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父亲长篇推理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父亲长篇推理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父亲长篇推理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20-08-23 09:06提供
(65)
我是素数,一个侦探。我应公爵的邀请,带着我的助理慕沐前往公爵府做客。公爵很热情,忙让仆人和管家招待我们。这里的气氛没有想象中那么严肃,而是温暖轻松。

……或许真的是我乌鸦嘴了吧……在一片惊呼声中,公爵僵硬地倒下了。嘴唇呈青紫色,没有外伤,可以判定为投毒。据可靠消息称:管家和侍女不会伤害公爵。这让我更加疑惑了。不过因为我在这里,所以不得不背负起调查悬案的重任。

公爵在倒下前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现在咖啡杯被摔碎了,光洁的地板上留下了一滩污渍。咖啡中未完全融化的糖块是公爵亲手加的,在慕沐的保护下,没有人动过现场的东西。公爵真是个急性子,糖块都没融化就开始喝了。既然不是管家和侍女,那么只能是公爵的三位公子了。我开始询问他们。

年纪最大的沈纨有着一只魅红,一只漆黑的瞳孔,他朝我眨了眨眼睛,开始向我阐述起来:“因为需要宴请您,我尊贵的客人,所以我上午一直在指挥仆人们布置大厅和餐厅。中午作了午休,下午就陪着小弥在花园里玩。”“能够讲述一下最近家里的情况么?”他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可名状的情绪,似乎很悲伤。“情况?没有。只是……父亲开始怀疑自己身体不适是因为已经老去,开始准备遗嘱了……”

二公子孤城人如其名,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座孤寂的冰城,周身环绕着冷漠的气息。“今天?我上午在外面忙父亲名下的商铺,他的势力范围有很远。”“家里现状如何?”“没什么,不过父亲告诉我们,他最近在作立遗嘱的准备。小弥很听话,父亲要是发脾气也找不到地方。”他突然停顿了一下,表情变得很难看,“哥哥他……他的瞳色,一直被父亲所诟病。他很迷信,不过哥哥没有计较太多。”

弥往年纪最小,还有着一头与其他男孩子不同的栗色长发,松松软软的。看上去,这么天真可爱的孩子也闹不出什么吧。“我上午在家里看书,下午就有哥哥陪我玩儿啦。”“最近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呀?”面对他,我的尾音也不自觉地上扬。“事情?没有吧……只是父亲变得很难过。我问他,他也只是揉揉我的头,告诉我要学会独立。”

每个人的证词看上去都完美无瑕,我只好去探访一下公爵的书房。书桌上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两三本书以及一张还没有写完的遗嘱,公爵的字体真是赏心悦目,大致内容是遗产平分成三份分给儿子们。我皱着眉,一言不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身后的慕沐苦恼地说。我也感觉到了,可是就是说不出来。

于是,我又了解到了一些信息:
1、管家当时在采购食材,仆人们烹饪,咖啡和糖块是孤城准备的。
2、案发现场没有检测出毒物,但是在公爵的咖啡杯中有些不明粉末,没有致命性。
3、公爵书房和花园是相连的。
4、孤城准备糖块和咖啡时,曾把仆人们都赶出厨房。
5、在公爵的杯子上有一点小小的污渍,无法擦除,杯子是孤城分发给每个人的。
6、弥往拥有随意进出公爵书房的权力。(即公爵允许弥往私自出入书房)
7、据弥往补充,在案发前后,他们都有在花园内玩耍。且沈纨两次都曾在花园内消失了一段时间,随后又回来了。
8、仆人只在固定时间清扫二楼的住房,打扫大厅及做饭,其余时间都在楼下仆人房间里休息(是的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
9、慕沐只负责保护案发现场不被破坏,其余地方无法确认。,
10、咖啡的疑问曾询问过孤城,他承认自己在咖啡里动了手脚,说这只是给公爵的一点小小教训,不想他竟然中毒而死。
11、孤城和弥往的生母是同一人,沈纨的生母死因不明,事情被压了下来。
12、公爵大拇指内侧指面被划伤,据说是下午出现的,暂未愈合。

真相仿佛近在咫尺,而我却无法触碰到……

因为主人公的盛情难却,我最终还是继续留了下来住一晚上。接下来倒是很平静,没什么事情发生,这倒是令人意外。

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的。起床去了厕所后觉得闷热,便打开了窗子,却看见沈纨在月光下的花园里掘土。“沈纨!你在干什么呀?”我远远的喊着。他仿佛被吓了一跳,慌张地左看右看,这才看到了我。“没什么,就是想在这里种些树。这个花园里的很多树都是我种的哦!”我四处望了望,杨柳柔软的枝条随风飘扬。“是杨柳吗?厉呀!”“谢谢!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去睡吧。”“你也是。”我又望了一眼他填上的光秃秃的坑,回去睡觉了。

我躺在床上,仍旧心绪难平。回想起白天的种种事情,突然发现了什么,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是他!

