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夏花智力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夏花智力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夏花的智力题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选择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9-08-26 12:41提供 来源:33IQ网
(134)

祐司恐怖案录 (之六) 雪夜灵异列车

       “除夕之夜,满载罪恶的东方特快列车,将会在白雪纷飞的漫漫长夜驶向无尽的漆黑深渊……”

       一封写着这句话的无名包裹被寄到了祐司的侦探事务所,里面还附带着一张列车票,是即将在除夕之夜从神川市出发,第二天抵达临近的石倉市。据悉,本地著名的六人乐团将搭乘这趟列车,前往临近城市进行新年公演活动。

      祐司皱了皱眉头,随后卧在电脑椅上陷入沉思,因为包裹的最里面藏着一包氰化物,看来是典型的犯罪预告了。

       一年前,这支乐队的主唱以不明的原因吊死,而且地点正是这辆列车的客房中。由于虽然没有自杀的动机,但是由于警方迟迟无法找到他杀的证据,外加上现场是一个完整的密室,这起案件最后被当作是自杀事件处理。

       原本早已平息的案件却在一年后的今天因为这封信而有了新的展开,无论如何祐司都必须走一趟。

      除夕之夜,东方特快列车按照计划从神川市出发,祐司伪装成乘客与乐队的成员一同登上这班死亡列车。整个列车有八节车厢,第一节为车长室,第二节到第四节为乘客客室,第五节是餐室,而最后三节(第六节到第八节)同样是乘客客室。

       祐司向列车长表明了身份并说明了犯罪预告函的事情,列车长半信半疑但还是答应配合祐司。根据列车长的描述,车上的乘客只有乐团的成员而已,分别是女高音主唱团团,伴唱夏花,吉他手宇哥,吉他手浦江,鼓手五十哥以及键盘手星光。

       接着祐司让列车长代替自己在晚饭时,将犯罪预告函的事情告知给乐队的成员并嘱咐各位待在各自的房间里将门锁上以防意外发生。而祐司本人则亲自和列车长守在存有所有房间备用钥匙的车长室内。

       晚饭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祐司坐在挂满钥匙的柜子前思考着犯人的目的。不过,一阵优美的小提琴声却打断了祐司的思绪。走出房间,祐司看到一个紫发齐腰的女孩正在把小提琴收进随身的琴盒里。

       “那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祐司尽量放低声音问道,不过还是让对方吓了一跳。在和女孩谈话的过程中,祐司知道她就是乐队的伴唱夏花,之所以拿着小提琴是因为乐队的新曲有时需要小提琴的音色所以会由她同时担任伴唱和小提琴手,所以每晚都会练习那么一会儿。

       “原来如此。”祐司的神情缓和下来,“不过现在发生了这种事,还是请您回到客房里好好休息为妙。”“好。”夏花笑了笑。“我送你回房间。”祐司和列车长打了个招呼,便跟着夏花往后方的车厢走。

       “我记得你待在七号车厢里对吧?我记得是在哪里来着?”祐司拿出车厢的示意图确认。“不用麻烦您啦,就在餐室后面第二节,穿过餐室马上就到了。”夏花说着拉开餐室前门,然而门却纹丝不动。

      “奇怪,门打不开?”夏花又试了试,“真的打不开?!”祐司上前用力试了一下,门却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是不是有谁在餐室里面啊?”夏花爬上副窗看了下餐室,顿时尖叫了出来。突然,列车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紧接着,祐司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接通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疑似用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祐司大感不妙,只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冷森恐怖的笑声。

       “复仇已经完成了,请前往本列车餐室,我将为大家带来我的复仇杰作。”对方话音刚落就挂断了电话,丝毫没有给祐司任何追问的机会。

      气急败坏的祐司爬到门上的副窗窥视餐室的内部,发现有人倒在餐室的正中间,而通过餐室内的镜子,虽然看不到全部,但是刚好可以看到前门的门框上被人插入了一根白色的木棍。

       “你是什么人?夏花你怎么和这个人在这里?”祐司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蓝发的男人拿着手机站在身后。“宇哥!别问这些了!有人倒在里面了!”夏花惊慌失措地喊道。

