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5 16:52提供 来源:33IQ网
一般
(2)

01
2015年秋天,9月19日,星期六。
大城市遍地黄金,留在这儿打拼必须忍受交通阻塞、空气污染、生活节奏紧凑等问题。
默默承受这一切只为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成为人人羡慕的人生赢家。
34岁的张宏是城内有名的神经内科医生,拥有一间专科诊疗所,客源稳定。两年前迎娶一位貌美如花的妻子,真是羡煞旁人。
“小薇,接下来的时间还有病人预约吗?如果没有预约,我会在4点离开。”张宏走向咨询柜台,确认他的预约表。
“张医生,接下来没有任何病人预约。您放心离开吧!我们三人可以应付得来。”
张宏给了小薇一个微笑,回去诊室收拾后,准时下午4点离开。

02
“小薇!小薇!张医生什么事早退?” 张宏离开不久,其他两位同事立刻聚在柜台处八卦闲聊。
“维维你这小八卦会没收到消息?听说今天是结婚纪念日,张医生要为给娇妻一个惊喜。”
“嘻嘻!我知道是什么惊喜。张医生准备烛光晚餐和妻子两人共度良宵,好浪漫哦!” 维维满脸陶醉,眼睛几乎成为心形。
“你怎么知道?难道……”
“我偷看张医生的记事本。过往的几个星期二张医生都早退,就为了参加厨神学院的培训班。我看见笔记本夹着厨神学院的学费收据和上课时间表,这消息准错不了。”维维得意洋洋地在炫耀。
“作死啊你!竟然做这么缺德的事?小妹妹啊!男人不能只看外表,张医生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完美。” 年约三十的雯姐好意提醒。
“你是说张医生在外头有女人的谣言?” 小薇很有兴趣勃勃地问道。
维维有意唱反调:“别理这老女人的造谣,她三十岁还没男朋友,心理难免失衡。”
雯姐假意发怒:“好啊!维维,妳反了啊!骂我心理变态?看我怎么胳肢妳!”
三位美女笑声不断,为冰冷的诊所泼上绮丽色彩。

03
9月20日8.00am,清境豪华公寓7楼3号单位外围着警戒线。
佘波组长在刑侦人员完成搜证工作后,才进入案发现场。刘丽梅,25岁女性,怀疑被人冷血杀害,死在自家浴室里。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死者的丈夫扣留起来。”佘波向下属发布第一道命令。
佘波是一位经验老道的探员,在这二十年来破过的案件不计其数。然而所有的功劳,被他违例办案的投诉给抵消了。
佘波根本不在乎在警察生涯能爬多高的职位,只在乎在他警察生涯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背锅无数的佘波,现在学会如何在法律上走钢丝。
“死者俯卧在装满热水的浴缸内,热水不断从水龙头注入浴缸,保持浴缸里热水的温度。尸体浸泡在热水中,无法在现场估计死亡时间,需要回去剖解尸体做进一步确认。
死者的脖颈有一条很明显的勒痕,初步估计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根据勒痕推断,死者是被一位气力比她大的人从后方勒颈,断气后再置入装满热水的浴缸内。
死者没有被性侵过的迹象。”法医程浩第一时间做出专业分析。
“在客厅找到一撮带着头皮组织,平均长度37厘米的头发,和一个掉落在地上用过的口罩。
死者在客厅遭到攻击和勒颈,被凶手强行拖进浴室。浴室内有死者生前挣扎的迹象,她是在浴室内遇害。
在现场只搜集到两套指纹。水流让我们无法提取有效的尸表证据,在死者指甲没有发现皮屑组织。
死者遇害时穿着针织低领毛衣和深蓝色牛仔长裤。我们在她裤子右边口袋找到一张电子卡。
大门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相信死者认识凶手。”刑侦人员廖杰也作出一个大概的总结。
“是谁发现尸体?”佘波问道。“是死者丈夫。刚刚被带回警局,延长扣押正在申请中。”
廖杰插话说:“唯一好消息是,死者丈夫没有搬动尸体,现场还是维持原状。”

