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社交網站直接登錄
×
條@我的評論,查看@我
條新私信,查看私信
條新評論,查看評論
位新粉絲 查看粉絲
33IQ用戶點贊、收藏、評論最多的不在場證明長篇推理題。如果你有其他好的不在場證明長篇推理題,歡迎與我們分享 請發布不在場證明長篇推理題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21-08-14 09:39提供
(22)

帝都高校事件簿——水


<為避免不必要的劇透,建議先完成上期火汜篇,再解開本題哦,另外,本題個人感覺難度和詭計都較為複雜,線索較多,歡迎挑戰(當然,即使沒有看過上期,仍然可以解開此題)>


火汜篇鏈接 https://www.33iq.com/question/514665.html


(事件篇)

   經歷過火汜的事件后,我感覺我的生活少了無數樂趣,現在我已經沒有任何推理的動力了。幸虧社團里其他成員以及土屋老師的幫助(日高除外,他完全不關心推理以外的事),我慢慢地從上次的事件中緩過來。

   不得不說,在所有幫助我的人中,水谷早苗學姐對我的幫助最大。她不像其他人一樣只是友好性的安慰我,她跟我講了許多親身經歷的故事。水谷同學是一個熱愛打扮自己,同時又喜歡參加各種運動的女生,她最喜歡的運動就是游泳了,她幾次帶我去游泳,那可舒服了。

   我們很快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當然,我們始終沒忘記自己最愛的活動,推理。我們仍然在推理社中活動。火汜的離開對我們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但大家仍然心懷希望的繼續過著日子。

   「一個豪華別墅中,主人邀請一些客人進行聚會,主人在半夜被人刺死,現場發現大量血跡,所有人在案發當時都沒有不在場證明。兇器應該是短匕首,可是,現場以及別墅內都沒有發現兇器,廚房的餐刀,卧室的剪刀和開信刀都沒有使用過,也不可能是水凝成的冰刀,那兇器究竟是什麼呢?」

   提出問題的自然還是日高,他的題目的自然又是難道了一片人,大家苦思冥想也沒有想出兇器,日高自然又是奚落了下大家:「哎,兇手只是利用完兇器后將兇器變了個樣子,你們怎麼就找不到了呢」

   可惜大家還是沒猜出答案,日高讓我們繼續想,自己下次會公布答案的。


   今天又是周日,水谷學姐邀請我去游泳,不過今天,水谷學姐似乎心事重重的,我也沒有在意就跟著去了。我們游泳的地方是櫻花大學的游泳池,體育游泳中心泳池門票太貴,我們帝都高中又沒有自己的游泳池,於是我們只能去櫻花大學游泳。這裡泳池雖然不大但價格便宜,而且來這裡游泳的大學生並不多,所以我們兩人玩的非常舒服。

   泳池呈長方形,中間是深水區,兩邊是淺水區,我們正在淺水區游著呢(我不會游泳,水谷學姐會但只能陪我在淺水區玩),突然邊上爆發一陣爭吵,好像是幾個大學生吵起來了。

   一個皮膚黝黑健碩的男生痛罵另一個人說:「可惡,你個老渣男。明美就是被你給害死的,你還在他的忌日帶著其他女孩來這裡玩!」

   另一個男生染著黃髮,看上去像富家公子,輕浮的回應:「淺田,識相的趕緊走開。你還不知道吧,你下周參加的游泳比賽我爸也是贊助人之一,小心取消你參賽資格。明美嘛,她就是給我玩玩的,哈哈哈」

   黃髮男生身邊有一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她抱住了黃髮男生的胳膊:「好了,達人,你少說兩句嘛。對不起啦,淺田同學。」

   黃髮男子狠狠的給了女孩一巴掌,並大罵了一句臭婆娘,女孩只是捂著臉,沒有說什麼。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拉著水谷學姐走了上去,一群人痛斥這個叫達人的男生,他一看人多示眾,罵不過大家,拉著女孩去中間深水區玩了(畢竟深水區人少)。

   我從其他的大學生這裡了解了事情的經過,這個黃毛叫米山達人,是一個當地暴發戶的兒子,整天在學校里很拽,女孩叫松下心優,是他幾個月前找的女朋友,皮膚黝黑的男生叫淺田拓海,游泳高手,聽說下周要去參加游泳比賽。他們說的明美的女孩好像是米山的前女友。然而,一年前的今天,兩人在更衣室門口游泳池入口吵了一架,不知是怎麼回事女孩頭磕在柜子的尖角上死了,雖然大家都猜是有暴力傾向的米山推的,但無奈對方父親有錢,好像買通了現場唯一的目擊者,他也是個學生同時又是米山的小弟,叫一之瀨清樹(說著指了指在岸上休息的瘦高男子)最後統一口徑說是女孩自己摔得,米山竟一點事都沒有。順便一提,淺田之所以這麼生氣,好像是因為淺田喜歡明美。

