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开放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6-01-09 19:56提供
一般
(18)

(本题根据作者真实经历改编,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LIEK,你确定,你真的要去么?这是拿你的命在赌啊!”

“青衣姐姐放心,我可以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孩,感激、担心、悲伤等各种感觉交织在一起,充斥着我的心。我不想让她去那种很可能连命都保不住的比赛,可是,我需要钱!我需要钱去给我最爱的男人小叶子治病!而我又不能去——

“既然这样的话,再练一遍吧。”

我像逃离毒气现场一般开门出去,倚着墙壁流泪。我从包里翻出那张宣传单,不知是泪眼迷蒙还是心理作用,字都看不清了:

筝鸣香消比赛宣传单:

策划人:水镜

参赛条件:18岁以下

奖品:第一名:241万元 第二名:活下去

策划人是水镜,我曾经的仇人。不知道她从哪里打听来我的事!这比赛,就是她针对我的吧。或者直说,是她为我设的陷阱。可我除了往里跳,别无选择。筝鸣香消,香消玉殒,指的就是参赛者的死亡吧。

若是我自己去也没什么,可让我纠结了这么久的是,只有LIEK,这个比我小364天的女孩才能去。而我,恰好刚刚过完十八岁的生日。我只比她大不到一岁,却成了她的老师。平时我们总是情同姐妹,她也总唤我“青衣姐姐”。天籁般的声音,此刻却让我觉得像来自天堂的《哈利路亚》。声声召唤着我去死。我可以为之生死的古筝,居然成了驶向死亡的船只!

无数的记忆如同电影般一幕幕在我眼前重演,三年前,我还是助教,而她,刚刚来到这家琴行。突然出现的与我容貌、天赋不相上下的这个女孩激起了我的妒意。此刻,我的嫉妒全部转化为了歉意。

“LIEK,抱歉。”

比赛的那天,恰似我第一次见到LIEK的那天,天色晴好。

只是,心情,再也不复从前了。

“青衣,好久不见。”

我抬起头来,水镜那可憎的面庞出现在我的眼前,妖冶的脸上有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全身佩戴的珠宝首饰散发着令人生厌的光辉。

“加油哦。”见我不说话,她又来了一句。

LIEK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

“准备好,一会就开始了。”我提醒LIEK,自己往比赛场地里面走去。

“你是老师吗?帮忙调一下音吧,我有点事。”

“好的。”我恍惚地接过扳子,坐在琴前,调音器还摆在那里。

音确实有些不准了,必须赶紧调好,LIEK抽签抽到了第一个,不能再拖了。

可是,第2根弦怎么也调不准!突然我觉得调音器的位置和式样都不太对劲,再一看,刚刚显示频率的位置,440居然变成了400!还一直在往下减少。

调音器——炸弹!

我恍然大悟,赶紧找出小刀割断第2根琴弦,只要换上另一根备用琴弦就行了。

安全了。我长舒了一口气。

“青衣,你在这里呀。”水镜的声音。

我仇恨地看着她,几乎疯了般大喊:“你到底安了几枚炸弹!”

她笑了笑:“一。而且我保证,再也不会有其他机关了。加油吧,我在日本都玩腻了才回来帮你的,好容易一见,不给你点小礼物怎么行呢?”

我说不出任何话,看着水镜离开却没有任何办法。

琴弦已经调好了,炸弹也不会再爆炸了。

LIEK上台了,演奏也没有问题。我稍微放心了......

那么问题来了,最后怎么了?

(ps:水镜没有撒谎)

标签: 水镜 青衣 眼前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
答案:
解析:
13
收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