04
程浩和廖杰还是新人,入行不足3年。佘波认为,科学的表面报告不足以看清真相。也许这是老鸟的自负,佘波宁愿相信自己的经验和直觉。
所以他继续留在现场勘察,佘波坚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句真理。
公寓面积大约126平米,两卧室两卫生间。客厅、饭厅和厨房相连。排除凶手从阳台进入,因门窗从内反锁,没有被强行破坏的痕迹。
入门处的墙上,挂着两件外套。客厅被收拾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沙发上有一个装着围巾的环保袋。
饭厅的餐桌上有一个空盘子和两双刀叉、一个空的沙拉碗、一个里头有红酒迹的高脚玻璃杯、和一瓶开过的红酒。此外还有一架烛台,上面还有两根燃烧过的蜡烛。
沙拉碗里剩下几片蔬菜,空盘子沾着一些酱汁。特别让佘波在意,酒杯口边缘上似乎只有一个唇印。他立刻要求刑侦科把这些餐具带回去分析,特别是这个唇印的主人。
在厨房的垃圾桶内,佘波发现两片烤焦的肉排,还有一个印着“小意大利”的外卖盒子。佘波吩咐下属到这家餐厅打听线索。
其它地方则毫无发现。

05
由于是新楼,现在清境公寓的入住率还不高。每层4个单位,13层楼共52个单位,只有7个单位有住户。
佘波向公寓管理层要求,回放所有的监控记录,并面试当晚负责站岗的保安。他们分别是黄虎和李庶,两人年龄大约三十出头,都是从农村出来城市找生计的老实人。
黄虎负责早班,站岗时间早上7点至晚上7点;李庶负责晚班,时间是晚上7点直到明早7点。
公寓的每处进出口没有监控,但是要上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公寓本身具备4架智慧型电梯,电梯里头装有监控。
如果乘客要到底楼(Ground Floor)以外的楼层,需要用特殊的电子卡触碰荧幕后,才可以选择要抵达的层数。每次用电子卡都会留下记录,可以回看监控互相核对持卡人的身份。
至于紧急通道则采用单向门的设计。用户进入紧急通道后,只可以从底楼的出口离开。用户无法通过该楼梯通道到达其他楼层,因为门一关上就会从楼梯处反锁。
由于晚上访客偏少,所以管理层只安排一名保安站岗。入住率低造成管理费入不敷出,能省则省。

06
“张医生为人友善,但是张太太很难相处。他们搬进来不到两个月,张太太先后和4户人发生纠纷。分别是3楼的王小姐,6楼的倪先生,7楼的龚先生和10楼的李小姐。
3楼的王小姐交上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这单位在她名下。刚搬进来不久,张太太话中有话暗讽王小姐是小三、狐狸精,结果引发一场骂战。
一个月前,张太太违反住户条例,在单位内偷养一只泰迪,狗吠声严重干扰倪先生和龚先生的工作。6楼的倪先生是一位小说家,7楼的龚先生是一位画家。最后张太太被逼把泰迪送走,但是他们之间明显不和,碰面都不打招呼。
至于10楼的李小姐是一位演员,属于还没红的小明星。上两个星期,张太太在大堂遇见李小姐,忽然当场大骂李小姐不要脸,勾引他的丈夫。”
黄虎看起来老实,却是打听消息的能手啊!
“事发当天,倪先生和龚先生没出门。他们俩都是宅男,几天不出门是家常便饭的事。王小姐在早上11.30am才回家。而张医生昨天特别早下班,下午5.15pm就看见他了。7.00pm轮到李庶当班,之后的事问他好了。”
轮到李庶,他默默地在心里梳理一遍后才开口。
“李小姐在7.30pm回到公寓,她还送我一盒红豆汤,趁热吃着味道真好。张太太7.50pm进入电梯。大约9.30pm左右,一位送外卖的年轻人说7楼的张医生叫了一份餐点。
我把访客用的电子卡交给那年轻人,全程利用电梯的监控确保他没去其他楼层。大约10分钟后,他下来交还电子卡,离开了公寓。”
语毕,李庶皱起眉头,用很不确定的语气描述接下来的事。
“大约10pm……10.30pm吧!张先生两夫妇离开公寓。大概11.30pm左右,张太太独自一人回来。
也许是12.00am左右,王小姐离开公寓。
大约清晨6.15am,张医生才回家。可是不到15分钟,张医生冲到我的面前,说张太太遇害了。”
佘波双眼盯着李庶,李庶不断躲避佘波的眼神,犹如一位被发现做错事的孩子。
“警官,我招了。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我特别疲倦,大约9点钟开始就已经哈欠连连,我连灌两杯咖啡也没起色。
大概10.00pm,我不小心睡着了。可是住户进出时我都醒过来,我没有失职!求求您不要向管理层反映此事好吗?乡下还有几张口等着吃饭。”

