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爸爸长篇推理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爸爸长篇推理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爸爸长篇推理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20-04-07 21:18提供
(78)
这一天,小美回到家:“我回来啦!”……没人理,小美看着沙发上双手捧着手机的爸爸妈妈,气愤地走进房间,“唉,不知道爸爸妈妈这几天怎么了,天天抱着手机,烦死啦~~”“小美啊,饭在锅里,我给你热热吧”妈妈说道,“嗯,还是妈妈好”。
……
“妈,我去上学啦!”,小美从卫生间出来“慢点,注意安全”,妈妈说道。但爸爸妈妈这天却有事不能工作,他们同是一所高中的化学老师,却很少辅导还是初一的小美。
“老婆,卫生间的马桶坏了,我修修吧,你先,你随便干点什么吧”爸爸说到,其实爸爸还是挺能干的,不仅是化学,理科都很好,“小美这几天,唉!”,爸爸边修边说,妈妈就躺在沙发上,不知道干嘛。
……
侦探Sci和他的朋友本走在路上,讨论着近期发生的案子,突然,本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小美的妈妈发过来的——本和小妹一家是邻居,本打开手机“对不起,我亲爱的对我好的人,我可能永远报答不了你们了。”Sci和本一怔,意识到出大事了,连忙赶往小美家
……
十五分钟后,刚到门口,发现小美和爸爸也刚好到门口,看来他们也收到了短信,我们迅速冲进去却没看见妈妈,大家都在寻找,“看看卫生间!”,Sci道,小美爸爸猛地撞开门,大家突然感觉一股风从背后袭来,卫生间的水流了出来,“可恶,已经死了”Sci道,走近,“尸体没有什么痕迹。”大家走进卫生间,小美和爸爸赶快关掉了水龙头——浴缸和洗漱台,浴缸的塞子闭着的,“妈妈为什么自杀啊?”小美边哭,边说,Sci仔细观察卫生间,只见,马桶盖子上写着

这样一个图案,大家都把目光放在了本身上,但本却很无辜啊……Sci又仔细地观察卫生间,在门的后面,有一堆毛巾,马桶里,洗漱台,还放有有点弯的铁板,“哪来的这些东西啊,我在卫生间没看见啊” 小美说。“可能是你妈……”爸爸哭着说,不过上面好多水,“奇怪,这是什么?”Sci道,只见马桶水箱里一个奇怪的东西