   我:「一不小心竟然吃了個大瓜啊,這個米山達人真是太渣了,你說對不對啊,水谷學姐?」我注意到水谷學姐似乎在沉思,也就不說話了。

   晚上,我和水谷學姐游完泳去學校附近散了散步,一直到快1點準備回去,水谷學姐突然說自己的手錶丟在游泳館更衣室內了,於是硬拉著我去游泳館。晚上游泳館附近都沒什麼人,這是整個學院最偏僻的角落,我比較怕黑,所以在游泳館門口等著,水谷學姐自己進去找。過了大概20分鐘,水谷學姐出來后說自己找到了,她很感謝我今天能陪著她,之後我們就各自回家了。


   周一到了,大家正期待著日高公布上周五推理題的「未知兇器」的答案,突然我們的指導老師土屋老師一臉嚴肅的引導兩個警察叔叔來了,他們讓我們離開說找水谷學姐有點事。過了一個小時,警察告辭離開。

   沒發生什麼事吧?我們眾人趕緊進去關心水谷早苗,生怕她攤上什麼大事。水谷學姐擺了擺手,說沒出什麼事。之後她把我單獨約了出來,告訴我,米山達人死在了游泳館,警方從監控中水谷學姐進入游泳館所以詢問。這個案子激起了我們的興趣,我們決定解開此案。

   我們當即請了半天假,和水谷學姐前往櫻花大學調查。我的叔叔是警部的目暮警官,我幾下就從他那裡搞到了一手的資料。以下為案件調查線索:

1.案件概覽。今天凌晨,櫻花大學游泳館管理員在早上開放泳池時,發現了泳池底部沉著一具男屍,死者系櫻花大學大二學生米山達人,死亡原因為溺死,推定死亡時間在當天凌晨4點左右,游泳館有兩個門,正門沒有鎖但門口正對著監控,後門每天管理員走之前會鎖上後門,清晨打開。另外,警察對死亡推定時間很有信心(最多差了半小時左右)。

2.游泳館結構。長方形結構,正門進入後為前台(登記情況,付錢,存放更衣櫃鑰匙等),兩條路分別通向左右男女更衣室,再彙集到泳池,從泳池出來除了進入更衣室,也可以往左穿過走廊進入雜物間,往右穿過走廊進入道具房。後門在雜物間,晚上鎖著,凌晨管理員一來就會先檢查游泳館情況,再打開鎖著的後門,最後進行泳池檢查。一切無誤后開放游泳館。但因為游泳館門最近壞了,所以正門最近都沒有鎖,任何人都可以進出(但門口監控會留下痕迹)

3.游泳池結構,長50m,寬20m,中間最深(2m),兩邊最淺(1.5m)。中間有兩個高高的救生椅子只有一個出口正對著游泳館內部,沒有其他出口和窗。游泳池內疑似第一案發點,死者米山達人手被救生繩綁在前面(就跟戴手銬似的),膝蓋和腳踝都被救生繩綁住,腳部繩子拴著一個十幾斤的大石頭。死者只穿著一件泳褲,似乎是當天在泳池裡游泳時被襲擊(游泳池內人很多,但兇手可以是偷偷叫他去游泳館內沒什麼人的房間襲擊他,比如不常有人的道具間)。另外,屍檢結果顯示死者被人用乙醚麻醉過。

4.現場的疑點。警方通過檢查,發現兩個救生椅,左邊的椅子腳上綁著很細的線圈,右邊椅子腳上有金屬絲的勒痕(泳池出口正對著右邊椅子),更衣室的鑰匙全都沉在游泳池的底部。泳池出口發現了一個花束,裝著25枝黃菊花(泳池裡怎麼有這玩意,昨天晚上管理員離開時還沒有),雜物間本來比較整齊,但管理員早上發現非常凌亂,其中,放在雜物間的清潔機器人的一個輪子還發現了一個黃菊花的花瓣,檢查就是其中花束上的一朵花上的。道具間內發現死者手機,並被設置在凌晨4點10分的鬧鈴。泳池底部好多地方都沉著更衣室的鑰匙,似乎有人將本來放在前台所有鑰匙都撒在了水裡(鑰匙為銅製,有一個橡皮筋環套著,方便游泳者戴在手腕上)最後,死者胸部及腋下發現金屬絲造成的勒痕。

