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皮皮智力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皮皮智力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皮皮的智力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9-10-08 03:36提供 来源:33IQ网
(84)
                             主唱的悲剧                                      /长年
  我叫长年,是个侦探。这位是我的邻居兼青梅竹马,小橘,外号皮皮。
  昨天收到朋友河洲邀请,今天早上九点去他家参加派对。“河洲是个歌手,在P市参加比赛,得了一等奖,这个派对就是为了庆祝他得奖并接风洗尘的。”我对皮皮说。“知道知道,我还等着要签名呢!”皮皮兴奋的说。
  早晨下了一场哗啦啦的大雨,到了8点多才断断续续的停下,但是地上全是泥,太阳已经出来了,估计马上就晒干了。由于我们是走来的,到河洲家时已经接近九点了。一座气派的小别墅矗立在眼前,房前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好几辆车了。
  “啧,看那辆——”顺着皮皮指的方向,是一辆红色的车,火红的颜色,温暖热情,就是挡风玻璃上的几粒斑点拉低了颜值。“挺骚包呀。”她接着说。我轻笑,拉着她进了大门。
  “阿姨好!”我们向河洲妈妈打招呼,河州妈高兴地说“小年,小橘来啦!小洲马上下来,我去叫他。”说完登登地上去了。“皮皮,为什么,我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呢?”我不安。“别乌鸦嘴,你以为你是柯南?”
  我跟在河洲妈后面,顺便观察了他家的构造。楼梯就在后门的南侧,到了二楼,河洲妈说“二楼有五个房间,还有一个厕所。这间就是小洲的。”东侧第二间。“河洲,长年他们都来了…”河洲妈敲了门,“…”门内毫无回应。“河洲,开门!”她又拍了拍门。“奇怪,他不会还在睡觉吧?”皮皮问。“我们进去吧。”不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我拧拧把手,没锁。我们开了门。
  河洲静静的躺在床上,后脑勺流出的血把枕头染红了,眼睛睁得大大的,有点瘆人。
  “啊——”皮皮尖叫起来。“小洲!我的儿……”河洲妈一下子晕了过去。“保护好现场。”作为一个侦探,照理说应该在任何场合保持绝对冷静。可,亲眼看到自己多年的好友死于非命,我心痛地闭上了眼睛。
  “节哀顺变。”警察来了。殷辞警官他们快速封锁了现场,法医在验尸。“死亡时间大约在6:00至8:00,后脑勺被钝物击中,一击毙命。”他说“凶器就是台灯”,这个台灯滚落在尸体旁边,残留着斑斑的血迹。“很好,拿去化验。”警官说。“报告警官,被害者的钱包应该被翻过,证件全散乱在地上…”
  一楼客厅,殷辞正在讯问。排除了一些人,剩下三个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嫌疑人。
河洲的妹妹 青春少女,听说最近几天妹妹的脾气有点暴躁,经常去厕所,不知道怎么回事。
河洲的前女友 半年前河洲提出分手,原因是自己太忙,她当时哭的很惨,扬言河洲会后悔的。半年一直没联系,直到最近河洲发出邀请才见面。
河洲乐队的队长 性格开朗,和河洲在比赛前曾发生过矛盾,他被河洲伤到了左手,比赛没有参加。但是听说他家出了点事,他姐姐住院了。
  殷辞:请问你今天6点到8点干了什么?几时来这里的,怎么来的?
河洲妹妹: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睡觉,睡过头了直到快8点了我才起来。我就住二楼,快到9点我就下来了。
河洲前女友:我6:30起床,我看下雨了,吃了早饭后又看了一会儿电视,雨快停了就过来了。大概8点20,我开车十五分钟就来了。
乐队队长:我昨天晚上和朋友喝多了,今天起来头昏脑涨的,等雨停之后就来了。嗯…我8点半到了,我也开车来的。
  “他们的证词看不出什么啊,”殷辞说,“现在只能靠鉴识科的伙计们了。”
  “我看啊,八成是他那个妹妹干的,电视上可多大家族里因为争遗产,骨肉残杀。”皮皮叹了口气,说。我摇头,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想。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可以走了吗?”他们问。
  “可以了,以后可能还需要你们的配合”殷辞说。
  “我要去医院看一下伯母,希望她…不会有事,”河洲前女友小声说“你们和我一起吗?”她问。“我有急事”妹妹显得很不耐烦“待会我打车去。”说完头也不回的上了楼,踩得楼梯登登响。“唉,她以前不是这样啊。”她伤心的说。
  “那辆红色的车是谁的?”我突然问,
  “额,是我的”队长说,“我们马上就要去A市演出了,已经定好了机票,我不能失去这次机会!何况,”他转过头,望着已经被警方盖上白布的河洲,眼里流露出一丝悲伤,“河洲一直希望能去A市,我算是了了他的心愿吧!”
  我们出了门,看着他启动了汽车。随着马达的启动声,在挡风玻璃上有一样东西也动了起来。
  “别装了,杀死河洲的人就是你!”失去了好友的我悲痛不已,深深地为河洲感到悲哀。不论杀人动机是什么,这件事听起来都让人寒心万分。随着殷辞警官的一声令下,ta被警察拷上了双手。
  我们默默地站在别墅前,“安息吧,我的好友。”
问题
:谁杀死了河洲?

