有怀疑,立马来到河边。

“不行,这里的水脏死了,去那头,我们在树上掩护你。”

棋界被骗得团团转,毕竟比彩墨来得晚。

“你们这一帮,原来都不是好人!”

......

彩墨看着棋界的尸体,得意地笑了,之后便一头碰死在树上。

“结束了!”

“干得好,这个彩墨本来就想倒戈。梨花琴,链子、镯子咱们俩平分。”

“可能么,呵呵。”

梨花琴伸出冰冷的纤纤玉指,梨花花瓣颜色的指甲闪着光亮。

“收尸。”她说了两个字。

树上的棋枰立马往下跳,可是却一脚踩空,一个倒栽葱,摔死了。

梨花琴手里拿着半截剪短的绳子,得意地笑了。

“竹简活不了多久了。”她心想,自己已经给竹简下了慢性毒药。

梨花琴从树上下来,悄然离开。

“彩墨,彩墨——”

木槿焦急地喊着。

“彩墨!”她伤心地哭了。

河边倒着三具尸体,其中一具就是彩墨。

“姐姐,彩墨她——”

彩墨手里紧紧握着一张纸条,似乎是传递给青衣的讯息:

林四娘:

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赶紧去找该找的东西,去问:FNTAAGIO

与你对决的人,将是把我逼向绝路的人。

提示:半卷湘帘,雨泪清脆。

青衣抹了抹眼睛。

“彩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多谢了。”

问题:应该去问谁?和谁对决?

思考:东西在哪儿?

(注意:彩墨很可能不全知道谁已经死了)

标签: 梨花 青衣 东西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26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填空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7-06 01:47提供
(20)

珠链玉镯 第十五章

“对了,还有,不要叫我姐姐了,我比你小。”

“知道了,我去告诉竹简他们。”

柱子后飞出一个黑衣人,却很快就不见了。

另一边,黑棋走后,白子跳窗跑了出去。

“谁往这里射飞刀!”

“看你,哪还有点组织里人的模样。哈哈哈,这个,想要吗?”

树上传来两个声音,其中一个人晃动着手里的一个青玉镯子。

“你们——从哪里劫来的!”

“黑棋,哈哈哈,那小子命也快没了!”

两个黑影从树上飞下来,解下了面罩。

“你一个女子,怎么打得过我们两个!”

“可恶,原来是你们两个,我早就发现你们想倒戈了!”

“知道了也没用了,现在,我们要——”

“杀了我?”

“没错,哈哈哈!”

白子想起她刚加入组织那天梨花琴对她说的话:

“冷漠,就是要冷漠。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感情。表情,要永远冰冷!”

可是现在,她不能了。

“白子,白子你在哪!”

一个男声传来,是黑棋。

“危险,你赶紧走!”

“白子——”

黑棋眼神里流露出一种诧异。

“你是梨花琴带来的,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我们的代号注定了,我们两个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过,我宁愿我去死。”

趁两个叛徒哈哈大笑的时候,白子飞快地把一样东西缠到黑棋手上。

“你们两个窃窃私语够了没有!”其中一个叛徒不耐烦了。

“要杀人,尽管来吧。”

两个叛徒没有想到白子居然如此凛然。

“杀呀,随你们怎么杀,我等着呢,快点啊!”

没想到,两个叛徒没有去杀白子,却拔了刀向黑棋刺去。

“你好好活吧。”

白子凄然一笑,挡下了刀。

两个叛徒瞪眼了,树上飞下两把飞刀。

“该结束了。”冷酷的女声响起,应该是梨花琴了。

“白子,你居然——”

“我喜欢你,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理由吧。不许叛变,我就这一句。”

咸涩的水珠,大滴大滴地砸到白子红莲盛开的伤口上,从滚烫到冰凉。

黑棋没有说,其实他心里,很喜欢白子的。

“黑棋,你傻了吗?还不赶紧上树!”一个粗一点的男声提醒他。

黑棋没反应。

“你疯了吗!她死了就死了,她死了,你就能留下。梨花琴不是说了,你们两个至少要死一个么!”

提醒他的棋枰强行将黑棋抓上来。

棋枰急得满头是汗,梨花琴却依然一脸冷酷。

也许,在她看来,这两人都是她的棋子,死了,也不足为奇吧。

“梨花琴,镯子碎了。”

“不用担心,假的。”

“黑棋傻了,咱把链子给他解下来吧。”

“不用担心,也是假的。”

“什么!”

“我就告诉你,没几样东西是真的。”

梨花琴冷笑着,将树上的黑棋推了下去。

“好吧,请指示。”

“杀了丹青去。”

“是!”

棋枰从树上跳下来,绕过四具死尸,赶往外面,刚走到长亭边,却看见了一幅景象。

“坏事,林四娘在和两个人说话。”

“棋枰,过来!”

“新来的棋界,你在这!”

“泼墨吩咐的,这两个姑娘,是竹简杀的那家的小姐和丫鬟。泼墨已经去报告竹简了,你赶紧去执行你的任务,我在这盯着。”

“她们买的东西,没有问题吧?”

“没有,两个人饿极了,买的东西都吃了。”

棋枰不再说话,转身离开。

他去了京城的一家酒楼,上了楼梯,开了门。

“彩墨,你让一下。”

“干什么?”

“上头的命令,叫你去盯着林四娘。”

“是!”

彩墨好像没有怀疑。

棋枰阴险一笑,从衣服里掏出一粒药丸,放到了一杯水里。

“你要干什么?”

