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21-07-18 15:56提供
较难
(9)

【西尾中篇】

地点:坐落于深山之中的斜道卿一郎研究中心第七研究大楼。

死者:兔吊木垓辅,男性,30岁左右。


在场人物:

  我——戏言玩家阿伊。

  玖渚友——天才电脑工程师。她在电脑技术领域的知识与才能可以说无出其右,在其狂暴期还曾经组建过一支黑客队伍,入侵和破坏各个国家及组织的重要数据库。在队伍成员间被称作“死线之蓝(Dead Blue)”。这支队伍后来由于部分成员被捕而逐渐平静下来,甚至于销声匿迹,但玖渚作为名副其实的队长,与队伍成员们仍然保持着合作关系。死者兔吊木垓辅正是当年那些同伴中的一员——被队员们称为“害恶细菌”的天才黑客。

  所长斜道卿一郎,一个思想过激的小个子老头,总让人感觉好像精神不太稳定。名义上,兔吊木垓辅是被斜道卿一郎相中而在这里担任高级研究员,但据玖渚所获得的情报,被相中的其实是兔吊木的天才大脑,斜道其实是将兔吊木作为实验体进行着各种人体研究。

  秘书宇濑美幸,20岁出头,中等个子的女性,看起来没有什么主见,一切听所长安排。对电脑的基本操作比较熟练,因此也负责管理研究所内的各种杂务。

  研究员三好心视,30岁出头,在我留学期间曾当过我的生理学和医学老师,为人和蔼,处事冷静。似乎是为了高额薪金而自愿留在研究所,并似乎部分参与了针对兔吊木的相关研究。

  研究员神足雏善,高个子的壮硕男人,身形与兔吊木垓辅相似,但与那个喜欢装逼的男人不同,神足性格阴暗而孤僻,还把头发留得很长以至于挡住了脸。根尾在案发前一天还评论说神足如果把长发剃掉再打理打理自己的话一定会成为帅哥。

  研究员根尾古新,五短身材的胖子,性格开朗而随和,除了跟谁都不怎么说话的神足以外,他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据说经常出入兔吊木所在的第七大楼。

案发过程:

  听说兔吊木被“集团”旗下的研究所当作实验体后,出于对往日同伴的关怀,作为“集团”高层之女的玖渚亲自到访斜道卿一郎研究中心(按惯例,我当了她的同行人),并亲自与兔吊木交谈了一番,询问他是否自愿参与研究,如果不是,玖渚可以动用她背后“集团”的力量来让兔吊木能够脱离这里。兔吊木并未正面回应,但他暗示他所知道的关于玖渚身世的秘密不小心泄露给了这里的老所长斜道,而兔吊木留在这里正是作为斜道保证不外传这个秘密的交换。

  当天的交涉没有进展,众人从下午四点左右开始各自分头行动。第二天早晨,秘书宇濑报告说无法与一直被软禁在第七大楼的兔吊木取得联系,心生疑窦的斜道带着除兔吊木之外的所有登场角色来到第七大楼,通过层层认证打开大门进入大楼后,大家在兔吊木的寝室找到了他的尸体。尸体全身没有任何衣物,还被各种刀具钉在了墙上:一把长剪刀穿透他的双眼,一把水果刀从他的口腔刺穿后脑,左边大腿被一把长刀扎穿,腹部也被刀具恶意破坏,整个尸体及周围鲜血淋漓。尸体的双臂被凶手从肩膀位置砍掉,不知所踪。旁边的墙上,用飘逸的字体大大地写着一行血字:You just watch, Dead Blue! (你好好看着吧,死线之蓝)

  第七大楼为软禁兔吊木专用,一共有六层,平时所有的窗户都是上锁的,唯一的大门也被安装了多层加密认证的电脑锁,只有研究中心内部人员能够开启,并且所有开关都会留下记录,然而查询系统后发现,这道门从前一天下午四点到当天早上斜道等人开门为止并没有任何开关记录。

  经过调查,所有窗户都还是锁着的,只有通往天台的门锁被打开了,因此除了大门之外,还能够出入第七大楼的就只剩下天台了。然而研究所内并没有热气球或是安全气垫之类的东西,也没有人曾听到直升机一类的声响。第七大楼位于整个研究中心的尽头,唯一相邻的第六大楼与它水平距离约为5m,但由于竖直方向上第七大楼比第六大楼矮1.5m左右,就算可以从第六大楼的天台跳到第七大楼,也无法原路再跳回去。事发当晚的第七大楼似乎变成了一个密室。

案发前后众人的行为表现:

  秘书宇濑:第一个发现并告知斜道所长无法与兔吊木取得联系。她负责每天早晨通过电话与他沟通当天的日程安排及饮食生活等方面的需求。据她说,兔吊木每天都会很快接起她的电话,只有今天早晨一直没有接听。发现尸体后与所长等人一起离开大楼,并应所长要求去第一大楼的中控室检查第七大楼大门的开关记录,之后没再返回。

  所长斜道:接到秘书的汇报后带领研究所里所有人前去第七大楼,并扬言如果兔吊木失踪潜逃他就会立即扣下玖渚。发现尸体后又声称一定是玖渚杀死了兔吊木,命令所内人员不准报警,然后和根尾两人将玖渚带去另一栋楼关押起来。似乎想通过向“集团”宣称玖渚行凶来进行勒索。

  玖渚:看到尸体和那行字后,非但没有惊恐或伤心,反而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被关押起来后也十分安静,只是对在外探究案件真相的我说了一句加油。

  研究员三好:遵从所长的指令对兔吊木进行了尸检。据她说,兔吊木的死因是那把穿过双眼刺穿了后脑的长剪刀,而其他的伤口都没有活体反应,是死后才造成的。这种剧烈的死法极有可能引发了紧张性肌肉僵直,如果那时兔吊木曾下意识地紧紧抓住凶手,凶手会难以剥离兔吊木迅速僵硬的双手,并可能因此而被迫砍掉了尸体的双臂来脱身。

  研究员神足:案发当天见到他的时候,我们发现他把乱糟糟的长发剃了个干净,还换了身整洁的衣服,果然如根尾所说,帅得跟前一天判若两人,我第一眼甚至没认出是他。发现尸体后和我一起检查了大楼内所有窗户的上锁情况,期间并没有做出任何可疑举动。

  研究员根尾:案发当天接到所长的集合通知以后最后一个赶到,据说是前一天睡得很晚所以起床慢。然而之后他就和我们一起前往现场,并且在发现尸体后立即和所长一起带着玖渚离开了第七大楼。之后直到我和神足检查完所有门窗上锁情况离开第七大楼为止,没有任何人返回第七大楼。后来再次会合时,根尾问我‘Dead Blue’是什么东西,并说他从来没有听过或看过这个说法。


题设:①凶手是单人作案,无共犯。②“我”和玖渚在发现尸体之前始终在一起,即凶手不是我或者玖渚。

问题:从以下表述中选出错误的一项。

思考:凶案的真相是什么?

标签: 中篇
1
答案:
解析:
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