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21-07-20 12:08提供
较难
(24)

【西尾中篇】


  “我叫葵井巫女子!生日是4月20日!拜托一定要记住哦!”

  由于没能参加大一的开学典礼,我错过了同学间互相认识和交朋友的黄金时间,因此我在班上显得格格不入;虽然如此,原本就特立独行的我倒也并不在意。这样经过了半个月。

  这天为了治疗因为在孤岛做客期间吃得太好以至于回来以后吃什么都没味道的毛病,我避开饭点来到食堂,点了一份大碗泡菜盖饭不要饭(那就只有泡菜哦——打饭阿姨语),在空荡荡的食堂里找了个位子独自坐下,开始痛苦地吃着。这时一个女生端着满满当当的餐盘坐在了我的对面,并自报家门。

  稍作交谈之后我明白了,巫女子跟我同班,并且似乎对我的特立独行抱有兴趣,“碰巧”今天又和我一样错过了饭点。之后巫女子又兀自聊起了同学的话题,并半强制地邀请我晚上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我答应了。

  晚上,我随手挑了件小礼物,来到聚会主角江本智惠同学的家中。参加聚会的人不多,而且都是大学的同班同学:

  江本智惠(Emoto Tomoe)——今日满19岁的寿星。看起来似乎也不是擅长与人交往的女生,聊天中反映出一点厌世的倾向,性格上倒和我有几分相似。

  葵井巫女子(Aoii Mikoko)——把我强行拉来参加的始作俑者。似乎真的对我很在意,看到智惠表现出很喜欢我的礼物时,脸上一瞬间划过了悲伤的表情。

  贵宫无伊实(Atemiya Muimi)——巫女子青梅竹马的密友,总是盯着活泼打闹的巫女子微笑,有任何事情也总是站在巫女子那边,似乎有种为了巫女子她可以放弃一切的感觉。

  宇佐美秋春(Usami Akiharu)——在场除我之外的唯一男生,但跟我相反,秋春很擅长也很喜欢与人交往,而且似乎与三个女生都走得很近。

  我——阿伊,戏言玩家。

  互相认识一番(主要是我和三个同学之间互相介绍)后,大家就开始了玩闹。约半小时后,我感到这样的聚众娱乐实在是不适合我,于是离开餐桌,坐到了沙发上。巫女子似乎不胜酒力,也踉踉跄跄地朝我走过来,扑通一声睡倒在地板上。智惠也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了。秋春和无伊实还在继续吃点心和玩闹。

  “是不是会觉得很吵呢?”智惠开口问我。

  “不知道……不过这样的场合总让我觉得不舒服。”我答道。

  “我也一样。”智惠说,“每当这种时候我总会不自觉地问自己,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一样的古怪性格使得我渐渐放开了。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我和智惠聊学校、聊生活、聊小说、聊人生,越聊越投机,以至于直到秋春走过来叫我们为止,我们似乎都忘记了时间。

  “已经很晚了,我们要回去咯。”秋春说道。

  我这才想起我跟智惠已经聊了太久,慌忙起身向门口走去。秋春紧跟着我。身后传来智惠叫醒巫女子的声音。走出门口的时候,还听到巫女子弄倒了什么东西发出的咚的一声。

  走到外面,发现无伊实已经在外面抽烟了,见到我以后,一把把我拉到一边:“你好像跟智惠挺合得来的。”

  “一般吧……”我含糊回答。

  然而无伊实用严肃的眼神盯着我,悄悄地警告我:“不要辜负了巫女子的感情,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看着她结实的手臂肌肉,我点了点头。

  这时候巫女子颠颠倒倒冲了出来,似乎还没有完全酒醒。我们开始往最近的车站走。无伊实和秋春走在前面,我紧随其后,巫女子走在最后面。走出几百米,巫女子手机响了,电话那头似乎是智惠。巫女子和智惠说了几句之后,把手机塞给我:“智惠有话要跟你说。”

  我只好接过手机,走到一边。“喂?”

  过了几秒,智惠才开口:“算了,没什么。今天谢谢你。”接着电话就被单方面挂断了。

  我有些疑惑,因为智惠的声音与刚才聊天时相比有点奇怪。大概通过电话听到的声音都会有点失真吧。我回过头去看巫女子,她正蹲在路边发干呕。似乎是感觉到我的目光,她连忙站起身,微笑着问我:“智惠说了什么呀?”

