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3 00:23提供 来源:33IQ网
一般
(3)

今天,阳光明媚,多云转晴,不可多得的好天气。老班带着大病初愈的李老师到野外划船。当然,也不乏校新闻部八卦社的学生记者跟踪……(因为校庆,所以放假五天。)
不过……
为什么,我可是部长!!被籽若这小子骗来了,不过……为什么我会被骗……
昨天18:30,部长室中
“时同学,你的生日是哪一天?”
“12月9日。”
“巧啊,我也是唉!”
“怎么了吗?”
“明天就休息了,想不想出去散心啊!你可有眼福哦!”
“不去,没兴趣。”
“可是,明天我们要跟踪两个人约会哦!我怀着好心不想让蒋老师破坏呢?你那天的态度都把你的真实心思暴露了吧!”
“要你管!籽若同学还是做好自己的那份工作吧!”
“时同学,你知道不。新闻部的八卦社斥巨资向学生购买老班和李老师的照片。所以……我最近手头比较紧,麻烦配合我一下。我想赚一点外快,你知道我是穷人,你应该不在乎那点时间吧!”
结果……一番死缠烂打,时同学终于屈服了。
于是今天便出现了这样的情景……
老班他们到的是郊外,类似于海边有很多小岛,都有豪华别墅。就是价格上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几十张照片啊!这下发了,时同学太感激你!”籽若泛起夸张的感激笑容,时业兜不看着他,只是说:“今天看来又要下雨了……”
果然,昨昨日未消尽的乌云卷土重来了……那似墨铅一样的乌云慢慢向此处迫近,似有若天的开始刮风。观海边,有一座小岛上冒着黑烟(估计是违章建筑,貌似材料不合格)火光冲天,海上泛起波浪,黑烟的方向开始要飘忽不定。
“可恶,那是怎么回事?”时业兜大喊,“报警啊!”
“不现实,现在水上太危险了,我们根本无法接近那个岛。等吧,但愿一切都安然无恙。”籽若恢复了他以往的镇定,严肃起来的籽若虽然胖了一些,但颇有几分波洛的意思。而时业兜又酷爱体育,精通犯罪学。这次难道是波洛与福尔摩斯的合作?
不过,老班和李老师尚未发现他们,两个人就先走了。只剩时、若两同学望洋兴叹。事业都联系了警察,他们就在那里等了一天……
第二天凌晨,终于彻底放晴。天空一碧如洗,虽然这是夜晚。只是远观那座小岛,那场雨似乎并未对大火有所影响,空留下的,只是那主屋的乌漆漆的屋框而已。
他们终于驾船上小岛,只被眼前的景象所惊讶。
房屋正前方有一块墓碑,并且上面有一本日记。下面似乎还深埋着一个人,还有人生还?
结果总是出人意料,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而那场火又必须有人放,保证火势够大才能走,那个时候想必风浪已经阻挡他们的退路了吧!并且,岸边并没有船只。所以,有可能是有船送他们来的,并且这点已证明,今天是周五。他们是周一乘船过去的。当调查时,奇异的发现到上共有五个人,全部死亡!
恐怖不是这,根据死亡时间,最后死亡的是这个深埋于土中的女人。她的日记,被磁带压着放在坟旁!!
于是,这个小岛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根据死亡时间判断,第一名死者死于书房,是B市二中的王老师。奇怪的是——他是被上百公斤重的钢琴直接砸死!身边散落一地金属零件,什么螺丝啊,滑轮啊,螺帽啊,垫片啊,铁钉啊……活像一个五金店。
第二位死者是死于游泳池中,是南航空乘服务员吴晴泠——她是被溺死的。水面已浑浊不堪,估计是昨天刮风时把沙子吹成这样的,她的身上似有几处灼伤。
第三位死者是死于仓库,是B市警局杜华——他是头部遭重创。仓库里散放着木材,他的头,还是头吗?这一击也太重了,头部已粉碎。向上看,原来他撞到了仓库的顶。高达6M的顶,被他撞出了一个深坑,他是超人吗?不会是飞上去的吧……为什么他的身上落了那么多灰?
