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3 14:22提供 来源:33IQ网
一般
(6)

任德:18岁,男生。会做饭。
武盛:19岁。男生。性格内向。
洪颜:年龄保密。女生。
肖机:17岁。男生。会鉴定指纹。
秦过:19岁。男生。
孔程:19岁。男生。
聂宇:18岁。男生。曾协助警方侦破过几件案子。

“哈哈,真的很令人期待呢。”江晗一进聂宇的房门,就被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给打蒙了。
“什么很令人期待啊?”江晗看着坐在电脑前满心欢喜的聂宇问。
“是我所在的那个推理论坛了。上面有人想邀请几个人见一面的,就是我在那上面认识的很熟的那个人,他邀请了我在内的6个人一起去呢。正好现在暑假,也没什么事,就当旅游了。”
“哎?你倒从来没和我说过,原来你在网上认识了这么多朋友啊。”
“那当然,我是谁啊。”聂宇又开始自我陶醉了,“听说地点是在一个小岛上呢,感觉就像本格推理小说里的情节呢。我们几个人从老久之前就开始计划着要见面呢,刚刚听说其中一个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找到了这么个孤岛,就开始计划着这次的见面了。”
“什么时候去啊?”
“下个星期三。”
“哎。。。这么不幸,我正好有事呢,本来想让你带上我的。”
“嘿嘿,等我回来给你讲故事吧。”


周三。
聂宇赶到岸边时,岸上已经有了6个人,1女5男,应该就是他们了。看来聂宇是最后一个到的。
“你是聂宇吧。真的好慢哎。”6个人中的唯一一个女生抱怨道。
“抱歉抱歉,有点堵车呢。
“好了,人都到齐了,接下来我们要坐船到那个小岛上。”一个瘦高个的男生指了指对面。大概3公里外,有个小岛,从这里隐约能看到岛上一座别墅伫立着。
孤岛别墅内。
这个别墅有三层。大门倒是很古老的铁门,一把很大的挂锁挂在中间。一行人中一个略胖的男生走向前,拿出一把钥匙,打开门锁。“看来这个地方就是他找的啊。”聂宇心想。
进了大门后,是一个大约50平米的小院。别墅主楼,就在小院的另一边。
走进别墅,发现里面虽然陈旧,倒是蛮大的。
“好了,既然我们大家都已经互相认识了,也就不必拘束了。这次我们待三天,三天后刚才的那条船会来接我们。下午我们一起到岛上去转转。现在我们要不要玩几局杀人游戏呢?”经过了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任德招呼着大家。果然组织这种活动就必然得有一个带头的。
午饭由“大厨”任德准备。洪颜也在旁边打打下手,其余的人倒是很默契地坐在沙发上各自读着自己带来的小说。只是期间发生了一件让那个“大厨”任德觉得很丢脸的事——他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左手食指给割伤了。还是女孩子心细,提前准备了创可贴,给任德草草的包扎了一下,然后把其他随身带的药放到了客厅那个空空如也的小药箱里,供大家这几天使用。
饭桌上,武盛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任德说:“你有没有发现,咱俩长得还挺像的呢,真是很缘分啊。”
“是啊,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发现了。”
“你说咱俩会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啊?”武盛开着玩笑。
“与其说是兄弟,倒不如说是‘镜中人’呢。”任德蛮有深意地说。
“‘镜中人’?哦,你是这个意思啊。”武盛看着自己的筷子说,“这么说来的话,我和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称得上是‘镜中人’了是吧。”


