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事情长篇推理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事情长篇推理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事情长篇推理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9-08-09 23:09提供 来源:33IQ网
(42)
梓桐原创推理(五)
(涉及灵异)
心理分两种,一种帮人,一种害人,可人们总是将它们颠倒————引子
(一)
十殿阎罗,很响亮的名号,在封神之战以后,才有了他们,封神之战,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不,应该是大规模的屠杀,它奠定了神灵统治的力量基础,十殿阎罗便是其中的胜者之一,他们镇守地府,封神之战以后,他们各自获得了鬼王令,各统领一殿阴兵。天庭觉得地府分十殿太多,就决定只保留一个阎王,消除其他阎王,得知此消息,十殿阎罗大开杀戒,获取灵力来供奉天帝,最终,天庭选择了四殿作为阎王,其余的九殿均被肃清,其中,实力最强,也最恶的阎王——转轮王被封印在一座山上,据说满足他的愿望或者参透真相,可以净化他的灵魂。
(二)
那座山就在我家旁边,每到夜晚都好像有鬼泣声和怒吼声,是转轮王在显灵吗?我决定去一探究竟,那座山不高,我很快就爬上了山顶,山顶上有个人影,是转轮王!我靠近他走了几步,又害怕他的鬼王令,这时他开口了“凡人?真是有趣,本王不想伤害你,只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情。”“什么事情?”“去地府把四殿的剑拿来,我要用它和地府决战!”“嗯?为何如此?”“当年,天庭派人来肃清我们,我们毫不知情,在那个夜晚,四殿请我喝酒,我刚坐下身子就传来厮杀的声音,我顿时知道大事不妙,每个阎王殿里都有天庭伏兵,准备转身就走,我刚转过身子去,一柄长剑就刺穿了我的胸口,那把剑还带着四殿的气息........虽然我不明白他从哪里弄来的剑"“原来如此,那么我一个凡人,怎么去地府”“这个你不必担心,你不会死,在山后有一个洞口,连接着人世和地府,进去以后会掉到一殿的门口,由于我的兄弟们都被封印了,所以大殿里没有人,你可一路走到四殿。这个东西给你,说不定有用。
(三)
说完转轮王就消失了,地上只留着他的鬼王令,我捡起它,走到后山,果然看到了一个洞口,我进入洞口,开始的时候还像人世,慢慢的就变成了地府的景象,各种地府小鬼变得越来越清晰,可是,在这时我脚下一空,刷的掉了下去,但我没受伤,我站起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大殿的门口,这应该就是一殿了吧,推门进去,果然空空如也,接下来的二殿和三殿也是如此,一路畅通的到达四殿,四殿阎罗见到我感到非常吃惊“地府是死人才能来的地方,你阳寿未尽,且是凡人,为何来此地”“我是来问些事情的”“嗯?什么事情还得亲自问阎王?”“问了就知道了。”
(四)
四殿请我坐下,我稍微平复一下心情,问他“这里是不是曾经有十个阎王?”“你是说十殿阎罗啊,确实如此”“阎王们关系好吗?”“非常好,我们情同手足”“那为什么只剩下你了呢?”“唉,其他的阎王为了供奉天地杀心大动,数次犯忌,天庭派兵围剿了他们”“哦,这样啊,那么您有佩剑吗?”“嗯?什么佩剑?我们阎王从来都不带剑的,不仅不带剑,还不用剑。”“您为什么要说谎?”“此话何意?”我将转轮王对我说的那个故事复述了一遍(没有说转轮王要剑的目的),只见四殿神情变得黯淡,咳嗽起来,手指缝里露出一丝红色的鲜血,过了一会,他说“你都知道了啊,好吧,那把剑就在那里,我带你去看看,说不定你会明白什么。”说着四殿带着我去一个偏殿,其中放着一把宝剑,剑上仍有血痕,显得更加冷气逼人。他开口道“转轮王说的故事发生以后,这把剑就留在了我的殿里,我不敢面对它,就把它安置在偏殿了,好了,这把剑给你吧,不过你在阴间不能呆太久,我送你回去吧”说着他便施起了法术,我看到,在他施法的时候,衣袖扬起,可以看到他的手臂上有一条被剑所伤的伤痕........
(五)
我醒来的时候,人间好像只过了几分钟,我可能是做了个梦吧,一伸手,碰到一个很凉的东西,是那把剑!我不是在做梦,那把剑上还保留着红色的和蓝色的血迹,看来伤过不少人啊。我爬到山顶,转轮王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把剑给他,他哈哈大笑起来,割破手指准备施法复活其他阎王去地府决战,当他蓝色的血液滴到地上时,施法突然停止了......
假设转轮王很聪明,并且无人说谎,试推理:1、是不是四殿刺伤的转轮王?2、接下来转轮王会如何?
标签: 转轮 阎王 事情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无限进化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4
答案:
解析:
40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9-07-03 02:14提供 来源:33IQ网
(9)