请问:凶手是谁?猜想一下作案动机和手法?

ps:本案的致命毒物可能是口服,也可能是涂在某物上。若为后者,则有残留,可被检测出。
标签: 公爵 父亲 咖啡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原创长篇推理精选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9
答案:
解析:
60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20-03-25 21:36提供
(54)
迷雾中的光点
风有点大,伴着刺耳的警铃声刺击着这座黑色庭院里所有人的心。

“死者,Groves Wilson,当地著名的富豪,最近公司不太景气,曾买过不少的意外保险,死因,疑似他杀,枪上发现了其妻子的指纹。死者身旁发现了致其死亡的手枪”

富豪的大儿子是个小有成就的资本家,但是最近遇到了一些金融问题急需要一笔钱财来弥补,但是父亲总是不愿意给他令他十分气恼。在一次偷偷打开父亲的保险箱时发现了其中的遗嘱,得知了厨师竟然是富豪的私生子,因此十分气恼,与父亲大吵了一架并且在父亲和管家面前威胁,让父亲修改遗嘱把所有的财产给他

二女儿从小安静由于母亲的去世和父亲迎娶后妈对父亲感到十分厌恶,随后面对父亲强加于自己的婚姻表示了十分大不满但在父亲的批评后不再有所表示,直到父亲去世也只是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厨师,是富豪的私生子,也是富豪的大儿子,童年中父亲驱赶他和他的母亲离开导致他对于富豪充满恨意,扮演成厨师后无意间被富豪认出,而富豪因为愧疚并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的将遗嘱修改了(厨师说他一直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还在秘密的策划谋杀)

现任妻子,比小20岁的妙龄女子,虽然与富豪结婚两人关系却十分冷淡,在外面有包养小白脸

老管家,一个跟了富豪几十年的忠心仆从,了解富豪的所有信息,经常为富豪打理产业。年轻时当过保镖,因为贩卖前老板的公司文件被开除。

以下是各位嫌疑人的口供:
大儿子:呵,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当时正在房间生闷气后面吃了一些安眠药就睡了,要查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好好问问他那年龄能给我当女友的妻子和那个狗杂种。哦,对了,她那个小情人你们考虑了吗?
二女儿:我不关心,我又不在乎他的钱,和我没关系就对了,别忘了我可是第一个报的警。让我说我那混蛋哥哥才是最有可能杀害父亲的,他那破公司怕是挺不了几天。
妻子:呜呜呜~我是无辜的,我的确有在外面与他人有染,但也不至于杀害他呀。但是他居然没有给我留一份财产,真是一个可憎无情的男人,不是吗?依我看他的那个宝贝儿子就继承了他的特点,没准就是他干的。
厨师:昂,那啥,我是挺恨他的,但是现在我继承了这么多钱我就不恨了,哈哈哈哈。真没想到啊,天助我也。
管家:对于老爷的去世我表示十分的伤感,他是个善良的人总是为家人着想,对待我也十分好,我很感激老爷,我是不会去杀害他的。
“对了,局长,据调查咱们的副局长好像与他也有过交集,会不会是?”

补充遗嘱内容:在我死后请将我一般的财产给厨师,他其实是我的私生子具体证明请找我生前的律师。剩下的钱财请对分给我的大儿子和二女儿,希望他们能够过的幸福,爱你们的父亲。

请问凶手是谁?
标签: 父亲 富豪 厨师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错的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答案:
解析:
47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20-01-11 05:28提供 来源:33IQ网
(8)
CSR推理之窒息命案
作:北航推理