       祐司和宇哥一起合力将门撞开,宇哥第一时间冲到了倒地的人旁边将人抱起试图唤醒对方,不过祐司立刻赶了上来制止了他。

       “她已经死了……”祐司检查了一下尸体,“嘴里有股苦杏仁味,应该是死于氰化物中毒……”名叫宇哥的人忍不住悲痛痛哭了起来,夏花也麻木地呆坐在地上。

       祐司环顾四周,赫然发现餐室的墙壁被人用红笔写上了一句话:“除夕之夜,满载罪恶的东方特快列车,将会在白雪纷飞的漫漫长夜驶向无尽的漆黑深渊……”这正是祐司收到的犯罪预告的内容。

       “这究竟是怎么了?门怎么打不开?!”祐司这才意识到餐室的后门有人,上前查看后发现后门的门闩被拉上,导致门从内部被反锁,随后将门打开。进来的人显然也被室内的场景吓得不轻。

       将所有人安排到了另一个房间后,祐司开始着手调查现场。

       根据祐司的记忆,在案发时餐室的前门的门框上被人插入一根木棍导致推拉门无法被拉开,而这根木棍当时以接近45度的方式顶住门框,而且木棍上没有被动任何手脚,也没有被丝线缠绕过的痕迹,因此排除了使用丝线将木棍顶住门的可能性。奇怪的是门框侧面靠近地面的部分有一个新产生的凹坑。

       至于后门则是因为门闩被拉上导致门无法从外部被打开,不过在门闩上可以隐约看出有钓鱼线捆绑的痕迹。

       不过,在调查不在场证明时,所有人中除了宇哥和五十哥外均有不在场证明,夏花一直在前方的车厢走廊练琴,浦江在自己的房间为吉他调音,星光也在房间里练习。

       浦江提出凶手是五十哥的可能性,因为他位于后方车厢且没有不在场证明,密室的手法只要通过钓鱼线从外面将门锁上即可。

       尽管五十哥极力辩解,并拿出手机证明自己其实是被人叫到餐室后门所以才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明,而且后门并没有窗户,看不到餐室内部的情况,但依然摆脱不了嫌疑。

       虽然对浦江的推理表示赞同,但是一股奇怪的违和感却一直纠缠着祐司,总感觉好像有什么细节被忽略了。

       “说起来,停电的原因是什么?”祐司找到列车长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总站的电路系统似乎被人安装了特殊的定时装置,使其会在特定时间断电。

       祐司突然想到什么,重新爬上前门的窗户上看着餐室的内部,室内几乎一片,仅有微弱的应急灯的灯光照射着室内,祐司仔细看了看餐室的镜子,突然明白了什么,跳了下来并伏身查看门底,赫然发现门的底部有类似丝线的刮痕。

       “看来最后一块拼图也凑齐了,”祐司说道,“如果我的推理没错,伪装灵异事件进行密室杀人的凶手就是……”


试问:这起密室杀人的真凶是?

注:本题不涉及灵异



标签: 夏花 列车 房间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推理题
最后修改于 2019-10-12 04:18:42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9
答案:
解析:
115
收藏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选择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9-07-06 20:32提供 来源:33IQ网
(157)

祐司恐怖案录 (之四) 圣心病院

        公元2060年,坐落于神川市的圣心医院以高水准的医疗服务,极高的病患存活率以及十分亲民的诊疗价格而闻名遐迩。即使是某些现今医疗科技无法治疗的疾病,在圣心医院也能治好。院长五十哥年轻时曾经在德国留学,19岁时便考上了生物学博士的学位,有着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被各界所认可。

        不过,这并不完全是圣心医院如此受人们欢迎的原因。事实上,随着世界各国之间关系逐渐紧张,战争与反动不断在世界各地爆发,各国人民和军队死伤无数,当时的圣心医院是唯一愿意无偿大量接纳伤员的医院。而政府也不断拨款资助,圣心医院的规模日渐壮大,名声也越传越远。

        然而就在一个平常的星期天晚上,祐司的一声惨叫划破了圣心病院上方的夜空,惊醒了当时正在熟睡时的人们。祐司同样是圣心病院的医生,平时待人亲切,在人们眼中是个很负责的医生。当担心的人们在第二天清晨向祐司询问时,没想到对方却一脸茫然,就好像对前一天晚上的事情毫不知情一样。这件怪事最后也就被当成是人们的错觉而不了了之。