浴缸旁也有,很不明显,过不久,警察切入调查,“妈妈的手机呢,我要看看那封遗书”“欧,你想看指纹吧,警察验过了,是妈妈的食指指纹。”本说。
警察正欲判自杀时(就当警察破不了案),Sci将手指向了……“不是自杀,凶手是你!”
Sci指的人,最有可能是谁?妈妈是怎么死的?
(假设凶手在他们中)
标签: 妈妈 小美 爸爸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推理题4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
答案:
解析:
70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20-02-22 16:28提供 来源:33IQ网
(6)
“彦彦,你见过萤火虫吗?”正在开车的爸爸问坐在车后排正在玩手机的彦彦。
“没有”彦彦遗憾地摇摇头。
对于城里的孩子来说,那种绿莹莹的,会发光的小虫,只在电视上才看见过几次,在生活中是从没有看过的 。
“那爸爸能带我去看萤火虫吗?” 彦彦其实十分喜欢萤火虫,她不甘心地问了一个早在爸爸预料之中的问题。
“当然可以!听说现在的萤火虫变异了,生命力很强大,你可以抓一只。”爸爸说出的是早就想好的回答
车开的更快了,如风一般向前行驶。但彦彦希望车能开得再快一些,自从在电视上看见萤火虫的那一刻,她就被这神秘小精灵深深吸引住,此刻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它们。
“到了,下车吧!”爸爸打开车门。
彦彦纵身跳下车,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她终于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风景。
萤火虫在夏夜的稻田里飞转曼舞,点点绿色、灵动的光,无数只萤火虫一闪一闪地飞翔着,宛如一串串、一排排彩灯,制成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彩带。
面对这美得令人窒息的场景,彦彦眼中充满惊喜,跑进稻田,跳跃着,追着萤火虫到处跑。终于玩累了,彦彦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天黝黑,突然稻田里有两个黑影不安分地动着,彦彦觉得本来美好的景色变得有些恐怖,周围的萤火虫像无数只眼睛注视着她。
“啊——”突然一声刺耳的惨叫划破了夜的宁静。萤火虫受了惊,慌忙四散而开,有些向着彦彦的方向飞来。
“别过来!” 彦彦非常害怕,拼命挥手赶着这些“讨厌”的虫子,却不小心把一只萤火虫扇到嘴里。
这下糟了,她张口想把它吐出来,却弄巧成拙地把虫子吞了下去。
“真恶心!”彦彦捂着脖子跑回车上,似乎能感觉到它在自己的食道里蠕动。
“怎么不玩了?”爸爸好奇的问她。“刚才不是还挺开心的吗?”
“我不舒服,快回家吧!” 彦彦只觉得肚子里一阵阵反胃,怎么还会有兴致玩呢?
“好吧!”爸爸发动汽车。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妈妈已经睡下了, 彦彦匆匆洗了个澡,就回到房间里。她担心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萤火虫会不会还活着,它会不会她的肚子里产卵……“该死,别想了,一定不会有事” 彦彦自信满满地躺回床上关睡觉。。
过了许久,半睡半醒的她觉得肚子隐隐作疼, 她不以为然,便揉了揉,没想到疼痛更加剧烈。一定是那只虫子在搞鬼, 她心中暗暗叫苦,却只能用手死死地抵在肚子上,一点一点加重力道地揉,但这丝毫没能缓解疼痛。
“真是只爱折腾的虫子!” 彦彦捂着肚子恼怒地站起来,扶着墙跌跌撞撞地走向门口,还未开灯就突然看到镜子中自己的模样。瞬间,睡意全无。
“爸爸快开门啊!开门啊!”几乎崩溃的彦彦疯了似的拼命敲门。
就在门快要被砸烂的时候,敲门声骤然停止。
“怎么了,宝……”爸爸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半掩着的门后是一片令人疑惑的绿光 ,他看到的场景,让他震撼到无以复加——在黑暗中披头散发,身体晶莹,像萤火虫一样发着绿光的“鬼影”捂着肚子,倚在墙边,他连忙叫醒妻子,带着彦彦去了医院····················
医生停下笔,抬头严肃地问:“你是说她吞下了一只萤火虫,然后身体就开始发光?”
“是的……”彦彦懦懦的回答道。
“那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万一萤火虫在她的肚子里产卵,繁殖,那怎么办!”医生低声叱喝。
“我们以为只要她自己把萤火虫排泄出来就好····· ”妈妈小声嘀咕,像是在自言自语。
“太太,您说什么?”医生瞥了她一眼,“这只虫子可是活的。”
“可是······”
“够了,别说了”爸爸打断妈妈的话。“医生,我求您救救我的女儿吧!求求您!”爸爸拉住医生的手。
医生看起来非常厌恶地甩开爸爸的手。“好吧,我尽力,带她去手术室。“
医生给彦彦打了麻醉药,把彦彦固定在床上。说实话,彦彦讨厌这个医生,因为她见到他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很害怕,想挣扎,却渐渐失去意识。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她仿佛看到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插进她的心脏······
此时彦彦的父母在门外焦急地等待着。
父亲在门外不停地走来走去。“我的宝贝女儿,你一定不要出什么事,都怪爸爸不好,不该带你去看萤火虫,都是我的错,你可一定要平平安安啊······”
“先生!”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出来。
爸爸立刻冲上前去问,“彦彦,彦彦她怎样了。“
“抱歉,我尽力了,可在手术时发生了意外······”
这怎么可能,手术不可能发生意外啊!
“意外个屁,一定是你害死了我的女儿,把女儿还给我!“
几个小时前女儿还活着,现在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这让他怎样去接受。
“还给我!”他上前揪住医生的衣领,却感觉后脑被狠狠敲了一下,然后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抱歉先生,请您先小睡一会儿,之后,我们会送您去精神病院的。”
…………
一个月后, 在一场盛大的拍卖会上。
“今晚,最后一个最特别的物品将马上登场,为了能更好的欣赏它,我们要熄灭所有的灯。”主持人拍拍手,明亮的大厅瞬间漆黑。
拉开幕布,巨大的笼子里装的是一个全身晶莹,像萤火虫一样发着绿光的女孩。
是的,彦彦其实没死,如果爸爸仔细观察,一定会发现彦彦还有微弱呼吸。
“真美啊······“人们不约而同地发出赞叹。
这件物品是由一对夫妻模样的人卖出的,他们的底价是五百万美金。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件物品的来历。
故事中有一奇怪的地方,你能发现吗?
5
答案:
解析:
9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9-03-25 20:04提供
(117)

此题可能有点长,也有一定难度,但个人认为此题值得细思,如果可以,还请不要随便选个答案就算了。

 当然,以上你可以当做没看见,下面正题开始:

 

 最近是流行感冒发烧的时期,学校很多人都发烧了,我也没有幸免。

 当我从爸爸的车上下来时,都有点站不稳,脑袋晕乎乎的。一量体温:38.3℃,看来是真的发烧了。

 “爸爸,我发烧了”我跟爸爸说道。

 “发烧了?那你去附近的小诊所看一下吧,爸爸还要煮菜,就不跟你去了,”

 “奥”

 带上钱,我又思考去哪里好。最后决定去那所上次我同学跟我说的小诊所,听说那里医生开的药很猛,不过好的也快。

 但没过多久,我又回来了。那个小诊所开的挺偏僻的,在1条小巷里,但可能是药开的好,很多人去。“怎么这么快?”爸爸看见我回来问道“人太多了,从里面排到外面还拐了个弯,我等下再去吧。”