5.管理員的證詞。泳池正門壞了他也懶得休,因為他認為不會有人半夜進入泳池游泳,電力開關過了12點是自動關上且無法打開的,泳池一片漆黑都看不見(視力大幅度受損,但走近了還是看的見的,想幹什麼還是可以干)。他每天11點會簡單的檢查后離開游泳館,昨天走之前只看到淺田拓海同學在泳池裡訓練,他每天都在泳池裡訓練到關燈。白天管理員進入雜物間后發現雜物間一通亂,他也沒多想,照例打開後門,想去泳池看看就發現了泳池底部的屍體。他想起來有幾點可疑的是,雜物間與游泳館相連的門打開了(原來關著),放在雜物間的清潔機器車好像還使用過,另外,自己一開始好像還發現雜物間里有一個螺旋狀的金屬絲和一個很大的似乎裝乾燥劑的袋子,結果後來他走了以後再回來就不見了,可能看錯了吧。

6.清潔機器車的介紹。泳池專用,可在水下和地面清潔,是四個輪子的小車,比普通家用清潔器大一些,可以自動吸塵,適合在水下工作,充電五分鐘,使用兩小時。最智能的特點是可以自定義運行路徑以及定時工作,泳池必備。

7.道具間的介紹,放著救生繩、救生圈、衝浪板等等道具。道具間平時大家不常去(包括管理員)。

8.嫌疑人。之前說過泳池有正門和後門,後門鑰匙只有管理員有而且不可能其他人偷到或撬鎖。因為管理員沒有動機且晚上和其他人在一起有不在場證明,雖然可以直接從後門通過雜物間進入游泳館但可以說有不在場證明不可能是兇手。那兇手晚上只能從正門進入。正門監控顯示,白天大家進入泳池,晚上陸續回去后,淺田拓海,米山達人和松下心優就沒有回去。之後記錄為:

11:00管理員離開

12:00淺田拓海離開

12:20一之瀨清樹進入

12:40一之瀨清樹離開

1:00水谷早苗進入,五月麻耶(我)在門口等著

1:20水谷早苗離開

3:00松下心優跑出來離開

6:00管理員進入,發現屍體

   管理員走之前明確檢查過泳池只有淺田一個人在游泳,也就是說,排除掉水谷學姐,兇手就在淺田、一之瀨和松下三人中,我和水谷學姐準備分別詢問三人找出兇手。


   松下心優同學在游泳館待得時間最長,又和我們一樣都是女生好說話。於是,我們先去見了她。

   松下同學一個人住在宿舍里,晚上沒有不在場證明,她給我們準備了甜食接待我們。她告訴我們,自己已經把該說的都和警察說了,她並沒有殺人,不過,她仍然願意接受我們的調查。

   我:米山這種人渣,為什麼你要和她在一起呢?

   松下:我的爸爸是企業家,公司快倒閉的時候米山父親捐了一筆錢,我爸爸就收了。但後來米山告訴我,我不做她女朋友就把讓我家償還債務,那可不是申請破產這麼簡單的了,我只能同意。

   我:真是人渣啊,他對你做了什麼嘛?

   松下:他性情反常,有時對我很好,給我買各種東西,有時又不停的打我。我無數次想讓他死,或者自己去死,但每次他打完我又會哄我,我又捨不得了。現在他真的死了,我反而很空虛。

   我:昨天晚上你怎麼這麼晚回來?

   松下:我和米山正在深水區玩,突然他想到什麼離開后,等了半個多小時也沒回來。於是我去找他,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我想要不先換了衣服再找他,我打開更衣室的柜子,穿好衣服后發現手機上有米山的簡訊,要我去道具間,我一過去,就被人從後面捂住了嘴,後面我就不記得了。醒來后發現被衝浪板蓋著,我就趕緊拿著東西推開衝浪板跑回寢室了,好可怕。

   我:那你離開時有沒有注意到什麼異常?

   松下:沒有,當時我腦袋嗡嗡的,就直接跑出來了。

   水谷:我相信松下同學不是兇手,死者在4點溺死,3點離開的松下同學怎麼會是兇手呢?我們離開吧。

   我們和她告別,臨走時,我注意到她房間中有很多安眠藥,以及大量的有關男女情感的心理書籍。


   淺田拓海同學曾經與米山有口角,在泳池裡也待了很久,於是我們去拜訪了他。

   淺田同學一個人在宿舍,晚上沒有不在場證明,看到兩個美女來拜訪有點局促,聽到我們是來調查他的時候他表示米山這個人渣死有餘辜,他早就想弄死他了,但他不是兇手,願意接受調查。

   我注意到他的桌子上有個合影,上面是淺田、一之瀨和一個女孩的合影,三人都穿著泳衣。等等,這個女孩,有點像水谷學姐。

   淺田:這是我剛進大學的合影了,那時候我,一之瀨清樹和明美都是校游泳隊的,我們有著共同的夢想,衝擊國家游泳比賽金牌。然而,不久,米山那個混蛋用卑鄙的手段搶走了明美,讓她做了他的女朋友,而一之瀨的父親好像是米山爸爸的員工,所以米山整天大搖大擺的欺負一之瀨。後來,一之瀨雖然還會來泳池,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看上去腿腳都很健康,就再也不下水了,我問他也不說原因。

   我:那明美後來怎麼出事的?