第四位死者死于主屋,是某律师事务所的主人菲尔?德来曼——她是被烧死的,奇怪的是她的身上穿着古代骑士的铠甲,全身烧伤。死的很惨,正躺着在主屋客厅中央。
第五位死者死于地下,是B市总医院的护士长王筝雪——被活埋,很残忍。不过,又是谁埋得他呢?还是深埋,仔细看压着日记的是一块磁带,这使得案件变得扑朔迷离,只有看最后幸存者的日记了。

第一篇 2011.6.7 星期二
今天是来岛上寻宝的第一天,过完生日就有寻宝的机会,这可真是喜上加喜啊!一共来了五个人,我,吴晴泠,杜华,菲尔?德来曼,王针光。听说这次的奖品是一块水晶,真是期待啊!
可是发现,来的五个人中可真是奇。我们的生日全都是1983年6月6日出生的,大家似乎对邀请者很感谢,又十分厌恶。也是啊!那个家伙抓住了我们买医院药品的事,不然,我还不稀的来呢!可恶,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每次都演得很好的!
这次的五个人看来似乎都是被威胁而来的吧!我王筝雪,绝不会让这个秘密外露!!我也一定要拿到那颗水晶!!
不过杜华可是警察,我千万不能让他抓住我的把柄。
到了岛上,这个小岛还真是有趣啊!几乎每个房子都是分开的,而又有联系。不过为什么会这样设计?
到了主屋里,这里可真大,而且又很亮堂,这里是他们的处所。向西走过一条全玻璃走廊,看到了独立的书房和茶室(是二楼茶室,一楼书房)。并且只有过书房才可以到茶室。每个别馆的供暖、餐饮设施都是独立的。书房这边是壁炉,中世纪的装潢,而主屋则是电热毯和壁炉,完全由电控制。正对着大门的就是后门了,推开一看,是一个户外游泳池,和一篇小树林。再往前,就是悬崖,海浪拍击岩石。还有一个独立的仓库,在主屋的东边,里面堆积着木材,很整齐,各式各样的木材。看来岛主还准备建立一个小木屋呢!这个仓库好打,而且顶好高,把窗户一关,简直就是一个密封的铁箱子。
岛主还没有给我们指示,幸亏手机还在,不然被困在岛上就死定了。
我们配好房间后,菲尔小姐,那个瘦小可爱的小女生。虽然我们同是28岁,但她小鸟一样的身材显然显出她很年轻,需要一个依靠。我们一起走进书房,这里的藏书可真多啊!西南面是扇大落地窗,直对大门。西北角上放了一架钢琴,菲尔高兴的去弹一下,结果让大家大失所望……噪音!!吴晴泠虽然是普通的空姐,但脾气再好也忍不住这样的折磨吧!无奈的她走近声源。知趣的菲尔只好下来,现在我可怎么也看不出她像一名律师。王针光只是翻了翻书架的书,不禁感叹,这可真棒啊!可不是吗?作为语文老师的他看到这里这么多的藏书也不禁要感叹了吧!
还有这个书房似乎特别大,高有6米左右,这里正中央的吊灯,似乎很重的样子,看来挂钩很结实啊!但这个吊灯真漂亮,我都要怀疑我所要找的水晶在不在里面。如果可以,我真想用那个取书的梯子上去看看。
杜华走向北边的壁炉感叹:有钱人就是在烧钱啊!真是浪费。烧松树啊!一点也不低碳。
好了,我们到二楼看看吧,我首先提议道。
大家随着我的步伐到了二楼,这里是餐厅吧!这是够可笑,三分之一的茶室,三分之一的棋牌室,三分之一的厨房,经费不够用了吗?我望向窗外,大海真的很美,让人心情平静。但大家所为的目的,即使是大海也未必能平息吧。
当我们准备再看其他的地方时,菲尔说她想回房间。而警察先生和我还有吴小姐想出去,王老师则希望拿着那本珍藏的《鲁迅文集》回到卧房去看。
我们之后看了那个木材仓库,那里的木材似乎很贵。重,太重了。上等的圆木,还有一些跳板,这是干什么呢?望着那高大的顶,我不禁感叹,一辈子也许就这么一次吧!