 在家做了会作业,我才再次出发,现在应该没这么多人了。

 结果没有让我失望,从外面看似乎人很多人,可我去排队时前面只有2个人而已。

 可过了会我又绝望了,原来这个小诊所的医生是1次性把全部病人诊完并开完药,再诊下1批,而我去到时才开到五号。

 “九号”没有人回应,那医生也没说什么,见没人回应就继续开药。

 过了20分钟,医生才开到十一号。我有点想走了,可回头看了看后面,已经又来了7,8个人。还是继续等吧,等下再来又不知要等多久。

 医生一直开药,一直到十七号才开完。那时已经过去差不多40分钟了,期间九号也来拿了药。

 当我回过神来时医生已经诊完第1个人了,“让后面那位学生先吧,他回去还要做作业”这时医生对我前面的那个人说道。

 医生给我诊完后,给了张纸条我,又让我去椅子上等着。

 “今晚还要加班吗?嗯,好好......”我还没坐下去,外面传来爸爸打电话的声音。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不去以前那个地方了吗”爸爸停好车后说道。“这地方药比较好”“还没买到药啊?”“没有,这医生开药比较特别......”我跟爸爸解释道。

 “这样啊,那你先回去吃饭吧,你的发烧好像更严重了”爸爸摸了下我的额头说道“菜已经煮好了?”“你出门没多久就煮好了”

 我也没有拒绝,把纸条给了爸爸就回去了,反正应该也不用等多久。

 回家的路上,我明显感觉发烧更严重了,脑袋晕的不行。过马路时足足等了2次红绿灯才过去的。

 好不容易回到家,菜还整整齐齐的摆在桌上。因为我发烧了,所以爸爸煮的清淡了点。

 可等我吃完了饭,爸爸还是没有回来。怎么回事?按理说不应该要这么久啊?难道出事了?我不禁担心到道。这时我才想起来,回家的路上有一起车祸发生,当时头太痛了,没有过去看,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问:爸爸这么久都没回来,你认为最有可能是?