“嘿嘿,梨花琴吩咐的。”

棋枰就给丹青灌了下去。

“完成任务。”

棋枰离开后,彩墨才进来。

“多亏我偷换了药!”

彩墨把丹青叫醒。

“彩墨,怎么是你,你想叛变吗?”

“木槿姑娘,你待在这里,开门的暗号给你,你只要贴在门上就好了。相信你青衣姐姐肯定会把她解开的。”

“青衣姐姐!对,她才不是什么林四娘,彩墨,你就没有危险吗?”

“没事,放心,你知道该知道的就行了。”

彩墨来到长亭旁,心想她可知道这群人都想干什么。

“去酒楼!”她冲着青衣大喊。

青衣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让芳苕和艾篙先吃着,她去酒楼。

彩墨的线索把青衣引到了正确的房间,门上的暗号如下:


青衣微微一笑,解开暗号进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暗号是什么?


标签: 白子 黑棋 梨花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16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知识 思维 原创
于 2015-07-03 06:27提供
(29)

珠链玉镯 第十二章

“梨花琴,我估计林四娘已经破开了纸条上的机密。现在,我建议让黑棋回来待命。”

“看,黑棋的信号!”

“不愧是黑棋,也该回来了!”

梨花琴嫣然一笑。

“怎么样?”梨花琴旁边一个更加纤瘦,比梨花琴稍微矮一点的女人把窗户打开,迎接回来的两个人。

“我和黑棋一直在树上看着,林四娘估计会去那个地方!”女孩说道。

“对,我们看得一清二楚。请指示。”瘦长男子附和道。

“黑棋,你留下来待命。一切按照预告函执行。除了时间改变,其余不变!”梨花琴火红的樱桃嘴中蹦出几句冷漠的指示。

“是!”

此刻,纤瘦女子在窗边放出信号,又立马关上窗户。

“梨花琴,这里留我和黑棋就行。其他人该做事的做事,该转移的转移吧。”纤瘦女人的话语同样冰冷。

“好,走。这里交给你们。”

梨花琴微微一笑,女孩会意,砸了门出去。

“告辞。”

梨花琴头也不回地走了。

过了一会,荷花池。

“你在这儿别动,我去看看情况。”

“我去吧。”

“不行,这是上面的指示,你是不想活了,还是有意倒戈?”

“我誓死忠于组织。棋枰,你去吧。”

黑衣硕壮男子看了一眼女孩,苦笑一声,去看情况。

“姽婳将军来了哦。对了,小姑娘,你确定白子已经派人把链子拿走了?”

“棋枰,我有正式代号,而且你是信不过我还是怎么着?”

“不是,彩墨,我是觉得,一共看着那个路的就仨人,再走一个,万一——”

“这个你放心,白子会想办法的。”

“不说了,放信号,确保全部人员,包括林四娘都出去了之后再把路封死。你负责放信号,叫他们封路!”

“好。”

棋枰从很隐蔽的位置悄悄走了。

“报告,黑棋,我确保林四娘在荷花池那边,留了彩墨在那里等指示封路。现在我们赶紧带上那个抓来的人质走!”

黑棋依然镇定,白子却有些担忧。

“白子,你是怀疑有人会倒戈吗?”

“也不全是。废话少说,我们快走!”

棋枰把上了锁的柜子打开,从里面拽出来一个女孩,背上就走。

黑棋和白子也破窗离开。

另一边,彩墨就在那静静地看着。

“黑棋他们应该都出去了吧。我该放信号了。”

彩墨放完信号,就离开了。

梨花琴等人相继从唯一的出口离开,最后走的彩墨留下线索。

“这样的话,林四娘就应该往这里走。”

她没有看见,此时树上还有两个人没走。

“这个小姑娘留着不要杀了。杀了林四娘,链子镯子都是咱的。”

“咱俩平分,林四娘身上还有两条链子。”

“你要三条链子吧,我要镯子。”

“拿完东西以后咱们倒戈,杀了棋枰他们。嘿嘿——”

正说着,青衣见荷花池那边没有动静,就顺着彩墨留下的线索来了。

“放飞刀!”

四道刺眼的光亮从树上直冲向青衣。

“危险!”

一个黑影冲到青衣前面,接住了飞刀。

“恒王,你没走!”

“白子和黑棋早已经看出来了,你们两个想倒戈!梨花琴的意思,对你们两个不用留情!”

突然,树上的两个人摔了下来,口吐鲜血,不一会儿就死了。

代号恒王的人把一张纸固定在树上,就从出口离开了。

临走时他还看了青衣一眼。那双眼睛,就是青衣永远都不会忘的那双眼睛。

“那天救我的人,应该就是你了吧。害我的人,就是这两个人了吧。”

青衣取下树上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虽然我还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好是坏。但是,我会像姽婳将军一样,我的恒王!”

问题:纸上写的秘密地点是哪儿?

思考:彩墨最有可能是谁?

(注意:本题加密的是日文,需要日语知识)

标签: 黑棋 梨花 信号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18
收藏
对联大全 古文对联 开放题 想象 求助
于 2014-07-22 11:12提供
(8)

苍茫雪下,谁料一地梨花。

标签: 梨花 苍茫
6
答案:
解析:
0
收藏
谜语大全 事物谜语 开放题 想象
于 2012-07-09 21:52提供
(15)

千树万树梨花开 (节气名一)

标签: 节气 梨花
17
答案:
解析:
0
收藏
谜语大全 成语字谜 填空题 想象
于 2012-05-13 05:21提供
(33)

千树万树梨花开(离合字)

标签: 离合字 梨花



3
答案:
解析:
7
收藏
与梨花相关的标签

其他相关智力题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