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复仇智力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复仇智力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复仇的智力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21-08-14 09:39提供
(27)

帝都高校事件簿——水


<为避免不必要的剧透,建议先完成上期火汜篇,再解开本题哦,另外,本题个人感觉难度和诡计都较为复杂,线索较多,欢迎挑战(当然,即使没有看过上期,仍然可以解开此题)>


火汜篇链接 https://www.33iq.com/question/514665.html


(事件篇)

   经历过火汜的事件后,我感觉我的生活少了无数乐趣,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推理的动力了。幸亏社团里其他成员以及土屋老师的帮助(日高除外,他完全不关心推理以外的事),我慢慢地从上次的事件中缓过来。

   不得不说,在所有帮助我的人中,水谷早苗学姐对我的帮助最大。她不像其他人一样只是友好性的安慰我,她跟我讲了许多亲身经历的故事。水谷同学是一个热爱打扮自己,同时又喜欢参加各种运动的女生,她最喜欢的运动就是游泳了,她几次带我去游泳,那可舒服了。

   我们很快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当然,我们始终没忘记自己最爱的活动,推理。我们仍然在推理社中活动。火汜的离开对我们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大家仍然心怀希望的继续过着日子。

   “一个豪华别墅中,主人邀请一些客人进行聚会,主人在半夜被人刺死,现场发现大量血迹,所有人在案发当时都没有不在场证明。凶器应该是短匕首,可是,现场以及别墅内都没有发现凶器,厨房的餐刀,卧室的剪刀和开信刀都没有使用过,也不可能是水凝成的冰刀,那凶器究竟是什么呢?”

   提出问题的自然还是日高,他的题目的自然又是难道了一片人,大家苦思冥想也没有想出凶器,日高自然又是奚落了下大家:“哎,凶手只是利用完凶器后将凶器变了个样子,你们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可惜大家还是没猜出答案,日高让我们继续想,自己下次会公布答案的。


   今天又是周日,水谷学姐邀请我去游泳,不过今天,水谷学姐似乎心事重重的,我也没有在意就跟着去了。我们游泳的地方是樱花大学的游泳池,体育游泳中心泳池门票太贵,我们帝都高中又没有自己的游泳池,于是我们只能去樱花大学游泳。这里泳池虽然不大但价格便宜,而且来这里游泳的大学生并不多,所以我们两人玩的非常舒服。

   泳池呈长方形,中间是深水区,两边是浅水区,我们正在浅水区游着呢(我不会游泳,水谷学姐会但只能陪我在浅水区玩),突然边上爆发一阵争吵,好像是几个大学生吵起来了。

   一个皮肤黝黑健硕的男生痛骂另一个人说:“可恶,你个老渣男。明美就是被你给害死的,你还在他的忌日带着其他女孩来这里玩!”

   另一个男生染着黄发,看上去像富家公子,轻浮的回应:“浅田,识相的赶紧走开。你还不知道吧,你下周参加的游泳比赛我爸也是赞助人之一,小心取消你参赛资格。明美嘛,她就是给我玩玩的,哈哈哈”

   黄发男生身边有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她抱住了黄发男生的胳膊:“好了,达人,你少说两句嘛。对不起啦,浅田同学。”

   黄发男子狠狠的给了女孩一巴掌,并大骂了一句臭婆娘,女孩只是捂着脸,没有说什么。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水谷学姐走了上去,一群人痛斥这个叫达人的男生,他一看人多示众,骂不过大家,拉着女孩去中间深水区玩了(毕竟深水区人少)。