标签: 皮皮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原创长篇推理精选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3
答案:
解析:
48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5 16:56提供 来源:33IQ网
(3)
如果等待的人不再回来,那才是真正的别离。——题记

第一年,因为一次解剖课,她认识了他。
第二年,因为一次演讲比赛,他又帮助了她。
第三年,因为一个出国交流,她暂时离开了他。
他们约定,在她回来之前,一方若是变了心,就服下毒药,到那个世界再续前缘。
他看着邮轮渐渐远去,消失在地平线........

窗外阴云密布,这个新年想必是过不好了,最讨厌的还是给那些小兔崽子放了年假,害得老娘要一个人守店,哦不,还有楼上那个算命的,要不是看着他皮相不错,早把他轰走了。不过也好,我那傻侄女还要给她男朋友过生日呢,反正也没什么生意,骗她说给她包场还能多赚一个包场费,不亏不亏~
我那小侄女也是傻,傻得可怜啊。明明是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死活不敢表白,跟着人家一起学了不喜欢的化学专业,却被同班的妹子抢先表白,本想着退出结果那妹子出国交流勾搭了个药商,她那小哥哥就被ntr了,听说这次那个妹子也要过来,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目睹白学现场啊。
“姑姑”一个穿着时尚的女生推门而入,戴着时下流行的粗框眼镜,连带挽着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瘦高的男生,温文尔雅,“这就是住我家对门的林泊哥哥,现在是在读研究生,是我们实验室的大神哦~”
“阿姨您好”林泊抿嘴一笑,“小白要是不说的话,我还以为您是她的姐姐。”
“才不是呢,我姑姑就是眼光高,没有遇到她的意中人,所以现在还是大龄剩女一枚呢,嘿嘿嘿。”白芷俏皮一笑,向着老板娘白盏挤了挤眼睛,“姑姑啊,我看楼上的肖叔就是挺治您脾气,不如.....”
“你个小兔崽子,带着男朋友在我这显摆不够还想着给我牵线了?”
突然,空气一滞。
“姑姑今天是给我们包场了么?”
“可不是么?专门为了你这个生日会,我可是今天都没开门营业呢!”
“哎呀,那真是谢谢姑姑了啊~么么哒”
“少在这里和我套近乎,包场费就免了,快去坐吧。”

少顷,门又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是一位面容素净的少女,穿着简单大方的长裙,旁边还搀着一个中年人,眼睛里透漏着令人厌恶的精明,看起来是父女,白老板正准备把他们安排到雅间,反正能赚一笔是一笔嘛,谁管小屁孩?结果这父女俩径直走向了白芷他们那桌。
一张方桌,顿时充满了尴尬的气息,白盏倒是站在前台看着不掺和。刚刚那个中年人戴着的表是劳力士格林尼治型II腕表,这么说,绝对可以狠狠敲一笔!