        不过这件事传进了灵异杂志社记者四末的耳朵里,她认为这件事一定有蹊跷,便决定利用记者的职务便利伪装成护士的身份进入圣心医院探查事情真相。因为不被怀疑,四末事先伪造了一份恐吓信,当面将其交给了五十哥,企图假装成有第三方知情者从而引出和案件相关的人物。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四末注意到五十哥在收到信件后开始和某些人物开始有频繁的来往四末暗自窃喜:没想到潜伏了短短的时间都收获了如此重要的情报,看来只要继续下去就能完全揭开事情的真相了!此时的四末还没有想到,这栋医院里,马上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灾难。

        圣心病院一共有五层楼以及一个地下室,地上的部分为病房,办公室,至于地下室的部分还没来得及调查清楚。

        某一天,四末和往常一样在挂号处工作。这时来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面带口罩和墨镜的女人上前询问。虽然对方特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四末准确地听了出来,眼前的女人是来自敌对杂志社的记者夏花。对方认出四末后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轻声对四末说,“看来你也是为了那件事来到。不过只可惜你晚了一步。本次新闻奖的得主肯定是我了!”夏花说着便离开了走廊。

        四末预感到事情不妙,但是因为护士的身份不能直接离开岗位,所以四末假装不小心将热水泼在病人身上趁机以找院长的理由去追夏花。四处寻找夏花的四末来到院长室门前却发现门没有锁,似乎是五十哥临走前太急没记得锁。四末决定进去调查一遍,但只翻到了一些看不懂的技术文档,四末只记住了一些像是“Embryo”,“Zellen”,“Klone”的词。除此之外还有一封信,似乎前阵子才被打开,整封信很厚,四末只能大致看下每一页的意思。突然其中一行映入她的眼帘:

 多谢!有了那么多的资金之后,那件东西的运作终于进入了轨道!也许再过不久之后我们就能开始进行批量生产了!只不过,最近似乎有外人察觉到了这件事。不过请放心,我们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

        四末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对劲,将一切物品归位后离开了院长室。走廊里,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原本打算跟踪夏花,便来到三楼护士站向护士长团团询问夏花的行踪。

         “你是说那个穿黑色风衣的奇怪女人吗?”团团指了指走廊最里面的病房,“她说要给里面的病人探病,不过进去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出来。”

       四末最坏的预感来了,病房的门从里面被锁上,无人回应。四末不顾团团阻止,直接将门撞开,却发现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夏花的口罩和墨镜放在抽屉上,而夏花本人躺在旁边的病床上,左手腕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染红了整个病床……

        四末和团团上前一起确认了夏花的死亡,团团立刻跑去通知五十哥院长,而四末偷偷躲起来向警方报案。不久之后警方来到了医院,四末将警察带进了案发病房,床单上的血迹还在,但是尸体早已不翼而飞。

        就在众人一头雾水之际,却发生了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夏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出来,她的身上没有一点伤痕。当被问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夏花却一脸茫然,对于之前的事情完全一无所知……


试问:结合文中线索,请问以下哪个选项是错误的?

注:本题不涉及灵异


标签: 夏花 医院 事情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精品推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8
答案:
解析:
130
收藏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选择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9-06-25 11:22提供 来源:33IQ网
(181)

祐司恐怖案录 (之二) 茧刑

       你听说过络新妇吗?那是源自于日本传说的妖怪,其名字本意为“女郎蜘蛛”,传说中最早的女郎蜘蛛是位嫁给某地领主的美女所化,领主撞破了她与别的男子的情事,便将她扔进一只装满毒蜘蛛的箱子,让蜘蛛吸食她的身体。她死后,怨灵与毒蜘蛛合为一体,成为了无情的女郎蜘蛛,常出没在森林中勾引年轻男子,将其头颅取走食用。

        而这次要讲的,是一个可怜孤独的为情所困之人在一座阴森荒凉的古寺之中所策划的的——络新妇杀人之谜。

         ……

        一所普通的高中内,灵异推理社的成员们正在策划着下一次的大型社团活动。

         “祐司!你听说了吗?下一次集体社团活动的试胆地点已经决定好了哦!据说是这附近刚发现的一座古寺,听宇哥他们说好像已经废弃很久的样子了!”夏花围在祐司的身边不停地叽叽喳喳,“而且这次我们要在那里待上三天!只能带一些基本的用品和睡袋,哦哦还有,手电筒是不允许的哦~嘻嘻”。夏花凑在祐司的旁边,以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你那么怕黑,没问题吗?要不要放弃呢?”