   我从其他的大学生这里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这个黄毛叫米山达人,是一个当地暴发户的儿子,整天在学校里很拽,女孩叫松下心优,是他几个月前找的女朋友,皮肤黝黑的男生叫浅田拓海,游泳高手,听说下周要去参加游泳比赛。他们说的明美的女孩好像是米山的前女友。然而,一年前的今天,两人在更衣室门口游泳池入口吵了一架,不知是怎么回事女孩头磕在柜子的尖角上死了,虽然大家都猜是有暴力倾向的米山推的,但无奈对方父亲有钱,好像买通了现场唯一的目击者,他也是个学生同时又是米山的小弟,叫一之濑清树(说着指了指在岸上休息的瘦高男子)最后统一口径说是女孩自己摔得,米山竟一点事都没有。顺便一提,浅田之所以这么生气,好像是因为浅田喜欢明美。

   我:“一不小心竟然吃了个大瓜啊,这个米山达人真是太渣了,你说对不对啊,水谷学姐?”我注意到水谷学姐似乎在沉思,也就不说话了。

   晚上,我和水谷学姐游完泳去学校附近散了散步,一直到快1点准备回去,水谷学姐突然说自己的手表丢在游泳馆更衣室内了,于是硬拉着我去游泳馆。晚上游泳馆附近都没什么人,这是整个学院最偏僻的角落,我比较怕黑,所以在游泳馆门口等着,水谷学姐自己进去找。过了大概20分钟,水谷学姐出来后说自己找到了,她很感谢我今天能陪着她,之后我们就各自回家了。


   周一到了,大家正期待着日高公布上周五推理题的“未知凶器”的答案,突然我们的指导老师土屋老师一脸严肃的引导两个警察叔叔来了,他们让我们离开说找水谷学姐有点事。过了一个小时,警察告辞离开。

   没发生什么事吧?我们众人赶紧进去关心水谷早苗,生怕她摊上什么大事。水谷学姐摆了摆手,说没出什么事。之后她把我单独约了出来,告诉我,米山达人死在了游泳馆,警方从监控中水谷学姐进入游泳馆所以询问。这个案子激起了我们的兴趣,我们决定解开此案。

   我们当即请了半天假,和水谷学姐前往樱花大学调查。我的叔叔是警部的目暮警官,我几下就从他那里搞到了一手的资料。以下为案件调查线索:

1.案件概览。今天凌晨,樱花大学游泳馆管理员在早上开放泳池时,发现了泳池底部沉着一具男尸,死者系樱花大学大二学生米山达人,死亡原因为溺死,推定死亡时间在当天凌晨4点左右,游泳馆有两个门,正门没有锁但门口正对着监控,后门每天管理员走之前会锁上后门,清晨打开。另外,警察对死亡推定时间很有信心(最多差了半小时左右)。

2.游泳馆结构。长方形结构,正门进入后为前台(登记情况,付钱,存放更衣柜钥匙等),两条路分别通向左右男女更衣室,再汇集到泳池,从泳池出来除了进入更衣室,也可以往左穿过走廊进入杂物间,往右穿过走廊进入道具房。后门在杂物间,晚上锁着,凌晨管理员一来就会先检查游泳馆情况,再打开锁着的后门,最后进行泳池检查。一切无误后开放游泳馆。但因为游泳馆门最近坏了,所以正门最近都没有锁,任何人都可以进出(但门口监控会留下痕迹)

3.游泳池结构,长50m,宽20m,中间最深(2m),两边最浅(1.5m)。中间有两个高高的救生椅子只有一个出口正对着游泳馆内部,没有其他出口和窗。游泳池内疑似第一案发点,死者米山达人手被救生绳绑在前面(就跟戴手铐似的),膝盖和脚踝都被救生绳绑住,脚部绳子拴着一个十几斤的大石头。死者只穿着一件泳裤,似乎是当天在泳池里游泳时被袭击(游泳池内人很多,但凶手可以是偷偷叫他去游泳馆内没什么人的房间袭击他,比如不常有人的道具间)。另外,尸检结果显示死者被人用乙醚麻醉过。