谜题篇:门被撞开后,孔桦发现父亲孔军正躺在床上,面庞呈骇人的紫红色,已经死了。
1
“爸,起床吃早餐了。”清晨,孔桦敲了敲父亲的房门,却没有回应。他试着打开门,却发现房门紧锁。靠着房门,他似乎能感觉到门缝中传出阵阵灼热的气息。
“爸!爸!”孔桦用身体拼命撞击着房门。门被撞开后,孔桦发现父亲孔军正躺在床上,面庞呈骇人的紫红色,已经死了。
警方很快到达了现场,经过调查,刑警张漪和杨橙很快有了初步的推断。房间的角落烧着炭,窗门和房门紧锁着,但警方在窗台上找到了一枚陌生人足印,放在角落的炭火盆也有被人挪动过的痕迹。
张漪推测,凶手很可能是用药物迷昏孔军,然后点燃炭火,房间内的氧气越来越少,最终导致孔军窒息身亡。
“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孔桦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脸。
“据你所知,你父亲有没有什么仇人或者利益纠纷?”杨橙向孔桦询问。
“嗯……应该不会的,老爷子平时和大家关系都很好,邻里都说他人又心善又热情。”孔桦思索一会儿后回答道。
“杨橙,你快过来看。”张漪指了指孔军的手,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什么,法医用足了劲才掰开了他的手指。
“好像是纸片。”张漪蹲下身子仔细地查看着。
“这应该是死者留下来的信息。”杨橙看着张漪努力拼凑着残缺的纸片,纸片上并没有显示什么有用的线索。”
“小张,把火盆中的灰收拾一下,带到技术科看看”
“我们先回警局吧。”杨橙拍了拍张漪的肩膀。
2
两天后,警方再次接到报警电话,这次的案发地点是孔军隔壁的一栋单元楼。死者叫严建,56岁,独居。
他是在2楼被邻居发现的,案发所在的房间内摆满了木条、油漆桶和装修工具,严建躺在石灰粉里,脸呈紫红色,与孔军的死状如出一辙,都是窒息而死。
“真是太奇怪了。”法医做了初步的检查,摇了摇头。
“怎么了?”杨橙问。
“他的鼻腔和口腔里都是石灰粉,按照推断应该是吸入了大量的石灰粉导致窒息身亡,可是他的身上没有挣扎过的痕迹。怎么会有人在被人强行灌入石灰粉的时候不挣扎呢?”
“也许是凶手体格强壮,受害人没有还手的能力。”张漪推测道。
案发现场同样检测出了数枚脚印,与在孔军卧室窗台上发现的脚印一致。通过脚印,警方计算出了凶手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身材矮小的孔军和严建在凶手面前,的确没有还手的余地。
“咦?”杨橙蹲下身子,在脚印的附近,有几个密密麻麻的圆形印记。
“这是什么?”张漪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是凶手行凶的工具。”
杨橙请鉴定人员记录了圆形印记,这才站起身来。警戒线外,站着围观的街坊邻居们,杨橙抬起头,看见了向里张望的孔桦,杨橙伸伸手,示意孔桦走到自己身边。
“你认识严建吗?”
“严建?”孔桦抬起头仔细想了想,“我跟他并不熟,只是偶尔下楼的时候会遇见他。”
“或者你的父亲认识他?”
“不,不会的。”孔桦这次回答得非常干脆,“我父亲平时只要看见有人下棋,都会去凑热闹。可有一次他看见严建在小区和别人下象棋,却躲得远远的。”
杨橙想了一会儿,又问:“这栋楼住的都是你父亲以前的同事吗?”
“我不清楚。”孔桦摇了摇头,“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后来我母亲去世了我就跟着父亲生活,那时候他已经分配到这个单元楼的房子了,我对我父亲的工作并不了解。”
杨橙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决定去问问住在孔军隔壁的几位邻居,孔军是干什么的。
几位邻居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回想了起来:“孔军和严建都曾经在我们单位工作了一些日子,不过警官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他们的工作时间,应该分配不了这么好的房子。”
杨橙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两件案子的疑点越来越多。
根据邻居所说,孔军和严建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日子,为什么他们要装作互不相识?而且,孔军在进入单位之前的履历一片空白,他从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想到这里,杨橙拨打了队里信息科的电话:“喂,老赵,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件事情……”
很快,信息科就打电话来,向杨橙报告了严建的背景情况。经过调查,严建曾在一个矿区工作过,严建的妻子前几年就去世了,他也没有子女,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住在郊区的弟弟严野。
于是,张漪当即决定前往郊外严野的住处,打算在严野那里获取一些线索。
3
就在张漪和警局同事到达严野的家中时,忽然听到了后院水塘传来一声巨响,几个村民听到响声也赶到了后院,结果在永塘里发现了昏迷不醒的严野。
严野出了事,杨橙反而肯定了自己的推断,严建和孔军之间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关系。
杨橙并没有急着去严野的住处,而是赶到了孔桦所住的单元楼。孔军住在二层,如果凶手行凶后从窗台离开,那么一定是从二楼跳了下来,这里的房屋并不高,楼底下又是一片茂密的草丛,凶手跳下楼后便可以轻易逃脱。
杨橙走到了草丛处,拨开草丛可以看见几个明显的脚印,看来凶手的确是从这里逃脱的,而且脚印旁边还有几个密密麻麻的圆孔。这种圆孔在严建遇害的地方也出现过,它究竟是什么呢?
杨橙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掏出手机刚想打给张漪,手机上就显示着张漪的来电。
“杨橙,我们已经将严野送到医院了,医生说严野并没有什么大碍,随时可以出院。奇怪的是,他应该看见了犯人,却无论如何也不说出犯人是谁。”
“等—下!”杨橙突然明白过来,“那几个最初赶到严野家中的村民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将他们接到了警局,准备录口供。”
“把他们留在那里,一个都不许走,凶手很有可能就藏在他们中间!”杨橙说。
下午严建遇害的时候,凶手还在市区里,从市区赶到郊区严野的家里需要四十分钟,凶手几乎是同时与张雅出发,他没有料到警方会如此快速赶到严野的家中,于是没有顺利地杀害严野,他无法脱身,只能藏身于前往严野家中的村民里。只要仔细审查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凶手很快就会露出马脚。
张漪将几个村民的资料递给了杨橙。排查掉本村的村民后,只有三个人符合杨橙所说的条件,其中有19岁的少年陈锦,21岁在机械厂打工今日回家探亲的罗婷,还有59岁的下岗工人萧铁。
这几个人里最有嫌疑的就是陈锦和萧铁,陈锦身强体壮,但精神状态差,陈锦今天一整天都泡在网吧,网吧的老板可以证实。萧铁虽然没有不在场证明,但他带着口罩,身患恶疾,靠轮椅行动,也不大可能犯案。
这时,技术科的电话打来了。
“杨哥,灰的损毁程度有点大,但是经过我们的技术手段,我们发现这好像是一张合同”
