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4-25 15:00提供 来源:33IQ网
一般
(6)

a女子于周日清晨被发现死于Z大楼三楼到四楼的楼梯间平台,现场未找到凶器。
    Z大楼是一座使用效率极差的大楼,一楼是珠宝店,二楼是接骨医院,五楼是管理者的住家。三楼和四楼因为不景气的关系,已经空下来将近两个月了。
    经法医推断,死因為出血性休克。凶器推测为小刀或菜刀之类的锐利刀械。致命伤确定是腹部的刺伤,不过除此之外,手背和脖子等处也可见到些微的擦伤,这应该是被害者和犯人扭打时所留下的伤痕。死亡时间是前一天的下午七点到九点之间。
警官通过死者包内的身份证迅速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并于当日早上到达了被害人所住的Y公寓。
 
    彻底搜查过被害者的房间后,警官敲了敲被害者隔壁的住户201的房门。听到敲门声后,开门探出头来的是个圆脸的女孩子。
    「你是c小姐吧。关于你的邻居a小姐,我们有些事情想请教你。」
    「隔壁的姐姐被杀了是真的假的?看到网络上都在讨论这件事情,我吓了一跳呢。她是在Z大楼楼梯上遇刺的吧?是吗?果然是真的啊——她人那么好的说,真可怜吶——世事难料啊——!」
    「你跟a小姐很熟吗?最近她有没有什么异状?」
    「我跟a常一起吃饭。不过她好像很烦恼呢——原因是男人喔——她有个交往七年的男朋友b——不过那家伙是个很过分的男人说——他最近交了新的女友,新女朋友是公司董事的女儿。如果能跟她结婚的话,就等于是鲤鱼跃龙门、少奋斗三十年,在公司里的地位也等同于获得了保障。尽管无情无义,他还是向交往七年的女朋友a提出了分手的要求。。。。。。」
 
    警官又敲了敲203号室的门,不过里头并没有人回应。在用力地反覆敲门后,门后方总算传来了人声。
    打开门采出头来的是一位略胖的中年女性d,脂粉不施的脸,昏昏欲睡的双眼眨个不停,身上穿著的棉布衣裤大概是睡衣吧。看来,这位女性才刚被吵醒,满身酒气,便慌慌张张地跑来玄关应门了。
    「您是d女士吧。关于住在二楼的a小姐,我们是刑警,有些事情想请教你。」
    「喔……啊啊,202号室那个女的嘛。说是认识嘛,顶多也只有偶尔遇到的程度而已。这么说起来,昨天晚上好像也有看到她——」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是昨天晚上七点半左右吧。我下班回家时,那个女人刚好从楼梯上下来。我们可没有打招呼喔,只是擦身而过而已。不过我很清楚看见她的脸,所以绝对错不了的。」
    「七点半这个时间点没错吗?」
    「啊啊,这也错不了。我回家之后马上看了时钟,而且打开电视时,刚开始播放每周五、六于七点半准时播放的本地节目。」
    「这样看来似乎是没错了。那么,a小姐会出门去哪里呢?」
    「谁知道啊,大不了就是去便利商店吧?话说回来,刑警先生——您也差不多该告诉我了吧,那个叫a的女人怎么了?她做了什么坏事吗?」
    「啊啊,不,不是这样的。今天清晨在立川的某栋大楼,发现了a小姐的尸体。我们正朝杀人案的方向进行调查——」
    d露出不带半点虚假的惊讶表情大叫。「什么!」接着她以不可置信的语气反问道。「被杀了?那个女人吗?」
    「是的,很遗憾。您跟a小姐很熟吗?最近她有没有什么异状?」
「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跟她一点也不熟,就算遇到了,也不会打招呼啦。所以,就算您问我她有没有什么异状,我也。。。。。。」
尽管如此,为了从她身上探听出更多情报,警部还是试着多问了好几个问题。但是她始终回以「不知道,不清楚」这种没有用处的答案。我可不想跟闹出人命的大事件扯上关系啊——从她的回应中,隐约透露出这种自我防卫的态度。
 