迷迷糊糊地关掉闹钟,林安翻了个身,半睁着眼看向身旁那个昨天在此过夜的少女,有几缕阳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似乎是感受到了一旁的凝视,欣铭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早安。”林安轻声说道,伸出手指戳了戳欣铭的耳朵。欣铭轻笑一声,侧撑起身子,一只手抚上了林安光滑的后背,一路向上,轻柔的抚摸至她的脸颊。随即又俯下身子,在她深爱的女生唇间留下一个夹着清晨柔软阳光的吻,满满包裹了今天份的幸福,也是世间只剩一个吻的勇气和憧憬。
“讨厌啦,我要喘不过气来了,你放开我。”林安挣脱开,轻骂着从床上挪下去,欣铭笑盈盈地看着她手忙脚乱地开始找衣服。林安故作镇静但明明羞红了耳根的样子让欣铭忍不住想要把这个小东西绑起来摆进自己的首饰盒里,然后买个保险柜锁起来。 
“今天晚上你打算做什么好吃的?”欣铭慢慢搅着咖啡,“我看你昨天买了鸡翅回来?”
林安满满的塞下最后一口三明治,点点头道,“我上周专门学了啤酒鸡翅的做法,今晚你就好好看着吧。”
“不过……你为什么突然把他们两个叫来你家吃晚饭?难道有我陪你还不够嘛?我跟那个陈可茵又不熟,更何况你跟晓雯也没那么熟……‘’
“其实今晚有件重要的事情。“林安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晓雯是我叫来帮忙的。”
“她那傻愣愣的脑瓜,能帮什么忙,你到底什么事?”
欣铭抬起头丢给林安一个“什么事情这么神秘现在还不肯告诉我你是不是外边有女人了你居然敢做这种事情再不解释清楚我就真的生气了”的表情。林安嘻嘻一笑,抛了一个媚眼,一脸“你懂得”的神秘笑容,搞得欣铭摸不着头脑。
难道你还能从外面给我抱个娃回来?欣铭有些凌乱,看着窗外思考起了人生,还不忘颤颤巍巍地端起杯子喝掉最后一口咖啡。
ACT.2:
晓雯抵达林安的家里时,欣铭正在厨房帮林安准备晚餐时会使用的食材,她听见了林安小跑过去开门的声音,听见了两人互相问好的声音,也听见了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以及晓雯和林安同时发出的一声惊呼。欣铭赶忙丢下鸡翅和啤酒瓶子,冲到门口,却只看见林安蹲在地上一边捡东西一边感叹晓雯和她买了同一个牌子的护手霜。
“是我不小心把晓雯的包包掉在地上啦。”林安站起来笑嘻嘻地解释道,还挥了挥手里的护手霜,“你看,我就说这个牌子的护手霜好用吧!晓雯都在用呢!你是刚买回来吧,用一段时间就会发现它跟其他牌子的不同啦!”
晓雯沉默地点了点头,抢回护手霜塞进了口袋里。欣铭原本还在担心晓雯会不会与林安发生矛盾,不过两人看起来关系还算不错。也许晓雯已经放下我了吧,欣铭在心里如是说道。但是她并不知道,真正令林安感到忧心忡忡的其实是还未到来的陈可茵。好在陈可茵最后还是拎着一桶果汁来了,虽然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段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陈可茵看起来比平时要憔悴不少,说话也瓮声瓮气的。林安摸了摸陈可茵的头发,担心地问道,“你怎么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我中午突然感冒了。”陈可茵嘟囔着说道,“头疼,现在包里还放了一板头孢呢。”
“那你可要好好休息一下啊……”林安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陈可茵扶进了客厅。
欣铭离开厨房,突然发现晓雯似乎一直没有动静,正在怀疑她会不会悄悄溜走了,却转头就在厕所门口遇见了刚要出来的晓雯。欣铭抬了抬手,想要跟她打声招呼。但是晓雯并没有回应她,而是瞥了欣铭一眼就快步走开了,留下欣铭一人杵在原地,感受弥漫在周围的尴尬。她叹了口气,推开厕所的门走了进去,打开水龙头想要洗洗脸,却突然注意到水池的下水口处残留了一些白色膏状物,还有一种熟悉的香气若有若无的飘在空气中。
ACT.3:
晚餐时分,四人围坐在桌前,互相扯皮聊了几轮之后,林安突然起身,从厨房端出了一盘鸡翅,然后热情地夹了几个放进陈可茵的碗里,“陈可茵,你快尝尝,这可是我专门为了你学做的鸡翅!”
欣铭恍然大悟,“原来你上个星期就开始窝在厨房里,就是在学习这道菜吗?”
“哼哼,那当然!”林安骄傲地一扬脑袋,随即又满怀期待的看向了陈可茵,等着她来品尝这道包含了心意的菜品。陈可茵无奈的笑了笑,开始往嘴里送鸡翅,想到不善料理的好友专门为自己准备了爱吃的菜,她不禁有些怀疑林安今天把自己叫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不过鸡翅还挺好吃的……陈可茵尝过之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但是当她抬起头看到林安脸上诡异的笑容,一种危机感突然爬上心头。
林安看了看欣铭,缓缓开口道,“亲爱的,有件事我认为应该跟你坦白。”
陈可茵的心里咯噔一下,她已经猜到了林安想要说的是什么。
“三个月前,你在大三的考试中作弊被人发现,之后就开始收到匿名勒索信。”林安顿了一下,斜眼看了看陈可茵。陈可茵一动也不敢动,她已经明显感觉到旁边一言不发的欣铭身上渐渐被怒气所笼罩,就像一座火山,随时都会爆发。
“那个勒索你的人……”林安紧张的搓了搓手指,“那个人……其实就是我的好朋友陈可茵。我今天请她来,是想让你们好好谈谈,把事情说清楚。当然我也把这件事告诉晓雯了,你和晓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一定比我跟你要深厚多了吧,我想有她在,你应该也能冷静一点……”
