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4 15:27提供 来源:33IQ网
一般
(5)

前言
窗边的第一束阳光晃动眼帘,喧闹的市井象征一天的开始。少女从床上坐起 无神的双瞳目不斜视地盯着耷拉在地面的被铺若有所思,静坐许久才缓缓支起身子 整了整褶皱的裙摆 抚一抚起翘的衣襟,从上边踏了过去。


“我妻前辈,您总算回来了,可把我给想死了。”说话的是一个年纪尚轻,面貌还带有丝稚气的新人警员伊藤。
“小诚,我才去度假几天,不用那么激动吧。”老练的我妻娴熟地分配着带回来的土特产,一边客套回应伊藤。
“前辈,没有您随时在身边提点的话,愚笨的我早不知被上头重点批评多少次了!”
“嘿…”我妻对伊藤可谓是心知肚明,这小子心里打的算盘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想必是○○高中的事件吧?在回程巴士上已经看到新闻了。我们这小地方发生那么恶劣的事件,上头非常重视吧?”
“不愧是前辈一语中的,虽然从案发起才过了不到一天时间,但因为事件发生时正赶上学校放学,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那么一处血腥的杀人剧,在舆论密不透风的连番攻击下透不过气的头上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好了好了…把你的笔记拿过来,”我妻耐不住性子一把抢过伊藤手中的记事本,“相信已经调查了不少吧。”
“前辈,您听我把话…。”

○○高中事件
第一受害人:绫辻竜矢,男,○○高中二年级学生
第二受害人:有栖川桂,男,○○高中二年级学生
犯案嫌疑人:法月英雄,男,○○高中三年级学生

─事件经过─
6月19日下午四时,放学归家的第一和第二受害人,被在校门口埋伏许久的犯案嫌疑人袭击,第一受害人被捅数刀失血过多当场死亡。
据目击者称,案发前法月英雄一直候在校门口,当他看见受害人时手握匕首飞奔了过去,连捅绫辻竜矢不知道多少刀,直至他倒地不起;继而转向呆在一旁的有栖川桂,两人随即扭打在了一起。混乱中,犯案人腹部中刀,划开一条二十多公分的口子,事后抢救无效死亡。有栖川桂也被送往医院急救。
后通过院方得知,有栖川左手肌腱被切断,身上有多处深度不一的伤口,但没有生命危险。

─事后总结校友和校方对三人的评价如下─
绫辻竜矢:样貌英俊 放荡不羁 受女生欢迎 为校足球队王牌;但据说私生活不检点,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还听几个足球队的三年生口述“绫辻初入足球队不久后 同有一颇有前途的转校生加入,谁知没多久那转校生就摔伤了右腿,不得已退部,最后还默默转学了。”
有栖川桂:为人礼貌 学习好 成绩差 有不输竜矢的外貌;女生中人气很高 不过没有和任何一位女生有过交往,对每一个爱慕自己的对象都优雅地给予回绝;跟竜矢有些奇怪的传闻。
法月英雄:多次由于小事跟教师发生冲突;勒索恐吓新入生惯犯;

—家庭构成—
绫辻竜矢:当地知名金店少当主。母亲绫辻怜子,妹妹绫辻梨穗子,父亲八年前去世。
有栖川桂:高中时代之前在国外度过的归国侨胞。父母海外公干,一人独居
法月英雄:被家人扫地出门,一人独居
(设定补充,绫辻家为当地知名且路人皆知的金店。竜矢的父亲创办起就打下了相当广的人脉和资金基础,死后接任的二代当主绫辻怜子 更是将业务推广到全国,使绫辻家的名声传遍全国。)

“那么唯一可以联系到的那位知名金主绫辻怜子已经来认过尸了么?”我妻放下翻阅完毕的记录,抬头试问到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欲言又止的伊藤唯唯诺诺地将早早搁置在一边的文件夹挪向我妻,“前辈您自己看吧…”