吃过午饭,洪颜和聂宇去洗碗筷,那几个男生就一起打扫桌子,收拾垃圾。然后,大家将楼上的卧室分配了一下,每个人一间,同时一人一把自己房间的钥匙。一切妥当后,就到了小岛探险时间了。 大家出了大门后,拿钥匙的肖机左手抓着门把手,将挂锁挂上,还往下拽了一下,确认门已经锁好,金色的“三环”商标反着光。都是自由时间,也没有硬性的要求,大家也就各自分散着玩。
聂宇和洪颜走在一起。聂宇对这个女生,竟莫名地产生一种好感,能交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异性也是一种缘分。两个人也倒很投缘,聊着自己对推理的认识,自己喜爱推理的经历等等,不知不觉竟聊到了日落时分,两个人赶回别墅,大家早已到了客厅,只是聂宇本能的数了一下,却只有6个人。
“有谁看见孔程吗?”想了老半天,聂宇才想到那个缺席者是孔程。
“没有,看来他还在岛上转悠吧。”秦过说。
这是,一直皱着眉头的肖机说:“其实刚才我在岛上走的时候感觉好像听到微弱的呻吟声似的。”
“是吗?从哪发出的?”聂宇问。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轻微的,我觉得可能是幻听吧。”
“那我们先不管他了。先吃晚饭吧,我去准备。”任德说着走进了厨房。
这个时候的大家,谁都不愿往不好的地方想。


可是直到临近睡觉的时候了,孔程还是没有出现。这是的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大家谁都不想再出去了。
“可能孔程同学迷路了吧。这样,我们各自把自己房间的门锁上,然后我把大门敞着,这样他要是突然能找到路了也不至于进不来。怎么样?”任德建议说。
大家分散着坐在沙发上。虽然在网上大家谈的很热闹,不过真的见了面,却谁都不想说话,可能见了面之后才发现和网上的差距很大而失望了吧。大家都是自己看自己的小说,然后待到实在呆不下去的时候,就借口困了而回自己的房间。很快,聂宇和洪颜也走了之后,客厅里就剩下武盛和任德了。


第二天是个狂风大作的一天。似乎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早上睁开眼躺在床上,聂宇心想:“这些人怎么总感觉怪怪的?除了洪颜外大家似乎都很沉闷呢。难道果然是网络的朋友不可信吗?”
就这么想着,聂宇起床来到了客厅。大家似乎起的很早,不过依然看人数还有两个没起的,是武盛和任德。
“对了,不知道孔程回来了吗?”聂宇问。
“哦,刚刚我出来的时候顺手推了一下孔程的房门,是锁着的,可能已经回来了吧。”秦过说。
“真是的,任德怎么还没起啊,这样谁给我们做早饭啊。”洪颜抱怨道。
“说的也是,武盛也还没有起,这两个人,性格也这么像,都喜欢睡懒觉么。”肖机说。
秦过便往楼上走边说:“我们去叫叫他们吧。”


来到武盛的房门口,聂宇敲了好长时间的门都没有动静。
“喂,不会是发生什么不测了吧。”肖机有些恐慌。
“真是的,那是你看推理小说太多了,太敏感了吧。”秦过不屑的说。
聂宇随手转了一下门把手,门竟然没有锁。
大家进到了武盛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人。看武盛的床,似乎也没有睡过的痕迹,难道昨天晚上武盛没有回他的房间?现场的种种,似乎都印证着肖机的话,武盛可能发生什么不测了。那么任德呢?也一样吗?
大家又来到任德房门前,同样的敲门而没人应答,不同的是任德的房门是锁着的,更可怕的是,似乎从任德的房间传出一股血的味道。这时的大家,都有些害怕了。聂宇叫着肖机和秦过一起撞门。还好门不是特别结实,五六下之后,门被撞开了,三个男生率先冲了进去,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由于拉上了窗帘而显得昏暗的屋内充满了血腥的味道。隐约看到有个人躺在床边,而且,那个人似乎没有了头部。地上满是液体,虽然昏暗而看不清,但似乎是血无疑。

