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4 15:28提供 来源:33IQ网
一般
(2)

小玄和杏子叽叽喳喳个不停的时候,璐璐正与一块抹茶蛋糕沉浸在二人世界中。
“喂,璐璐,你有没有在听啊?”杏子嘟着嘴摇了摇璐璐。
“啊?”
“我们在问你,大小姐到底是不是把舒墨给拒了!”
璐璐望了一眼勺子里的蛋糕,然后迷茫地看着两位兴奋的美女:“大小姐……把舒墨拒了?”
“就是今天早上你们美协的事啊!”杏子两眼放光。
“啧,”小玄不耐烦地拉了拉杏子,“早就说了问她没用,还浪费我二十块钱。我看还是直接找阿黎吧。”
二十块。璐璐心道。低头看了看碟子里的蛋糕。其实完全不像是会引起人食欲的东西吧。再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女生,穿着超短裙,显然画了妆,发色似乎也染得很亮丽,成日裹着青灰色校服的自己是不好比的(如今还有谁穿校服?)。如果拍拍屁股就走了,大约又会在不知不觉被一大批同学讨厌上吧。不过那又如何呢,反正自己一个人挺好的,也不需要什么人来喜欢。
“如果你是说今天早上美协发生的事,那可不是简单的表白喔。”话一说出来,璐璐自己都吓了一跳。便立刻安慰自己道,偶尔参与一下八卦讨论什么的,也不太坏吧。
杏子和小玄显然没有注意到璐璐微妙的心理变化,只是齐刷刷地盯着璐璐,生怕漏掉什么。


黛儿,人称大小姐,样貌成绩家境样样都是好的,具体也不必细说了,大小姐一词足以概括。在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件里,她还有一个不太重要的头衔,X高美术协会会长。
舒墨,没有听说什么外号(头衔?),简单地说就是帅气阳光的X高学生会会长,然后大家基本都懂了。相应地,他是美协的成员。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其实璐璐也是后来听说的。不过事情可以从昨天说起。
周五下午是X高社团活动时间,美协的活动没有什么新意,就是为下周的画展准备展品而已。所谓“准备”展品,当然是画画了。
作为美协会长,大小姐宣布下周画展的主题,也就是本次习作的主题,是“恋人”。
璐璐听到这个主题的时候心里飘过的念头是不少的(璐璐当然也是美协的成员了,否则杏子和小玄何必请她吃蛋糕)。
这是要集体表白么?
然后她想到,当然了,下周末是光棍节嘛。
不过,璐璐自我批判道,这个联想的打开方式似乎有点不对。


大小姐和舒墨,作为X高的两位主角(?),jq不能说有,但群众的YY一直是不断的。不过事实上,从事YY的群众们(譬如杏子和小玄)心里所希望的,其实当然还是这两人清清白白啥事没有。
女神自然是不应该有男朋友的,不过女神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你问璐璐,这两个人有没有可能。璐璐可能会回答,如果其中一方表白,就没有道理不在一起。璐璐也可能会回答,他们都是很优秀的人,在不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更可能的结果是,璐璐根本不理你。
总之,至少在美协,“在一起”的声音是呼之欲出的。所以“恋人”这个主题未尝不是个群众们喜闻乐见的字眼。保守估计,有一半成员当时就盘算着明天美协会长要携学生会会长请吃饭了。


真正发生的事情其实并不太多。
为了防止相互影响思路,美协内作画时一般都各自将画架摆向不同的方向,这样就很难看到别人的画作内容。更何况昨天的主题是如此特别,以至于大家都很小心地避免去看别人到底在干什么。因此,昨天下午大家都在埋头作画,仅此而已。
下午五点门卫开始锁门。画作当然是不可能这么快完成的,为了赶稿,大小姐决定第二天上午继续活动。
于是终于要说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了。因为事情发生得太早,下面这些内容都是后来听同为美协成员的阿黎说的。
今天早上,大小姐来得很早,她从门卫那里取来钥匙,打开了美协的活动室,却惊讶地发现一幅画上的布被掀开了。这幅画上画着一个女子,绿色勾勒的曼妙身影,高贵而美丽。但更抢眼的是一个棕色的大叉,毁了整幅画。