标签: 爸爸 医生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错题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4
答案:
解析:
107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8-12-11 23:29提供 来源:33IQ网
(9)
推理迷题:离异
 我父亲是一名武警,前段时间他和青木叔叔一起破了一件大型贩毒案件,还活捉了犯罪头目,查出了大量的毒品和枪支。在庆功宴上,父亲让我先回家,说有重要礼物留给我……
 父亲昨晚没回家,青木叔叔说没看到,更重要的是昨天抓到的犯罪头目,轩哲越狱了。这让人很难不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父亲的礼物是一把精美的蝴蝶刀和一个小纸条,称不上信。“赫琳丫头,在家要好好读书,要听两个哥哥的话,好好学习,好好读书”这不是爸爸的风格,他从未这么婆婆妈妈过。
 “妹妹,我能进来吗?”是赫斌的声音,我看了看门口,“进来吧,哥”赫斌和赫晨站在门口,他们是我的双胞胎哥哥,赫斌老大,赫晨老二。赫晨先开了口“丫头,爸爸给你留东西了吗?”东西……是说纸条和刀吗?我转身拿给他们看。纸条的内容差不多,好好学习,好好看书。不过赫斌的礼物是一个白瓷茶杯,赫晨是一个酒壶。“哥,有什么不对吗?”看着赫斌若有所思的样子,我问了一声。“没什么,乖乖待在家里。”他看了我一眼。乖乖待着?抱歉哥哥,不可能。当然没有说出来,只是冥想。我拿着父亲的日记和小刀,去了这座城市唯一的地下酒吧。父亲很爱去哪里。
 推门就是很浓烈的烟酒味,这里没有挂钟,待在这里的人也没有知道时间的欲望,下午四点钟,人也很多。我一直往里走,遇到了我的朋友田帆,我已经初三,而他早就辍学了,只是一直保持联系,经常会一起玩。他整天和一些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厮混在酒吧,怕我出什么意外,就送我回了家。回家后我趴在父亲的书房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闹钟叫醒的,父亲过生日时我送他的闹钟,不知道什么时候系上了一条黄色的丝带。已经八点整了,手机上有七个未接电话,都是希尔打来的。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希尔,我的电话开了静音,怎么了吗?”“赫琳,田帆……死了。”我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什么地方?”“如家酒店门口的小树林。”
 “看上去像被乱棍打死的”南孤蹲在田帆的尸体旁边,很快青木叔叔也带了一队警察从另一边过来。田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样子死前经历了很恐怖的事。这件事情很快被处理完了,在送我回家的路上,青木叔叔给南孤说“给上级报告,发现轩哲踪迹,背影疑似受伤。”我问了问随行青木叔叔的警察才知道,他们在一个巷子里看到了轩哲,上级要求活着,就被他跑了。我一路上低着头不说话,青木觉察到了异样。“赫琳,你爸爸一定会找到的。”听到这句话,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一边说一边努力点头。
 我在家,发呆发了一晚上,赫斌早上来叫我起床看到了我发呆。不久我又一次接到了希尔的电话“赫琳,出来泡个温泉吧”“……”我看着赫斌,他点点头示意我答应“赫琳,怎么不说话?”“哦……哦,好。”
到了温泉酒店,看得出来田帆走了,大家都不开心,只是想到我父亲失踪,又想让我稍微开心一下。我和艾薇拉住在一个房间,上面展秋、昭沐,下面青木、南孤。左右两边住着希尔,艾丽儿和两位哥哥。这次会很安全了吧,我这样安慰自己。“艾薇拉,我去换衣服了”我抱着衣服走向卫生间,艾薇拉只答应了一声,一直在窗户边看水仙花。我走到卫生间,发现没有那装衣服的包,又走出去。只看到艾薇拉样子很诡异,一直踮着脚,很努力的向上看,不过一直弓着背。“艾薇拉,怎……”我还没说完,她就从窗户上翻下去了。十三楼啊!就算有树拦着……楼下有刚来的客人,我在上面只听见一声微弱的尖叫。“丫头,怎么了吗?”赫晨先进了房间,赫斌随后就问“妹妹,发了什么?”我呆呆的指着窗户“艾薇拉,下去了”两人一惊,青木也到了我房间的门口,问了句“怎么了?”
 在树下,艾薇拉的周围挤满了人,被吓到的女顾客坐在一边。展秋报了警,昭沐叫来了救护车。南孤刚从外面的商店买烟回来。希尔抱着爱丽尔,努力让她不去看姐姐的死相。没用的,艾薇拉的项链,被扯断了,脖子上的勒痕,很明显。
 又一次不悦而归,青木叔叔和南孤一起来了我家,到家已经七点多了。他们给我做了笔录--只有我和艾薇拉在一个房间。妈妈给青木叔叔泡了茶,他递给我了一杯茶。我喝完之后去了书房,翻了翻书,闹钟又响了。诡异的搭配,我解开了系在银色闹钟上的黄丝带。去了地下室的仓库,看看爸爸留下的东西有没有线索,我只认定一点,爸爸猜到了今天的事,而且,一定有线索。看了一会儿,我觉得有些累,就昏昏沉沉的睡了下来。
 再次醒来我躺在我的房间,赫斌和青木在我旁边,赫斌看着我,一脸不满的给我说“你太累了,都趴在阁楼睡着了。”阁楼?我明明在地下室!但是我看着赫斌,没有说什么。只是揉揉脑袋,做一副很头疼的样子说“我不知道,应该是后来上去的”。青木看看我,安慰的说“不要担心,你爸爸会找到的,局里还有事,赫斌陪你。”我看着他走出去“哥……”“我知道”赫斌跟我说“你压到爸的三棱镜了”。那个三棱镜是我初一学色散现象的时候,经常拿着玩,上周还放在爸爸的书房里。阁楼,阁楼……阁楼是我和妈妈放衣服的地方,爸爸把三棱镜放在哪里,一定还有其他东西。我和赫斌走到阁楼上的时候,赫晨已经在上面了,他给我们看了爸爸日记本用红笔圈上了页码的一张。我翻看了一下日记,只有第九页标了页码,第九页后的,连页码都没有。爸爸没有标页码的习惯。第八页的内容,更像是家里的地图。
 
一楼:客厅,厨房,餐厅,后院
二楼:主卧,客卧,书房
三楼:阁楼仓库
负一楼:酒窖,武器库,藏品室

我们按着日记本,转了家里一圈,没有任何收获。赫斌哥哥收到了青木的信息:轩哲抓到了,在监狱里关着。这件事你们来也许更合适。
 监狱门口,妈妈,青木,南孤,田帆的父母,爱丽尔和她的父母,希尔,展秋,昭沐,两位哥哥和我。
 “妹妹,作好心理准备”赫斌拉着我,走进了我从未见过的监狱,青木和南孤带着我们。我心里很紧张,十三楼,艾薇拉,很疼吧。田帆,死前那段可怕的经历只有你明白吧。轩哲的脖子上套着一个铁圈,手和脚都被砍了,脸上都是血。我发抖的走近,才看清他的舌头也被割掉了。青木说“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在一个石油场的仓库,嘴被缝上了,带回监狱拆了线,才发现舌头也被割掉了。”我走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蹲下来,他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我明白了,一切都说得通了。