肖机听从聂宇的指挥,将任德的房门关上,聂宇架着因晕血而昏厥的洪颜,与另外两个人又回到了客厅。大家都默默无语,这个时候,也确实想不出该说什么话,毕竟,现在已经有2个人失踪,一个人死亡了。好好的聚会,竟然成了这个场面。
毕竟聂宇曾经也协助过警察侦查过案子,他很快冷静了下来,对着沉默的肖机和秦过两个人说:“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报警。”确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后,竟然没有想到先要报警,看来大家都已经吓坏了。
不过,与小说中的场景很像的一幕发生了:手机没有信号,电话线也被切断,这样一来,与外界的联系便彻底断开了。
“怎么办?”聂宇心想,“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吗?如果不自己来查清这个案子的话,不知名的凶手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杀人呢?”
这样想着,聂宇对另两个人说:“我们,自己来调查这个案子吧。”
另外两个人显然是震惊了:“别胡闹了啊,我们只是推理爱好者,怎么有那个能力调查真正的案子啊?”
“可是,我们如果这样不管的话,只有等着2天后预订的船来接,这期间,不知道凶手还会不会继续杀人呢。难道我们就这么在这束手无策吗?我以前帮助警察办过几次案子,所以有一点经验,你们也可以一起协助我啊。”聂宇劝道。
两个人显然没有什么主意,被聂宇这么一说,也只好同意了。
三个人又重新回到了任德的房间,至于洪颜,由于还在昏迷当中,聂宇把她抱到她的房间里先休息一下。
进入任德的房间后,聂宇隔着衣服打开了灯,灯光将这个血腥的场面照的更加的清晰。不过,也只有聂宇一个人进入这个现场,另外两个,却只敢在门口默默地看着。
地上躺着的无头的尸体,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通过衣服来判断是任德。不过,大家也是看过这种小说的,虽然服装看着是任德,但却不一定是本人,有什么办法能鉴定一下吗?这时,聂宇想起了前一天,任德做饭时曾割伤了自己的手,本想检查一下,却发现,割伤的左手竟然被砍掉了。
“难道,这也是凶手怕被看出左手没有伤口而被发现这不是任德吗?对了,指纹。”聂宇这样想着,对在门口看着的肖机说:“你说过你会鉴定指纹的是吧。”“恩,不过也只能是那种单独的指纹,如果指纹太多的话我还不会分辨开。”肖机说。
聂宇心想:“单独有任德指纹的东西。他的房间里的东西可能可以。”这么想着,聂宇环顾这个房间,却发现,房间里竟然没有什么东西能用来检查,任德的东西都不见了。看来凶手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了。“还有可能的东西,就是任德吃饭用的餐具,不过已经刷过了,也不会检查出什么。对了,刀。任德做饭时用的刀应该就他一个人用过吧。”
聂宇喊着另外两个人来到厨房,还好,那把刀还在。聂宇让肖机从刀把上提取指纹鉴定一下,还好凶手只是砍掉了死者的左手。
看着肖机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堆的工具和试剂,开始熟练的操作起来。很顺利地从刀把上提取到一枚大拇指的指纹和一枚食指的指纹,然后,肖机给了聂宇一个提取指纹的东西,让聂宇上去提取死者的指纹。经过鉴定,很意外的,指纹不符。那么孔程又怎样了,记得秦过说过,孔程的房间锁着,又联系到任德房间里的那具尸体,难道孔程也遭遇意外了?
聂宇将自己的想法给两个人说了,三个人又来到孔程的房间,果然锁着。没办法,三人又开始撞门。门开后,聂宇早就想到却又不想是现实的一幕呈现在他们面前:孔程的房间里,也是躺着一具尸体,同样的是,尸体的头部不见了。不同的是,尸体的其他部位倒是很完整。不过,聂宇也想不出有什么孔程单独碰过的东西可以用来鉴定指纹,因为同样的,孔程的东西也全都不见了。不过呢,孔程的体型却和失踪的武盛和任德完全不相似。顺便一提的是,在孔程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颈部断裂的地方有一些奇怪:看起来是用斧子之类的比较钝的凶器,所以整体不太平整,但断裂处右侧的一小段伤痕看上去很平整。