“看来我想错了,原来凶手是他。”杨橙叹了一口气,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Q:1.两人的死亡过程
2.凶手是谁
3.试描述你所认为的细节
标签: 凶手 父亲 脚印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CSR推理
0
答案:
解析:
4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8-12-11 23:36提供 来源:33IQ网
(54)
他和父母一起居住。曾经他差点就有个妹妹了,但是在得知是女孩之后就让母亲打掉了,他还求过父亲,但父亲执意不要。还跟他说,将来,最好不要女儿。他根本不听。在他16岁那年,很不幸地,父亲死去了,死于一种古怪的病。似乎还是遗传病。他很悲痛。
后来他二十七岁了,也成了家,二十八岁的时候有了两个玉雪可爱的孩子,是一对龙凤胎。
三十岁的时候又有了一个小女儿。
后来他五十二岁的时候,终于有了一个外孙女。
五十六岁,他才有了孙儿。
六十七岁一天,他偶然发现父亲的书房里,有一本日记本。
原来分别是几个先祖写的。
第一个人是这么写的:
“一向对我很好的小姑姑在我人生的第21个夏天死去了。可怜我的表妹啊,她比我还小5岁呢,总是软软糯糯地对我叫表姐好,可爱至极。这么早就失去了母亲,一定很悲痛吧。”
“医生说有可能是家族遗传病,好担心我或者妹妹抑或表妹会死去。”
“我的儿子啊!你怎么这么早就去了呢……儿媳本就早早地去世了,我的小孙子才十六岁哎!你让他怎么活啊?”
……
第二个人:
“整理我爷爷的遗物时,我发现了这个,也看到了爷爷写的内容。记得爷爷还说过,两个人都是死于同一种怪病,实在可疑。我想,我不妨调查调查。”
“父亲死时,我也略有所闻。我现在22岁了,可以娶她了。可是我好担心,以后我们的孩子会不会受到这个病的影响?我呢?我会不会死去?表弟也是,还有表姑的儿子。不知道谁,会不会就这么死于那个病呢?”
“我的女儿竟然死了……我不能相信,不敢相信……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不愿相信……那么可爱的人怎么就去了呢?有没有办法找到药呢?”
……
第三个人:
“我发现了这本日记,当然也看过了。我的母亲,竟也死于同一种病。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年我的生日,妈妈为我插好十六根蜡烛要我许愿,等我睁开眼睛却只看见了倒地的妈妈。”
“孩子十四岁了,哥哥的孩子只比他大2岁,感情可深厚了。哥今年又死于那种病,我还是多帮帮我的侄子吧,才刚上高中呢。希望尽早有人找出药来,我尽力了,可是什么也没找到……”
……
最后,我看到了父亲写的:
“这本日记是时候终结了,因为我就快找到解除这个病害的药了。我的曾姑母(爷爷的姐妹),不该死得那么不明不白。”
“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我也还不能完全确定我就是对的,要是告诉他他不信,还记恨我不要他的妹妹,不是加剧了他的厌恶吗?唉,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他惊愕,难道父亲也是有苦衷的吗?
“我的孩子长大了,还差一点,不知道能不能完成,完成了,我就解脱了,包括我以及后代。”
“可能完成不了了,希望子孙能尽早完成它。”
下面是几种可能针对这种病有效的物质。
他忽然意识到,他如果不能很快地完成解药,可能就又要有人死了。
请问,这应该是谁?
【注:假设这些都真实存在。】
标签: 父亲 孩子 爷爷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小题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4
答案:
解析:
57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7-07-06 12:02提供 来源:33IQ网
(10)
服部正在跟好友聊天,却来了一位漂亮的女士,她穿着很华丽,是一位富贵人家的小姐,她手上带着的闪着光的珍珠很是显眼。
“这位小姐,你有什么事吗?”服部说。“我是来寻求帮助的,您是侦探先生吗?”那位小姐说。“对,我是。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我父亲最近很奇怪,感觉有什么事情不愿意说,并且我父亲从昨天傍晚到今天一直没出房间,仆人叫他也没有回应,父亲他也没吃饭,我担心,就来找侦探先生你了。请你务必跟我去看看”服部与那位小姐一同前往她的住处。
“你家很远嘛,这都快三十分钟了。”“是有点远,请服部先生耐心等候”“你穿着长袖不热吗?你都出汗了。”“没关系,服部先生。”过了十几分钟到了,刚下车一位仆人冲出来“不好了!小姐!”一位仆人慌张的说。“怎么了?”“老爷他……他……他死在房间里了”没等那位小姐反应过来,服部马上冲进房间里观察起来。
房间有打斗的痕迹,死者是被重物砸砸击头部致死的,尸体还没有完全僵直所以死亡时间大约为30分钟~2小时前。死者头部有伤口,但房间没有血迹,显然凶手清理过现场。凶器是一个花瓶。服部又开始观察起来,接着走出房间叫发现死者的仆人来问话。“你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你是怎么发现的?”仆人哆哆嗦嗦地说:“我今天9点给老爷送茶去,小姐说过老爷一般这时候要喝茶,我沏好茶准备给老爷送去时,发现老爷门反锁着,我觉得奇怪,便拿钥匙开门,然后就发现老爷死在里面了。当时吓得我把沏好的茶都摔在地上了一动不动,另一个仆人来了看到这一幕便跑下楼打算通知小姐,接着你们就来了。”“当时你进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还有谁有钥匙?”服部问。“也没什么奇怪的……就是感觉有点冷,至于钥匙出了我开门的那把就只有老爷有了。”“好了你可以走了。”
服部回到房间,小姐已经在房间里哭成了泪人。“小姐,请问你有什么兄弟姐妹吗?”那位小姐摸了摸眼泪,说:“有倒是有,不过因为他跟父亲经常吵架便被父亲赶出家门了”“那现在他在哪儿,能否联系叫他过来?”“可以,我这就去联系”服部乘这个时候找了一下死者身上的钥匙,没有。房间里也没有。一会儿一位满身是伤穿着短袖的男士来了。“找我什么事啊,没什么事我走了!”他不耐烦地说。“哥,父亲他死了……”那位小姐又哭了起来。“啊!我……我只是想……想要点钱而已……怎么他就……”他小声的嘀咕着。服部走出房间对小姐说:“小姐,请问你觉得哪些人有嫌疑呢或者是哪些人最近跟死者走得近”“走得近的话,我哥最近回家了一趟,跟父亲大吵了一架,便气呼呼的走了。还有一个女仆最近跟父亲走得很近,仆人都说她看上了我父亲的钱想嫁给我父亲。”女仆听见自己被说出来了,急忙解释:“我的确跟老爷走得近,我也是贪老爷的钱,但老爷只是玩玩我,根本没有想娶我的意思,所以我杀他也没用。”
服部有分别问了他们30分钟~两小时前分别在哪里。女仆说:“从起床吃完早饭候我就跟其他仆人一直在打扫房间,知道发现老爷尸体”小姐说:“我去了您那你请你帮忙啊”小姐的哥哥说:“我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服部回到房间,在死者旁边搜查一番,头上留下了汗水,“刚才有这么热嘛……”这时 服部发现死者手上有一颗珍珠,但这颗珍珠却没有一点光泽。
服部走到小姐面前说:“小姐,你的珍珠手链好漂亮啊,谁送给你的吗?”“这是我父亲小时候送给我的,说是爷爷小时候送给父亲的。”
“可惜了,你永远都不能再带上它了,就是你杀死的你父亲吧!”