    离开Y公寓后,警官到达了b先生所在的公寓,并敲开了b先生的家门。
    「你是b先生吧,我们是——」
    「嘘——!」b竖起食指抵在嘴前,打断了警部的话。「我知道,请不要喊得那么大声。总之,先进来再说吧。」
    虽然房间不大,但内部装潢却很素雅,充满了高级感。以三十几岁的单身上班族而言,这个居住空间可说是绰绰有余。
    「方便请你回答几个问题吗?首先,是你跟a的关系。b先生和她正在交往对吧?」
    「嗯嗯。我跟她是同期进公司的同事,从很久以前就顺其自然地开始交往了。不过我们已经分手了喔。就在大约一个月前。」
    「是吗?可是,要跟长年交往的女朋友分手,对彼此来说应该都不容易吧?如何?你们分手还算顺利吗?」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这算是顺利还是不顺利……不过,我认為她已经释怀了。毕竟彼此都是成年人嘛。」
    「喔,那真是太好了。b先生,你昨晚人在哪里、在做什么呢?」
    「哎呀,这是在调查不在场证明吗?您果然是在怀疑我啊。好吧,那我就回答您的问题吧。昨晚是吗?这个嘛,我记得傍晚六点的时候我刚打球回来。我原本打算直接回家,可是路过公司时,刚好踫到了认识的人。是以前在公司一起工作的后进,名叫e。虽然好一阵子没联络,但我听说他现在在货运公司的仓库上班。因為他自己一个人在附近租房子住,我就直接去他家叨扰了。他住在自行车竞速场附近的旧公寓二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名称应该是叫做『x公寓』。我在那里让他招待了一顿晚餐。虽然我一直说『不用那么麻烦啦』,但又不想让对方难堪,只好留下来吃晚饭。没想到他很擅长做菜呢,眨眼之间,就用职业级的好功夫做出两人份的炒饭呢。哎呀,真是太好吃了。」
    「那、那是几点钟的事情?」
    「大概是晚上七点左右吧,当时卫星电视正在播出甲子园的阪神对广岛战。在四局上半轮到广岛队打击时,我记得东出选手击出一支安打,梵选手则是击出一支牺牲短打。广瀨被三振,而栗原是击出了外野高飞——」
    「你跟那个e先生,一直待在一起看晚间棒球转播吗?」
    「不,我没有待那么久,而且他还要去上夜班。吃过他做的炒饭之后,我马上就告辞了。离开他家时,大概是七点半左右吧。」
    「七点半!你在七点半就跟e先生告辞了是吧?」
    「不,我们在路上还多聊了一会儿。所以我和e是在七点三十五分左右告别的。」
    「那么,七点三十五分以后,你就是一个人罗!没有不在场证明呢!」
    「不,我不是一个人喔。和e告别后,我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我大概是在七点四十分左右进去店里,在那里待了将近两个小时。也就是说,我是在九点半左右离开咖啡厅,然后就走路回家了。接下来我都是独自一个人,所以,也拿不出什么不在场证明。。。。。。」
之后,警方来到了咖啡厅。
    咖啡厅里有个蓄著落腮胡的老板,看上去是位沉著稳重的中年男性。他清楚地记得咋晚有一位身穿西装、坐在角落座位上的客人。
    「他点了两杯咖啡,看起来好像有些苦恼的样子,在这里待了大约两个小时。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客人。」
    根据前一天发票与收银机的纪录,这位客人确实在昨晚七点四十分点了咖啡,然后在九点半左右结帐,与b的证词完全吻合。不仅如此,店里多位客人也都对这位身著西装的男性记忆犹新。打听之下,才知道来的大都是常客,因此新客人自然会特别引人注意。
警官转头面向常客,对他们出示b的照片。老板与常客们指著照片上那位男性,断言说道「错不了的」、「是啊,就是这个男的」。
经警方验证,从Y大楼到Z大楼的最短时间是十五分钟,反之亦然。
    完美无缺啊,a遭到杀害,是在晚上七点四十五分到九点之间,而b在这段时间都一直待在这家咖啡厅角落的座位上。除非他懂得分身术,否则,他绝不可能同时出现在Z大楼,并且杀害a。
这么一来,最有嫌疑杀害a的嫌犯,b的不在场证明就此成立。
 
答题要求

假设b真的是凶手,试对案件进行分析,提出一种可能性偏高的假设,答案可能不唯一,假设尽可能长。
(形如 b与咖啡厅老板+全体常客共同合谋杀死a小姐 的可能存在,但可能性较低)
        PS:本题内容摘自某推理作品,看过原著的同学不要泄底哦~

标签: 小姐
0
答案:
解析:
3
收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