绫辻怜子劫杀案
6月15日清晨保洁人员在清扫垃圾时在一条小巷内垃圾箱旁发现一具女尸。女尸表面高度烧毁身边没有任何包括衣物在内的物品。
经解剖,女尸系颈部机械性窒息致死,十指均被切除,牙齿一颗不剩,上半身表皮烧毁严重。死亡时间推测为14日深夜23点到15日凌晨2点之间。
6月17日,绫辻梨穗子报案,称自己的母亲未曾归家两日有余。后通过在家中的毛发以及绫辻竜矢DNA的比对,确认死者正是绫辻家二代当主绫辻怜子。
待死者身份确认后,立刻冻结了其名下的所有信用卡,但已有多张卡被刷爆。
案件进而转向调查信用卡消费记录。持有者死亡后信用卡仍继续进行刷卡消费,小到便利店大到高级会所。

“这种随随便便瞎搞搞的报告是怎么回事,整个署里真的无人可用了吗!?还有这办事效率,近一周了就这点进展!”血气上脑的我妻显然抑制不住情绪小小爆发了一下下。
“就算如此,那也不是我…”伊藤龟缩在一边,默默对着手指
“你说啥?!”
“没有没有…前辈教训得是…”
“连一个监护人都没有,看来只能亲自跑一趟了,”像是在自言自语,提起外套的我妻一面抱怨一面往身上披,“三人的住所都查清楚了吧?”
“啊!有!”猛吃一惊的小伊藤慌慌张张地到处翻弄着口袋
“快跟上,等什么啊!”


占地近千坪的一座日式旧宅在居民街中格格不入,流传至今的独特美感在不断变迁的时代大流中彰显着不动如山的威严。而作为此宅门户的便是绫辻金饰。
踏入门面的两人顿时哑然,纯日式的内饰实属无法让人联想到黄金饰品。我妻佯装成买家熟练应对着店员,一面偷偷观望着忙于业务的绫辻梨穗子。她待人接物笑容可掬,讲解产品有条不紊,派单发货轻车熟路,可不是一个能干的小妮子。
店内休息室
“今天只是例行公事,不用太紧张的,小妹妹。”客套地寒暄一番以获取调查对象的信任是身为一个警员应有的职业操守
“嗯…”
“绫辻怜子小姐的事,还请节哀,我们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的。”
“嗯”
“我来这里,还是为了绫辻竜矢事件的取证,你愿意跟我合作么?”
“嗯”
“…,”我妻若有所思,但不动声色,“那么梨穗子小妹妹,最近绫辻竜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梨穗子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那他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么?”
“不知道…兄长大人不会对我说他的事…”
“那他平时和怎样的人来往你知道么?”
“不知道…”
“对了对了,听说你在学校担任学生会会长一职,好厉害。想进学生会可是当年叔叔三百六十个梦想之一呐!”
“嗯”
“梨穗子小妹妹是天主教徒么?胸前的十字架银饰小巧别致,样式很特别嘛…”
“…,不是”
我妻就这样象征性地继续提了几个问题,而得到的回答也不外乎“嗯”.摇头和“不知道”。
“哦,关于绫辻竜矢事件的其他两位关联者,”抽出始终收藏于胸口衬衫口袋中方便随时展示的照片,“其中一位叫有栖川桂另一位法月英雄,梨穗子小妹妹是否有过面识?”
几秒的视线确认过后,无言的摇头阻止了话题的进展。;
之后绫辻梨穗子以“还有工作的后续需要整理”为借口送走了我妻。