1.请问服部推理正确吗?
2.如果正确请说出作案过程。
3.如果错误请说出凶手并说出作案过程。
标签: 小姐 服部 父亲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4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8-14 03:32提供
(96)
情殇是一个警察局里的特殊侦探,最近刚接手警察局的一个案子。来报案的人是一个私人营养师,她是为她的主人来报案的。

她的主人似乎是神经错乱,白天还好,尤其是晚上,主人也不愿去检查,他感到很害怕,但是不知道他在怕什么,有时候晚上睡觉,会经常说出梦话,奇怪的是梦话都是一样的“滚,快滚开……”主人还会梦游,床头柜里有一把枪,在营养师报案前一天晚上,主人就梦游拿起手枪开枪,子弹穿过墙壁打碎了营养师房间的一面镜子,她这才来报案。

警察通过调查取证,得到了一些其他信息:
1.营养师跟着主人有十几年了,她是主人从网上随便找的,她后来去学了心理学,她怀疑,主人的这种表现很有可能是和他的父母或者前女友有关,看来,营养师很了解主人。
2.主人的母亲早逝,父亲是个化学家,他跟另四个化学家曾经研究新型气体,后来因为发现这种气体可以被运用到战争上,能够让人长期产生幻觉,于是父亲提议取消研究,最后大家都先后同意了,后来父亲在一个夜晚,在充满雾气的,人迹罕至的草地上死亡了,当时主人在场且才5岁,躲在一旁,主人(现在25岁)现在回忆是被猛兽吃了(当时的警察查证,父亲是勒死的),自从主人的父亲去世后,跟父亲最要好的一位化学家(一起研究气体五人中一人)经常去安慰主人,主人也把这位化学家当做自己的父亲一样。
3.主人谈过一次恋爱,女友是从网上认识的,但是,当对方知道主人的父母都不在时,说,父母都没有的人她和她父母很难接受。主人因这件事抑郁了很长时间。
4.主人每次做梦都是同一个梦,都是父亲被猛兽杀死。
情殇经过仔细的判断之后,得出了结论。

(文章有无用内容,目的是混淆判断,请注意)
问题:谁杀死了主人的父亲?是谁让主人精神错乱的?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3
答案:
解析:
63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8-01 09:46提供 来源:33IQ网
(191)

查理的父亲自杀了,但是查理的父亲,给查理留下了一笔巨大财产。
他的父亲给他留下来了一封信,信上面首先就是画一幅地图,他的父亲在信上给他留言道:首先跟着那幅地图走,然后到了密室再读我写给你的信。
他跟着地图走进了他们家的密室,刚开始地图上有一些字母,他不明白。不过后来,他就弄懂了,然后跟着那些字母,走到了他们家的密室。
       天哪!他还不知道他们家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密室!查理惊呆了!

查理的父亲在信上面说道:“.当你看见这信时,我想你早就知道我已经去世了.。不过我留下的财产够你活一辈子了,.就在里面.。
       还有别忘了,不能用这笔钱的时候,.把门锁起来.。你可以带着这笔财产去远方结婚生子,也可以留下来。因为这栋房子价值不菲,你可以在这座房子里生活,不过我想房子太大了,你一个人应该会很孤独吧!你也可以在这一栋房子里结婚,你可以用我给你的钱多请几个仆人,然后过完你的生活。
       .接下来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但是查理读完信过后,感慨到,父亲还是爱在写字的时候偶尔打个点啊!不过查理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看了一遍父亲写给他的信和地图,突然眼里充满了惊恐, 连忙跑过去把密室的门锁了起来,然后去报警了。
(ps地图上的字母:woshibeirenshaside)

标签: 父亲 查理 地图
最后修改于 2019-07-25 11:39:11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8
答案:
解析:
129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11-21 09:32提供
(26)

哀婉之乐解密篇之彩墨 上

虽然我痛恨那个组织,痛恨那些人,但彩墨这个代号,我是很喜欢的。

我原本叫茗雪,茗云是我妹妹,我俩也算得上是出身名门了吧。从小,我俩都被养在深闺,大人让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茗云算是听话,慢慢就成为了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

我虽表面迎合着,但心里却是极度的不愿意。父亲是武将,一年到头也没有几次在家,或是征战沙场,或是习武练兵。

小时候,我奇怪父亲为何要去打仗,母亲说,是和坏人战斗。

“坏人,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呀?”