话还没有说完,欣铭就猛然起身,还带倒了身后的椅子。接着只听见哗啦一声,欣铭抬手把几个玻璃杯狠狠地摔到了地上。陈可茵浑身一哆嗦,还不等她作出什么反应,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揪起衣领,身体骤然倾斜,失去了平衡。欣铭拖拽着不住挣扎的陈可茵一路向阳台走去,陈可茵一边喊叫着,一边试图挣脱欣铭。无奈她比自己要强壮的多,陈可茵没有办法,最终还是被拖到了阳台。林安一边示意晓雯快去劝架,一边向阳台冲过去,她眼看着两个人在阳台上激烈的争执,心中十分焦急。突然间欣铭猛地推了陈可茵一把,陈可茵站立不稳,狠狠地撞向了阳台上的栏杆。
接着林安惊叫出了声,因为她知道,阳台上的栏杆有些松动,陈可茵这一撞,很有可能会跌下阳台。不出所料,陈可茵踉跄了几下,险些仰面翻下去,好在晓雯快一步冲上前去死死地拽住了她,才没有酿成大祸。陈可茵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她面色苍白,想必被吓得不轻,欣铭也愣愣的站在一旁,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拳头依然紧紧地握着。
方才还在大吵大闹的几人瞬间冷静下来。
ACT.4:
“林安,你要不要吃个苹果?”晓雯拿起一个苹果问道。
林安摇了摇头。
“那……你吃块面包呢?”
“不用了,谢谢。”林安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此刻她的心里充满了沮丧和不安,看来欣铭对于被勒索这件事情还是耿耿于怀。三个月前的一次考试中,女友欣铭作弊的事情不知为什么被些泄露了出去,从那以后便开始有人匿名勒索欣铭。对于勒索人的身份,欣铭似乎有明确的怀疑对象。但是半个月前,林安突然发现一直困扰着女友的匿名勒索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好朋友陈可茵时,她与陈可茵大吵了一架。为了挽回自己珍惜的朋友,也为了帮女友解决这件事情,林安才将两人一起邀请到自己家里来,希望两人能够和解。为了避免出现自己无法控制的情况,林安还特意把欣铭的青梅竹马晓雯也叫来了,虽然晓雯并不怎么喜欢林安,但是考虑到她与欣铭之间的感情,也许欣铭能够冷静一些。
然而很明显,这都是林安的一厢情愿。
好在欣铭和陈可茵再打过一架之后,尤其是欣铭差点失手把陈可茵推下楼之后,两人终于愿意坐下来好好说话了。林安躲进厨房收拾餐具,洗完了所有的盘子后,那两人还没有谈完话,林安擦完护手霜便回到了客厅。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担心导致的,晓雯见到她后总是给她递来各种食物,可惜林安现在并没有心情享用美食。
“要不我给你剥个橘子,你闻闻这橘子多香啊!”
“真的不用了……我没心情。”林安抬起自己通红的手,“而且我的手现在也很不舒服,你看我刚刚洗碗洗的,手都红成这样了……可能是我新买的洗涤灵太劣质了吧,感觉我的手上有点又疼又痒的。而且这味道,啊,真难闻,我的护手霜的味道都盖不住它……”林安揉了几下手掌,皮肤上传来的痛感却越发强烈。
“喂!陈可茵!你没事吧!”内屋突然传来欣铭的叫喊声,把林安和晓雯两人吓了一跳,她们急忙凑到房间门口,却看见陈可茵倒在地上,欣铭正在不住地拍打着她的后背。陈可茵的脸颊通红,双手紧紧捏着自己的脖子,一副呼吸很困难的样子。
晓雯愣住了,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欣铭冲着林安大喊,“别磨蹭了,快叫救护车啊!”林安这才如大梦初醒,若有所思地去找手机打电话了。陈可茵抬起眼,死死的盯着晓雯。
那么问题来啦——
本次聚会中,有一人本应死于谋杀,但由于某个原因凶手最终未能得逞,请尝试分析并还原事件经过,找出凶手和真正的受害者。
标签: 突然 事情 鸡翅
2
答案:
解析:
8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4 15:28提供 来源:33IQ网
(2)
小玄和杏子叽叽喳喳个不停的时候,璐璐正与一块抹茶蛋糕沉浸在二人世界中。
“喂,璐璐,你有没有在听啊?”杏子嘟着嘴摇了摇璐璐。
“啊?”
“我们在问你,大小姐到底是不是把舒墨给拒了!”
璐璐望了一眼勺子里的蛋糕,然后迷茫地看着两位兴奋的美女:“大小姐……把舒墨拒了?”
“就是今天早上你们美协的事啊!”杏子两眼放光。
“啧,”小玄不耐烦地拉了拉杏子,“早就说了问她没用,还浪费我二十块钱。我看还是直接找阿黎吧。”
二十块。璐璐心道。低头看了看碟子里的蛋糕。其实完全不像是会引起人食欲的东西吧。再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女生,穿着超短裙,显然画了妆,发色似乎也染得很亮丽,成日裹着青灰色校服的自己是不好比的(如今还有谁穿校服?)。如果拍拍屁股就走了,大约又会在不知不觉被一大批同学讨厌上吧。不过那又如何呢,反正自己一个人挺好的,也不需要什么人来喜欢。
“如果你是说今天早上美协发生的事,那可不是简单的表白喔。”话一说出来,璐璐自己都吓了一跳。便立刻安慰自己道,偶尔参与一下八卦讨论什么的,也不太坏吧。
杏子和小玄显然没有注意到璐璐微妙的心理变化,只是齐刷刷地盯着璐璐,生怕漏掉什么。