“前辈您总算出来了!”把外套挂在手上的伊藤夸张地甩着汗水,“晒死我了都!”
“小小年纪就将所有负担和非难都以一己之身承担下来了么…”沉稳的老警员对新米的唠叨充耳不闻
“前辈您怎么了?”
“我只是好奇这小妮子究竟遭受过什么不平等的待遇。”
“哦!那看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
“哦?”
“通过我各方面的调查询问,整理了从绫辻家老管家.家政妇.店员还有附近街坊们长久以来的所见所闻,多多少少摸清了一点被害人家中的状况。前辈您知道否,绫辻怜子和绫辻梨穗子并不是真正的母女关系。”
“养女?”
“也不全是这样,正确来说绫辻怜子是绫辻梨穗子的后母。”
“好嘛…看这剧情,关键道具水晶鞋很快就要飒爽登场了嘛…”
“正是如此啊,前辈。在大家的眼中,自第一代当主死后,绫辻梨穗子就饰演着天可怜见的悲剧角色。后母偏袒亲生骨肉;哥哥一门心思勾搭小女生不思进取,毫无兄妹之情。还有传闻说,为人兄长的竜矢竟然让妹妹亲自替自己洗脚,您看多过分!”
“一家之主的绫辻怜子想必很痛苦吧,亲生儿子各方面都不及‘女儿’而且无心继承家业,就算想偏袒也无法忽视自家生意的兴衰。“
“前辈真是料事如神,现今几乎所有受聘于绫辻家的工作人员都一致拥护绫辻梨穗子接任三代当主。“
“于是,什么时候把话题转回我们原本的目标身上?”人一旦上了年纪就受不了年轻人动不动就开始扯淡,丝毫没有定力可言。
“哦,实在抱歉。大家对绫辻竜矢的评价如同我们知晓的是个对家业不关心的普通运动少年,房间内贴满了各国球星的海报,没有什么可疑。经常带女孩子回店里挑首饰,在大家印象中没有很要好的朋友。其他实在没有值得一提的风言风语了。”
“其他两位关联者呢?”
“都说没有印象。”
“那么今天注定白跑一趟了。”言语中透着些许可惜,却面带笑意的我妻。
“哦!突然想起老管家稍稍有透露自己当初有帮少爷在外面找过房子…”
“就是这个,不早说!你要气死我不成!?赶紧走!”

房产的泡沫经济崩溃后,平地而起的高级公寓未能带来小镇的兴盛,反倒成为各个房地产商怀揣的烫手山芋。绫辻竜矢租住的便是其中某栋某单元某高层的某套精装房。
“想想当初多少人寄希望于蓬勃的房地产而纷纷下海经商,占用耕地改建高楼,换来的却是杂草丛生无人问津的新兴无人区,不觉得悲哀么?”半蹲在地上进行作业的老警员用批判的口气阐述现状。
“话是有理,但从一个正在撬门锁的资深老警员口中说出来怎么也不对味啊前辈!”
“成大事不拘小节,等你一板一眼取得正式文件,证据都自己长腿跑了。”
“可是知法犯法,警员失格啊!啊,门开了?那我们抓紧进去搜查吧!”
“…,嘴上说不要身体挺老实么。”也不知这孩子是神经大条还是太过随性,我妻忍不住调戏了一下下。
屋内展现的光景让两人小小吃了一惊,三脚架反光板照明灯一系列摄影器材井然有序地竖立在它们专属的位置上;原本的客厅被彻底改装成了摄影棚厨房也被改造成了暗房;唯一保留原有功能的除了卫生间外,还有一间家具齐全的主卧室。两人分别把房间搜了一遍,一排锁上的抽屉立刻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前辈,这下看您的了。”
“你在说什么呢,身为警务人员怎可知法犯法!”
“前辈你…”
“好,打开了,你搜搜看吧。”
“…,哦。”
抽屉的锁是额外加装让我妻费了好大的气力才全数打开,而将抽屉逐一查看的伊藤却无任何成果。两人相互交换着眼神,闪着明亮无辜双眸的小警员无助地向人生导师求助,目光中满怀怜悯的前辈警员深深叹出一口气:奈何一块废铁不成钢啊!
“你看那些意义不明,看不出价值的杂乱物品把抽屉塞得满满的,不奇怪么?”引导着伊藤的我妻一屁股坐上床,“不觉得把它们搬出来后会有所发现么?”
“哦!”吼一声动一下的小新人屁颠屁颠地照做,“什么都没有啊,前辈!”
“再看看底下有没有。”我妻整个人懒散地躺倒在了床上。
“什么也没有啊。”
“夹层啊!抽屉有夹层!”刚入中年的警员激动得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拉出了抽屉。
“哦!”
一阵短暂又奔放的拆卸小插曲完毕后
“前辈,还是什么都没有。”
“这夹层板…手工真不错。”
“前辈您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在深思你看不出来么?”
“看不出来啊。”一记直球硬生生砸在我妻的脸上。
“说起来,刚才躺的那张床很不舒服,摇摆不定弹性稍显不足也不知是结构不稳还是……总感觉重心不在一个点上。小诚,掀开看看。”
“就知道躺在床上动动嘴皮子,我也是很累的…”伊藤以避免被听到的分贝小声发泄着不满。
翻开席梦思垫,在一块木质盖板下掩藏着一个凿开的洞。
“木板床底架四周封闭,的确是个天然的藏宝地点。”这个时候还是需要一位老警员来讲解一番。
果不其然,从黑漆漆的洞中拉出一只黑色的纸盒。打开盒盖,几条零散的首饰.一卷胶卷.一片memorycard和一本蓝色的文件夹跨入眼帘。文件夹上用黑色的马克笔写着「X-files」
“X档案?这小兔崽子还对外星人感兴趣么?”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前辈。”
隐藏在文件夹中的内容,给至今为止无发现的窘境划上了终止符。