“一个姑娘家,瞎说什么。”母亲半是严厉半是怜爱地说道,随后又看看一边的茗云,对我失望地摇摇头。

打那以后我的好奇心就起来了,一心想看看练武场是怎样的。要丫头陪同,她们肯定拦着,也只有我自己去了。

更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过一次,还好我记得路,附近也没有修缮。尽管如此,还是费了老大劲才找到地方。

“嗨,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一回头,是一十一二岁的男孩子,他笑,在我看来是不怀好意的。

“怎么,你瞧这里都是男的,我一小女孩就不能来吗?”

他不回答我,只笑道:“来,我教你。”

我没有理他,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自己坐着,练武场上的兵器都是些笨重的大物件,瘦小的我自然拿不动。

可,拿不动,就要被嘲笑!

“哈,你在这里啊!”那个讨厌的男孩子又过来了。

“在这里又怎么样?”

他没理我,不知从哪里拿过一对剑,很像是碧玉制成,但肯定不是,青绿色的光芒逐渐汇聚成枝叶的形状,又缓缓散开。

我原本以为,武器都是寒气逼人的,可这对剑,与闺阁中的绫罗绸缎之柔并无异处。

“一人一把,我来教你。”

此刻我以感觉到了,他不是在笑我,是认真教我的。剑应该算是很轻的了吧,虽然我拿着还是有点费劲。

“哥哥,我累了,歇会吧——”

父亲说过,练武一开始也不容易,我此刻已深有领会,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有些跟不上节奏。每当我想放弃的时候,母亲刺耳的话语就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一个女孩子家,瞎说什么!”

母亲,我没有瞎说,我要让你们都知道,女孩子也可以惩恶扬善!

“你叫什么名字?”他友好地看着我。

“茗雪——枫露之茗,雪压青松。”

这两句话也就是我名字的典故吧,以前母亲教给我的。

“很好,我从书上看到过,青松是很坚强的,虽然你名字里没有这个字,但我觉得你就是。”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呀,不能告诉你。”

我就不再问,而是低下头摆弄着地上的两把剑。

“它们本身是一对剑。”

两把剑上都刻有我看不懂的图案,而且不一样,我因问是什么意思,他只笑笑,说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把给你,另一把我留着,我该走了。”

“那我们还会相见吗?”我竟有些舍不得他。

“有缘,自会相见。”

------(如果没耐心可以跳过以上文字,不影响做题)

盒子中有一张纸,上面写着:

青衣姐姐,抱歉我这么叫你,因为我实在不想叫你林四娘了。

如果她们在我的房间里发现了这两个盒子,你打开了给你的这一个,那么,请来这个地方吧:桃花帘中十三同八十六星。

“茗云姑娘,你姐姐的屋子重新整修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动,东西都还是原来的位置,是我不让的。”

青衣同茗云、菖蒲寻来了一把青绿色的剑,虽已时隔多年,却依然如同新打造的一般。

剑上有一些奇怪的图案,最前面是一个人在行走;接着的似乎是一辆车,却没有马拉着;再然后是一棵树,也最为醒目;最后是些针线、纺锤、梭子。

“茗云姑娘,你可知道,另一把在哪?”

“另一把?”

“看这剑上的意思,就知道还有另一把了。”

问题:剑上的图案是什么意思?

思考一:对剑中的另一把上应该是什么字?

思考二:彩墨把剑藏在了何处?

标签: 母亲 父亲 名字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19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5-03-02 01:42提供
(59)

魂灵的裁决

推理作家江川乱山应当编辑的老朋友西本一郎的邀请参加招魂酒会。

  “我的异母姐姐是个喜欢怪奇文学的人。她请了法师,说是要同二个月前去世的父亲魂灵叙谈叙谈。”

  “什么招魂术,还不都是骗人的,何必耍这种把戏呢?”

  “似乎要洗刷家族的耻辱。父亲生前沾花惹草不太本分,以致有两个异母姐姐。她们正为分遗产闹纠纷,自然是要趁此机会问问父亲的魂灵留下了什么遗言。”

  “真是个怪嗜好。可这种场合为什么要叫上我呢?”