黛儿,人称大小姐,样貌成绩家境样样都是好的,具体也不必细说了,大小姐一词足以概括。在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件里,她还有一个不太重要的头衔,X高美术协会会长。
舒墨,没有听说什么外号(头衔?),简单地说就是帅气阳光的X高学生会会长,然后大家基本都懂了。相应地,他是美协的成员。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其实璐璐也是后来听说的。不过事情可以从昨天说起。
周五下午是X高社团活动时间,美协的活动没有什么新意,就是为下周的画展准备展品而已。所谓“准备”展品,当然是画画了。
作为美协会长,大小姐宣布下周画展的主题,也就是本次习作的主题,是“恋人”。
璐璐听到这个主题的时候心里飘过的念头是不少的(璐璐当然也是美协的成员了,否则杏子和小玄何必请她吃蛋糕)。
这是要集体表白么?
然后她想到,当然了,下周末是光棍节嘛。
不过,璐璐自我批判道,这个联想的打开方式似乎有点不对。


大小姐和舒墨,作为X高的两位主角(?),jq不能说有,但群众的YY一直是不断的。不过事实上,从事YY的群众们(譬如杏子和小玄)心里所希望的,其实当然还是这两人清清白白啥事没有。
女神自然是不应该有男朋友的,不过女神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你问璐璐,这两个人有没有可能。璐璐可能会回答,如果其中一方表白,就没有道理不在一起。璐璐也可能会回答,他们都是很优秀的人,在不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更可能的结果是,璐璐根本不理你。
总之,至少在美协,“在一起”的声音是呼之欲出的。所以“恋人”这个主题未尝不是个群众们喜闻乐见的字眼。保守估计,有一半成员当时就盘算着明天美协会长要携学生会会长请吃饭了。