推理:1.爸爸被藏到了哪里?
2.田帆和艾薇拉的死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3.把爸爸藏起来的人是谁。
4.杀人的人又是谁。
标签: 青木 爸爸 艾薇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12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7-03-28 12:53提供 来源:33IQ网
(7)
“林枫,明天我过生日,我想去野炊。”
谢欣依偎在林枫怀里眨着她的大眼睛充满期待的对着他说道,
林枫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宠溺的说“嗯,我们在叫上大哥(林昀),大嫂(苏彤),还有爸妈,我们一家人都去。”
谢欣用手把在捏她鼻子的手打掉气嘟嘟的说
“还不快去跟爸妈说,还有下次不准捏我的鼻子”
说完便摸了摸被林枫捏的有点发红的小鼻子 。林枫笑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我上楼跟爸爸说,你先去厨房跟妈妈说一下然后打个电话给大哥,跟他讲一下”
说完林枫便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楼,谢欣也爬起来准备去厨房。爸爸看见林枫上来了,爸爸便笑着说道
“林枫有什么事啊?”
林枫摸了摸头回答道
“爸,明天谢欣过生日我们准备去野炊庆祝一下。正好我们一家人都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谢欣去打电话给大哥了,我们一家人明天都去野炊吧”
说完我便看着爸爸,爸爸一听到大哥脸上的微笑便冷了下来说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说完便走回到房间不给我继续说话的机会。林枫摇了摇便下楼了。
这个时候林枫的电话响了,
“喂。”
“林总,我们的资金周转不过了,如果没有一大笔资金注入的话,我们公司将面临破财”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因为……”
“好了我知道了”
林枫挂掉电话走下楼去。
“嗯,明天你让林枫开你爸的车把大哥接来,顺便到市区买一下野炊要用的东西。”
“妈,这些我们明天都会准备好的,你就放一万个心,没事的话我就回去打电话跟大哥说了”
谢欣的说,妈笑了笑点了点头说
“去吧,记得早点休息。”
说完妈就转身回房间了。谢欣打完电话回到房间便看到林枫,林枫无奈的说:“爸还是这样,不肯原谅大哥。”“唉,爸又不去”谢欣也垂头丧气的说道
         第二天清晨
“我上楼去爸爸哪拿钥匙,你在楼下等我”
林枫对着谢欣说道,
“嗯。”
一会儿……
林枫脸色有点不正常的下来了
“你怎么拿个钥匙拿这么久。”
谢欣看到林枫下来了便追问道林枫调整了表情微笑着说
“在上了个厕所所以有点慢了,好了好了,我们去市区接大哥吧。”
说完便拉着谢欣上车了,两人开车来到了大哥住的地方。
“大哥,大嫂好。”
林枫,谢欣依次说道, 大哥满脸笑容的说道
“弟弟真是越来越帅了,弟媳妇也越来越漂亮了”
“哪有哪有,我去买下野炊的东西,谢欣,你陪大哥大嫂说说话”
说完林枫便开车走了……
一会儿林枫买完东西回来了。大哥对着林枫说
“我的摄像机坏了,把爸的车钥匙给我,我去修一下”
“嗯,快去快回”
林枫把一串钥匙丢给了大哥,一会儿,大哥回来了。一众人有说有笑来坐车到了林枫家,大哥放下东西便上楼隔着房门对爸爸说
“爸,我来看你了。”
“滚,我不想见到你。”
爸爸隔着墙吼着。大哥脸色有点难堪,这个时候妈妈从爸爸房中出来,对着大哥说
“我们下去吧,今天不是要去春游吗?你爸他就这个脾气,你也知道。每次你来他都不见你”
大哥随着妈妈下来了。
“妈,大哥,爸爸肯定不会去春游了,我们走吧。”
两人点了点头。一群人出发了,由于房子就在几座山中间,一群人准备走路去山上。走了几分钟,谢欣便说“大哥,把你的摄像机拿出来,帮我拍几张”
大哥看了看自己的行李说
“咦!摄像机呢。”
大嫂笑着说
“不会落在弟弟家吧,傻瓜”
说着并敲了敲大哥的头,大哥憨笑道
“应该是吧。我回去找找,你们等下我”
说完便跑回去了,十几分钟后大哥带着摄像机跑回来了……
一众人野炊回来的路上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差不多六点的样子,离家里还有二十分钟路程时,林枫突然说
“肚子痛,我去森林里解决解决,你们先走吧,我过会儿跑回来”
众人笑道
“快去吧”
众人到家门口时,林枫正好从后面气喘吁吁的跑来,回到家妈便说
“大家都累了,都洗洗睡吧。林昀你和苏彤到一楼那间客房睡吧”
这个时候林枫对着大哥说
“去向说句晚安吧,这个时候爸已经吃安眠药睡了,你去说个晚安,明天妈妈把这事跟爸一说。他或许会原谅你一点”
林昀应道,便上楼了对着房门说
“爸爸。晚安”
“滚,我不想见到你”
房中传来爸爸的声音,林昀转头看了我一眼。有转头对着房门说
“爸,以前是我不对,不该那样。我知道错了……”
林昀说了很多话。到时房中再也没传出声音。林昀摇了摇头。下楼了。众人都回房睡了。再也没有人上楼。

