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社交網站直接登錄
×
條@我的評論,查看@我
條新私信,查看私信
條新評論,查看評論
位新粉絲 查看粉絲
33IQ用戶點贊、收藏、評論最多的曲子長篇推理題。如果你有其他好的曲子長篇推理題,歡迎與我們分享 請發布曲子長篇推理題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開放題 思維
於 2018-02-14 15:28提供 來源:33IQ網
(3)
楔子
「凌,聽過《卡農》這首曲子嗎?」
「嗯,約翰?帕赫貝爾的嘛,我覺得這首曲子用小提琴拉更好聽,可惜我學的是鋼琴。」
「你會彈這首曲子嗎?」
「……你知道的,鋼琴又不是我自己想學的,所以我……」
玥沒有再說話,只是望向天空,哼起了《卡農》的調子。凌望著她,看著她滿是傷疤的臉龐,覺得有些慚愧,她也想知道為什麼玥這麼鍾情於《卡農》這首曲子,她的心總是走不進去……


1.
「恭喜佐凌小姐以一首《卡農》獲得2013年第13屆世界鋼琴比賽的冠軍!」
「謝謝,謝謝大家的支持和鼓勵。其實這首《卡農》我是想送給一個人……」
與此同時,玥躺在一間重病看護病房的病床上,看著電視里捧著獎盃的凌說:「太好了,凌終於拿到世界冠軍了呢。」「是啊,但是凌說的是要送給一個人的,是你吧。」坐在床邊的看護昧笑著說,「你倆真像親生姐妹呢。」玥低頭不語,臉紅紅的,但眼眶早已經浸滿了淚水,她心裡比誰都清楚凌彈這首《卡農》的意義。
凌,謝謝你的這首《卡農》,有你在我身邊我真的很幸福,我沒有告訴過你關於我的一切,但你終有一天會知道的。
「對了,今天多少號?」玥問昧。
「6月27日呢。」昧答道。
……
「凌,不好了,玥,玥她出事了!」凌的鋼琴導師Zoe對著被記者重重包圍採訪的凌喊道。只見凌獲獎喜悅的笑容頓時從臉上消失了,手中的獎盃在凌的右手中抖了一下,繼而落下來摔成了無數塊水晶碎片。而凌早已衝出了比賽廳,身後的記者是一片嘩然,「大家請體諒一下佐凌小姐的突然離開,只是有點事要去處理一下罷了,採訪請等佐凌小姐把事處理完了再進行吧。」Zoe對著一群還不知情況的記者們說。過了一會兒,人群慢慢散開了,留下了灑落了一地的水晶碎片。


2.
「玥,玥怎麼樣了。」凌喘著氣到達病房時,病床上的玥被一群人包圍著:玥的主治醫師凱翔,經常照顧玥的一些護士和正在哭泣的昧。昧看到凌來了哭喪著跑了過來把凌緊緊抱住說:「玥,玥她走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丟下她自己出去的……」「玥,玥她怎麼了?昨天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可能……」凌推開了趴在凌肩膀上哭泣的昧,神情恍惚的問身旁的凱翔:「玥,玥她真的走了?」 「對不起,是我們的一時疏忽沒照顧好佐玥小姐,但是……」凱翔望著臉色蒼白的玥說,但是後半句不知為什麼吞了下去並沒有說出來。凌走到了玥的床邊,望著臉上一片安詳的玥,心像碎了一樣,再也忍不住,失聲大哭了起來。但是過了一會兒,凌注意到了旁邊的柜子上放著一瓶空空的安眠藥和一個積有剩水的杯子,突然轉身對身後還在哭泣的昧說:「昧,請把警察叫來。」
「死者,佐玥,從小無父無母,是個孤兒,患有心臟病,已住院2年,今年25歲。死亡時間:上午10:10到10:30之間,死因: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藥中毒而死。經調查,此安眠藥就是在這家醫院的西藥室所購買的,但西藥室的配藥師不記得開藥人是誰了,攝像頭也拍得不是很清楚,所以無法確定。
接下來說明一下在場各位在10:10—10:30這個時間段的活動情況:佐凌女士正在參加世界鋼琴比賽;死者的主治醫師凱翔,因為有其他的患者檢查,並有人作證;這幾位護士也一直跟著凱翔醫師;冷昧女士說她在大概9:50這個時間出去提了瓶熱水並倒了一杯給死者放在旁邊的柜子上,之後就出去了一下。走前死者和病房內還一切正常,沒有什麼不對勁,回來已是10:35,發現死者面容發白就立刻去叫了主治醫師過來,通過走廊上的攝像頭也證實了冷昧女士的敘述。所以在場的人都擁有不在場證明,並且認真搜索了一下病房,無可疑痕迹也無可疑人出入或徘徊。再加上死者死前沒有掙扎的痕迹,所以初步判定死者是自殺的。「警察拿著筆記本認真的念到。
「柜子上的杯子有鑒定嗎?結果怎樣?」凌問道。
「嗯,杯子里的水無毒,可以安全飲用,並且杯壁上有冷昧女士和死者的指紋,應該是冷昧女士所說的在9:50倒給死者水時用的杯子。」警察答道。
聽了警察的描述凌陷入了沉思,而昧的神情有點慌張,但還是靜靜地站在凌的身後。不知為什麼,凌突然盯著垃圾桶里同樣一隻積有剩水的杯子看,並對身邊的警察說:「請把這隻杯子也鑒定一下吧!」  
對這種情況,昧感到不解,對凌說:「難道玥不是心臟病發作?真的是自殺嗎?但是為什麼還要調查杯子呢?」「我也只是猜測而已,你剛剛也聽到警察說的,但是我不明白玥好好的怎麼可能自殺呢,那另一種可能也只能是……」凌慢慢轉過頭來對昧說。「他殺?你懷疑是他殺的?可是這怎麼可能呢,你剛剛聽到了,沒有可疑之人而且我們都有不在場證明的!」昧的情緒有點激動。「先等鑒定結果出來了在說吧。」凌揉了揉太陽穴說道。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警察再次破門而入 ,喘著粗氣說:「佐凌小姐,已檢驗出杯中含有氰化鉀,而且同樣擁有冷昧女士和死者的指紋!」凌對這突如其來的結果不經瞪大了雙眼,而昧卻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人影了。