关好仓库厚重的铁门,我们来到了屋后的游泳池。它与屋子之间还有些许土地,已经长出了些许的小草。泳池里水干净极了,估计刚才的跳板是为了这个而运来的吧。
我准备回访了,洗个热水澡看看电子书。而吴小姐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她站在泳池边挽起裤腿,把脚放入水中,看着栅栏之外的树林享受着阳光。杜华看到后脸红了……我还是别当灯泡,继续找水晶!还有那个人!
回到房间听到旁屋的菲尔房中有水声,而王老师房里还有呼噜声,楼下是杜华和吴晴泠的笑声。我美美的享受一下吧!奇怪,叮叮咚咚什么声音,原来我手机上有短信啊。
当心别被沙子眯了眼。
奇怪,奇怪,太奇怪了!这是什么意思?是藏宝地点吗?我将信将疑的走到沙滩上,海可真美,那是夕阳吧,想不到一天过得这么快啊。
大约7点,我回到别馆中的茶室,一楼一切正常。只不过,月光只能找到地上,设计不合理。还是我们来错时间?对了,今天是上弦月,月光并不美,缺的那块似乎预示什么?
回到茶亭后,发现菲尔和吴在下跳棋,杜华在一盘观战。五分钟后,王老师挠着头上来,连说对不起,自己看着书太困就睡着了,接过来晚了。
菲尔和吴晴泠把菜端了上来,真是丰盛啊。同为女人的我为什么没这才艺。
大家吃完饭大约是9点了,收拾好东西,我们各干各的事。我和吴晴泠在下棋(棋室),杜华则在喝茶看书(茶室),菲尔则在厨房里准备果盘,一会儿,吴晴泠看菲尔很久没出来,于是就去看。原来菲尔正在摆图案,无奈……吴晴泠帮她摆时发现她的手上有一道口子,一问才知道,她切苹果是为了切得好看,放在手上,于是把手切了一刀。菲尔去壁炉边关上了噪音十足的咖啡机(吃饭的时候就在打,怪吵的。)但关上的那一刻,只听见有东西轰然倒地,还带有细碎零件落下来的声音。菲尔脸色刷白,仔细看了一下咖啡机,生怕自己搞坏了,还开了几次……我冲到厨房时,听到吴晴泠是这么说的。杜华也出来了,他们一起到楼下准备看看怎么回事,却发现门上锁了。难道是王老师?杜华和我一起把门撞下,飞速下楼,只见月光直射下,一架钢琴压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面部受损严重,身边散落着许多金属零件……而正上方的大吊灯却一点事也没有。难道,这是超自然的力量吗?只是吊灯摇摇晃晃,似乎是幽灵刚来过……
大家心寒回到二楼茶室,因为没办法验尸,钢琴太重了。更何况,少了一个对手!我回头望了一眼时钟,9点15分。
回到二楼还有沙沙的声音,菲尔一惊,遭了。咖啡机忘记关上了。她又风风火火跑到厨房,杜华则又回到茶室关上门想着。我回到棋室坐着,而吴晴泠则坐在楼梯上,把门关上。看来大家都在为自己的生命担忧,要不要报警?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我,这时,一条短信又来了。
若你让警察来这个岛,我相信,他们会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是威胁吗?被困住了啊!只要我能先一步找出凶手,我不但可以得到水晶。还可以拿到证据,到周四八点就会有船来了。
大约是十点,杜华从茶室里出来,满面愁容,大叫着不可能。菲尔和我看到他这样准备问他,他却大叫,只有幽灵,只有幽灵才能做到啊!我准备找吴晴泠时,发现她并不在楼梯上,似乎已经回房间了。我们三个穿过书房时,我无意中看到王老师的手握成了拳,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手机链。
这个链子好像在哪里看过?镶满水钻的手机链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光。我们都回房间了,只是不安仍在我心中,我难以入睡。

第二篇 2011.6.8 星期三
不幸还是发生了,昨晚昏昏沉沉中我还是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杜华的大叫,把我惊醒了,我打开手机,发现已是2011年6月8日11点30分。看来我睡了很长时间,向窗外看却是一片火海,在泳池边上一圈的火,旁边的菲尔也探头大叫,我赶紧跑下去,只见泳池中有一个人漂浮着,身上着着火。杜华和菲尔跑下来后,只见他们拿着长杆,好像是那个骑士的长斧,把那个冒火的人拖到泳池边时,火也快灭了。只见她背部烧伤,前胸也伤了。杜华说,她是溺死的。我开始有些害怕了,下一个人会不会是我,神秘人按什么顺序杀的人?