接下来情况变得有点复杂。
璐璐并不知道今天清晨作为第一发现者的大小姐和恰好在大小姐发呆时走进画室的阿黎(否则你以为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有没有商量过对策,总之当美协的成员一个一个走进画室的时候,他们都看到了那个大叉。他们的下一个动作都是奔向画架,确认自己的画还在。很幸运,没有别的画被毁。不幸运的是,被毁的这幅是舒墨的。
虽然只是个未完成的侧影,但画上画的是谁,似乎没有什么疑问了。昨天协会里穿着绿色衣服的只有大小姐,她那身高端洋气上档次的绿色旗袍在当天上午第一节课结束后就传遍了X高(以至于知晓了画展主题后璐璐脑海中飘过的念头又增加了一条)。
本来事情发展到这里,到底是谁毁了画根本就不重要,大家关注的只是大小姐会不会接受舒墨的“表白”。但问题就出在绿茶身上。
绿茶同学是美协的新成员,同时也是推理协会的副会长。虽然她没有看到被损坏的画,但她强大的推理能力导出了令人不安的结论。
昨天下午活动结束后,大家收拾了画具,照例用大幅的帆布把自己的画架盖好(请理解画手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完成前被别人看到的心理),将画架移至教室后部,然后清扫教室,锁门离开。虽然整个过程中大家的注意并不在画架上,但要在不被注意到的情况下在舒墨的画上抹一个销魂的大叉的还是做不到的。而在教室上锁到早晨大小姐驾临的十几个小时中,没有人能够、也没有人曾经进入门窗全锁的活动教室,这已经由钥匙保管员以及走廊上的监控录像室完全证实(侦探在推理前自然会收集一些必要的证据)。也就是说,要么昨晚发生了一起匪夷所思的“密室毁画”案,要么就是……
绿茶同学没有说下去,不过在场的美协成员都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小姐似乎有一点不安,但她的气场使人相信她很镇定。她说,昨晚她收到一条隐藏号码的短信,约她今日提早二十分钟在画室见。而当她打开门的时候,盖在那幅画上帆布已经被掀开了,画也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很显然,至少昨日大家离开时,所有的画架上都盖着帆布。


大小姐对此事的处理一如既往地优雅,她不再多做任何一句解释,宣布开始今天的作画。
舒墨凝视了被毁的画一会儿,淡淡地笑了笑,把画布小心地取下来叠好,收在了自己的书包里,然后在画板上钉上了新的画布。
事情到这里,每个人心里都有了自己的结论,而大多数人的结论是:舒墨单独约大小姐来看自己的画,大小姐在上面画了个叉,假装发生了难以解释的事情,不了了之。换句话说就是,舒墨被大小姐拒了。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实际上下周末是学校的社团文化节,所有社团都在为此做准备。因此,这周六实际上有很多社团在学校进行准备活动。于是,上述结论就迅速地在X高传开了。于是,璐璐就被热情地请来喝下午茶了。


杏子和小玄对这样一个故事已经非常满意了,有谜团,也有八卦的空间,够她们嚼一两个礼拜的。到时候说不定又有了下文,令人向往。
但璐璐却认为,这件事远不止这样而已。
大小姐通常是不早到的,但阿黎却不然。阿黎是璐璐同班同学,璐璐知道他有早到的习惯,一般能早个一刻钟。虽然不知道今天早上他早到多少,但舒墨的画没画完还没有署名,找出来也得费一番功夫吧,大小姐得比阿黎早到多少才能来得及?画个叉也不是多容易的事,怎么也得调个颜色吧。教室里又没有水池,又没有留下“凶笔”和“凶色盘”什么的。那么,监控录像里想必会有大小姐拿着画具进进出出的影像吧。可是绿茶并没有这么说。这可是最具决定性的证据啊,绿茶不可能忽略的。
也就是说,画根本就不是大小姐毁的嘛。
既然画不是大小姐毁的,再往前推一步,表白依然是成立的啊。那,这两个人一个说“大家画画吧”一个就乐呵呵地画画了,算什么啊。这就是X高两位主角的表白全过程么?
还是说,这两人眼下其实已经在一起手拉手逛公园了,只是把全校人都蒙在了鼓里而已?


想到这里,璐璐不免有一点失落。
璐璐加入美协很早,差不多是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她认识舒墨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璐璐在美协的默默无闻从来是性格使然,事实上美协的指导老师很欣赏她,常说她的画很特别很有生命力云云。然而每次指导老师出现在画室里,璐璐就会变得局促不安。她不希望老师夸赞她的作品,她讨厌自己的画被大家品头论足。实际上,整个美协只有她特别抗拒在作画时被人看到自己的作品,并且拒绝把未完成的作品留在画室,坚持带回家。大家都以为,孤僻的璐璐之所以会留在美协,是因为她被老师赏识。但璐璐知道并非如此。她最不可能加入的协会就是美协,如果不是因为舒墨在这里。
璐璐和舒墨第一次见面,是在四楼西侧的楼梯口。璐璐抱着一大堆东西急匆匆地上楼,刚拐过弯就同下楼的舒墨撞个满怀。书,笔记本,文具盒,还有课间餐的面包,酸奶,躺在楼梯上,又是那个零乱的样子,和之前被恶作剧的同学扔在操场上没什么分别。璐璐呆呆地立在原地,有点想哭。下一秒,她看见了舒墨的笑。
璐璐时常觉得,自己高中时代的最好的回忆,大概就是舒墨的笑了。舒墨总是那样笑的,今天早上对着被毁掉的画也是那样,很干净,很温暖。
直到舒墨把重新收拾好的东西交到璐璐手上,璐璐才回过了神,像触了电一样。
“你喜欢蓝莓吗?”这句话不经过思考就溜到了嘴边。
“嗯?”舒墨不解地看着她,笑。
“这个送给你。”璐璐把酸奶塞到舒墨手上,转身就跑。
“你是去参加美术协会的吗?”舒墨冲她喊道。
璐璐这才意识到,再往上走就是五楼了。五楼只有社团活动的教室。也就是说,她上错层了。
第二次见面,是在美协的活动上。
舒墨见到璐璐,笑了,说:“葡萄味很特别。”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谁毁了舒墨的画?

标签: 小姐 早上 事情
0
答案:
解析:
2
收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