“好久不见,这是我的女朋友,白芷。”
“好久不见,这位是我的丈夫,马文。”
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他们还是这么有默契。
“恭喜你啊,白芷,终于追到男神。”
“也恭喜你啊,张颖,终于过上想要的生活。”
“看到你们年轻人真好,小颖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马文打破尴尬局面,“我上次去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了小颖,她和我亡故的前妻极其相似,那一刻我简直以为她回来了,开始控制不住自己尝试慢慢接触她,结果发现自己渐渐爱上了她。不瞒你们说,我也是拜托身边的朋友悄悄调查过她的,明明是单亲家庭的小姑娘,却一直尽自己的力量帮助身边的人,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公费留学的机会。她简直就是我的天使,为我本已黯淡的人生带来了光明。”
林泊听罢愣了愣,却没有表现出什么,转过头来看向张颖:“小颖,伯父最近怎么样了?还没有找到伯母么?”
“他还是老样子,现在还在住院。”张颖说着叹了口气,“至于母亲,十几年前她出国之后便再无音讯。”
“你和伯父这十几年都不容易,但你今天所有的成果都是你自己的努力所得,天道酬勤。”林泊淡淡一笑,抬眼望向那个他等了2年的人,正坐在一个陌生男人身边的人。
“你们这么夸我我倒是不好意思了,得到教授的提携,得到林泊学长的支持,得到白芷你们这些好朋友的帮助,还有就是遇到文,我可能用尽了我这生的所有运气了。”说着张颖看向了马文,眼中还蓄着些许泪水,“在有生之年还能遇到你,我很开心。”
“好啦好啦,你们老夫老妻不要再秀恩爱了,我们快点开吃吧。”白芷正要抬起右手比中指,突然觉得这个场合嗯....于是就假装扶了扶眼镜,打破了夫妻情深的气氛,转向柜台方向大喊道,“姑姑,快把您的招牌菜端上来吧!”
“好好好,马上就来!”白盏心想,这小兔崽子,指挥老娘倒是一溜一溜的,回去看我怎么给你爹娘告状!让你知道老板娘当服务员是要加价的!老板娘转念一想,不如把楼上的肖景叫过来吧,反正饭点也不会有人来找他算命,说完便给手机里那个备注“死算命”发了个消息。
“忘了介绍,这是我姑姑的店,今天特地借给我给哥哥办生日宴也是给你们办接风宴,咱们喜上加喜,今天当真是个好日子啊。”

“叫我来当前台,还美名其曰什么管饭,白老板真会压榨劳工”一个身穿长衫的眼镜男晃晃悠悠地走进店,稳稳当当坐在了柜台旁边的凳子上,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然而撑不了半分钟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开始了《五行师》的奇幻之旅。
白盏端出几盘精致的凉菜款款走过柜台,狠狠踹了一脚肖景,冷讽道,“你一个算命的现在都没有抽到SRR还敢出来骗钱!”
“老板娘,你这就不对了,我不是算命的,我是心理医生,按照英文叫赛考雷.....”
“滚滚滚,叫你好好看店知道不?”
“你这有这么完备的防盗摄像,都快赶上银行了你知不知道?叫我来是不是想我了啊,不对,我看你是不是还在想上次来吃饭的那个产科医生呢,他叫什么来着?哦对,王毅,是不是啊,白老板?”肖景说着递过去一个暧昧的眼神。
白盏狠狠地瞪了肖景一眼,转身却瞬间翻作一副温婉的模样将茶壶和茶杯送到桌上。对着马文笑了笑,心想:我要是也有这种傍大款的命就好了。
白芷左手扶了扶眼镜,整了整形象,殷勤地跑过去倒茶,先给右边的林泊笑眯眯的递了一杯茶,然后把第二杯递给了左边的张颖,张颖却是顺手把茶递给了马文,林泊的眼神暗了下去,正好落进了白芷眼里,只见白芷手提着茶壶的手一抖,马文白纸一般的衬衫上就染上了一滩褐色的茶渍,白芷得意的看了一下林泊,却见林泊皱着眉瞥了她一眼,白芷心下一阵尴尬,准备弥补却又撞翻了马文的放在桌边的那杯茶。
“对不起,我不是,我手抖....” 她连忙蹲下收拾茶杯的残骸。
“没事没事,我回去换一套就好了。”
白盏拿着扫帚过来清理碎片,一脸嫌弃地看着白芷:“大小姐,快起来吧,这是你在我这弄坏的第6个青花瓷茶杯了,真不该让你倒水,回去坐着吧。”说着一把夺过白芷手里的茶壶。
“嘿嘿嘿,姑姑我错了还不行吗。”白芷冲她姑姑谄媚地笑了笑,坐回自己的位置。