  “是想请先生当证人呀,如果招魂术成功,父亲的魂灵说话时,要是先生在场不是有很好的小说素材吗。”

  经他一番热心劝说,乱山出于好奇决定出席。

  地点是某公审九楼的一个房间。门牌上写着中根久子。她就是西本的异母姐姐。喜欢怪奇文学的老处女。

  已经有两个人先到了。一个是电视节目主持人白坂美枝子,另一个是留着胡子不伦不类的男子。那个人怀里紧紧地抱着一个酒瓶子。据说白坂美枝子也是西本的异母姐姐。

  “这位是法师河田先生,一直从事中世纪欧洲黑妖术的研究。”久子给乱山做了介绍,那个大胡子的人只是朝他点点头,然后说道:“那么,如果诸位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在那边儿已经准备好了。”久子把四人带到隔壁的西式房里。

  法师点燃桌上的蜡烛,然后熄灭电灯,说道:“诸位,请在喜欢的位置上就坐。”

  法师将红葡萄酒一一倒入五个杯子里。

  “红葡萄酒表示人的血液。血液是生命之源。死者的魂灵嗅到这迷人的芳香,就会回到现世。”倒完酒后,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首先,让我们为死者的魂灵干杯。不过只能喝掉一半儿,再请将酒杯放回原处那么为魂灵干杯!”

  红葡萄酒,在昏暗的烛光照耀之下,仿佛殷红的鲜血一样。

  大家都显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喝了一口便放下了酒杯。这时,由于过于紧张,手有些发抖的缘故,乱山不小心把酒碰洒了一点儿,雪白的桌布上染上了一块红红的污垢。

  “那么,诸位,请在桌下拉上两旁人的手。”

  大家照他说的一起伸出两手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圈。西本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乱山左手拉着美枝子,右手拉着久子。

  “大家都握紧了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许松开手,要静静地闭上眼睛……”

  说完,法师严肃而有节奏地唱了起来。

  “啊!伟大的阴朝帝王撒旦呀,地狱的主宰恶魔呀,请借赐于力量吧,帮我招回在冥界徘徊的死者的魂灵。再见吧魂灵,快快显灵,请听我的咒语。去掉邪念、摆脱邪恶、情欲、从迷惑中解脱……”咒语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最后消失,突然从黑暗中传来另外的声音。

  魂灵:“我来了啊,有什么事?”

  法师:“喂那声音之主,是在坐的姐弟三人的亡父吗?”

  魂灵:“是的。”

  法师:“那么,我问您,您是两月前得急病过世的吗?”

  魂灵:“不是得病死的,是被杀害的,是被毒死的……”

  乱山先生两侧的美枝子和久子都紧张的屏住呼吸。

  法师:“那,你知道谁是凶手吗?”

  魂灵:“当然知道。”

  法师:“是谁?”

  突然,握着乱山左手的美枝子惊叫起来。

  “行啦!求求你开开灯!”

  “安静……如果吵吵闹闹死者的魂灵就会跑掉的。”法师制止说。

  “那不是父亲的声音。”西本也大声喊着。

  只有久子倒很冷静。

  “接着来吧,马上就完了。”

  “不,已经不行了,已经走远了。很遗憾,今晚就到此为止吧。那么,诸位,让我们用剩下的红酒送走故人吧。”众人松开拉着的手,拿起各自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回去了,这是个骗局。”美枝子起身向门口走去,突然她尖叫了一声便摔倒在地板上。乱山和西本马上跑过去把她抱起来。久子打开墙上的电灯开关,室内一下子明亮起来。

  此时,美枝子已经死,而且表情很痛苦,有一股臭氧似的口臭味儿。

  “赶快叫急救车……”

  西本大叫着,乱山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已经晚了,人已死了。”

  “杀害父亲的就是美枝子,因此遭到了魂灵的报复。”久子坦然地说。

  “不,是氰酸钾中毒死亡。一定是掺在葡萄酒里的。”乱山闻了闻美枝子的酒杯,断然下结论说。

  “你别胡说,这葡萄酒大家都是一样的,不该只死她一个。”

  河田的法师提出抗议。

  “那么是在招魂术进行之中,有人趁大家都闭着眼睛的时候,悄悄往美枝子的酒杯里放了氰酸钾喽。”久子说着,向西本投去了怀疑的目光。坐在美枝子旁边的是他和乱山。

  “哪里话,我一直握着法师和美枝子的手,根本就没有投毒的机会。”西本铁青着脸为自己申辩着。

  “我也一样呀。我紧握着河田和乱山先生的手,而且我的位置与美枝子离得远,是够不到的。”

  “那就是杯子事先就投了毒。准备杯子的是久子姐姐呀。”

  “你胡说八道。我们都是自己选择位子就座的,并不是我指定的美枝子的坐位的呀。”就在这两位异母姐弟互相猜疑的时候,乱山忽然发现自己位置上的那块红红的污迹不见了。

  第一次干杯时,不小心碰洒了酒,明明桌布上染了红红的污迹,可现在污迹都不见了。相反,西本的坐位上却有一块同样红色的污迹。

  “西本君,你也把酒弄洒了吗?”乱山问道。

  “真怪,我不记得洒过呀……因黑着灯,所以没太注意。”

  接着,乱山又问法师道:

  “刚才那魂灵的声音果真是死者显灵了吗?你老实回答我,这可是个杀人案件呀。警察也要来调查的,那声音是你搞的鬼把戏吧。”

  “对不起,为了造出招魂术的气氛,是我信口开河。”河田这个行骗人的法师很快坦白了。

  “哼,原来如此。这么说是你杀害了美枝子姐姐。”西本猛地揪住法师的胸口举手要打,乱山上前拦住。

  “西本君,住手,不要太激动。谁是真正的凶手,我已经都清楚了。”乱山自信地说。

  那么,诸位读者,毒杀美枝子的凶手到底是谁?用什么手段往她的酒杯里投的毒?