在客厅里,聂宇将自己的思路和目前已知的一些线索想肖机和秦过说了一下:“现在我们发现了两具无头的尸体,一具在任德的房间,身上穿着任德的衣服,但是指纹鉴定却和尸体不符。另一具在孔程的房间,因为找不出能够用来鉴定指纹的东西,所以不能证明是否是本人。不过你们也都记得,孔程失踪的时候是昨天下午,那时候其他人都还在。我并不会死亡时间的鉴定,所以不知道他是什么时间死的。另外还有一点,房间的窗户都是上锁的,钥匙也都在两具尸体上发现了,并且我也检查过,是各自房门的钥匙。”
“哼,你们没有考虑到另外一个问题哦。”秦过不屑的说,“你也说过,现场的窗户和门都是上锁的不是吗?钥匙也都在房间内,那么这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是一间真正的完美密室,要么,就是凶手配有备用钥匙。比起第一种可能,我倒觉得第二种的可能性更大呢。我们都是在到了这里后才拿到自己的钥匙的,那么,只有预订这里的人才有可能准备备用钥匙,是吧。”说着,眼睛看着肖机。
肖机也知道了秦过的意思,忙争辩道:“我可没有备用钥匙,就只有这一套,而且,其实我也是在网上有人主动找我推荐这个地方,我又看着这里很有气氛,所以才答应那个人的推荐的。之后,那个人就给我寄来了一套钥匙。我是连这个别墅的主人都没见过呢。”
“切,听着这么像谎话呢。”秦过道。
“你!”肖机也无话可说了。的确,现在谁有能相信这种话呢。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把钥匙带来的时候是带着那个信封的,给你们看看。”说着,肖机慌忙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那个信封。信封上的字倒是很好看的手写行楷,看来写信的人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字迹。当然,信封上只有肖机的住址,并没有多余的信息。
“肖机,你先来写几个字吧。”聂宇说。谁都能看出来,这是想检查一下笔迹。
“行。”肖机一口答应。
“写点长的吧,就这一段。”聂宇随手翻开一本小说,指着其中的一段说。
“哎,肖机,你家住在S市啊,离这里倒是挺近的。”聂宇在肖机写着字的时候问他。
“是啊,不过说实话,虽然离这里这么近,之前我倒是从来不知道这么个地方呢。”肖机边写边说。
很快,肖机抄完了书上的一段。不过字确实难看的很,和信封上的字体完全不一样。
之后的调查似乎没有什么进展,一切似乎都在和聂宇作对,好不容易找到了可能是分尸用的沾满血的斧子,却并没有从上面提取到指纹。之后到武盛的房间调查,发现他的东西也都没了。为什么凶手要把三个人的东西都拿走呢?
洪颜终于醒了过来。聂宇简要的把之前的事说了一下。洪颜毕竟是女生,伤心的落下了泪。聂宇想给洪颜拿些东西吃,却不想发现冰箱里大家带的东西都不见了。黄昏时分,刮了一天的大风减弱了许多。四个人一起去小岛上搜寻,想看看能否找到第三名失踪者。却只在岸边某个石头左边发现了很多食品包装。秦过还在另一处岸边发现水被染成了红色。
如此看来,这个岛上还有一个人存在,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失踪的人。这里面,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冷静下来,冷静地分析。”聂宇逼着自己。突然,聂宇想起了自己在调查上一个案子时的一个关键点,“这里,有这个关键点吗?有。这样一来尸体被砍掉头的理由也有了。而且,是两具无头尸的理由都有了。”
一无所获的四个人往别墅方向走去,却惊讶地发现,别墅的大门竟然被打开了,门锁在左边的锁孔上挂着,金色的“三环”标志看不见了,全黑的门锁似乎透着些危险。明明在出来的时候肖机已经把门锁上了。“难怪我们找不到呢,原来他又潜回来了。”肖机看着打开的大门说。
“是啊,他又回来了。”看到这时,聂宇完全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小心点哦。大家一间一间的找吧。现在的他,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标签: 房间 指纹 东西
0
答案:
解析:
3
收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