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开放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5-12-06 08:05提供
一般
(25)

我是官人,据说U市有一片树林,里面闹过鬼,我一直想去看看。

恰巧,老A给我们放了两天假,我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的六个朋友:水镜、疯神、青衣、LIEK、叶子、暗寂。我们七个都非常喜欢冒险,尤其对这种鬼神之类的传言十分感兴趣。他们一听说有鬼,都来了劲,我们约定好第二天一早就去U市。

我按时到了集合的地点,他们也都来了。我开车带着水镜、LIEK、暗寂;疯神带着青衣和叶子,向U市驶去。我们住的K市离U市有一段距离,加上不太熟悉路,所以我们直到傍晚才到达。

“官人,虽说我们不怕鬼,但我觉得还是问问附近的住户这里有什么鬼比较好。”疯神提议。

“不能进去!”

我们吓了一大跳,只见朝我们走来的是一个美女道姑,一脸的慌张:“绝对不能进去,这林子里有一只叫做‘松叔’的大鬼,本体极黑,到了晚上谁都看不见。但他很少使用本体,都是使用他的七个分身。七个分身各有一种必杀技,分别是水、火、毒、枪、绞、刀、电,而且都会变换模样。如果撞到了,谁都逃不掉!我在这里埋伏好几天了,都不敢动手,你们这样丝毫不懂得法术的进去,就等于送命了!”

“你说这么多废话,是吓唬我们的吧?”暗寂一脸的不屑。

“就是,我们才不信什么鬼神!”LIEK也忍不住了。

“行,早晚有你们受的!”道姑被气走了。

“我们进去吧,这个骗子终于走了!什么黑鬼,什么七个分身!纯属骗人!”我高兴地说道。

“官人,我打探好了,这林子里以前几乎没人来过,附近的村落经济很落后,连水电都不通。”水镜对我说道。

“就是这样才更有意思,我们是前无古人才好啊!”

大家都纷纷表示赞同,我们往林子深处走。

“这里果真是没人来过,连个路都没有。”叶子小声说道。

“手机没信号了,万一我们走散了怎么办?”青衣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会走散的。等等,官人,我们是不是该分道走了?”水镜问我。

“好的,现在我们分成两队。我和LIEK、水镜、暗寂一队;疯神、青衣、叶子一队。我们在天亮的时候回到这里集合,千万不要迷路,懂了吗?”我把两只手电筒给了疯神一只,自己留另一只,“如果实在看不清了就用手电筒,还有,不要脱离其他队员私自行动,切记!”

“明白!”

疯神带着青衣和叶子朝东边走,我和LIEK、水镜、暗寂朝西边走。

“官人,好累啊,歇会儿吧!”水镜喊累了。

我也觉得累了,于是决定先休息一会儿。

“不知道青衣姐姐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看见鬼?”LIEK一边找着水杯,一边自言自语。

“坏事,暗寂哪去了?”我突然发现不对劲,我们的四人队伍中少了一个人。

“暗寂?奇怪了,我也没看见,该不会是私自行动了吧?”水镜也察觉到了。

“暗寂一直是走在最后的,我们都没注意,他不会迷路了吧?”LIEK哭了起来。

“哭什么?天亮了,他自然会找到路,既然来了,就不要乱哭。”我有些不满。

“官人,LIEK,你们快看!那里有一座小木屋,应该是那道姑的房子吧?我们进去歇一会儿也好。”水镜指着前方不远的地方说道。

“她都敢在这里盖房子,所以绝对没有鬼啰!”我带领两位女生去了小木屋。

“看哪,这里还贴着一张八卦图,一定是那道姑的房子了,”水镜说道,“官人,我觉得好冷,是不是应该烧堆火呢?”

“也好,我出去找柴火,你们不要出去。”

我刚走了几步,就听见背后一阵惨叫:“啊——”

声音是从小木屋那边传来的,我害怕水镜和LIEK出危险,赶紧往回跑。

“水镜,LIEK——”

“官人,官人,这里有个死人——”LIEK吓得瑟瑟发抖。

只见水镜坐在小木屋后的井边,手指着井里,嘴里说着:“死了,死了——”

我往井里一看,里面有具尸体,看来是淹死的,费了老大劲打捞上来,水镜又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个人,是叶子——我没看错,他早上戴的那块表就是这个。”

我用手电筒照了照他的脸,确定了他就是叶子,非常害怕。

“官人,你别去拾柴火了,我们在一起才最安全。”水镜吓坏了。

再去我也不放心,于是我决定留下来照看这两位女生。

“叶子哥哥死了,暗寂会不会也——”LIEK又哭了。

“放心,没事。”我安慰她道。

就这么坐了许久,水镜发话了:“官人,我们走吧,我怕啊——”

我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她。我们三人一起往外走,却听见一阵枪声。

“水镜,LIEK,肯定是那个女道姑在打鸟,我们有救了!”

“官人,你确定打的是鸟吗——”LIEK突然说道,我打了个冷战,不是鸟,难道是人?

我们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去,来到了一棵树下,却看见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鬼,啊,官人,鬼——”水镜大叫。

“不是鬼,是人,死人——”

前面树下的白影确实是一具尸体,看样像个女子,水镜拿着手电筒往死者脸上照,却又“啊”的一声惨叫。

“青衣,这是青衣——”我也看到了,青衣右手的手腕上有一道明显的红痕,左手里拿着一把刀,显然是割腕致死的。

“青衣不是左撇子,这说明她是被杀的——LIEK,叶子的那块表呢?”

LIEK拿过表来,指针的时间停留在19:28,比我们发现小木屋的时间早了几分钟。

“官人,那口井很显眼,不太可能发生意外,而且我们都没有看见他们三个活着往木屋那边走——这么说,叶子也是被杀——”水镜说道。

“他们三个,你的意思是,疯神也死了吗?”LIEK表情恐怖。

“啊——”

我慌忙让她们不要叫了。这时候再怎么怕也没有用。

“糟糕,我们怎么又回来了——”我察觉到走错了路,我们又回到了小木屋。

“这样也好,我们先在这里睡一觉,到白天再行动吧。”水镜说道。

“哎哟!”LIEK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也难怪,黑灯瞎火的。

“啊,疯神你搞什么鬼!”LIEK嚷道,我慌忙用手电筒照。没有错!绊倒LIEK的是疯神的尸体,LIEK一定是闻到了他身上那股化学试剂的味道,因为疯神是一位化学家。疯神是中毒死的,脸色铁青,十分恐怖。

我们吓坏了,但还是睡一会比较好。醒来时天亮了,我却发现LIEK和水镜都不见了,疯神的尸体还在那,我喊着她们的名字往外跑。却发现了一幕吓人的景象:两人都死了,水镜脖子上有一条绳子,她是在树上吊死的;LIEK则被高压电线电得不成样子。我没命地跑,却看见了暗寂的尸体,他头部中弹,这么说昨天我们听到的枪声正和他的死因有关。

太可怕了,来了七个人,已经死了六个,赶紧走吧!

感谢上天,我跑出了树林,来到一户居民的家门口。

“抱歉,能给杯水吗?”我朝屋里问道。

“可以,进来吧。”这家的主人是一个身穿黑衣的小孩。

“谢谢。”

“哥哥,你帮我拨一下火吧,我去给你倒水。”

我长舒了一口气,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浸遍了全身,呼,逃过一劫啊。

那么问题来了,最后怎么了?

标签: 水镜 官人 青衣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恐怖推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4
答案:
解析:
24
收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