    次日清晨,妈叫爸爸起床吃饭,却怎么叫也不见爸爸应声,妈拿出钥匙开了门,爸爸脸色安详 的死在地板上,趴着的,脸朝下。背心插了一把武士刀。刀柄上有些许黑色灰烬,地板上的血字“昀”。桌上一个录音机,一盏燃尽的油灯。油灯里有一根小钢管,地板上尸体上桌子上钢管中天花板的横梁上都有些许黑色灰烬。尸体手指伤口结痂了一部分。法医鉴定为流血过多凌晨死亡。
注:①爸爸有一大笔资产。
②只有爸爸一个人住楼上,爸爸妈妈也有矛盾,妈妈很少到爸爸房间去 。
③爸爸房门的钥匙只有他自己跟妈妈有。
 ④武士刀是爸爸房间有的, 爸爸吃安眠药睡觉的时间为傍晚六点。
 ⑤录音机可远程控制,是房间中有的,不过遥控器早已丢失。
⑥林昀上楼向爸爸请安过后再也没有人上楼,也没有人离开房子。
标签: 大哥 爸爸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7
答案:
解析:
9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5-03-02 19:54提供
(9)


+

“爸爸!快一点啦!”小兰和柯南在车子旁边等了好久才见毛利小五郎慢吞吞地从事务所走下来,看样子不知道打扮了多久。

  毛利小五郎开足马力,完全不顾小兰和柯南的感受。

  “洋子小姐!”柯南看着口水流不停的毛利大叔有些汗颜,这个大叔还真是可怕!

  毛利小五郎收到冲也洋子的邀请,要去参加她好朋友的生日聚会。毛利小五郎那叫一个激动啊!

  ——叮咚!毛利小五郎按了数下门铃,可是还是没有人来应门,毛利小五郎没办法只好推门而入。

  “惊喜!”毛利小五郎,柯南和小兰被埋伏在门后的洋子还有她四个朋友吓得不轻。

  “呵呵呵!”柯南看着因为成功惊吓她们而高兴的洋子和四个女生的样子脸上的皮肉跳了跳。

  “毛利先生我和你们介绍一下我的朋友,这是宫野橙子就是今天的寿星,这位呢是小川麻衣是未来的人气偶像,北野城籁我的事业伙伴,最后是Angle,现在可是知名流行歌手。”

  “看这里!”一个短发的女孩子拿着摄影机拍着毛利小五郎。

  “这是秋实文子,是这次聚会的主办人,她会负责聚会的摄影工作,录像内容会传到大家的电脑以作为留念。”洋子之后又把柯南和小兰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至于毛利小五郎早就名声在外,所以根本不需要介绍。

  聚会不久就开始了,大家开开心心地玩乐起来,不过才半个小时麻衣小姐便因为身体不适离开,去自己房间休息,一个小时后三个人回了房间剩下的是毛利小五郎,柯南,小兰,洋子还有文子小姐以及Angle小姐了。

  “我要去冲个澡!”Angle去洗澡了,因为卫生间就在旁边搞得毛利小五郎一直心猿意马,水声不断的从卫生间里传出来,但是在洋子面前他还是保持绅士风度。

  “洋子小姐,Angle小姐洗澡还真是久啊!”毛利小五郎看着手表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Angle已经洗了一个小时了。

  “没办法Angle洗澡都会很久的。”文子继续拿着录像机在东拍西拍。

  文子忽然想起什么:“抱歉!我把手提电脑落在餐厅里了!”

  文子马上跑出房间,这样时间又过去一个小时,卫生间的门开了,沐浴之后的Angle更加妩媚,害得毛利小五郎口水怎么也收不住。

  “爸爸!真是丢死人了!”小兰看着毛利小五郎的色样有些受不了,柯南看着大叔的笑容有些无语。

  十分钟之后文子回来了,大家正要商量接下来干嘛就听见一声尖叫。柯南马上跑去声音的来源,橙子吓得瘫坐在地上,寻着她的目光看见麻衣小姐心口插着一把刀躺在床上,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开始检查尸体:“已经死了!快报警!”

  不久后警察就到了,经过初步验尸确定死于心口一刀,刺中心脏马上死亡,推测死亡时间是下午三点到到三点半,被害人服过安眠药的迹象,不过由于毛利小五郎说马上破案就没有。

  经过不在场证明的确认可以推定四个人有作案条件,北野城籁,宫野橙子,Angle,还有就是秋实文子。

  毛利小五郎忽然指着Angle说:“凶手就是你吧!洗个澡怎么可能用得着两个小时!”

  “喂!不要胡说好不好,我每一次都会洗好久的!”Angle对于毛利小五郎的话有些恼火,旁边的洋子替Angle说:“Angle是比较爱干净啦!而且每一次都是淋浴,淋好久的,很浪费水的。”

  “是……,是吗?”毛利小五郎有些丢脸,他心里开始默念沉睡吧!小五郎!

  一边的人看到大名鼎鼎的名侦探这副样子都感到有些头大,日暮警官失望地摇摇头:“看来毛利老弟如果不睡着也就这个德性。”

  柯南在身体旁边仔细观察,发现麻衣的脚旁边有很小绿色的点,他凑近看了看,忽然两脚离地,被毛利小五郎狠狠甩出去。

  “臭小鬼!不要妨碍大人办事!”