真正发生的事情其实并不太多。
为了防止相互影响思路,美协内作画时一般都各自将画架摆向不同的方向,这样就很难看到别人的画作内容。更何况昨天的主题是如此特别,以至于大家都很小心地避免去看别人到底在干什么。因此,昨天下午大家都在埋头作画,仅此而已。
下午五点门卫开始锁门。画作当然是不可能这么快完成的,为了赶稿,大小姐决定第二天上午继续活动。
于是终于要说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了。因为事情发生得太早,下面这些内容都是后来听同为美协成员的阿黎说的。
今天早上,大小姐来得很早,她从门卫那里取来钥匙,打开了美协的活动室,却惊讶地发现一幅画上的布被掀开了。这幅画上画着一个女子,绿色勾勒的曼妙身影,高贵而美丽。但更抢眼的是一个棕色的大叉,毁了整幅画。


接下来情况变得有点复杂。
璐璐并不知道今天清晨作为第一发现者的大小姐和恰好在大小姐发呆时走进画室的阿黎(否则你以为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有没有商量过对策,总之当美协的成员一个一个走进画室的时候,他们都看到了那个大叉。他们的下一个动作都是奔向画架,确认自己的画还在。很幸运,没有别的画被毁。不幸运的是,被毁的这幅是舒墨的。
虽然只是个未完成的侧影,但画上画的是谁,似乎没有什么疑问了。昨天协会里穿着绿色衣服的只有大小姐,她那身高端洋气上档次的绿色旗袍在当天上午第一节课结束后就传遍了X高(以至于知晓了画展主题后璐璐脑海中飘过的念头又增加了一条)。
本来事情发展到这里,到底是谁毁了画根本就不重要,大家关注的只是大小姐会不会接受舒墨的“表白”。但问题就出在绿茶身上。
绿茶同学是美协的新成员,同时也是推理协会的副会长。虽然她没有看到被损坏的画,但她强大的推理能力导出了令人不安的结论。
昨天下午活动结束后,大家收拾了画具,照例用大幅的帆布把自己的画架盖好(请理解画手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完成前被别人看到的心理),将画架移至教室后部,然后清扫教室,锁门离开。虽然整个过程中大家的注意并不在画架上,但要在不被注意到的情况下在舒墨的画上抹一个销魂的大叉的还是做不到的。而在教室上锁到早晨大小姐驾临的十几个小时中,没有人能够、也没有人曾经进入门窗全锁的活动教室,这已经由钥匙保管员以及走廊上的监控录像室完全证实(侦探在推理前自然会收集一些必要的证据)。也就是说,要么昨晚发生了一起匪夷所思的“密室毁画”案,要么就是……
绿茶同学没有说下去,不过在场的美协成员都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小姐似乎有一点不安,但她的气场使人相信她很镇定。她说,昨晚她收到一条隐藏号码的短信,约她今日提早二十分钟在画室见。而当她打开门的时候,盖在那幅画上帆布已经被掀开了,画也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很显然,至少昨日大家离开时,所有的画架上都盖着帆布。