4.现场的疑点。警方通过检查,发现两个救生椅,左边的椅子脚上绑着很细的线圈,右边椅子脚上有金属丝的勒痕(泳池出口正对着右边椅子),更衣室的钥匙全都沉在游泳池的底部。泳池出口发现了一个花束,装着25枝黄菊花(泳池里怎么有这玩意,昨天晚上管理员离开时还没有),杂物间本来比较整齐,但管理员早上发现非常凌乱,其中,放在杂物间的清洁机器人的一个轮子还发现了一个黄菊花的花瓣,检查就是其中花束上的一朵花上的。道具间内发现死者手机,并被设置在凌晨4点10分的闹铃。泳池底部好多地方都沉着更衣室的钥匙,似乎有人将本来放在前台所有钥匙都撒在了水里(钥匙为铜制,有一个橡皮筋环套着,方便游泳者戴在手腕上)最后,死者胸部及腋下发现金属丝造成的勒痕。

5.管理员的证词。泳池正门坏了他也懒得休,因为他认为不会有人半夜进入泳池游泳,电力开关过了12点是自动关上且无法打开的,泳池一片漆黑都看不见(视力大幅度受损,但走近了还是看的见的,想干什么还是可以干)。他每天11点会简单的检查后离开游泳馆,昨天走之前只看到浅田拓海同学在泳池里训练,他每天都在泳池里训练到关灯。白天管理员进入杂物间后发现杂物间一通乱,他也没多想,照例打开后门,想去泳池看看就发现了泳池底部的尸体。他想起来有几点可疑的是,杂物间与游泳馆相连的门打开了(原来关着),放在杂物间的清洁机器车好像还使用过,另外,自己一开始好像还发现杂物间里有一个螺旋状的金属丝和一个很大的似乎装干燥剂的袋子,结果后来他走了以后再回来就不见了,可能看错了吧。

6.清洁机器车的介绍。泳池专用,可在水下和地面清洁,是四个轮子的小车,比普通家用清洁器大一些,可以自动吸尘,适合在水下工作,充电五分钟,使用两小时。最智能的特点是可以自定义运行路径以及定时工作,泳池必备。

7.道具间的介绍,放着救生绳、救生圈、冲浪板等等道具。道具间平时大家不常去(包括管理员)。

8.嫌疑人。之前说过泳池有正门和后门,后门钥匙只有管理员有而且不可能其他人偷到或撬锁。因为管理员没有动机且晚上和其他人在一起有不在场证明,虽然可以直接从后门通过杂物间进入游泳馆但可以说有不在场证明不可能是凶手。那凶手晚上只能从正门进入。正门监控显示,白天大家进入泳池,晚上陆续回去后,浅田拓海,米山达人和松下心优就没有回去。之后记录为:

11:00管理员离开

12:00浅田拓海离开

12:20一之濑清树进入

12:40一之濑清树离开

1:00水谷早苗进入,五月麻耶(我)在门口等着

1:20水谷早苗离开

3:00松下心优跑出来离开

6:00管理员进入,发现尸体

   管理员走之前明确检查过泳池只有浅田一个人在游泳,也就是说,排除掉水谷学姐,凶手就在浅田、一之濑和松下三人中,我和水谷学姐准备分别询问三人找出凶手。


   松下心优同学在游泳馆待得时间最长,又和我们一样都是女生好说话。于是,我们先去见了她。

   松下同学一个人住在宿舍里,晚上没有不在场证明,她给我们准备了甜食接待我们。她告诉我们,自己已经把该说的都和警察说了,她并没有杀人,不过,她仍然愿意接受我们的调查。

   我:米山这种人渣,为什么你要和她在一起呢?

   松下:我的爸爸是企业家,公司快倒闭的时候米山父亲捐了一笔钱,我爸爸就收了。但后来米山告诉我,我不做她女朋友就把让我家偿还债务,那可不是申请破产这么简单的了,我只能同意。

   我:真是人渣啊,他对你做了什么嘛?

   松下:他性情反常,有时对我很好,给我买各种东西,有时又不停的打我。我无数次想让他死,或者自己去死,但每次他打完我又会哄我,我又舍不得了。现在他真的死了,我反而很空虚。

   我:昨天晚上你怎么这么晚回来?