  “可恶!”柯南检查尸体其他地方就被毛利小五郎驱逐心里有一些不爽。

  小兰也跟出来准备看好柯南,但是她刚刚说完对柯南的告诫就发现柯南跑向了案发前嫌疑人们所在的地方检查了。

  柯南首先到了橙子所在的房间,根据橙子的证言她应该一直在房间上网,想到接下来的活动才去叫麻衣。柯南又借用毛利小五郎的名义通过看守警官来到

  橙子的房间,房间里两个检尸人员正在仔细检查房间,柯南拿出橡胶手套检查橙子的电脑,根据聊天记录可以确定橙子的不在场证明,前提条件是她必须是一直用这台电脑聊天,不过现在用手机也可以聊天。

  柯南在小兰刚刚来时就跑去下一个地方。


  下


  柯南来到了北野城籁的房间,她的证词是一直在睡觉,听到有人尖叫才跑过去查看情况的。

  柯南把手放在城籟的床上,感觉到残留的体温,于是又前往下一个地方。

  卫生间除了一扇门还有一扇窗户,还有一个放的很高的莲喷头,之外就是一个洗脸池和水龙头,他继续检查,这时小兰冲了进来,打开水龙头洗手。

  “怎么了,小兰姐姐?”柯南看着用力洗手的小兰有些奇怪。

  “都是你啦!为了找你害我打翻了文子小姐的指甲油,现在一手都是!”小兰有些抱怨,洗完手之后找柯南要纸巾,柯南却呆在那里。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谢谢你小兰姐姐!”柯南的笑容预示着真相马上就要被揭开,他又跑到桌子上看了一下录像机没有关的录像机。

  柯南经过小兰的一顿好骂终于得以离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借助毛利小五郎的口把真相公布。

  “小鬼!你又来干什么?”毛利小五郎因为案情没有进展有些恼火了,正好看着柯南送上来给他出气。

  “叔叔!我之前发现麻衣小姐的尸体边上有很小的一点哦,可能是凶手留下的线索也说不定。”

  “是吗!”毛利小五郎高兴地跑到尸体旁边,这时一阵困意袭来,毛利小五郎直接靠在床边,日暮一见知道一切马上就会水落石出的。

  柯南借着早就贴在毛利小五郎身上的纽扣括音器开始了推理

  “案件的真相我已经知晓了,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要+

“爸爸!快一点啦!”小兰和柯南在车子旁边等了好久才见毛利小五郎慢吞吞地从事务所走下来,看样子不知道打扮了多久。

  毛利小五郎开足马力,完全不顾小兰和柯南的感受。

  “洋子小姐!”柯南看着口水流不停的毛利大叔有些汗颜,这个大叔还真是可怕!

  毛利小五郎收到冲也洋子的邀请,要去参加她好朋友的生日聚会。毛利小五郎那叫一个激动啊!

  ——叮咚!毛利小五郎按了数下门铃,可是还是没有人来应门,毛利小五郎没办法只好推门而入。

  “惊喜!”毛利小五郎,柯南和小兰被埋伏在门后的洋子还有她四个朋友吓得不轻。

  “呵呵呵!”柯南看着因为成功惊吓她们而高兴的洋子和四个女生的样子脸上的皮肉跳了跳。

  “毛利先生我和你们介绍一下我的朋友,这是宫野橙子就是今天的寿星,这位呢是小川麻衣是未来的人气偶像,北野城籁我的事业伙伴,最后是Angle,现在可是知名流行歌手。”

  “看这里!”一个短发的女孩子拿着摄影机拍着毛利小五郎。

  “这是秋实文子,是这次聚会的主办人,她会负责聚会的摄影工作,录像内容会传到大家的电脑以作为留念。”洋子之后又把柯南和小兰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至于毛利小五郎早就名声在外,所以根本不需要介绍。

  聚会不久就开始了,大家开开心心地玩乐起来,不过才半个小时麻衣小姐便因为身体不适离开,去自己房间休息,一个小时后三个人回了房间剩下的是毛利小五郎,柯南,小兰,洋子还有文子小姐以及Angle小姐了。

  “我要去冲个澡!”Angle去洗澡了,因为卫生间就在旁边搞得毛利小五郎一直心猿意马,水声不断的从卫生间里传出来,但是在洋子面前他还是保持绅士风度。

  “洋子小姐,Angle小姐洗澡还真是久啊!”毛利小五郎看着手表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Angle已经洗了一个小时了。

  “没办法Angle洗澡都会很久的。”文子继续拿着录像机在东拍西拍。

  文子忽然想起什么:“抱歉!我把手提电脑落在餐厅里了!”

  文子马上跑出房间,这样时间又过去一个小时,卫生间的门开了,沐浴之后的Angle更加妩媚,害得毛利小五郎口水怎么也收不住。

  “爸爸!真是丢死人了!”小兰看着毛利小五郎的色样有些受不了,柯南看着大叔的笑容有些无语。

  十分钟之后文子回来了,大家正要商量接下来干嘛就听见一声尖叫。柯南马上跑去声音的来源,橙子吓得瘫坐在地上,寻着她的目光看见麻衣小姐心口插着一把刀躺在床上,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开始检查尸体:“已经死了!快报警!”