——法月英雄家——
乱糟糟的房内灯光昏暗,临街的地理位置让屋里充满了粉尘,打着喷嚏的伊藤操作着茶几上的电脑,我妻则上上下下翻弄着角角落落。
“前辈,在有栖川家没有搜出东西来是不是挺失望?”
“哦?”半个身子钻入壁橱的我妻没有停下手中的活,“也不全是,起码了解了他的私生活。”
“是呐,碗筷杯盘都是塑料制品,没有像样的家具却有三个满满的书架,三楼的高度还加装防盗窗,本来还以为会有像铁达尼般的重大发现呢!”
“你那是期望过高了,的确当我撬开门口三把锁时也觉得会有惊天动地的秘密等着我揭开面纱…呀!发现香蕉水,”爬出橱门的我妻捂着鼻子手中拎着一只灌有透明液体的玻璃瓶,“你那边进展怎样?”
“没问题的,windowsXB系统本身有漏洞,绕一个小小的开机密码小菜一碟,我正到处查找是否有奇怪的文件夹。”
“嘿,上面还真有法子,能搞到那么多内幕…,”话还未毕,又从一处翘起的榻榻米下找出一袋白色结晶体。
“嗯,现今电脑有取代书面文本的趋势,而且日渐便利的网络资源也使信息犯罪愈发猖獗,因此警视厅主动和软件商家进行内部协商,才获取了这些不能对客户直言的灰色区域的访问权。多亏了这一跨时代的决定,近期破了几宗走私偷税的大案子,警队的声望水涨船高,上面几个头头每天都乐呵呵的。”
“话那么多,活不见干。我这完事了。”我妻席地而坐,观察起伊藤面前的电脑。主机箱后背的排风扇积满了灰渍,电源线和各种其他电器的电源线无规则地缠在一起,上头还能依稀瞧见蜘蛛网。
“前辈,什么也没有。”
“你确定?”
“嗯,上上下下我查了好多遍,只在系统盘中有些小则优沐风的作品和除了‘fuck’以外什么都听不懂的盗版歌曲,其他七个储存盘中什么都没有。”
“说起来,有栖川家的电脑里有什么可疑的么?”
“啊?”转换话题过于突兀的老前辈让伊藤稍显迷茫不知所措,“哦!有栖川的电脑没有什么和案件有关的疑点。只是…要论可疑的话…满电脑和书架中摆放的书籍相对应的课件视频链接软件程序,上到上帝粒子量子猫下到烹饪盆栽土木工程。这种狩猎的广泛可以称之为可疑了吧?”
“你这是典型的自己不学好就觉得其他人是异类。收工,把电脑带回署里找专业人士帮忙。”