等菜上得差不多了,白盏端出了最后一道菜,麻辣皮皮虾。尽管很小心,但是还是在柜台前被埋伏的肖景偷了一只去。他眯眼一笑,呲着一口白牙,就像一个偷到糖果的小孩,得意洋洋,白盏扔了一个白眼过去,转身送菜,但笑意还是悄悄爬上了嘴角。
“这是本店招牌菜,麻辣皮皮虾。但是本店不提供一次性手套,请各位用这种消毒湿巾擦手即可开吃。”
“这是我姑姑最拿手的一道菜哦!”白芷说起吃的立马来了精神,擦过手之后用左手扶了扶镜框,“从路边摊做到大饭店,就是这道菜,而且这秘制的调料包连我都不告诉!姑姑你快去把我订的蛋糕拿过来吧~辛苦姑姑啦,么么哒~”
“你这孩子又再胡闹了,我去取蛋糕过来。”白盏向众人微笑便转身离开,心想:白芷你个熊孩子,看老娘不狠狠敲你一笔!
不久蛋糕送来,白盏离开,回到柜台准备和肖景算账。
张颖和白芷一起点完蜡烛,白盏顺手关了大厅的灯,烛光下每个人的面庞柔和而温暖,林泊吹灭蜡烛。
黑暗中,嫉妒疯狂生长。
白盏立马打开灯,一切归于平静,席间还是那副欢快的模样。林泊转过头轻轻握住身边白芷的左手,笑着说了一声五味杂陈的谢谢,便站起来切蛋糕。生日快乐四个字被切得四分五裂,他分给了四个人,又留了两块端给了白盏和肖景,感谢二位的招待。
马文默默吃着蛋糕,听着年轻人们的往事,不小心还把奶油抹到了脸上,旁边的张颖看到之后便伸出左手用食指轻轻拭去他脸上的奶油,马文顺势就含住了张颖手指,对她眯着眼笑了一下,张颖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嗔怪似的拍了一下马文老不正经,逃也似的跑去了洗手间。
对面的白芷看得一愣一愣,心中大呼MMP。看着马文正拿着一只皮皮虾吃得开心,白芷右手从瓷盆里捏住一只皮皮虾,左手捏住虾身一拽,把虾身放到左前方张颖的盘子里,嗔怪张颖是不是不喜欢她姑姑的手艺,菜上了这么久都不尝一尝,这可和路边摊不能比,味道好而且还卫生。说完还意犹未尽的吮吸了右手上皮皮虾的酱汁。
“小白你真是的,你不知道小颖不能吃辣,既然皮皮虾这么好吃,就都给我吃吧。”
“对不起,对不起嘛,连我这份都给您好不好啊~”
五分钟后,张颖从洗手间回来,马文夹起一只皮皮虾,在自己的茶水里涮了涮,再夹到张颖的盘子里,笑着说:“大家都是年轻人,不用在乎什么仪容的,这皮皮虾不是很辣,我用茶水涮了涮,你可以吃一下,挺好的吃的呢。”
张颖于是认认真真的开始吃皮皮虾,马文也不再动筷子了,就那么笑眯眯地看着张颖剥自己给她拿的虾。林泊看着对面的恩爱画面稍微顿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埋头吃自己的皮皮虾。张颖吃完皮皮虾之后,似乎还留有余味的把左手手指放在嘴里含住,感叹美味。马文看着她吃完了整只皮皮虾,笑了笑,“我说的没错吧。”
林泊也慢条斯理地剥着自己盘中皮皮虾,旁边的白芷倒是百无聊赖的喝着茶水,装作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吃完之后,大家都用湿巾擦干净了手,马文建议大家以茶代酒,举杯庆祝彼此的相遇。
就在这时,林泊突然表情狰狞,倒在了桌子前,张颖正准备去查看林泊的情况,却再也没迈出步子,倒在了自己的座椅上。肖景和白盏立马跑过去查看两人的状况,并打了医院和警察的电话。
白芷心急如焚,泪流满面,马文也是慌了手脚,不知道要做什么。