   淺田哽咽了一下:明美一直和我說,她說自己也不想和米山在一起,但米山把她灌醉了還拍了不雅照,所以她只能妥協。她還說米山是個很可怕,是個又有暴力傾向又擅長PUA的男人。她還說米山最喜歡在游泳時把自己戴在手腕上的鑰匙取下來丟在水中讓她撿,然後用腳踩在她的頭上,有次一不小心還踢到了明美的眼睛!

   淺田越說越惱怒:終於有一天,明美忍不了了,她和米山在泳池吵了架後轉身離開,走到門口快進更衣室的時候米山追了上來並推了一下,明美頭磕在柜子上后經搶救無效死亡,一之瀨正好經過,但他說是明美自己摔的,最後米山無罪釋放,沒過兩天就繼續浪。現在報應來了,真是蒼天有眼啊!

   我:你每天都是最晚離開游泳館的嘛?

   淺田:是的,每晚都是。我周五就要參加游泳比賽了,我一定要帶著明美和清樹的那份,將金牌贏過來!

   我:那你注意到離開時有無異樣?

   淺田:沒有,走的時候我沒注意燈都滅了。我摸著黑去更衣室換了衣服就離開了。

   水谷:兇手應該也不太可能是淺田吧,死者在4點溺死,12點離開的淺田同學怎麼會是兇手呢?我們離開吧。

   我們和他告別,臨走時,我注意到他房間中有很多運動器械,包括啞鈴,跑步機等,另外,他的右胳膊似乎被划傷了,包紮了創口貼。他房間里有許多止痛藥。


   一之瀨清樹同學一直被米山欺負,半夜突然跑到游泳館里很可疑,於是我們去拜訪了他。

   一之瀨同學一個人在宿舍,晚上沒有不在場證明,他正在陽台捅咕一個不鏽鋼熱水箱,大概有兩三百升。他告訴我們,自己因為父親工作的原因必須忍受著米山的欺負,他也非常恨米山,但還不至於殺人的地步,為了他的清白,願意接受調查。

   我:我聽說你原來是校游泳隊的,後來為什麼不參加了呢?

   一之瀨:沒錯,我、淺田和明美原來都是游泳隊的,但後來明美和我都被米山給威脅說不讓我們參加游泳,還讓我們孤立淺田。你知道米山吧,他最喜歡的就是毀掉別人了。不過游泳這點我從來沒有聽他的,仍然偷偷去游。但是我的水平遠不如淺田,所以3個月前我注意到后就不參加了,但我經常會去游泳池看別人游泳,自己在岸上休息。

   我:明美的事怎麼回事?

   一之瀨:明美和淺田互相喜歡對方,只是都沒有捅破,米山大概是注意到這點,奪人之物是他的最愛了,他搶走了明美,還經常打她,給明美下命令,如果反抗就會打她。什麼讓淺田不要再游泳了?不行,我打你。什麼把你妹妹介紹給我?不行,我打你。後來明美受不了了,就想分手。米山去追,然後明美掙脫的時候游泳館瓷磚太滑摔了下就磕到頭了。雖然很多人不信,但這確實是意外。

   我:那你半夜為什麼去游泳館?

   一之瀨:我手機收到了米山的簡訊,半夜說讓我去更衣室,不然就把我爸給辭退了,我只能去。但在更衣室黑燈瞎火的等了半天也沒見人影,手機又收到簡訊,說讓我回來。哎,我沒辦法只能聽他的。

   我:那你注意到更衣室出口有沒有發現一束花?

   一之瀨:那是神馬東西,我進去的時候太黑了沒注意到,怎麼現場會有花呀。

   水谷:兇手應該也不太可能是一之瀨吧,死者4點溺死,12:40離開的一之瀨同學怎麼會是兇手呢?我們離開吧。

   一之瀨:這太可怕了,幸虧當時沒去泳池,只是在更衣室里。

   我們和他告別,臨走時,我注意到他書桌上的氧氟沙星滴耳液,以及掛在衛生間的燃氣熱水器。


   

   一通調查下來,瓜吃了不少,然而並沒有找出兇手。松下同學和一之瀨同學所述被米山叫去也確實在米山手機發現了記錄(不過不能證明是米山本人發的消息)所有的人在案發當時似乎都有不在場證明,我聯繫了叔叔目暮警官,聽說警察那邊也很棘手,雖然所有嫌疑人均可以偷到醫務室的乙醚暈人加殺人,但預測的死亡推斷時間是不會錯的(確認為4點左右),所有的人當時都不在游泳館內。雖然我也看過不少推理劇,比如利用水位變化(然而泳池晚上水位基本不變,也沒有辦法改變),比如用泳圈打個洞慢慢漏氣呀(但這樣泳圈就掉在泳池內了)。那麼兇手究竟是誰呢?