         “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怕过黑啊?”祐司放下手中的书,瞪着眼前嚣张的夏花,“之前那次还不是因为你和星光、属性三个女生联合捉弄我?浦江都已经严厉警告过你们了还不知道收手吗?”。“那次可真是抱歉啊哈哈”,夏花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不过我这次来是为了你好的”。

        祐司再次把目光移向书本,“为了我好?”。“可不是嘛!”夏花挨了过来整个脸都贴到了祐司的耳朵上,余光间祐司瞥到夏花身后的星光和属性也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看着他,“作为我们灵异推理社上唯一一个没女朋友的男生,你去了不就是给我们当电灯泡的吗?”祐司默不作声,但是他端着书的手却狠力地抓着书的封面,就好像那本书是夏花的脸,自己恨不得将其丑恶的嘴脸撕破一样。

        夏花又凑了上来,“对了,你在喜欢团团对吧?”这句话就像一盆冷水浇在祐司脸上,祐司很想站起来说与你何干,但是却早已没了刚才的勇气。得寸进尺的夏花再次粘了过来,毫无顾忌地贴在祐司的耳朵上,那股气势就好像要把祐司的耳膜撕裂开来一样,“你一穷二没实力,比起宇哥,五十哥和浦江,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喜欢别人大小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都给我安静!接下来就要宣布关于下周集体社团活动的事宜了,你们都回到你们自己的位置上去!”社长五十哥走到讲台上,开始讲解整个活动的安排。不过祐司没有太多心思听那些,现在的他只顾着看向团团那边,心想着不知道她刚刚有没有听到自己和夏花的谈话……事实上自己喜欢的人的确是团团,但是团团是出身于富裕名门家的千金,而自己只是在普通不过的中产阶级家的儿子而已。况且,团团和社长五十哥在交往的关系也是整个推理社皆知的事实。况且,他们两个人已经……。

          ……

        到了社团活动的那一天了,社团的人一路爬山终于在黄昏抵达了古寺,不过却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团团却由于高烧不退所以无法前来参加,女生阵营里传来了阵阵的叹息声……不过既然来都来了,总不能因为一个人不在就取消了吧?所以其余七人还是选泽了进入了古寺。

        整个古寺看得出来已经废弃了很长一段时间,不光光是石阶上,就连大门的门把上也布满灰尘。带头的浦江吃力地推开了沉重的大门,灰尘扑面而来,一行人穿过神道,来到拜殿门前。五十哥确认所有人都在场后,拿出了一沓打印好的地图,“原本是为了增加神秘感的,但经过我们男生慎重考虑之后为了安全着想所以在这里把这个寺院的地图发给你们所有人。”星光不屑一顾的问道,“不过是个废弃寺院而已,稍微转转大概就能记住位置了吧,反正地图我不需要你们自己留着吧?”。“我,我也一样。你们男生不能小看我们女生!”属性也附和道,“我也不要地图,我和星光一起走。夏花你呢?”。身为女生阵营领头人物的夏花自然是不得不拿着男生给的地图,以防不时之需,除此之外的所有人都拿了一份地图。

        “这个寺院可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大多了,”五十哥带领大家进入了拜殿内部,所有人把带来的东西放下后便跟着五十哥一起四处走动。“除了我们今晚要待的拜殿,还有很多地方需要看呢”五十哥说着说着便将众人带到了一个小屋门前,“这里是本殿,据说宗教人员在此修行的地方。”众人进入了本殿,里面的摆设非常简单,屋子里满是灰尘,正中央是一个存放贡品的祭台,祭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水果,整齐地摆在托盘上。屋子里有两扇窗户,均为纸窗,从构造上看得出有些年代,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众人待了片刻便去探索了其他地方。

