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选择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19-07-23 11:30提供
较难
(143)

玖命猫妖系列·白渊(2)

我们原本纯白,却终究落入深渊

(对前期不了解的同学可进#485286)

“给我药……药……嘻嘻……”

 一个女孩爬过来,看样子不过十八九岁。手指弯曲成爪状,脸上泛着不正常的酡红,像一只疲软的蜥蜴,紧紧抱住GINROM的腿,喃喃道:“药……求求你……给我药……”

 “这个不行了。”GINROM招呼着打手:“拉出去处理掉。”

 朱雀社,明面上是开夜总会的,其实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黑帮。负责进药的家伙刚被社长下令枪毙,GINROM作为副手理所应当地顶了上来,任分部长。

 屋里这些女人大多是买来的性奴隶,要么是家穷父母重男轻女的先天性倒霉鬼,要么是被拐卖来的后天性倒霉鬼。再不然是借高利贷的自作自受倒霉鬼,无论是哪种倒霉,结局无非就是吸药、接客、被当成玩具折磨直到死。

 药物是朱雀社合作商YM实验室供货的第五代“龙潭”,结合了第四代和金毓婷的优点,催情、亢奋、堕胎、致郁、扰乱新陈代谢都是效果一等一。换句话说,只要碰了,人就废了。

 “这药都是在烧命啊。”GIMRON感慨道。

 “那可不,老了就不值钱了,当然得烧命。”小弟毕恭毕敬地看着新任部长。

 “咱们买她们来的时候已经十六岁出头了,再这么一烧命,二十岁就死,才用四年。几公斤药一买又是几千万,划不来啊这。”

 “YM实验室那边已经在做了,这药副作用本来就大,但谁让客人喜欢。”小弟道。

 “点一下。”GINROM命令小弟。

 “好嘞。”小弟敲打着笔记本,“今晚的进账——四千二百万。”

 “不如昨天晚上啊……”GINROM抽了口烟,“上药。”

 “啊——”角落里的一个女孩咬紧嘴唇,死死捂着下腹打着滚,面色苍白,汗如雨下。

 “砰!”GINROM猛然扣动扳机,鲜血四溅,“先把这个处理了吧,第一个明天再说。”

 “头儿,用得着这么省吗,安保队那估计都埋了一半了。”小弟嘟囔,一边用对讲机联系着兼任活埋的安保队队长黑夜怪盗。

 “头儿,来不及了,埋完了。”小弟汇报。

 “靠?”GINROM却像是松了口气,“算了算了。”

——————————————————————————————————

 “太惨了。”仪喵脱下手套,“尸检报告我尽快。”

 玖命猫妖看着现场照片,两具年轻女尸躺在肮脏的废弃厂房,惨遭剖腹。“我马上去做失踪人口的比对,应该是朱雀社的手笔。”

 “今晚又得加班了,LIEK那边聚会我打个电话推了吧?”她拨通了LIEK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几分钟后,电话打了回来:

 “我是助手临渊呐,LIEK在开会,有什么需要的我来转达?”

 临渊,年纪轻轻成为本市政法大学法学系博士,新闻称之天才少女,现如今在LIEK手下实习。“牛X的律师必定有个牛X的助理。”玖玖对着电话大致说了说,俩人对视一眼,继续干活。

 “叮——”

 “哥哥?”玖玖奇怪地拿起手机,“他天天的不知道忙什么,怎么现在打电话来了?”

 “喂?”

 “嘟——”

 “挂断了?”玖玖抓起外套往门外赶,“不好!”

——————————————————————————————————

 “怎么还不来……”黑夜怪盗焦急地望着四周。

 “哟,这不是仪喵的学弟嘛,怎么放着法医的大好前程不要,该行当保安了?”

 LIEK一改平日的温婉,眉宇间隐隐有杀意压人。

 “你都知道了?”黑夜怪盗笑笑,“你想怎么样?”伸手从腰间拔出手枪。

 一个侧踢,手枪从腰间飞出。

 一把枪抵住他的太阳穴。

 “喂?LIEK啊?怎么啦?”

 “你这哥哥怎么当的?妹妹住院都不去看看,忙着干嘛呢?我让个小妹妹去看你。”

 “不用——”GINROM耸耸肩。

 冰冷的枪口抵在他的后心窝。

Q:请问接下来最大的可能是?

标签: 小弟 倒霉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刑侦推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24
答案:
解析:
11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