07
佘波听了两位保安的口供,立即要求回看案发当晚的电梯监控记录,他特别在意李庶睡着后的情节。
10.14pm,张医生和张太太两人从7楼进入电梯,动作十分亲密。不过张太太当时带着口罩,没见到脸。张太太提着一个环保袋,里头似乎装着围巾。
11.42pm,带着口罩的张太太进入电梯,从口袋拿出电子卡触碰屏幕,直达7楼。
12.10am,王小姐从3楼进入电梯。她的打扮性感惹火,连身短裙、高跟鞋和肩上挂着一个包包,手提着一件外衣。
6.12am,张医生进入电梯直达7楼,手里提着环保袋。
6.25am,张医生从7楼匆忙的进入电梯,神色非常慌张。
虽然监控画面只有黑白色,不过通过镜头可以清楚看确认每个人要到达的层数,作假不了。
张医生穿着一件皮质外套和牛仔长裤,而张太太穿着一件长至膝盖的风衣外套和牛仔长裤。张太太的风衣外套,衣领处由蓬松的绒毛组成,非常显眼和容易辨认。
经过肉眼对比,和案发现场的入口处墙上挂着的两件外套几乎是同款。看来两人穿情侣装外出约会。
其余的监控画面,完全符合黄虎和李庶的口供,时间没有偏差,电子卡记录也吻合持卡人的身份。
“报告队长!发现7楼的紧急通道的门被人以硬纸皮顶着门锁,手法非常隐秘。意味着其他住户可以通过楼梯进入7楼。 此外,在底楼的紧急通道出口发现,门有被从外面撬开的新痕,但是不足以破坏门锁,估计犯人没有得逞。 在附近的草堆找到一支铁撬,已经送去刑侦科了。”梁慧向佘波报告在紧急出口的新的发现。
“梁小妹,跟我一同拜访其他的住户。”佘波的命令不容置疑。

08
龚华,29岁,本市一位稍微有名气的画家。佘波进入龚华的单位,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龚华住处,一边是画室工作坊,另外一边则置放健身器材。但是两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乱,极度的乱!
佘波怀疑,这猪窝般的单位能住人吗?
“为了准备下个月的画展,我几乎足不出户在赶作品。昨晚我一直在作画,灵感枯竭后就做运动放空脑袋。大约12点左右,我就上床休息了。
我11点45分和赞助商通电话,他可以作证。
什么!张太太死了?虽然我和她有过节,但是听见这样不幸的事还是会难过。”
龚华嘴里说遗憾张太太的不幸,语气却没有一丝的悲哀。看来两人的关系可说是水火不容。

倪诚,27岁,一名网络写手。倪诚的身形魁梧帅气,不符电影中宅男的形象。倪诚起初不愿意让佘波进入公寓里,但是在佘波赤裸裸的威胁下,他妥协了。
几乎是龚华的对立,倪诚的住处整理的井井有条,不能再有任何挑剔了。
“张太太违例养泰迪,嘹亮烦人的狗吠声让我完全不能集中精神写作。因为她,我上个月的奖金泡汤了。
她不忿送走泰迪,讽刺我是个三流作家,写不出好作品就埋怨她的泰迪。天啊!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忽然,我十分同情张医生娶了这么霸道的一个妻子。
她死了?这与我无关。我整晚都在赶稿直到临晨3点,外面发生什么事我都不知晓。我没有时间证人,如果你要怀疑我,请便!反正我是清白。”