   水谷學姐嘆了口氣,看來只能找日高來解答了,畢竟我們只能算推理愛好者。話說回來來,我真的好想聽上次的推理題答案呀,消失的兇器手法我也聽說過,比如用冰做成匕首刺死人後融化,但這樣現場會有大量水跡,日高也說不是這樣...

   我打斷了水谷學姐的話:「學姐,你說那道推理題,日高為什麼要刻意強調不是冰做成的匕首?」

   水谷:........(黑人問號)

   我慢慢的抬起了頭:兇手不在場證明的手法我已經解開了,那個人設計一連串複雜的機關,本質就是藉助一樣東西看似酷炫的完成了不在場證明,卻因為一個意外露出了破綻。兇手,就是——



<註:一不小心寫得有點長,感謝讀到結尾。本案不存在密道,不存在合謀,所有線索已經給出,請指出殺死米山達人的手法,動機以及兇手的身份>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33IQ推理測試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3
答案:
解析:
15
收藏
於 2021-07-26 09:15提供
(27)


帝都高校事件簿——火


(事件篇)


   帝都高校是東京有名的高中,學生們在白天會認真上課,上課結束後會一個個跑進社團參加社團活動。作為一個女生,我對什麼編織社,音樂社,園藝社都不感興趣,我參加的是我最喜歡的推理社。

   推理社算上我一共有六名學生和一名老師,老師土屋雅彥是學校的化學老師,年紀雖然比我們大了十多歲,但非常平易近人,他是我們的指導老師。社長是金井千奈夢,也是社團中唯一的高三學姐,雖然很威嚴但人很好,成員有神木長介,水谷早苗,日高謙,我。哦對了,還有我最喜歡的火汜悠一。

   悠一是一個富家公子哥,聽說父母都在美國發財,而他在祖國上學。他人長得帥,平時也沒什麼架子,我對他非常有好感,一直想找機會和他表白,不過他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點。哦,對了,忘記做自我介紹了,我叫五月麻耶,是一個活潑熱情的女孩,高一新生。

   社團平時的活動就是聚在一起,互相出些推理題考一考大家。「'一個男人和他的兒子在樹林中遇到了搶劫,男人為了保護兒子不幸被劫匪殺死,男孩眼看就要被劫匪抓走時,一個士兵經過趕走了劫匪並救了男孩。事後,當別人問起士兵為什麼這麼勇敢能面對十幾個劫匪時,士兵只是說:「我並不勇敢,我只是為了救了我的兒子。'以上我的陳述沒有一點錯誤,那麼這一切可能發生嘛?」

   說這話的是日高謙,他雖然其貌不揚,並且和我一樣是高一學生(其餘均為高二),但可以說的上是我們中最聰明的了,我不是特別喜歡他,因為他雖然很聰明,但目中無人。他的問題自然是難倒了一片,大家雖然做出了很多猜測,然而都沒有猜出來。

   日高搖了搖頭,說:「看來大家思維太固化了,這種問題小學生都會呀。」他的嘲諷似乎引起了悠一的不滿,他決定也出一個問題考考日高。

   悠一:「我一直與我的爺爺住在一起,我的爺爺資助了三名大學生。上周日,三人來我們家拜訪爺爺,並進行打掃衛生,然而,等三人離開后,我發現放在二樓客廳的青銅雕塑不見了,你覺得誰偷得呢?」

   日高搖了搖頭:我已經有懷疑對象了,並且我有預感,事情沒有單純地失竊案這麼簡單,但線索太少,我不能做出推理

   悠一不服氣:」我爺爺資助的學生每周日都會來看望他,這周日他們來的時候,你去觀察他們並且推理如何?」然而日高這周日有事,其他的人除了日高都想去看看悠一的宅子,悠一最後選擇讓我和他一起去。


   我非常高興,周日那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前往了火汜宅。火汜家是一幢很大的獨立別墅,主人火汜柊吾先生已經70多歲了,身體卻仍然很硬朗。火汜先生資助的三個學生也都來到了別墅,他們分別是:青木誠,石原俊介,淺倉真由美。青木是個瘦高男子,不苟言笑,石原身材矮小壯實,面色和藹,淺倉是一個短髮的女孩,素顏打扮。三人都是附近村裡的大學生,家裡沒有錢進入名校,而火汜先生給他們進行了資助。現在三人均為大三學生,而且每周都會來火汜家看望火汜先生,並進行家務勞動,以表示感謝。