3.
「死者,冷昧,今年26歲,無固定工作,死前為一名病人的看護,調查結果為上吊自殺。」玥出事的當天下午,昧也跟著自殺了,這對凌的打擊很大,因為昧也算她和玥最好的朋友了,而且一直很照顧她倆。但是這兩件事一定有著聯繫,如果是昧殺了玥而害怕揭穿或感到良心不安自殺的話,那她的理由和目的是什麼呢?而且很多地方都自相矛盾……凌在回家的路上認真的思考著,連一位男子的靠近都沒注意。「對,對不起。」那位男子不小心撞了凌一下,抱歉道。「沒……」凌剛要說出口的沒關係因為眼前的男子驚訝的而卡在喉嚨里久久不肯出來。這男子的眼睛鼻子嘴巴竟和剛剛死去的玥一模一樣!
凌休息了幾個月總算是從玥和昧的離開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因為她還可以彈著玥最喜歡的《卡農》,更主要的是那位和玥長得一樣的男子在她的視線中出現得頻繁起來,就好像玥還在身邊一樣。那位男子叫秦軒,意想不到的是過了幾日竟開始熱烈追求起凌來,不知是什麼原因,但理由卻是一見鍾情,凌因為他長得像玥的關係也就答應了。


4.
「凌,你下班之後有事嗎,幫我整理一下我的公寓吧,這是門鑰匙,嘿嘿。」秦軒說完還眨了眨眼,一臉誠懇的樣子。
「你幹嘛不自己收拾,好吧,之後要感謝我哦。」凌一臉無奈的接過鑰匙。
「一定一定,哈哈,還是我的老婆大人好!」秦軒一臉的開心,說完還曖昧的在凌臉上親了一口。
「去去去,還沒結婚呢,以後可不許這樣叫了。」凌被突如其來的一個吻弄得滿臉通紅,拿起鑰匙落荒而逃了。
凌下了班之後就去了秦軒的公寓,順便還買了一些清潔工具。一進門,凌就大吃了一驚,直入眼球的客廳十分乾淨、整潔,一點灰塵都沒有的樣子,凌換上拖鞋之後感到十分氣憤,但當她進入了秦軒的卧室之後瞬間就無語了:床上堆著一些剛洗的衣服,地上則是沒洗的臟衣服,辦公桌上有空啤酒罐子,泛黃的果核和一些揉成團的廢紙。天吶,客廳和卧室簡直就是天堂和地獄的差別。凌無奈,只得開工了。
凌整理完辦公桌之後,打開了衣櫃開始收拾衣物,在掛衣服的時候發現了一張泛黃的報紙貼在櫃頂,好奇的撕下來看了看。「還是2004年的出版的報紙呢,秦軒收藏這幹嘛。」凌喃喃道,翻看著手中的報紙,看到報紙上的頭條特大號標題就被震住了:今日在新旺村肖道路發生了一起汽車漏油爆炸事件並涉及到一位16歲女孩。報道內容為:據調查死者為佐氏集團的老闆和其夫人,因為這倆夫妻準備去鄉下度假,但意想不到的是當車正行駛在新旺村肖道路時,車因為漏油而爆炸了,受害者並未料到此情況,所以沒有做任何防護措施,導致當場死亡。另外事故好像還涉及到一位16歲的新旺村的女孩(是根據這個女孩留在現場的衣物和目擊者的敘述的),在現場留下的衣物上還發現了大量的血跡,目測傷得還不輕,但現場卻沒發現其人。警察現在正在緊急尋找此位受傷的女孩,但是一無所獲。經調查這位女孩的其家人是新旺村的一戶農民,是一對夫妻,而且還有一個在外讀書的哥哥,家裡貧窮。據目擊者聲稱這位16歲的女孩事發之前正背著一些行李,傷心的走在進村子相反的路上,之後很不幸的遇到這起事故。發版時間:2004年6月27日。凌的手開始猛烈的顫抖起來,「這,這不就是爸媽出車禍去世的那天的報道嗎,為什麼秦軒要一直收藏著這個……」凌還來不及將眼淚擦乾、將報紙收起來,秦軒就已經進家門了。
「凌,有打掃完嗎?哇,很乾凈的樣子誒,謝……誒?你怎麼了?」秦軒一進卧室看見凌獃獃的站在衣櫃前就感到不對勁,走到凌身後時發現她正拿著自己一直保存的報紙,裝作鎮定的說:「嘿嘿,只不過是普通的報紙拿來收藏的,別這麼在意。」「嗯,是嗎,如果沒事我就先走了,反正房間也幫你打掃完了。」凌慢慢轉過身走了出去,頭也垂著,感覺很無力的樣子。因為感覺氣氛不是很好,所以秦軒也沒有要留她。
凌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腦海里不斷的湧現出事故發生后的當天佐氏集團慌亂的景象,親眼看到父母被燒焦后的遺體,之後又是一連串糟糕的事情……那段日子是凌最灰暗的日子,但幸好有玥的出現,凌又重新振作起來。這時,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凌的思考。「喂,是張律師嗎?」「是的,左凌小姐,如果現在有時間就過來領一下玥的東西吧,畢竟你是她最親的人了,還是由你保管比較好。」「嗯,好的,我馬上過來。」



