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选择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9-08-26 12:41提供 来源:33IQ网
较难
(137)

祐司恐怖案录 (之六) 雪夜灵异列车

       “除夕之夜,满载罪恶的东方特快列车,将会在白雪纷飞的漫漫长夜驶向无尽的漆黑深渊……”

       一封写着这句话的无名包裹被寄到了祐司的侦探事务所,里面还附带着一张列车票,是即将在除夕之夜从神川市出发,第二天抵达临近的石倉市。据悉,本地著名的六人乐团将搭乘这趟列车,前往临近城市进行新年公演活动。

      祐司皱了皱眉头,随后卧在电脑椅上陷入沉思,因为包裹的最里面藏着一包氰化物,看来是典型的犯罪预告了。

       一年前,这支乐队的主唱以不明的原因吊死,而且地点正是这辆列车的客房中。由于虽然没有自杀的动机,但是由于警方迟迟无法找到他杀的证据,外加上现场是一个完整的密室,这起案件最后被当作是自杀事件处理。

       原本早已平息的案件却在一年后的今天因为这封信而有了新的展开,无论如何祐司都必须走一趟。

      除夕之夜,东方特快列车按照计划从神川市出发,祐司伪装成乘客与乐队的成员一同登上这班死亡列车。整个列车有八节车厢,第一节为车长室,第二节到第四节为乘客客室,第五节是餐室,而最后三节(第六节到第八节)同样是乘客客室。

       祐司向列车长表明了身份并说明了犯罪预告函的事情,列车长半信半疑但还是答应配合祐司。根据列车长的描述,车上的乘客只有乐团的成员而已,分别是女高音主唱团团,伴唱夏花,吉他手宇哥,吉他手浦江,鼓手五十哥以及键盘手星光。

       接着祐司让列车长代替自己在晚饭时,将犯罪预告函的事情告知给乐队的成员并嘱咐各位待在各自的房间里将门锁上以防意外发生。而祐司本人则亲自和列车长守在存有所有房间备用钥匙的车长室内。

       晚饭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祐司坐在挂满钥匙的柜子前思考着犯人的目的。不过,一阵优美的小提琴声却打断了祐司的思绪。走出房间,祐司看到一个紫发齐腰的女孩正在把小提琴收进随身的琴盒里。

       “那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祐司尽量放低声音问道,不过还是让对方吓了一跳。在和女孩谈话的过程中,祐司知道她就是乐队的伴唱夏花,之所以拿着小提琴是因为乐队的新曲有时需要小提琴的音色所以会由她同时担任伴唱和小提琴手,所以每晚都会练习那么一会儿。

       “原来如此。”祐司的神情缓和下来,“不过现在发生了这种事,还是请您回到客房里好好休息为妙。”“好。”夏花笑了笑。“我送你回房间。”祐司和列车长打了个招呼,便跟着夏花往后方的车厢走。

       “我记得你待在七号车厢里对吧?我记得是在哪里来着?”祐司拿出车厢的示意图确认。“不用麻烦您啦,就在餐室后面第二节,穿过餐室马上就到了。”夏花说着拉开餐室前门,然而门却纹丝不动。

      “奇怪,门打不开?”夏花又试了试,“真的打不开?!”祐司上前用力试了一下,门却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是不是有谁在餐室里面啊?”夏花爬上副窗看了下餐室,顿时尖叫了出来。突然,列车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紧接着,祐司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接通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疑似用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祐司大感不妙,只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冷森恐怖的笑声。

       “复仇已经完成了,请前往本列车餐室,我将为大家带来我的复仇杰作。”对方话音刚落就挂断了电话,丝毫没有给祐司任何追问的机会。

      气急败坏的祐司爬到门上的副窗窥视餐室的内部,发现有人倒在餐室的正中间,而通过餐室内的镜子,虽然看不到全部,但是刚好可以看到前门的门框上被人插入了一根白色的木棍。

       “你是什么人?夏花你怎么和这个人在这里?”祐司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蓝发的男人拿着手机站在身后。“宇哥!别问这些了!有人倒在里面了!”夏花惊慌失措地喊道。

       祐司和宇哥一起合力将门撞开,宇哥第一时间冲到了倒地的人旁边将人抱起试图唤醒对方,不过祐司立刻赶了上来制止了他。

       “她已经死了……”祐司检查了一下尸体,“嘴里有股苦杏仁味,应该是死于氰化物中毒……”名叫宇哥的人忍不住悲痛痛哭了起来,夏花也麻木地呆坐在地上。

       祐司环顾四周,赫然发现餐室的墙壁被人用红笔写上了一句话:“除夕之夜,满载罪恶的东方特快列车,将会在白雪纷飞的漫漫长夜驶向无尽的漆黑深渊……”这正是祐司收到的犯罪预告的内容。

       “这究竟是怎么了?门怎么打不开?!”祐司这才意识到餐室的后门有人,上前查看后发现后门的门闩被拉上,导致门从内部被反锁,随后将门打开。进来的人显然也被室内的场景吓得不轻。

       将所有人安排到了另一个房间后,祐司开始着手调查现场。

       根据祐司的记忆,在案发时餐室的前门的门框上被人插入一根木棍导致推拉门无法被拉开,而这根木棍当时以接近45度的方式顶住门框,而且木棍上没有被动任何手脚,也没有被丝线缠绕过的痕迹,因此排除了使用丝线将木棍顶住门的可能性。奇怪的是门框侧面靠近地面的部分有一个新产生的凹坑。

       至于后门则是因为门闩被拉上导致门无法从外部被打开,不过在门闩上可以隐约看出有钓鱼线捆绑的痕迹。

       不过,在调查不在场证明时,所有人中除了宇哥和五十哥外均有不在场证明,夏花一直在前方的车厢走廊练琴,浦江在自己的房间为吉他调音,星光也在房间里练习。

       浦江提出凶手是五十哥的可能性,因为他位于后方车厢且没有不在场证明,密室的手法只要通过钓鱼线从外面将门锁上即可。

       尽管五十哥极力辩解,并拿出手机证明自己其实是被人叫到餐室后门所以才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明,而且后门并没有窗户,看不到餐室内部的情况,但依然摆脱不了嫌疑。

       虽然对浦江的推理表示赞同,但是一股奇怪的违和感却一直纠缠着祐司,总感觉好像有什么细节被忽略了。

       “说起来,停电的原因是什么?”祐司找到列车长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总站的电路系统似乎被人安装了特殊的定时装置,使其会在特定时间断电。

       祐司突然想到什么,重新爬上前门的窗户上看着餐室的内部,室内几乎一片,仅有微弱的应急灯的灯光照射着室内,祐司仔细看了看餐室的镜子,突然明白了什么,跳了下来并伏身查看门底,赫然发现门的底部有类似丝线的刮痕。

       “看来最后一块拼图也凑齐了,”祐司说道,“如果我的推理没错,伪装灵异事件进行密室杀人的凶手就是……”


试问:这起密室杀人的真凶是?

注:本题不涉及灵异



标签: 夏花 列车 房间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sc
最后修改于 2019-10-12 04:18:42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9
答案:
解析:
12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