   眾人一起吃完了午飯,火汜先生回三樓自己的房間午睡了。三人照例分開打掃衛生,青木主動前往二樓打掃衛生,石原和悠一則留在一樓收拾餐盤,我和淺倉在一樓廚房打掃。

   廚房只有我和淺倉兩個人,我與她聊了會兒天,實則打探情報。大致知道他們三個人是很好的朋友,因為自己的奶奶淺倉女士與火汜先生是好朋友,所以火汜先生會資助他們三人。青木是考古專業,對於古物特別有興趣,石原是體育生,酷愛游泳,自己是音樂專業。青木每次來都會主動打掃二樓,石原和悠一收拾一樓,自己則在廚房。但二樓工作比較多,上周幹完后他們會上樓幫青木。

   活乾的差不多了,我和淺倉來到餐廳,悠一他們也正好乾完,淺倉說二樓剩下的讓他們干就行了,一樓餐廳就只剩下我和悠一兩人。我們簡單的交流了下情報,悠一認為考古專業的青木很可疑,我不置可否。

   大概又過去了一個小時,三人從樓上下來,並向我們告辭。其中,青木的眼神似乎有點奇怪,想說啥又沒說。等他們離開后,悠一覺得自己爺爺為啥還不下來,於是叫上我一起去叫火汜先生。我們倆來到了三樓,穿過三樓走廊有好幾個房間,都裝著金屬門。悠一走到一間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叫著爺爺,然而並沒有人回應。

   難道爺爺睡了兩小時還沒醒?悠一小聲咕噥著,就按住門把手,然而門卻打不開。

   怎麼回事?我問悠一,悠一解釋說自己爺爺午睡從來不鎖門,並說這房間只有兩把鑰匙,一把在爺爺身上,一把在一樓抽屜里。他讓我到一樓去拿備用鑰匙,自己則在這裡繼續敲打著門。

   我趕緊跑到一樓,並翻找著抽屜,從裡面拿著一串金屬鑰匙,並重新跑到三樓,穿過走廊,找到了還在拍射門的悠一。悠一接過了鑰匙串,仔細一把把看,卻沒有找到打開這扇門的鑰匙。

  難道鑰匙丟了?我倆叫門沒反應,只能在整幢別墅里找鑰匙,兩人找了約莫半小時,仍然沒找到。最後,我在二樓角落發現了一個紙團,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鑰匙在冰箱里。於是我叫上悠一,打開了冰箱,果然找到了一個冰塊,而鑰匙就在冰塊的中央。

  悠一惱怒的說:究竟是誰的惡作劇啊,並且打碎了冰,取出鑰匙后。我們立刻前往了火汜先生的房間,悠一用鑰匙打開了門。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正對著門,火汜先生倒在書桌前(書桌面向窗戶,火汜先生背對著門),悠一不顧一切的沖了進去,然而,火汜先生頭部有血跡,似乎被人狠狠地砸中,已經沒有救了。而地上,就放著沾血的青銅雕塑(青銅雕塑大概15厘米,可以理解為手辦大小,青銅材質)。書桌上是打開的筆記本電腦,鍵盤上還放著一個鑰匙,一個嶄新的耳機(可以理解為airpod),一個耳機架,還有書桌角上有一個金屬茶壺。另外,火汜先生頭倒在書桌上,右手伸出食指指著金屬茶壺,不知有何意義。

   悠一對我指著打開的窗戶,我伸出頭往下看,竟然看到窗戶下垂著一根繩子到地面,難道兇手是殺完人,鎖上門,從三樓垂降到一樓的。

   剩下的我不願在回憶,只記得悠一的哭聲以及嗚嗚的警笛聲。火汜先生已經確定被謀殺了,死因是硬物擊打頭部。


   以上,就是火汜家殺人案的回憶。

   我將這些在下次偵探活動中對社團成員說了出來,我當然徵求了悠一的同意,他決定,化悲痛為力量,一定要找出殺死自己爺爺的兇手。

   水谷:有其他的線索嘛。

   我說:「別墅內沒有闖入者的痕迹,兇手極有可能是那三名大學生中的一人,雖然三人後來跟我說他們都在二樓打掃衛生,但並沒有在一個房間,完全有人有機會跑到三樓,將正在聽歌的火汜先生(註:電腦還播放著音樂軟體,聲音從耳機中放出所以其他人聽不到,疑似火汜生午睡醒來聽歌)殺死後鎖上門,將鑰匙放在電腦上,再用繩子垂降到一樓后,從正門跑進二樓。而因為繩子在別墅的背面,所以沒有人注意到繩子,之後那三人在裝作若無其事的離開(註:我和悠一一直呆的客廳沒法注意到有人上樓梯)。動機可能是偷青銅雕塑被火汜先生察覺殺人滅口,只是,究竟是誰做的呢?」

   我繼續說:這之後,我也問過那三個人,並告知了他們所有的情況,他們的回答如下:

   青木誠:怎麼會這樣,火汜先生,他,他是一個很好的人。我當天一直在二樓打掃衛生,什麼?青銅雕塑是兇器。我上周打掃衛生時還注意到它在的,這周打掃時它不在,我以為被人偷走了,所以有點失落。我那天想問你們青銅雕塑在哪裡,但最終沒說出口。什麼?你懷疑我?不,我雖然喜歡古董,但絕對不是我拿的。