       夜幕很快降临,男生们在寺院门口搭起了火堆,烤起了祐司带来的肉。解决了温饱之后,浦江将所有人的食物残渣处理掉后,七个人围坐在火堆旁边,开始讲起了鬼故事。夜深了,外面开始变凉了,大家一起回到了拜殿内,点上蜡烛稍微聊了片刻后便熄灭了蜡烛就寝。

        次日,众人被属性的尖叫声叫醒,纷纷起来查看情况,只见本殿门前被血染红,众人尝试性的推门,却发现门似乎从内部被人封死了,于是宇哥在纸窗上捅一个洞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却发现团团的尸体。她的头颅被人用利器割下,放在了祭台的贡品盘上,而剩余的尸体部分则躺在房间的角落里。听到宇哥尖叫后,五十哥同浦江和祐司一起撞开了本殿的大门。看到了团团的尸体后,祐司当场昏倒在房间里,女生也吓得哭了起来,众人的悲鸣回荡在了山谷间,为原本就阴沉的天空笼上了另一层阴影。

        社团活动立刻取消,当天下午警方抵达众人所在寺庙封锁了现场。死者是团团,与在场其他七人一样是来自高中灵异推理社团的社员,原本因为高烧而没有出席本次社团活动,却在社团活动第二天被发现死在了寺庙的本殿内,死因为机械性窒息死亡,尸体上没有多余的伤痕。死亡时间初步判定已经超过了24个小时。警方的报道如是说道。另外,门被封死的原因是因为从内部被人用双面胶带封上,因此无法从外部打开门。屋内的两扇窗户均从室内被双面胶带封死无法打开,双面胶的硬质保护膜部分没有被撕下,远处看就好像千万缕蛛丝将整个房间包裹起来一样。其中一扇纸窗上的洞经证实为宇哥捅开的。本殿的屋顶旁边有树木,可以非常轻松爬上屋顶。屋顶的正上方有一个落地窗,可以打开,但是大小无法容得一个青年通过,现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密室。

        由于尸体被发现地点是七人所在的寺庙,因此无法脱离嫌疑。警方对七人的审讯过程如下:

 警方:“依照你们所有人所说,昨晚6点半时你们进入本殿,那时室内状况一切正常。尸体发现的时间是今天早上八点,这段时间你们都在哪里?做什么?”

 五十哥:“什么?从我先开始吗?好吧,毕竟我是社长……其实,我昨晚10点左右偷偷溜下山了一段时间。因为山里的信号不好,团团发烧之后我一直很担心,一直联系不上她之后我便下山到信号好一点的地方打电话,但是依然无人接听,我无奈只能先回来休息。不过寺院的地板太硬,外加上担心,我没睡好。中途我听到本殿方向传来一阵吱吱吱的声音,过一会儿又是咚的一声,我觉得很奇怪但是并没有起身查看情况。凌晨四点我又偷偷溜下山了一次给团团打电话不过没想到仍然没人接听,我拨了两个小时电话还是一样。失望的我回到山顶已经大概早上七点多了吧。刚躺下没睡多久就听到属性尖叫,然后就发现尸体了。”

 宇哥:“听祐司他们说整晚没睡好,但是我倒是没有什么睡眠问题啦。十点熄灯之后我就立刻入睡了,不过中途我醒来了一次,因为听到本殿那边好像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听着像是有人在吃东西的声音一样。我当时觉得是自己听错了就继续睡了。后来又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又被吵醒了过来,同样是从本殿的方向传过来的,不过这次的声音很奇怪,像是什么东西抓挠木头的声音一样,我当时太困了,所以又睡了过去。时间什么的我当时整个人躺在睡袋里面,根本没注意时间。”

 浦江:“我半夜起来上了一次厕所,回来发现夏花正打算出去。她好像被我吓了一跳的样子,当我问及她怎么了的时候,她只是回答没事就立刻出去了。哦对了我有看到她往本殿的方向走,时间我记得是半夜12点吧……什么?奇怪的声音?不知道呢,我除了刚刚那个时间外都睡得很死,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