  “就说了个谢谢。”我回答。

  之后我们到了车站,各自回家。第二天中午,警察敲开了我家的门。原来早上巫女子去智惠家里拿前晚忘拿的东西,却发现智惠已经死在家中,于是报了警。为了确认死亡的确切时间,警察问我昨晚最后接到的电话那头是否是智惠本人。我想了想,回答是。我本想向警察询问更多的案情,然而警察守口如瓶。

  警察走后,我联系了玖渚,利用玖渚的关系获得了案件的内部资料。智惠是被礼物丝带一类的东西勒死在客厅沙发旁边的,脖子上也有抵抗时抓出来的血痕(吉川线),但现场所有类似的东西都没有沾有血迹或是智惠的皮肤残屑,因此凶手很可能带走了凶器。另外,尸体附近的墙上用红色水笔写着一个算式x/y(见图)。


  看完资料,我来到学校找巫女子,却被无伊实告知巫女子因为心情不适今天没有到学校。在无伊实的怂恿下我到巫女子家里去陪她,然而开门见到我的巫女子状态似乎还不错,死缠烂打拉我去逛商场,并且毫不犹豫地买下了一条被我评价“很合身很好看”的连衣裙。

  之后我们在咖啡馆坐下,我没有聊案子,而是聊起了活下去的价值、生存的意义等等。

  巫女子小心翼翼地问我:“那么,如果有你熟悉的人杀了人,你会原谅他吗?”

  我的态度斩钉截铁:“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杀人者是绝对不应该被原谅的。我反倒很想知道杀害自己朋友的人是如何能够说服自己继续活下去。”

  听了我的回答,本来一直比较开心的巫女子却突然安静了下来,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眼角也泛起了泪光,说了声“对不起”,就跑了出去。我并没有去追,而是等她跑远以后,才走出咖啡店,径自回了学校。

  这时候是下午。我在学校大门遇见了秋春。秋春似乎也已经被警察问过话,这时焦急地想要了解智惠之死的真相。于是我告诉了他智惠尸体旁边写着x/y的死亡讯息,以及前一晚我曾经接到智惠最后的电话这两件事。

  和他分开以后,我想起中午跟巫女子说的话,担心会不会说的太重,于是再一次来到巫女子家,却发现这次房门没有上锁,心道不妙的我冲进去一看,巫女子穿着那件新买的连衣裙,仰躺在床上,脖子上缠着一条打了结的丝带,脸色发黑,双眼圆睁,舌头吐出,已经没有了呼吸。旁边的墙壁上,用红色水笔写着x/y。我瘫坐在了地上。过了几分钟,我才缓缓起身,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然后终于报了警。

  经过现场搜身,警察确认了我没有带出现场的任何东西,之后我就被带上了警车。车上,刚刚经历的一切使我一阵阵地犯恶心,但还是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吐在警车上,而结果就是我一到警局就冲进厕所,把胃里的东西哇哇吐了个干净。

  从厕所走出来时,之前的那个警察正在门口等我。他递给我一包纸巾,并告诉我,他们已经基本排除了我是凶手的可能,因为从现场或是我的身上都没有找到勒死巫女子的那条丝带。他们认为巫女子之死和智惠之死是同一人所为。我虚弱地表示了同意。警察看我状态很差,只是简单询问了发现尸体时的情况,就放我回家休息了。

  当天晚上,我怎么都睡不着,就离开家打算去河边散步。刚走出没几步,我突然被一条绳子勒住了脖子。我疯狂抵抗,却无法迅速挣脱。还好有个夜猫子邻居路过,把我救了下来,我捡回一条命。

  又过了一天,警察找上门来,告诉我秋春也已经死在家中,手指上沾着血,而旁边墙壁上写着血字x/y。他们说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我或者无伊实,提醒我多加小心。

  警察离开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腿往无伊实的家走去。


题设:①凶手在聚会上除“我”之外的四个人之中,且每次都是一个人作案。②“我”的讲述也许有所隐瞒,但一定没有说谎。

问题:从以下表述中选出错误的一项。

思考:凶案的真相是什么?

标签: 中篇
4
答案:
解析:
2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