   松下:我和米山正在深水区玩,突然他想到什么离开后,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回来。于是我去找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想要不先换了衣服再找他,我打开更衣室的柜子,穿好衣服后发现手机上有米山的短信,要我去道具间,我一过去,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后面我就不记得了。醒来后发现被冲浪板盖着,我就赶紧拿着东西推开冲浪板跑回寝室了,好可怕。

   我:那你离开时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异常?

   松下:没有,当时我脑袋嗡嗡的,就直接跑出来了。

   水谷:我相信松下同学不是凶手,死者在4点溺死,3点离开的松下同学怎么会是凶手呢?我们离开吧。

   我们和她告别,临走时,我注意到她房间中有很多安眠药,以及大量的有关男女情感的心理书籍。


   浅田拓海同学曾经与米山有口角,在泳池里也待了很久,于是我们去拜访了他。

   浅田同学一个人在宿舍,晚上没有不在场证明,看到两个美女来拜访有点局促,听到我们是来调查他的时候他表示米山这个人渣死有余辜,他早就想弄死他了,但他不是凶手,愿意接受调查。

   我注意到他的桌子上有个合影,上面是浅田、一之濑和一个女孩的合影,三人都穿着泳衣。等等,这个女孩,有点像水谷学姐。

   浅田:这是我刚进大学的合影了,那时候我,一之濑清树和明美都是校游泳队的,我们有着共同的梦想,冲击国家游泳比赛金牌。然而,不久,米山那个混蛋用卑鄙的手段抢走了明美,让她做了他的女朋友,而一之濑的父亲好像是米山爸爸的员工,所以米山整天大摇大摆的欺负一之濑。后来,一之濑虽然还会来泳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上去腿脚都很健康,就再也不下水了,我问他也不说原因。

   我:那明美后来怎么出事的?

   浅田哽咽了一下:明美一直和我说,她说自己也不想和米山在一起,但米山把她灌醉了还拍了不雅照,所以她只能妥协。她还说米山是个很可怕,是个又有暴力倾向又擅长PUA的男人。她还说米山最喜欢在游泳时把自己戴在手腕上的钥匙取下来丢在水中让她捡,然后用脚踩在她的头上,有次一不小心还踢到了明美的眼睛!

   浅田越说越恼怒:终于有一天,明美忍不了了,她和米山在泳池吵了架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快进更衣室的时候米山追了上来并推了一下,明美头磕在柜子上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一之濑正好经过,但他说是明美自己摔的,最后米山无罪释放,没过两天就继续浪。现在报应来了,真是苍天有眼啊!

   我:你每天都是最晚离开游泳馆的嘛?

   浅田:是的,每晚都是。我周五就要参加游泳比赛了,我一定要带着明美和清树的那份,将金牌赢过来!

   我:那你注意到离开时有无异样?

   浅田:没有,走的时候我没注意灯都灭了。我摸着黑去更衣室换了衣服就离开了。

   水谷:凶手应该也不太可能是浅田吧,死者在4点溺死,12点离开的浅田同学怎么会是凶手呢?我们离开吧。

   我们和他告别,临走时,我注意到他房间中有很多运动器械,包括哑铃,跑步机等,另外,他的右胳膊似乎被划伤了,包扎了创口贴。他房间里有许多止痛药。


   一之濑清树同学一直被米山欺负,半夜突然跑到游泳馆里很可疑,于是我们去拜访了他。

   一之濑同学一个人在宿舍,晚上没有不在场证明,他正在阳台捅咕一个不锈钢热水箱,大概有两三百升。他告诉我们,自己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必须忍受着米山的欺负,他也非常恨米山,但还不至于杀人的地步,为了他的清白,愿意接受调查。

   我:我听说你原来是校游泳队的,后来为什么不参加了呢?