 祐司:“我整晚都是醒着的。我的地图不知道怎么的不见了,我是在半夜起来想上洗手间的时候发现的。我看其他人好像都睡了也不好意思打扰就自己一个人出去了,不过还是迷路了,结果外面风太大我居然感冒了。好不容易我解决完了回来,却因为喷嚏声太大把星光吵醒了还被她嫌弃了。那时我记得是半夜两点吧……奇怪的声音是吗?我记得刚准备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从本殿里面传来疑似家具拖动的声音吧。回来之后我就一直躺在睡袋里面辗转反侧,星光那时出去了很久都没回来。五十哥?他出去了两次,时间我不记得了。”

 夏花:“半夜12点?其实我12点起来原本想找宇哥的,他是我男朋友。但是起来的时候顺手摸到了一张纸条一样的东西,我原本想起来点蜡烛看的,但是怕弄醒别人于是就出去读了。惊讶的是上面写着“他是我的东西,你不许抢走他。来本殿,我们做个了断”之类的话,我原本以为是恶作剧想丢掉的,却发现手上沾着血!那封信的内容居然是用血写的,吓得我赶紧丢掉纸条打算去厕所洗手,却撞到了浦江,随便敷衍了一下他之后我就赶紧离开了。洗完手之后我觉得对方的恶作剧有点过了,所以我去了本殿门前待了一会儿大概30分钟吧,但是没人来所以我回去继续睡了。”

 属性:“我,其实很喜欢五十哥。一想到自己和五十哥待在同一个地方睡觉就很激动。不过那家伙很奇怪,10点钟刚熄灯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他家伙蹑手蹑脚走出去了,手里还拿着智能手机。要知道,这次社团活动规定所有成员都不能携带手电筒等照明设备,而像智能手机的高科技产品更加不行。他身为社长却违反了自己的规定,虽然很不诚实但是我觉得无伤大雅啦,只不过一想到他拿手机是为了给他女朋友团团打电话我就嫉妒的不行啊啊啊啊……时间吗?我10点钟看到五十哥出门之后就尾随他,却发现他下山了,我在想他是不是打算恶作剧吓唬我们什么的便打算继续跟上去,奈何晚上外面天太冷我就躲到隔壁的本殿里面休息了会儿,还拿了祭台上的祭品水果吃,吃完随手把果核丢到桌子底下我就回去接着睡了。早上我是醒来的时候五十哥已经回来了,我因为是第一个起来的所以决定做点恶作剧什么的吓唬一下别人的,却发现本殿门上有血,就吓得喊了出来,后面发生了什么你们都知道的了。”

 星光:“我前半夜睡得很好,差不多到凌晨两点的时候被祐司的喷嚏声吵醒了,你是不知道,那家伙打起喷嚏的声音如雷贯耳!我受不了就和他吵了一会儿,就走出去吹吹风。老实说我觉得昨晚的天气还算好,挺凉爽的,那些男生自己不好好运动怪天气真是醉了。凌晨四点回来的时候看到五十哥鬼鬼祟祟跑下山去了,他似乎没注意到我,所以我也没说什么。除此之外没别的了,我说的可都是真话啊。”

       根据以上七人的证言,警方再次搜查了本殿内部,发现本殿的地面上的确有物体移动过的痕迹,似乎有人将祭台移动过一段距离,地上的痕迹一直眼神到北窗边上。更加奇怪的是,祭台上放置贡品水果的托盘似乎有被人用胶水固定在祭台上的痕迹。除此之外,祭台的四个角,北窗的窗缝上以及通风窗的窗缝上均发现有新的油漆剥落痕迹。北窗窗框上的双面胶带中间位置似乎有被人折过的痕迹。另外,祭台的旁边发现了几个被啃过的苹果核,经证实是属性留下的。

       警方还联系到了被害者的家属,对方非常的激动。原来,团团家早已和五十哥家谈好的亲事,双方都是名门家族,因此事情很快就定了下来。不过根据家属证言,两家的亲事中间发生了一点小插曲,有一个男孩三番五次跑到家里来妄图阻止这件事,把团团吓得不轻,两家人合力才把那男孩赶走,从那以后团团就一直一蹶不振。

        至此,密室之谜的真相已经逐渐清晰,警方根据线索,发现在场某个人的行李箱里面残留有团团本人的头发组织。此次密室案件正式宣告破案。


试问:这起事件背后的真凶是?

注:此题不涉及灵异


标签: 夏花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推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2
答案:
解析:
171
收藏
与夏花相关的标签

其他相关智力题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