5.
玥並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因為她的一切開銷都是靠的凌。但吸引凌的還是玥的U盤,裡面有每天的日記,她從來都不知道玥還有寫日記的習慣。
日期:2013年6月1日天氣:晴星期:星期六
今天凌給我找了一個看護,叫冷昧,呵呵,雖然她比我大1歲,但為了更顯親密就直接叫昧吧,她是一個很沉穩很可愛很善良的一個人呢,而且第一天就特別熱情特別照顧我,希望她能成為我們的好朋友。這一天感覺良好哦!
……
日期:2013年6月20日天氣:晴星期:星期四
昨天晚上特別奇怪,昧好像是在特意等我睡著,到了很晚的時候,我的意識依然還是清醒的,但昧突然說起話來:「玥,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但我不得不這樣做,下輩子我一定會贖罪的……」這句話讓我很不解,但同時讓我心驚膽戰,昧準備幹什麼呢?
今天,我準備觀察昧有哪些不對勁的地方,但是並沒有,她依舊是一絲不苟的照顧我,對我有說有笑,就好像昨晚只是一場夢。我懸著的心慢慢放了下來。
原來真的是昧……但這到底是為什麼……凌邊想邊往下拉,在玥寫的一封信上停了下來,因為是寫給她的。


 
致凌的一封信

親愛的凌:
其實我早就想把這封信給你了,但我還覺得不是時候,所以拖延了一些時間,真是抱歉。其實我一直隱瞞著一些關於我的事情,現在我就把一切都告訴你。
其實我並不是一個孤兒。我姓秦,我有父母,還有一個雙胞胎哥哥,並和他們住在一個村子里。小時候家裡窮,那時農村都有一個腐舊思想,就是重男輕女。小時候父母只讓哥哥讀書,因此哥哥還努力學會了小提琴,而我只能在家幫忙干農活,還每天被父母訓斥。但哥哥很疼我,每次我傷心在池塘邊哭泣時,他就會給我拉小提琴讓我心裡舒服一點,每次都是一樣的調子,很好聽,哥哥告訴我那叫《卡農》,呵呵,也許這就是我鍾情與它的一個原因吧。
但是當我16歲時,正值青春期的我有些叛逆,而且哥哥因為學習的關係也出門在外,就沒有人陪我散心了。在2004年6月27日這天我終於在父母的訓斥下一氣離家出走了。之後我遇到了些事故使我毀了容,沒想到竟還得了心臟病,但是上帝把你派來救我了,還收留了我。我撒謊對你說我是個孤兒,真是對不起。真的謝謝你,凌,除了哥哥,你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2013年6月26日
愛你的佐玥

凌看完之後,頓時突然覺得腦子一下炸開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二天,凌去了琴行,決定開始練琴,忘掉一切心煩的事情。但手指運動的過程中,思想還是不受琴聲的控制,最近發生的一幕幕又如幻燈片一樣在腦中開始放映。突然,一個不協調的音讓凌皺起了眉頭,頓時,凌猛地瞪大雙眼,從鋼琴凳上站了起來,一個大膽的想法讓她自己都吃了一驚,但是卻和一切都聯繫起來了。
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個誤會!
凌拿起了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喂,我是凌,來一下琴行,我有事要跟你說。」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detective
0
答案:
解析:
2
收藏
其他相關長篇推理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