“白老板,麻烦解释一下?”一个面色严厉的警察看着白盏。
“我店里有监控,你们自己去看吧。”
“姑姑,为什么会这样?”白芷仿佛发了疯一般抓住白盏,“以前从来没有出过事,为什么?”
“我们前两天接到林泊先生的邀请,特意取消了原本的行程,来到贵店,颖她……她就出了这种事,你们一定要给我个交代!”

然而,两人在送到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
警方通知了两位死者的家属,张颖的父亲本来是一位严肃的医生,此时没了气度,哭的非常难看,不停地说着,不该让你出国,不该让你知道你母亲的事情啊,你这傻孩子为什么就不肯听我一句劝啊?你让我以后怎么办啊?
警察来到餐厅调查情况,分别发现了两种毒药,毒药A和毒药B。这两种毒药极易溶于水、油,都是在摄入极微量之后的几分钟后会取人性命。我们发现在张颖的食指指甲上,餐桌的湿巾上,她包里的一瓶护甲油里发现了毒药A的残留;只在张颖和林泊的盘子里发现了毒药B的残留。另外,厕所的纸篓里有一张沾有护甲油的卫生纸,和张颖的指甲上的护甲油是同款。
警方调查了店内的所有监控录像,和白盏说的一样。
警方简单询问过几个嫌疑人之后,突然一个声音:“诶哟我去,这不是肖神么?怎么,案件的气息把你吸引来了?”
“噫,这不严小六么?你可少说两句吧,我今天就卜出不宜宴席,没想到啊,还真的死人了。早知道不为吃那皮皮虾跑一趟了。”
“肖神你现在可是有嫌疑哦!录像显示你可是碰过那盘皮皮虾哦?”
“碰你个头,嫌疑你个头,想不想知道是谁杀的人?”


请根据题目所给线索推理还原案情(包括但不限于凶手、手法、动机等)。
标签: 张颖 皮皮 姑姑
0
答案:
解析:
0
收藏
于 2017-08-30 17:39提供 来源:33IQ网
(15)
皮皮对豆豆说,我把这支笔放在一个地方,你肯定迈不过去。豆豆半信半疑。
请问,皮皮说的是真的吗?

5
答案:
解析:
11
收藏
逻辑思维 逻辑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6-06-22 22:58提供 来源:33IQ网
(56)

       老师拿出一道测试题想考考皮皮和琪琪。她写了两张纸条,对折起来后,让皮皮、琪琪每人拿一张,并说:“你们手中的纸条上写的数都是自然数,这两个数相乘的积是8 或16。现在,你们能通过手中纸条上的数字,推出对方手中纸条上的数字吗?”
       皮皮看了自己手中纸条上的数字后,说:“我猜不出琪琪的数字。”
       琪琪看了自己手中纸条上的数字后,也说:“我猜不出皮皮的数字。”
       听了琪琪的话后,皮皮又推算了一会,说:“我还是推算不出琪琪的数字。”
       琪琪听了皮皮的话后,重新推算了一会儿,也说:“我同样推不出来。”
       听了琪琪的话后,皮皮很快地说:“我知道琪琪手中纸条的数字了。”并报出了数字,果然不错。
       你知道琪琪手中纸条上的数字是多少吗?

标签: 数字 纸条 皮皮
0
答案:
解析:
56
收藏
与皮皮相关的标签

其他相关智力题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