   一之濑:没错,我、浅田和明美原来都是游泳队的,但后来明美和我都被米山给威胁说不让我们参加游泳,还让我们孤立浅田。你知道米山吧,他最喜欢的就是毁掉别人了。不过游泳这点我从来没有听他的,仍然偷偷去游。但是我的水平远不如浅田,所以3个月前我注意到后就不参加了,但我经常会去游泳池看别人游泳,自己在岸上休息。

   我:明美的事怎么回事?

   一之濑:明美和浅田互相喜欢对方,只是都没有捅破,米山大概是注意到这点,夺人之物是他的最爱了,他抢走了明美,还经常打她,给明美下命令,如果反抗就会打她。什么让浅田不要再游泳了?不行,我打你。什么把你妹妹介绍给我?不行,我打你。后来明美受不了了,就想分手。米山去追,然后明美挣脱的时候游泳馆瓷砖太滑摔了下就磕到头了。虽然很多人不信,但这确实是意外。

   我:那你半夜为什么去游泳馆?

   一之濑:我手机收到了米山的短信,半夜说让我去更衣室,不然就把我爸给辞退了,我只能去。但在更衣室黑灯瞎火的等了半天也没见人影,手机又收到短信,说让我回来。哎,我没办法只能听他的。

   我:那你注意到更衣室出口有没有发现一束花?

   一之濑:那是神马东西,我进去的时候太黑了没注意到,怎么现场会有花呀。

   水谷:凶手应该也不太可能是一之濑吧,死者4点溺死,12:40离开的一之濑同学怎么会是凶手呢?我们离开吧。

   一之濑:这太可怕了,幸亏当时没去泳池,只是在更衣室里。

   我们和他告别,临走时,我注意到他书桌上的氧氟沙星滴耳液,以及挂在卫生间的燃气热水器。


   

   一通调查下来,瓜吃了不少,然而并没有找出凶手。松下同学和一之濑同学所述被米山叫去也确实在米山手机发现了记录(不过不能证明是米山本人发的消息)所有的人在案发当时似乎都有不在场证明,我联系了叔叔目暮警官,听说警察那边也很棘手,虽然所有嫌疑人均可以偷到医务室的乙醚晕人加杀人,但预测的死亡推断时间是不会错的(确认为4点左右),所有的人当时都不在游泳馆内。虽然我也看过不少推理剧,比如利用水位变化(然而泳池晚上水位基本不变,也没有办法改变),比如用泳圈打个洞慢慢漏气呀(但这样泳圈就掉在泳池内了)。那么凶手究竟是谁呢?

   水谷学姐叹了口气,看来只能找日高来解答了,毕竟我们只能算推理爱好者。话说回来来,我真的好想听上次的推理题答案呀,消失的凶器手法我也听说过,比如用冰做成匕首刺死人后融化,但这样现场会有大量水迹,日高也说不是这样...

   我打断了水谷学姐的话:“学姐,你说那道推理题,日高为什么要刻意强调不是冰做成的匕首?”

   水谷:........(黑人问号)

   我慢慢的抬起了头:凶手不在场证明的手法我已经解开了,那个人设计一连串复杂的机关,本质就是借助一样东西看似酷炫的完成了不在场证明,却因为一个意外露出了破绽。凶手,就是——



<注:一不小心写得有点长,感谢读到结尾。本案不存在密道,不存在合谋,所有线索已经给出,请指出杀死米山达人的手法,动机以及凶手的身份>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推理推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5
答案:
解析:
19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21-05-25 08:58提供
(56)

十年后的复仇

<注:本故事线索较多,请耐心观看。另外,所有人物名字皆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十年后又来到这里,我叹了口气,按了下别墅的门铃,“叮咚”的声音响了起来,很快,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姑娘,穿着一身西洋式女仆制服。

   我递上了邀请函,她看过后朝我鞠了一躬,将我引入房间。

   客厅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襟危坐,他看上去比十年前风光多了,不用说,他就是别墅的主人东村先生。他的身边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警惕的看着我。

   我走了过去,向东村先生鞠了一躬,说“好久不见,东村先生。我是久我透。”

   东村先生看到我,脸上露出笑容:"好久不见,透。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听说你现在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高中生侦探了,我看你可比高中生成熟多了。打扮的很好看,可谓是眉清目秀,英姿飒爽,哈哈哈哈。"

   我笑着和东村先生握了下手:"东村先生说笑了,你现在可是大名鼎鼎的推理小说家呢,听说你的新作品《密室物语》刚一上市就销量破百万,我也有幸拜读,真是厉害。”

   东村先生得意的扬起了嘴:“哎,低调低调。透,你父亲呢?”