我们三个回到别墅,杜华提议我们一起去找神秘人。他从主屋逆时针找,而我和菲尔顺时针找,到悬崖那里会合。
我们一起走后,看到菲尔很恐惧的样子,我感到下一个不幸的人似乎是她。但当我们走在别馆后的树林时,忽然听见很响的一声,似乎是一颗炸弹爆炸,杜华!我和菲尔跑了过去,最后,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木材仓库的顶撞出了人头的形状,大门虚掩着,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发现里面木材散乱的放着,甚至有一根已经近于断裂,有幽灵的存在吗?我不禁自问,这一根木头重达上百斤,就算普通人用车轮也要一天才能把木材放的这么乱吧。
菲尔把头埋到我身上,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谁?会不会是菲尔?
杜华头部已经完全变形,是被木棒顶上去吗?有人有这么大的力气吗?他的衣服上沾满鲜血,令人难再看一眼。
我和菲尔似乎丢了魂一样回到别墅,她喝了一杯红酒,便躺在主屋的沙发上睡了。我回到房间来写这篇日记,什么声音?我拿着日记本下去,楼下的沙发上已经没了菲尔的踪影。镇定,我要镇定,我跑出了主屋去找她,可跑了小岛一圈,也没有。这个岛,死寂一片,我坐在树下继续写。不过,只要等到明天八点,现在已经是日落黄昏了。那,那是什么!什么地方着火了。主屋的方向,遭了,菲尔,救命啊!谁带我离开这个岛?我看到大门开了一扇,那个骑士站在正中央,身着盔甲的人头低着,似乎已经死了。怎么办?那是菲尔的发卡啊!我蹲在门口。谁

以上为日记部分,以下为现场勘查
经勘查,周边的确有船送他们过来,只不过不知道是谁付的钱。而且周四8点他来时,岛上并没有人在码头等他,他等了10分钟就走了。
压着日记的是磁带,里面有变声的人诉说这五个人逃过法律制裁的事。
这五个人在生前都被人保过高额人寿保险,受益者是他们的家人。
那个王老师手中的手机链被证明有发信器,接受器为其中一人的手机。
壁炉和二楼的厨房相通,茶室的窗户可下一楼。在吊灯环,壁炉二楼暖气管内有细微刮痕。
游泳池四周有检查出酒精。
小岛别墅的费用由五人的人寿赔偿金共同支付。
时业兜和籽若看了看现场,终于嘴角泛出了笑。
“凶手就在这里面,对吧?”时业兜笑了笑,看看籽若。
“这不是所谓的幽灵犯案,而且杀人很有规律啊!”籽若道。
要求:
① 找出杀人顺序,杀人地点,杀人方法有什么规律。
② 找出凶手
③ 找出仓库中杜华死亡方法及王老师的死亡方法。
④ 把凶手的杀人过程完善

标签: 看来 小岛 岛上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detective
0
答案:
解析:
2
收藏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