   石原俊介:火汜先生是一個老小孩了,他一聽音樂就能聽很久,人也很溫柔善良,他還為我們家買了個露天泳池,因為他知道我喜歡游泳。究竟兇手為什麼要殺了他呀!我們那天早知道多陪火汜先生一會了。什麼?你問我們為什麼那天要不辭而別,火汜悠一他知道的,因為我們每周日下午看完火汜先生后都要一起去真由美家玩。

   淺倉真由美:我不相信,火汜先生不僅資助我讀大學,還在半年前給我買了架鋼琴,他這麼一個好人為什麼會死呀。嗯,俊介說的沒錯,我每周日看完火汜先生后都會邀請誠和俊介來我家練習鋼琴,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彈給火汜先生聽。什麼?你不會認為兇手在在我們當中吧,絕對不可能。我太了解他倆了,他倆一定不是兇手。誠雖然表面冷淡,但他實際上人很好,他右手周日來火汜家時就扭傷了,他卻不願意告訴火汜先生讓他擔心。俊介就更溫柔了,他......(真由美跟我訴說了很多,最後泣不成聲)

   偵探社社長金井學姐嘆了口氣,我們整理下線索吧:

1.別墅無外部入侵痕迹,死者無仇家。住在屋子裡的只有死者和孫子悠一,除了三個大學生外沒有其他常客。

2.火汜先生的房間是一家國外進口金屬門,地上無縫隙,房間內也無暗道,門只有兩把鑰匙(配置鑰匙需要找國外廠家登記,極為繁瑣,所以不可能有其他的鑰匙),一把備用鑰匙被冰在冰塊中(至少凍了4個小時以上,原來和其他鑰匙一起在一樓抽屜里),一把在房間筆記本電腦上,經後來驗證確實為房間鑰匙。房門只能用鑰匙鎖上,無反鎖。也就是說兇手只能從窗戶利用繩索離開。

3.青木在二樓獨自呆了一小時,之後三人一起在二樓呆一小時離開,這期間,三名被資助的大學生均沒有不在場證明

4.五月和火汜二人一直在一樓,互相有不在場證明。

5.房間內嶄新的耳機是火汜當天送給爺爺的禮物,他事先將禮物放在爺爺桌子上就是想給他一個驚喜。其他東西均為火汜先生的,房間很整潔,所有東西都整理的很好,床上被子也疊好,垃圾桶內空無一物。

6.三樓還有許多類似的房間,都採用相同的金屬門,所有的備用鑰匙都在一樓的柜子里。

7.三名大學生都對別墅情況了如指掌,包括房間結構,以及鑰匙位置等。

8.火汜先生死於青銅雕塑重擊頭部,兇手連續砸了多下(不要在意為什麼兇手和現場沒沾血,可以理解為出血不多)。火汜先生倒在桌子上后,用食指指著金屬茶壺,疑似死前留言,但茶壺檢查后無任何線索。

9.青銅雕塑位於二樓收藏室,青銅雕塑也是裡面最昂貴的古董了,上周三名學生拜訪完后丟失(放在衣服里拿走不會引起注意),案發現場的青銅雕塑確認為上次丟失的,據警方檢查,上面除了死者和火汜悠一的指紋,還有青木的指紋。

   水谷撓了撓頭,說:最可疑的就是青木了,他最有理由偷青銅雕塑,上面也有指紋,他時間也最充足,可是青木據說手扭傷了,那如何從窗戶上滑下來呢。要說淺倉一個女孩子也不太可能,難道兇手是石原?可那也沒有證據呀。。

   日高打斷了水谷同學的思考,說:這個案子實際上很簡單,沒必要過於著眼於密室殺人,而要在於製造密室的理由。兇手費勁一切的將備用鑰匙藏在冰箱中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用古董——青銅雕塑殺而不用金屬茶壺殺人,現場那個出現的違和感。還記得我上次問你們的問題嘛?就是男人和士兵的故事,為啥他們都說男孩是他們的兒子,想明白這個問題。。

   日高抬起了頭,繼續說:兇手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


<註:為了情節的完整增加了許多故事環節,導致篇幅較長(實際上已經省略了很多),感謝你的耐心閱讀。另外,注意人名不要弄混,一些地方我用了姓,一些則用了名,實際上為一個人。所有線索已經全部給出,請指出殺死火汜先生的兇手和手法>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33IQ推理測試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7
答案:
解析:
25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8-08-04 22:49提供 來源:33IQ網
(56)