  不久后警察就到了,经过初步验尸确定死于心口一刀,刺中心脏马上死亡,推测死亡时间是下午三点到到三点半,被害人服过安眠药的迹象,不过由于毛利小五郎说马上破案就没有。

  经过不在场证明的确认可以推定四个人有作案条件,北野城籁,宫野橙子,Angle,还有就是秋实文子。

  毛利小五郎忽然指着Angle说:“凶手就是你吧!洗个澡怎么可能用得着两个小时!”

  “喂!不要胡说好不好,我每一次都会洗好久的!”Angle对于毛利小五郎的话有些恼火,旁边的洋子替Angle说:“Angle是比较爱干净啦!而且每一次都是淋浴,淋好久的,很浪费水的。”

  “是……,是吗?”毛利小五郎有些丢脸,他心里开始默念沉睡吧!小五郎!

  一边的人看到大名鼎鼎的名侦探这副样子都感到有些头大,日暮警官失望地摇摇头:“看来毛利老弟如果不睡着也就这个德性。”

  柯南在身体旁边仔细观察,发现麻衣的脚旁边有很小绿色的点,他凑近看了看,忽然两脚离地,被毛利小五郎狠狠甩出去。

  “臭小鬼!不要妨碍大人办事!”

  “可恶!”柯南检查尸体其他地方就被毛利小五郎驱逐心里有一些不爽。

  小兰也跟出来准备看好柯南,但是她刚刚说完对柯南的告诫就发现柯南跑向了案发前嫌疑人们所在的地方检查了。

  柯南首先到了橙子所在的房间,根据橙子的证言她应该一直在房间上网,想到接下来的活动才去叫麻衣。柯南又借用毛利小五郎的名义通过看守警官来到

  橙子的房间,房间里两个检尸人员正在仔细检查房间,柯南拿出橡胶手套检查橙子的电脑,根据聊天记录可以确定橙子的不在场证明,前提条件是她必须是一直用这台电脑聊天,不过现在用手机也可以聊天。

  柯南在小兰刚刚来时就跑去下一个地方。


  下


  柯南来到了北野城籁的房间,她的证词是一直在睡觉,听到有人尖叫才跑过去查看情况的。

  柯南把手放在城籟的床上,感觉到残留的体温,于是又前往下一个地方。

  卫生间除了一扇门还有一扇窗户,还有一个放的很高的莲喷头,之外就是一个洗脸池和水龙头,他继续检查,这时小兰冲了进来,打开水龙头洗手。

  “怎么了,小兰姐姐?”柯南看着用力洗手的小兰有些奇怪。

  “都是你啦!为了找你害我打翻了文子小姐的指甲油,现在一手都是!”小兰有些抱怨,洗完手之后找柯南要纸巾,柯南却呆在那里。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谢谢你小兰姐姐!”柯南的笑容预示着真相马上就要被揭开,他又跑到桌子上看了一下录像机没有关的录像机。

  柯南经过小兰的一顿好骂终于得以离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借助毛利小五郎的口把真相公布。

  “小鬼!你又来干什么?”毛利小五郎因为案情没有进展有些恼火了,正好看着柯南送上来给他出气。

  “叔叔!我之前发现麻衣小姐的尸体边上有很小的一点哦,可能是凶手留下的线索也说不定。”

  “是吗!”毛利小五郎高兴地跑到尸体旁边,这时一阵困意袭来,毛利小五郎直接靠在床边,日暮一见知道一切马上就会水落石出的。

  柯南借着早就贴在毛利小五郎身上的纽扣括音器开始了推理

  “案件的真相我已经知晓了,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要北野城籁,宫野橙子,Angle,秋实文子四位小姐再说一遍你们的不在场证明!好吗?”

  四人对于‘毛利小五郎’的要求没有异议,四人开始一个个陈述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首先是北野城籁:“我当时一直在床上睡觉,听到橙子的尖叫才跑过去的。”

  宫野橙子:“我在之前一直在玩电脑,之后我为了找麻衣去楼下正好看到麻衣她……”

  Angle:“案发时间我一直在浴室洗澡,之后也是跟着毛利先生上楼的。

  秋实文子:“我因为手提电脑掉在了餐厅所以跑去拿了。”

  “你亲口承认了,Angle小姐,凶手就是你!”

四位小姐再说一遍你们的不在场证明!好吗?”

  四人对于‘毛利小五郎’的要求没有异议,四人开始一个个陈述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首先是北野城籁:“我当时一直在床上睡觉,听到橙子的尖叫才跑过去的。”

  宫野橙子:“我在之前一直在玩电脑,之后我为了找麻衣去楼下正好看到麻衣她……”

  Angle:“案发时间我一直在浴室洗澡,之后也是跟着毛利先生上楼的。

  秋实文子:“我因为手提电脑掉在了餐厅所以跑去拿了。”

  “对了请文子小姐把刚才的录像机拿来吧,关键的证据就在里面。”



标签: 爸爸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sherlock
12
答案:
解析:
7
收藏
其他相关长篇推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