“小诚你倒是快一点啊”收拾了行装,拍打完外衣上的灰尘,身靠在门外的我妻朝屋内催促着,“都几点了,搬个东西还不利索。”
“前辈!嫌慢的话您可以自己来啊!”
“啊…早晚温差还真有点大,先把风衣披上…”
“听我说话啊,前辈!”千恨万恨,只怪年少的自己当初跟错了导师,脸上的疲态也不知是抗议过量的工作还是暗示过累的心,本就不健壮的小警员吃力地搬动着机箱。
“给我快一点啊,死老头开个门还啰里啰嗦的!”门外的叫嚷声打断了伊藤的思绪,当然也成功吸引了我妻的注意力。
“好像有人闹事,我过去看看,小诚你加油!”
“前…!”

“死老头,连个门都打不开还自诩什么锁匠!”
“…,就,就快好了”
“啧”
兴致勃勃的我妻如三岁顽童连蹦带跳来到几门之隔的事发地点,一幕金发不良少年欺压老实开锁师傅的三流戏剧却浇熄了他心中刚燃起的好奇火焰。
“你们这些年轻人,出门总不带钥匙…”
“老爷子,找你是给你面子,不要给脸不要脸”
“哎…”
“老人家,这边的人都不怎么带钥匙么?”我妻见缝插针,找了一个机会插话
“啊?这位大叔,你混哪里的,没看见这老头忙着么”盛气凌人的不良无视我妻的话语,无端地挑衅着。
“年轻人积点口德,如若不然免费的猪排饭在召唤着你。”我妻从怀中掏出证件
“我妻…规正………刑事!!”突如其来的身份展示让这没见过市面的年轻人手足无措,“您,您辛苦了!”
“哪辛苦了,刚还被人威胁恐吓的大叔现在心里还慌慌的…”
“您,您言重了!”
“正巧我有些事想询问,也不知年轻人你是否方便呐…”没好气的我妻警员阴阳怪气地接着话。
“好的,没问题的!您尽管问!有问必答是作为一个良好市民的义务!”
“噗!”短时间内的巨大反差就算是社会经验丰富的我妻也有些招架不住嘴角透着笑意,“你认识旁边119号的法月英雄么?”
“报告,不认识!”
“住那么近,怎么可能不认识?”
“报告!如刑事您所见,这里的住户都同我一般谁看谁都不顺眼谁也都不服谁。相互走动的话随时都会打起来的!”
“这还真是有说服力的理由。”
“能得到您的理解,这是我的荣幸!如若没有其他事的话,请恕我就此告辞!”
“哦,既然门也打开了,你就先回…”话还未毕,金发就甩下一句“您辛苦了”一溜烟冲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后响起了清脆的上锁声。
“他…是不是没给钱?”我妻转向身边的老锁匠
锁匠一脸无奈不置可否。
“算了,不要去在意细节。”
“这…。”
“老人家,刚才我有问您‘这边的人是不是都不带钥匙’是吧?”
“那也没那么夸张,只是刚好前几天也来过这边,所以顺口就说出来了”
“前几天?您记得是几号和哪个房间么?”
“房间就是你出来的那间咯,至于日子嘛…今天是周三吧,就上周五的事。”
“您可以确定?”
“那天没几个客人,日子应该没有错;房间的话我也记得,那家的主人脾气很不好穿着也怪异大晚上的还戴着墨镜披着风衣,稍微花了点时间就对我恶语相向还拳脚相加的,开完锁后就立马赶我走了,不过看在他给我张万元扎的份上,我就没多追究。”
“再问一遍,您真的确定是119号房?”
“千真万确,我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回头多看了几眼,错不了的。”