【不在場證明推理題】

這又是一個密室殺人事件。
6月7號,很正常的一天(反正我也不高考),這個時候速食麵醬包已經變成了流體。A市發生了一件喜聞樂見的事兒。
在交代事件之前,必須先交代發生地點。事件發生在TL山上,該山均屬私人財產,由S先生所有。五年前,S先生心血來潮,建造了這個山莊。說是山莊,不如說是天文館。這裡有一個大型光學望遠鏡,一個擺滿瞭望遠鏡的觀景台。當然,不得不說的是那個像電影院一樣的球形建築。為了防止陰天,也為了滿足自己的求知(裝逼)欲,這個影院專門放映當前的星辰位置(當然是略去部分太陽光干擾的)。整個半球形天花板都是銀幕,投影燈放置在地板正中心。為了給人以更好的享受,該建築四周各有一個標誌,即「東、南、西、北」,以標誌星辰位置,其中,正北方和正南方向是該建築兩扇門。
這一天,S先生邀請了耿同學、五爺,一直潛水的殷某和……神秘的水波來家中做客(其實就是想試試新換的放映機)。大家吃過午飯,寒暄片刻,就一同前往那個密室。水同學注意到,在大門口是一座雕像。很眼熟,一個少女坐在凳子上,右手邊有本書。
大家從北門進入那間屋子,明顯可以感覺到……有錢就是任性。S先生讓大家席地而坐,迫不及待打開了電腦開關。頓時,天花板上映出了細緻入微的星圖。整個屋中一片寂靜,大家都被這美麗的圖景所震撼。
但就在此時,所有的光突然熄滅了。大家頓時大亂。S先生一邊喊著「別慌」,一邊慌慌張張從南門沖了出去。為了能看清楚狀況,五爺打開了北門,一束陽光灑進室內。庭院里,航概小姐姐的身影依然動人。
「耿哥呢?」「不知道啊,剛才沒來嗎?」「算了,管他呢。」
不一會兒,燈便重新亮了起來,不到十分鐘,S先生跑了回來。「抱歉啊,投影儀買錯型號了,功率太大過載了。」大家友善地牢騷了幾句,關上門,便重新欣賞美景。
約么過了兩個小時,下午四點,大家從北門出來,卻發現耿同學倒在了航概姐姐的旁邊……
(下面進入警察模式,雖然警察因為泥石流等柯南原因沒能前來……該處警察視角由資深小號水波同學開啟)
1、 耿某死於腦後致命擊打,鈍器傷,一擊致死,沒有反抗,沒有拖拽痕迹,排除他殺可能
2、 死於下午三點左右,誤差範圍正負一小時
3、 案發現場雖說是山中庭院,不是密室。但圍牆外的攝像頭確認該段時間沒有人進入
4、 除了在燈意外斷電時S先生出去了十五分鐘左右,別人未離開過放映廳(當然,死者除外)
5、 由屋外從南門到北門,少說用十分鐘,所以十五分鐘無法來回且完成殺人。
6、 停電時五爺等人打開北門,未見明顯異常。


Q:綜上推理,最大嫌疑人會是誰?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手法
最後修改於 2019-06-09 13:07:11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4
答案:
解析:
48
收藏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於 2016-02-18 02:32提供 來源:33IQ網
(111)

【不在場證明推理題】

11 月3 日是日本「文化日「。每年這一天,從東京到各大小城市都要慶祝,舉行」明治節」儀式,海外一些日本人居住區,也往往舉行慶祝活動。這年檀香山在慶祝「文化日」這一天,卻發生了一起兇殺案。被害者是33 歲的西岡富造,他為購買別墅來到島上,結果中午在海邊被人用鈍器打死。
但警方經過搜索,始終找不到兇器,所以便決定改變偵破方向,根據不在場證明來找兇手。
幾天後。第三代移民中的亨利· 北村被帶到警察局。他以前有不少劣跡,11 月3 日那天的行蹤又很模糊,難以確認不在場。
但對刑警的詢問 ,他卻報以嘲笑:「誰說我沒有不在場證明?11 月3 日中午,我正在參加日本會館舉行的明治節儀式。」
「你有人證嗎?"
「我和我太太一起去的。」
「家人的證言不足為據。有沒有其他人?" 「參加儀式的人很多,但我沒遇見特別熟悉的人。不過,有我太太為我拍的照片,"
北村拿出了照片,照片的背景上果然有懸挂的日本國旗、寫有「明治節儀式」字樣的幔幕,以及裝飾會場的蘭花等。
「儀式的時間正好是中午,我怎麼可能同時到海邊去呢?」北村補充說。
南川警長派人去沖洗店查證照片是不是今年洗的。一會兒警員回來,報告說北村真的是在11 月5日送去沖洗的。
「嗯?」南川警長雖然心仍存疑,在實證面前,又不得不釋放北村……
那麼,請你想一想,北村是兇手嗎?
最後修改於 2020-02-21 23:24:10
0
答案:
解析:
75
收藏
其他相關長篇推理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