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密码题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3-07 02:19提供
较难
(23)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梨花琴

“是这里了,你不用跟了。”

恒王这小子哪里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我活过的将近三十年,他又知道多少呢?

“可是——”恒王眼里满是迷惘。

“看什么看,看我这个半老徐娘吗?”我苦笑。

“不,你很好看。”

我没有回答,这才符合我的一贯作风。

千里迢迢,费尽心思回到这座我熟悉的小城,回到这座差一点让我丢了性命的小村庄外。而那棵我最爱的梨树,却不见了踪影,或许是被人砍了吧。就算不砍,现在这时候梨花也都谢了,我的心,也随着梨花一起变了。

“前面那家就是了。”

月光好似飘落的花瓣,随意而散乱地布在小路上,前面那一家,好像刚办过什么喜事,门上挂着大红花,门前有人放过鞭炮。而这和我无关。恒王跑过去敲了敲门。

“我和你一起进去吗?”

“你今天的废话可不少。如果你想见青衣的话,可以去。”

“算了吧还是。”

这回轮到恒王苦笑了。

“你们是谁?”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却肯定不是青衣,青衣要长她几岁。不过今天我这身装扮,估计青衣看见都要大吃一惊吧。我丢弃令我骄傲的华美黑衣,而改穿一身梨花般的素衣。我冷笑了一声,用我看起来微不足道,而对她来说算是可怕的力量推开了她,往屋里走。

“青衣姐姐,坏人,坏人——”

恒王揪住她的衣领把她丢到一边,我低声命令:“不要杀她。”

屋里又有几个女孩子闻讯出来,看见我们,大部分都吓得尖叫,只有中间一个喊了一声:“梨花琴!”

“不错不错,认得出来是我。”

“你来干什么!不许你伤害我的姐妹!”

“我没有恶意。青衣姑娘,我只是累了。”我缓缓地吐出几个字。

“你没有叫我林四娘——”她十分诧异。

“恒王,你陪她说说话吧,让我歇会儿。”

清冷的月光下,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泪水。这个女子,这么长时间我们一直斗智斗勇,从未见她哭过,世上像她这样坚强的女子真的没有几个。

恒王像一根木头,一动不动地任由她向他走来,而我则站在一边回忆我走过的二十几年。

就在昨夜,我狠心地剪掉了自己辛辛苦苦留起来的指甲,剪掉了叩击琴弦的比我的命还重要的指甲。六岁学琴,十五岁那年便有那什么亲王看上了我,讨了我去做妾。开始,我对他也是有一二分敬意的,毕竟他是那样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但后来他的作风让我顿生恨意,整日拈花惹草,朝秦暮楚,变心比变脸还快,翻脸又比翻书还快。于是,我每日花尽心思地做糕点给他吃,每日拼了命地梳妆打扮给他看。我使出浑身解数,却不肯再弹一下琴。几年内我没有弹过一首曲子给任何人听。渐渐地,他忘了讨我来的最重要的原因,却被我迷倒,对我也更加柔情蜜意。我曾下过三次毒,想要毒死他,但都没有成功,好在他一点也不知道是我做的。

而生命转折的那个夜晚直到很晚才出现。那天,我一个人出去散步,遇到一位黑衣人。

“上哪去?”

“不上哪去。”

“看你这打扮,似乎是王府里的人?”

“你怎么知道?”

“女人,真是见识短。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王妃吧。”

“是,没错——”

“而且,你并不喜欢那位王爷。”

“对!没错!求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杀了他,怎样才能解除我心头之恨呢?”

“很简单。只要你冷起心来,自然能找到办法。记住,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把自己的感情表露出来。懂了吗?”

“我做不到,你能不能帮我——”

“那我就委屈一下好了,一看就是无能之辈。我勉为其难地收你为徒。你叫什么?”

我有过一个很妖冶的,也很大家闺秀的名字,而这名字,怎么也搭配不了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如就挑一种极冷的花,配上最爱的琴成为我的名字吧。

“梨花琴。”

“很好很好,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徒弟了。瞧你那件衣服,真难看,明儿我给你找一件合适的换上。”

“是,师傅。”

师傅给了我一身黑衣,接着把我一顿痛骂,句句刺进我的心。我哭了,换来的是一句话:

“你连这点小小的考验都经受不了,又谈何报仇呢?”

从那以后,我明白了,要冷,一定要冷!我努力地改变着自己,几年后,要我眼也不眨杀光一城人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现在你可以出师了。”

来时的衣服师傅还给我留着,我依然可以很合适地穿上它们。我带着它们离开,在江湖上混得风生水起。一是因为我的琴技和武功,二是因为我的冷酷。

又过了好久,一个平静的日子。我换上旧衣服,手持一把梨花古琴回了王府,那什么王爷正在那里看着文书。见了我,大为惊讶,我不说话,只浮现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我坐下来,弹了我俩初相识时我弹的那首曲子,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从衣袖里毫不客气地拿出一把飞刀,不费吹灰之力就杀了他。接着随便抓了一个路过扫地的侍女,我把衣裳给她穿上,自己则换上黑衣,她原本穿的衣服也被我毫不客气地撕了。接着,我淡然离开。

“罢了,罢了,不要再想了,再想下去也没意思了。”我强行将自己拉回现实。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时的我了。我累了,真的累了。我的心,已经被冷痛了。

“青衣,抱歉。”恒王终于说了话。

“你为何要对我说抱歉呢?”

“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在那边不合时宜地笑。恒王那个人,我了解。他所爱的女子,你就算费尽生平力气去改变自己,也无法达到那样的。他只是欣赏你,最多也只是敬服你罢了!

也许她会哭吧。

但我想错了。青衣没有回答恒王,却冲我走来。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呢?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好好生活。重新开始,再做好人,不是很好吗?”

我没有回答。青衣,你不了解我,甚至你对恒王的爱也是盲目的,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他。但这些都没有说。

“怎么,你不愿意?”

“我们至始至终都是两路人,你不用‘好心’地将我拉到你认为正确的那条路上去。我自有路可走。”

我不紧不慢地往外走,青衣却追了出来。

“梨花琴——”

“来世,我们再斗智斗勇。”

我来到一座小桥上,接着自己如同一片飘落的梨花花瓣一样落尽了水里。

生命告终。

--------

江南小镇,细雨蒙蒙。

樱花刚刚开过。

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身穿樱花颜色的衣裳。一人走在桥上。脸上是水汽般的面纱。

她手里,则是绣着诗句的手帕:

无言之谜,篱栏湘妃殁。

无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无人知道她的家在哪儿,也无人知道她要去哪里......

那么问题来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标签: 梨花 青衣 衣服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
答案:
解析:
18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