标签: 魂灵 法师 父亲
1
答案:
解析:
49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2-04-17 07:57提供
(14)

  2011年12月22日凌晨,偏僻的山脚下发现一辆焦黑的汽车。汽车被焚烧的面目全非,连周围的几颗大树都未能幸免,已然成了枯枝。驾驶座上的司机也被烧的没了人形,可见火势之大。
  车内只有司机一人的尸体,几个安全带的金属扣散落在司机脚遍,被烧成了黑色。仪表上接近0的指针也还隐约可辨。
  汽车是从上面山间公路的急转弯处掉下来的,这里经常会出现交通事故。过了这个急转弯不远的地方就来到一条宽敞的大路。再往前走还有一个加油站。值班人员称当晚在值班室打盹,并未听到异常声响。
  当依然小丫头开车来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找自己的父亲取家里的钥匙时,刘警官正在案发现场发愁。依然这小丫头是听了早间新闻报道此事,又得知自己父亲在处理这起车祸时,才谎称自己忘带钥匙,来现场找老爸看热闹的~
  “刘大警官,这事故不对啊……”依然到现场听了父亲的陈述后给父亲指出了疑点“……”
  刘警官托着下巴点头道:“是啊!这不是事故,是谋杀!看来今天你这小丫头片子没白来~阿夏,马上调查死者身份!”

  死者凯崚,男,36岁,当地人,家住案发现场附近一别墅内。刘警官来到别墅后分别找死者的女佣,儿子,妻子问话。
  女佣:“老爷昨晚在家看电视,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然后就再没回来。他和夫人?很恩爱啊!最近夫人的车子丢了,在外面玩时,一个电话老爷就亲自开车去接她!不过最近夫人愁眉苦脸的,自己在家时还经常念叨着狐狸精什么的……少爷?唉,那小子不争气,不务正业的,光惦记着老爷的钱呢!”
  儿子:“昨天晚上?我跟朋友在外面喝酒,都醉了鬼才知道是几点!那个加油站啊!知道,老爷子老是去那儿加油,我怀疑他看上那个加油的小妹子喽!哈哈哈哈!”
  妻子:“昨晚我在朋友家打麻将,打电话让老公来朋友家接我,等了好久他也没来,我想他是去找那狐狸精了,就打车回去了。对,我的车丢了。呵,那种7、8十万的车至于报警么?笑话~恩,不想买了,这样老胡还能去接我,我还能假装他还爱我……她?这是隐私,我不想说。”
  “我已经知道整个事件是怎样的了!立即逮捕(……)!”刘警官摆出个超帅的姿势指出了凶手。

推理

1、怎样看出这不是普通的车祸的?
2、作案手法?
3、证据?

标签: 警官 现场 父亲
19
答案:
解析:
3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2-01-21 07:51提供
(16)

  “我无法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S警长自语道。
  在他面前的那具尸体背部被人用日本刀刺穿了,然而死者嘴唇的颜色却告诉他死者曾服用过毒药。
  “确实难以理解。”站在他旁边的爱丽丝小姐说,“我的父亲怎么会既服毒药又被人刺穿了呢?”
  “按理来说凶手用一种手段就可以了,为什么偏偏这么做?难道凶手有两个人不成?”S警长又自语了一句。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就在爱丽丝小姐的生日宴会上,发生了老主人被杀的事情。当时所有的人都在楼下,就在爱丽丝的男友霍夫特上楼去敲房门的时候发现了不妙的情况,于是跑下楼叫上大伙一起将门撞开,门被撞开后便发现了老主人的尸体 ,当时四周禁闭,窗户都是关紧的,这里形成了一个密室。此外,房间里有一台关着的电脑,一书柜的恐怖小说。死者手边还有一本翻开的小说,看来死者生前正在看书。更为重要的是,这间屋子的钥匙放在一张很普通的桌子的正中央。

  “爱丽丝小姐,桌上的这杯酒是怎么回事?”
  “是我父亲上楼之前在餐桌上拿的。”爱丽丝答道。
  “随手拿的吗?”
  “是这样的。”
  “日本刀又是谁的?”
  “它一直就在父亲的房间里。本来是挂在门后的。”
  “你父亲有锁房门的习惯吗?”
  “他一个人在房间里总是喜欢把自己关在里面。”

  一位留着长发的小姐出现在S警长面前,她叫克瑞斯,是爱丽丝的朋友。
  “警长先生,门外有人找你。”她刚说完,S就向门外看去,他微笑着说:“是H侦探啊!您能来真是太好了,我这儿刚好有个棘手的案子。”

  “我就是为这事来的。”H查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对爱丽丝说:“小姐,您是这里的主人?”
  “是的。”
  “这杯酒……”
  “是我父亲随手在餐桌上拿的。”爱丽丝又解释了一遍。
  “是霍夫特和大伙撞开的门。”爱丽丝补充了一句。
  “霍夫特先生,您上来有什么事吗?”

  霍夫特抓了抓头发,“我是想借此机会向爱丽丝的父亲谈一谈我和她结婚的事,谁知道却……”他不忍再说下去了。
  “这是什么?”H侦探在门外的垃圾箱内找到了一根鱼线以及一根针。
  “谜团解开了。”H侦探笑着说。

  各位朋友,您知道这间密室杀人事件是怎么回事吗?尽量发挥您的想象力!

16
答案:
解析:
5
收藏
其他相关长篇推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