09
李静,26岁,演员兼平面模特儿。一头短发的李静虽然样貌甜美,但在演艺圈还是默默无名。她的家有点乱,到处都堆满了服装道具等。
“我和楼下的张太太没什么两句,算不上有交情。昨晚7点半我回到家,一直呆在家里翻剧本背台词,哪里都没有去。
直到今早我被窗外的警笛声吵醒,才知道张太太出事了。“李静从容回答。
眼尖的佘波在一堆凌乱的服装道具,发现有一件外套和死者昨晚穿着出外的外套非常相似。
“警官,你说这件外套?这是山寨版的,通过淘宝网购买,价格399包邮。张太太的那件是真品,价格5999,两者相差十多倍。有钱了不起,还不是她丈夫的钱。她有本事赚吗?”李静一脸不屑的回答。

时间接近11.00am,正当佘波要离开公寓时,碰巧遇见刚回到的3楼住户王瑶,23岁,无业。王瑶的打扮十分前卫性感,长发披肩。身为女性的梁慧看见王瑶的穿着,也脸红不已。
“昨晚我半夜12点左右赴约,整晚和我的男朋友在一起。这是我男朋友的联络号码。我和张太太关系不好。她是个没品德的人,到处搬弄是非。现在人不在,天下太平。
我承认我和张太太有过节,甚至讨厌她;但这不代表我会把她杀掉。我美好的人生才刚开始,怎么会因一个泼妇而自毁前程?”
王瑶的坦白直言自认很有说服力,但不代表佘波会轻信。

10
佘波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上椅子,助手高德兴就立即过来报告调查结果。
“刘丽梅,25岁,两年前下嫁张宏。婚后没有放弃事业当少奶奶,继续在药剂公司负责产品销售和市场开发。对下属尖酸刻薄,在公司非常不得人心。
联络上‘小意大利’餐厅的外送人员,他对昨天发生的事印象深刻。公寓保安检查甚严,让他在那折腾一段时间,把牛肋排骨套餐送到张医生门口,又收不到小费。
外送人员能够从三张照片中,辨认出刘丽梅就是开门的那位太太。他记得刘丽梅当时穿着低领毛衣和深蓝色牛仔裤,跟着收据上的价格付钱,一分钱小费也不给。
在公寓前载送张宏夫妇的计程车司机也联络上了,待会儿下午2.00pm会过来给口供。”
“吩咐毛毛和三狗现在把张宏丢进审讯室,尽量给他施加压力。我们今晚10.00pm才开始正式审讯,现在不能让他在拘留所那么放松。”
为了破案,佘波可以不择手段。

两小时后。
“我是马贵,是你们要找的计程车司机。”一个年约50的秃头大叔找上重案组。
佘波礼貌地请马贵坐在大堂的沙发上,开始询问昨晚的情景。
“昨晚10.26pm,在清境公寓大门口,一对夫妇坐上我的计程车。男士三十岁出头,而女士则带着口罩。
男的就是照片中的这位,而女的……抱歉!当时光线不足,我无法确认该女士。不过这位女士擦了一款名牌香水,香奈儿5号。我认得这香味,因为我花了接近一千元买了一瓶,差不多是我驾计程车五天的工钱。
他们要去星光戏院。开车20分钟后一切安好,两人有说有笑,犹如热恋中的情侣。女士问男士,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点在哪里的,该男士好像记错了。男士回答在某个交流会上,这答案直接惹火了这位女士,立刻要我停车。
女士很暴力的把男士给赶下车,还把身边的环保袋给扔出去。相信我,我没见过女人生气起来可以这么恐怖。感谢上帝,给我一位温柔娴熟的妻子。
这女士要求我把她送回去清境公寓。大约11.33pm抵达公寓大门口,付清车资后女士独自一人进去了。我还担心半夜她会遇见坏人,目送她进入公寓铁闸门内。
对了!那名男士在奇客街被赶下车。”