忙碌一天的小镇在寂静中睡去,零星的灯光引领着行人归家的路,深夜的寒风瑟瑟吹不起游子心中的愁。桌上的浓茶早已放凉,我妻涣散的目光勉强抓住屋顶的吊扇任凭它的牵动,一圈,一圈,又一圈。
“前辈,前辈,…”伊藤轻声呼着神游的我妻。
“嗯?”
“是不是沉浸在女子高生还未发育完全的胴体之中了?”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开着不适时的玩笑。
“呵,呵!”
“对不起!”伊藤立马将自己从人生的耻辱中拯救回来,连声道歉。
“那么那本绫辻竜矢珍藏的裸照文件夹的确认工作如何了?”
“是的,文件夹上的四名少女经确认都是○○高中的一年级学生。我打电话试探过,虽然她们都支支吾吾有所隐瞒,但在我保证不会透露她们信息的前提下,有名女生默认确是绫辻竜矢所为。和文件夹一道的两条手链,一只戒指和一只耳钉都是在路边就能买到的便宜货。”伊藤有模有样地汇报着,“然后是法月英雄家发现的结晶体,证实是最近流行的K粉;根据便利店调出的监控,使用绫辻怜子信用卡的也是法月英雄;至于从他家搬回来的电脑,隔壁组的同事正马不停蹄地破解中,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了。“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撕开沉默的夜色,仿佛轰鸣的雷声预示着一场及时雨的眷顾。
“喂?哦,是我,是吗?千真万确?好的,谢谢!”满面欢笑的伊藤心花怒放,“前辈,那台电脑搞定了。隔壁组的前辈怀疑电脑的持有者可能删除了有关资料,所以花时间用软件恢复之后,果不其然整整三储存盘的女子高中生裸照就那么还原了!”
“哦?”也不知是老警员的自言自语,还是与吊扇在交谈,似乎对后辈的报告熟视无睹。
“前辈?”
“哦,那…结案吧…”棒读般的台词,是我妻今夜留给伊藤的最后一句话。


根据已有的线索还原合理的故事经过。

作者设定补完:
1. 因为作者对单反了解不多,所以设定绫辻竜矢使用的单反相机是胶卷和记忆卡双储存模式的。也就是拍摄一张照片,将同时存储在胶卷和记忆卡中。
2. 绫辻竜矢的写真照片和从法月英雄电脑中还原的数码相片没有重复。但是拍摄背景格式拍摄手法上可以看出是同一款。
3. 法月电脑中的照片分别储存在GHI盘中.G盘中的为源文件,HI两个盘中的为修过的照片,G盘中有个盗版的photoshop软件修复后不可用.G盘中照片文件的创建时间基本同事后照片中受害者们口述的时间相符合;HI盘中的照片每张的创建时间都不同但基本同G盘中的源文件相符,粗略估计有7k多个文件.
4. 绫辻竜矢和绫辻梨穗子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至于为什么后母的儿子是兄长,这是因为剧情需要。(如果绫辻竜矢是弟弟,故事就演不下去的感觉)作者的设定中,绫辻家第一代当家的第一任妻子(梨穗子的生母)为一代目的发小陪伴他共同创业体弱多病典型的持家妇女,而绫辻怜子则是红颜知己型有很强的商业头脑在事业上帮助一代目拓展业务,三人过着二女共侍一夫的和谐日子。绫辻怜子是在梨穗子的生母正常病死后正式成为绫辻家的人的。
5. 绫辻怜子的信用卡是无需密码就能消费的
6. 有信用卡的同学都知道信用卡上有持有者名字的拼音.所以作者需要设定绫辻怜子的信用卡没有持有者姓名
7. 以上设定并不一定和答案有关

标签: 伊藤 高中
2
答案:
解析:
2
收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