大小姐对此事的处理一如既往地优雅,她不再多做任何一句解释,宣布开始今天的作画。
舒墨凝视了被毁的画一会儿,淡淡地笑了笑,把画布小心地取下来叠好,收在了自己的书包里,然后在画板上钉上了新的画布。
事情到这里,每个人心里都有了自己的结论,而大多数人的结论是:舒墨单独约大小姐来看自己的画,大小姐在上面画了个叉,假装发生了难以解释的事情,不了了之。换句话说就是,舒墨被大小姐拒了。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实际上下周末是学校的社团文化节,所有社团都在为此做准备。因此,这周六实际上有很多社团在学校进行准备活动。于是,上述结论就迅速地在X高传开了。于是,璐璐就被热情地请来喝下午茶了。


杏子和小玄对这样一个故事已经非常满意了,有谜团,也有八卦的空间,够她们嚼一两个礼拜的。到时候说不定又有了下文,令人向往。
但璐璐却认为,这件事远不止这样而已。
大小姐通常是不早到的,但阿黎却不然。阿黎是璐璐同班同学,璐璐知道他有早到的习惯,一般能早个一刻钟。虽然不知道今天早上他早到多少,但舒墨的画没画完还没有署名,找出来也得费一番功夫吧,大小姐得比阿黎早到多少才能来得及?画个叉也不是多容易的事,怎么也得调个颜色吧。教室里又没有水池,又没有留下“凶笔”和“凶色盘”什么的。那么,监控录像里想必会有大小姐拿着画具进进出出的影像吧。可是绿茶并没有这么说。这可是最具决定性的证据啊,绿茶不可能忽略的。
也就是说,画根本就不是大小姐毁的嘛。
既然画不是大小姐毁的,再往前推一步,表白依然是成立的啊。那,这两个人一个说“大家画画吧”一个就乐呵呵地画画了,算什么啊。这就是X高两位主角的表白全过程么?
还是说,这两人眼下其实已经在一起手拉手逛公园了,只是把全校人都蒙在了鼓里而已?


想到这里,璐璐不免有一点失落。
璐璐加入美协很早,差不多是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她认识舒墨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璐璐在美协的默默无闻从来是性格使然,事实上美协的指导老师很欣赏她,常说她的画很特别很有生命力云云。然而每次指导老师出现在画室里,璐璐就会变得局促不安。她不希望老师夸赞她的作品,她讨厌自己的画被大家品头论足。实际上,整个美协只有她特别抗拒在作画时被人看到自己的作品,并且拒绝把未完成的作品留在画室,坚持带回家。大家都以为,孤僻的璐璐之所以会留在美协,是因为她被老师赏识。但璐璐知道并非如此。她最不可能加入的协会就是美协,如果不是因为舒墨在这里。
璐璐和舒墨第一次见面,是在四楼西侧的楼梯口。璐璐抱着一大堆东西急匆匆地上楼,刚拐过弯就同下楼的舒墨撞个满怀。书,笔记本,文具盒,还有课间餐的面包,酸奶,躺在楼梯上,又是那个零乱的样子,和之前被恶作剧的同学扔在操场上没什么分别。璐璐呆呆地立在原地,有点想哭。下一秒,她看见了舒墨的笑。
璐璐时常觉得,自己高中时代的最好的回忆,大概就是舒墨的笑了。舒墨总是那样笑的,今天早上对着被毁掉的画也是那样,很干净,很温暖。
直到舒墨把重新收拾好的东西交到璐璐手上,璐璐才回过了神,像触了电一样。
“你喜欢蓝莓吗?”这句话不经过思考就溜到了嘴边。
“嗯?”舒墨不解地看着她,笑。
“这个送给你。”璐璐把酸奶塞到舒墨手上,转身就跑。
“你是去参加美术协会的吗?”舒墨冲她喊道。
璐璐这才意识到,再往上走就是五楼了。五楼只有社团活动的教室。也就是说,她上错层了。
第二次见面,是在美协的活动上。
舒墨见到璐璐,笑了,说:“葡萄味很特别。”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谁毁了舒墨的画?
标签: 小姐 早上 事情
0
答案:
解析:
2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2-08-31 23:00提供
(34)

在中国,在一栋别墅里,住着6个人,有一个是房主。在一个下雨的下午,房主一个人在房间里休息,与是剩下五个人都在忙晚餐的事情,

林林说:“我要去蛋糕店,我去买些蛋糕和蜡烛回来。”

小威说:“我去买些东西,家里的洗洁精用完了,还有其他清洁用具也坏了,而且发现姜也没有了,去超市逛逛”。

大威说:“听说有新的大作上映了,而且出碟了,我去买碟,等下大家一起看!晚餐的事情交给大家了,钱给你们。”