11
尸检报告和刑侦报告几乎同时间送到佘波手中。
“由于死者被浸泡在热水里,无法以尸温、尸斑和眼膜混浊判断死亡时间。死者胃里发现还未完全消化的牛肉、玉米和蔬菜,估计进食2小时后遇害,时差前后半小时。
确定死亡原因是机械性窒息。死者被一条绳索绕颈一圈后被施加压力勒死。死者未遭到性侵犯。”
“红酒杯上的唇印,是属于张宏。红酒里头没有发现任何药物。公寓里发现的指纹,都属于张宏和死者。
案发现场搜集到的37厘米长的头发,确定是从死者头上扯下来。死者脖颈上的勒痕,是由一种3毫米粗的绳索造成,没有在现场找到相对的凶器。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尸表证据。草丛发现的铁撬,提取不到任何指纹。”
刑侦分析和死亡时间出来了。这无法解答佘波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的疑问浮出水面。
看来,今晚要好好“招待”张宏。

12
晚上10.00pm,审讯室内。
张宏看起来精神萎靡不振。经过多小时的精神轰炸,谁都不好受。
佘波把问题抛给毛毛和三狗,他们俩是专门审讯犯人的探员,这事他们在行。
“我4点钟离开诊疗所,然后到附近的一家超市购买食材。我下午5点15分回到家,开始在厨房忙,准备晚上的烛光晚餐。
可惜我把两片牛肉都烤焦,只准备了沙拉和玉米汤。丽梅大约8点回到,很开心看见我为她准备晚餐。我建议打电话到附近的西餐厅,叫两份牛排外卖。丽梅说她节食,订一份就好了。
外卖大约9点半送到,我们一起享用了牛排、玉米汤和沙拉。我记得,丽梅还亲手切了一小块牛肉喂我吃。
大约10.05pm,我们出门去星光戏院;我买了11.30pm的戏票。为什么不开自己的车子?两年前某个雨天,我在计程车忽然向丽梅求婚,计程车对我们而言有特别的意义。
可是在半路,丽梅忽然发飙把我赶下车。我不敢回家,只好到附近的星光旅店过一晚。直到今早6点钟回到家,才发现…… ”张宏说着说着,掩脸而泣,看起来十分伤心。
“至于酒杯上只有我的唇印,这是当然。丽梅她皮肤对酒精严重过敏,所以她不能碰有酒精的东西,一小口红酒可以让她痒上好几天。这红酒是她开给我,她知道我吃牛肉喜欢配红酒。
刘丽梅鼻子和气管不好,平时出外都是带上口罩,减少接触被污染的空气。
警官!杀丽梅的凶手还逍遥法外,你们去找啊!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13
11.45pm,重案组会议室中,气氛凝重。
“我和梁小妹到星光旅店走了一趟,张宏没有说谎。星光旅店的招待员对一个拿着环保袋,要求入住一晚的张宏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刘丽梅的医疗记录,证明张宏没有说谎。刘丽梅对酒精过敏,呼吸管道也偶尔出问题。
在现场找到外卖收据和超市购物收据,时间上和张宏的口供吻合。
送外卖的那家伙,在上个月才从监狱放出来,有入门行窃的前科。需要把他铐回来吗?”高德兴开口问道。
“不必了,我知道凶手是谁。明早把廖杰叫过来开会,现在你们听我的安排去搜集证据就是。”佘波笃定地吩咐下去。


注:入门穿鞋或脱鞋,因不同人或区域,习惯有别。在此声明谜题中不提供此细节,也无助破案。

请根据题目所给线索推理还原案情(包括但不限于凶手、手法、动机等)

标签: 死者 医生 公寓
1
答案:
解析:
1
收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