   我叹了一口气,说“父亲最近身体很不好,只能我代他前来了。”想到我父亲,我的眼眶湿润了。

   东村叹了口气,说:“事事难料呢,你的父亲可是一个出色的叙诡推理小说家,只是因为叙诡小说并不受大众喜爱,所以不出名。哎,哪天我一定去登门拜访。这位是我的儿子丈一。先坐吧,月下宫,你个笨蛋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泡茶。”

   名叫月下宫的女仆说了声抱歉,感觉跑去倒茶了。他身边的小伙子,也就是丈一眼神中透露着对父亲刚才粗暴的言语的不满。

   随后,另外两个人到达,一位是西谷小姐,30多岁,年轻漂亮,身上穿着一件天鹅绒连衣裙。西谷小姐的变格派推理小说非常精彩,甚至有远超目前最火的小说家东村的趋势。我们众人寒暄了一阵。

   西谷小姐注意到我在看她,对我说:“衣服很好看吧,我双胞胎妹妹给我设计的,哪天让她也给你设计一套。”我点头称谢。

   最后是日高先生,50来岁,他的西装已经很老式了,眼神中透露着疲惫。他曾经也挺风光的,是一个优秀的本格推理小说家,只可惜东村先生近十年来大火,再加上日高先生又想不出什么新的手法,小说越写越烂,所以现在他的小说几乎没人看了。

   东村邀请众人一起享受午餐,时不时谈着自己的成名史,眼神却不断在西谷和日高二人间游离。日高听着他说话,脸色越来越阴沉,终于发火了:“如果神无月还活着,有你什么事。”听到这里,东村眉头一皱,差点跳起来,坐在边上的我拦住他并安慰他坐下。

   饭后,东村先生竟一反常态,竟然回房间休息了。丈一表示不理解,然而东村先生只是让丈一原地待命。

   他的儿子丈一和女仆月之宫负责接待我们,众人聊着天,丈一突然问我们提到的神无月是谁?

   西谷:“神无月右介,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推理小说家,最擅长的就是密室诡计,他也是我们的朋友,这座别墅的前主人就是他。不过他性情古怪,不会用电脑不说,都年近四十了还未娶妻,他收养了一个十岁的孤儿当成自己的女儿,听他说这个女孩天资聪颖,所以自己以后要把自己记录下的推理手法都教给她。”

   日高:“十年前他请朋友们来这里吃饭,参加者有东村,哼,那时候还是一个十八流小说家;久我,就是透的父亲,他那时候还带着小时候的透;西谷,我,还有神无月的女儿。但是午饭过后神无月去休息了,我们众人则在一起聊天。但是没过多久,众人在这座别墅的禁忌之间中发现了他上吊的尸体。我们众人都检查过,房门从内侧上锁,窗户的搭扣也锁上,最后案子被认为是自杀。另外,今天也是十年前案件的忌日啊。"

   我:"当时我父亲保护着我,所以我们并没有去案发现场,只是听说神无月先生去世了。总之后来,神无月的女儿失踪了,而东村则一举成名,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推理小说家,并花了大价钱买下了这座别墅。“

   月之宫:“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实际上,我看到老爷上次喝醉了酒,喃喃的说拿到了那个东西就是好什么的,我问他那个东西是什么他也不肯说,丈一,啊不是,东条先生,你说那是什么呀。”

   丈一:“这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这么一说,我想起父亲房间中好像锁着一本小本子,一次被我偶然看到,我好奇这是什么,他还把我骂了一顿。另外,禁忌之间听父亲说出过事以后就被他要求禁止入内了,有次我进去看了下,他还大发脾气。”

   众人交谈了很久.....