佳佳说:“既然有额外的钱,那我去多买几份蔬菜和肉回来,让大家吃个饱。”

浩浩说:“这么大方给我们钱?这么好机会,我去寿司店买点寿司回来吧。”

于是乎,各自分散了,但是,房主不知道他们准备晚餐,因为那五人都想给房主惊喜,房主也不知道他们出去,因为房主的房间是

在二楼,门在一楼。

突然房主的房间突然传出声音“你们要干吗?”之后房主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几乎没力气了。

“再见了,亲爱的房主……”只见房主血花四溅。

小威先回家了,放好姜,清洁用具,清洁厨房,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佳佳回来了,提着各种蔬菜和肉走进厨房,厨房干净得差点让佳佳吓死了,看见了小威进来,就说“小威,清洁的不错,这好让我

切菜切肉……”小威说:“那是,不让厨师好工作,怎能有一餐好晚饭呢?”

林林提着一个包装好的蛋糕,还有一小袋的蜡烛回来了,于是看见小威和佳佳在厨房聊天,过去打了个招呼,之后把买回来的蛋糕

盒蜡烛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房间,等晚餐得时候拿出来。给房主一个惊喜。

大威回来了,买了几盒电影带,还外带了一份披萨,真是贴心啊!在厨房两位看见大威带披萨回来,说大威想撑死我们啊,之后再

也没说了,大威就回房了。

最后浩浩拿着一盒盒的寿司回来了,虽然寿司盒有被压扁过,但寿司没问题,总之过关了,浩浩也回房了。

于是乎厨师佳佳做好晚饭了,四个人都齐齐走了出来坐自己位子上等吃饭了,并且还把自己的饭后甜点放在了另一个桌子上。

厨师佳佳大喊“房主,晚餐已经做好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不要介意!”

……没人回应,佳佳喊第二次,第三次,于是佳佳不喊,索性上二楼,准备敲房间的时候,房门没锁?于是佳佳推开了房门。

唔……啊!啊!!!!!!!房……房主!被……被……

之后楼主四个人听到佳佳突然大叫都匆忙赶上来看怎么回事……全部人得反应都和佳佳一模一样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报警了,真可惜,晚餐就这样浪费了……

警察来了,封锁现场,警探出来检查各个地方,丝毫线索一个都不漏。有些地方有点奇怪,死者身上的衣服有点湿,但不多,而且

左手紧握着两个杯子,而且还在右手边画了“X”,并且在在桌子上看到一杯姜茶,但是喝了大半,死者死法是被某种利器进行无数

次刺杀而死的。

于是警探走下楼去询问死者生前的事情,还有他平时怎么样,并且死者前在做什么

于是乎警探先问林林,

林林说:“我刚才买蛋糕回来,之后就回房间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警探发现琳琳的衣角有那么点红色斑点,也许可能林林买

的是草莓蛋糕,偷吃了点吧。

之后是小威:“我一直都在清洁……根本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警探从小威身上没发现过多的嫌疑,但是发现得就是为什么衣

服湿了,鞋子却那么干净?大概是清洁的时候不小心弄湿了吧。

之后是大威:“我不就是买个电影带和披萨回来让大家看和吃吗……这还要问我?”于是大威直接坐在沙发等结果,但是警探看到大

威的全身湿了,但为什么披萨和电影带一点都没湿?

之后是佳佳:“我一直在为煮饭炒菜,不知道警探有什么想问?没有就问其他人吧。”警探发现佳佳右手有着被利器刮过的小伤口,

不是很明显。

之后是浩浩:“买了寿司回来却发生这种事情……实在太震惊了……”与是警探继续问浩浩死者生前怎么样。

浩浩说:“之前房主有那么点感冒,但为人也很好,就是有时候很喜欢夸张事情,夸张到奇怪……他也很喜欢和我们大家一起玩。”

警探发现浩浩身上有股清新的问道,让人闻了很舒服。

于是乎采集了以上素材的警探,继续回到了犯罪现场,再看了一遍,额外发现,死者手有水,怎么回事?

警探想了想了,之后出去,你们三个,麻烦请跟我到警察局!

请问是哪三个?并解释原因。

标签: 房主 警探 事情
16
答案:
解析:
8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2-02-13 21:21提供
(16)

  Gray,Viol,假期又泡汤了,E区有案子发生了,咱们走吧。”Blues不情愿的说到。“没办法,走了。”Gray和Viol加上Blues三人因为一起侦破了xsuper夫人谋杀案而成为了工作伙伴。

  现场的警官介绍情况:死者方楚,25岁,X市人,大学毕业后留在本市工作,在一证券公司管理财务工作,直至两个月前因为涉嫌假帐而被公司起诉,一个星期后面临开庭。在死者租的公寓房间中,死者握着手枪,头部中弹而死,倒在床上,在桌子上有一张打印出的遗书,在纸的底部有死者的亲笔签名,上面写的主要内容是自己财欲熏心,做了错误的事情,只有以死谢罪,在死者的脚边还有一些散乱的文件,是一些以前的文件,底部也有些签名,不过好像是新签上去的。经法医的检查,确定死亡时间是在昨天晚上7:00-8:00之间。尸体是房主在今晨发现的,据房主余英所说,她昨天和男朋友一起去看电影,十点钟才回到家中,觉得并无异常,死者房间的灯是关着的,就以为他在睡觉,所以她看了一会电视,也去睡了。今天早上,像平常一样叫他起床吃饭,却发现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头上有一个弹孔,所以她立刻报警了。

  Viol因为有严重的恐血症,便去调查和方楚有来往的人的资料去了,Blues和Gray则留在了现场。“看上去像自杀,”Blues说。Gray说道:“仔细检查一下现场吧。”现场似乎并无特别之处,很干净的房间,椅子也都在原位,在尸体放置的床上也是一样,很平整,并没有搏斗过的痕迹。Blues对Gray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东西。”这时候,Viol回来了,“有了一些资料了。”“在昨晚7:00-8:00之间,周围的邻居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现象,也没注意是否有人出入余家。在尸体的西服口袋里发现了一个记事簿,记录了昨天和今天要做的事情,还有几个电话号码。‘5日5:00,ere餐厅,何娴玚,文件。6日打电话,李亚春,文件转交。13978653423’何娴玚和李亚春都是方楚在职时与他有过合作关系的生意人。经过我的调查,还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房主余小姐是死者的大学同学,而且和他有过一段时间的恋人关系,后不知道因何原因而分手,但仍是朋友关系,所以余小姐在方楚落魄的时候租房给他,还是这么市中心的位置。”

  余英的证词:昨天我一直在工作,中午也没有来得及回家,下班后铁君就直接来接我了,然后我们就一起去看电影了,直到十点钟才回家。最近方楚的心情不大好,总是闷闷不乐的,可是我想不到他竟然会选择死。可是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这个电影票不是我们买的,而是前两天信箱里有一封奇怪的信,装了两张电影票,我想别浪费了,就约了铁君去看。

  余英男友杨铁君的证词:在余英下班后我就去接她了,然后一起去看电影,电影的名字叫“天才瑞普利”,是一部很怪异的悬疑片。

  何娴玚的证词:昨天下午5:00左右我是和方楚见过面,那是因为他的离职使我和他们的合作出了一些问题,我找他做一些文件的转交工作和证明。那之后大约六点钟左右我们便分手了,他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随后我便开车去了C城,到达的时候见了几个朋友,直到今天早上十点才回来的。

  李亚春的证词:我开车从C城办完公事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然后回家就和妻子在一起,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方楚的公司有一次合作,是方楚负责的,今天他要找我的话,大概是为了那些合作的文件交接事情吧。

  李亚春妻子肖卿的证词:昨天亚春在C城有公事,他早就说过的,所以他晚上回来的挺晚的,我们就一直在一起。

  “这么说他们都没有杀人的可能,因为开车从本市到C城最少要用一个半小时,而且C城方面已经找到了他们在C城的朋友证实了他们的证词,何娴玚的朋友是在八点左右见到她的。看来真的是自杀了。”“不要这么绝对,Viol,好像还有一些问题。”“Blues说的对,我们再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落下的?”“Viol,把资料给我看看。”Blues从Viol手中接过了资料。“噢,原来如此!快和我去确认一样东西。”“怎么,你想到什么了吗?”

  你想到了吗?是谋杀还是自杀?如果谋杀的话,凶手是谁?

标签: 死者 事情 文件
6
答案:
解析:
5
收藏
其他相关长篇推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