   四个小时过去,然而东村先生仍然没有过来,丈一有点坐不住了,他提出自己去看看,然而很快,他回来表示父亲不在房间中,并要求众人和他一起寻找。

   于是我们开始分头寻找,别墅很大,我们花了近半小时才搜索完房间。然而,哪里都没有找到东村先生。

   我在走廊上碰到了丈一,他表示哪里都找过了没有,非常着急,我突然想到禁闭之间似乎一直没有搜过。

   丈一一拍脑门,我们二人前往禁闭之间,然而门锁上了,丈一表示这门钥匙根本没有,从来不锁,我们对视了一眼,直接将门撞开。

   映入眼帘的是东村先生上吊的尸体,丈一喊了声父亲立刻冲了上去,然而似乎已经太晚了。

   我立刻跑去检查了下房间的窗户,虽然可以穿过窗户直接进入走廊,然而房间的窗户已经用老式的插销锁上了。也就是说这是密室。

   其他人也陆续赶来。

  丈一咬紧了牙齿瞪着我们:“父亲一定是被杀的,他之前收到了恐吓信,对方声称要完成十年后的复仇,他怀疑是为了神无月复仇的某个人干的好事,所以把你们叫过来。让我盯紧你们。可不知道为什么吃完饭突然离开,可恶!”

   经过众人检查,禁闭房间内没有暗道,我和丈一进入后里面没有其他人,房内东西不多,东村先生脚下有一个踢倒的椅子。另外,房间还被人整理过,许多灰尘全被擦去,看上去完全不像十年没进去的房间。最可疑的是房间的老式机械挂钟(钟还在继续工作),钟的表盘似乎被人取下,时针上绑着一根长长的钢琴线,一直拖在地上。因为房间很老,据说已经没有钥匙了,房间内侧有一个反锁,转动后锁上。我注意到反锁上绑着断掉的钢琴线。之后量了下钢琴线到门的距离,几乎一样。我轻声的说:“难道说...”

   西谷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点,抢先说了出来:“东村根本不是自杀,密室我已经解开了,凶手将钢琴线绑到时钟上,之后连接在门上绷紧,轻轻拉开门离开,随着时针的转动,细线拉动反锁锁上门,之后时针继续转动,钢琴线被拉断,然而,凶手没有机会回收钢琴线,这就是他的破绽,从细线的距离来看,必须设计的非常完美才能完成此犯罪,凶手有两个特点:1.必须对这个家足够熟悉2.在反锁与时钟最近的时间,即三点左右,没有至少20分钟的不在场证明(估算距离以及杀人时间)”。

   众人统计时间表如下:

总时间:吃完饭1点,东村离开,之后5点20分,众人寻找东村,6点左右发现尸体。

我:1点半-2点去东村房间与他交流,当时并无异样,2点后回大厅交谈。

西谷:2点-2点半在别墅内散步,1点半后回大厅交谈。

日高:1-5点一直在大厅与其他人交谈,只是中间上过几次厕所,每次来回约15分钟(经估算,去上厕所来回距离以及时间需要10分钟左右)。

丈一:1点到5点一直在大厅与其他人交谈,不断忐忑的看着手表。五点离开15分钟后回来说自己父亲不见了。

月下宫:1点到2点在厨房收拾,2点后回来与众人交谈,期间给众人泡过几次茶,来回约10分钟(经估算,去泡茶来回距离以及时间确实需要10分钟左右)。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本案别墅不存在其他人,没有外部入侵痕迹,也不存在合谋,所有线索已经给出,请指出杀死东村先生的凶手,杀人动机以及杀人手法>  

   

标签: 推理 密室 复仇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名柯的人在干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4
答案:
解析:
49
收藏
侦探推理 死亡讯息 选择题 思维
于 2020-05-04 19:40提供
(40)
【女团复仇案】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她背负着沉重的包袱,手提一把长刀,缓缓前行。口中时不时喃喃自语:“我要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
——————————————————
今天是ZolarWind组合团聚的日子,还记得最初的我们,都怀着努力奋斗的决心,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成为了学校最闪亮的星。
我,麻藤香美,今年26岁,是我们女团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但唱功是最差的。
纯良西子,23岁,说唱歌吧其实也不怎么样,跟我差不多,也许当初她不想进团,可能是被某个人逼的。
谷水,24岁,是我们女团中的实力唱将,被称为是“维多利亚之女”。
琴穗,22岁,性子特别直,而且脾气也特别古怪,很难相处,不过唱歌的实力不亚于谷水。
长谷川兰,21岁,头脑特别聪明,是个机灵鬼。平时团队遇到什么困难基本上都是她解决的,大家都叫她“神明小姐姐”。
“西子怎么还没有来?要是平常她总是第一个到。该不会她忘了吧?”
“怎么可能,我都跟她说好时间了。”
“谷水姐,你打个电话给她。”
“我?!我刚刚有打电话给她,可是没有人接啊!”
“这就奇怪了,她该不会……”
5分钟不到的时间,我们接到了警方的电话:我们女团中一名成员~纯良西子在自己家中惨遭杀害。
我们按捺不住心中的悲痛和愤怒,赶到现场时,西子的尸体已经不在了。只不过警方告诉我们:她死前曾用毛笔留下了如图所示的图案:

“这是啥啊?”
“红对勾?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
在一阵嘈杂声中,我把目光转移到了她的书桌,上面有一张她的简历:

看完之后,我终于明白了。
谁杀害了西子?
标签: 女团 复仇
2
答案:
解析:
37
收藏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开放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5-08-23 01:00提供
(12)

【复仇!】

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一根黑羽闪过。

————————————————————————————————

“通往另一个世界。”

警署在城区小巷发现一具人,线索只有这一行幼稚的字体。

整个城区已经死了很多人了,死法各异。

【有的是活活打死,身上都是淤青。

有的是爆炸致死。

有的是被冻成冰雕碎了致死。

有的被子弹贯穿。

有的死后头上竟然带着一顶头盔。】


警署新来的警长酷爱游戏,列了一张表。

突然,他全身惊悚,有人在用活人玩游戏

标签: 复仇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0
答案:
解析:
10
收藏
侦探推理 预告函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5-06-30 18:06提供
(10)

沐浴皎月之光的先知说:

安息之地日月同辉之时,也是轮回开始之日。

世界将再次失去平衡,仅剩下十二位守护者之名。

时间的颗粒也会在镜中浮沉。

我将要在荒野雄狮的沉睡之地进行复仇的祭祀。

依刑书上所记,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日期,人物,时间,地点,目标

标签: 复仇 书上 荒野
6
答案:
解析:
7
收藏
侦探推理 短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2-08-16 12:14提供
(37)

DOTA一分钟破案:

刚背兽和复仇之魂外出执行任务。
复仇之魂向来是个急性子,最近用刚发的工资买了双假腿,走得甚是轻快。反之刚背兽是偷懒惯的,走一步歇一步,两人从并肩行走变成了一前一后。
到了野区,刚背兽正想停下来休息一会,突然感到背部一阵强烈的剧痛。"有人袭击!"刚背兽开始警惕起来。虽然以坚强的后背扬名DOTA,但此时刚背兽也感觉到有点吃不消。转头一看,背后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奇怪,难道是什么暗器?"刚背兽嘀咕着。转过来,眼前的一幕令他惊呆了:复仇之魂痛苦地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这是怎么回事呢?你能推理出凶手吗?

标签: 复仇 剧痛 眼前
38
答案:
解析:
1
收藏
与复仇相关的标签

其他相关智力题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