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精品《卡农》长篇推理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卡农》长篇推理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卡农》长篇推理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4 15:28提供 来源:33IQ网
(3)
楔子
“凌,听过《卡农》这首曲子吗?”
“嗯,约翰?帕赫贝尔的嘛,我觉得这首曲子用小提琴拉更好听,可惜我学的是钢琴。”
“你会弹这首曲子吗?”
“……你知道的,钢琴又不是我自己想学的,所以我……”
玥没有再说话,只是望向天空,哼起了《卡农》的调子。凌望着她,看着她满是伤疤的脸庞,觉得有些惭愧,她也想知道为什么玥这么钟情于《卡农》这首曲子,她的心总是走不进去……


1.
“恭喜佐凌小姐以一首《卡农》获得2013年第13届世界钢琴比赛的冠军!”
“谢谢,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其实这首《卡农》我是想送给一个人……”
与此同时,玥躺在一间重病看护病房的病床上,看着电视里捧着奖杯的凌说:“太好了,凌终于拿到世界冠军了呢。”“是啊,但是凌说的是要送给一个人的,是你吧。”坐在床边的看护昧笑着说,“你俩真像亲生姐妹呢。”玥低头不语,脸红红的,但眼眶早已经浸满了泪水,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凌弹这首《卡农》的意义。
凌,谢谢你的这首《卡农》,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很幸福,我没有告诉过你关于我的一切,但你终有一天会知道的。
“对了,今天多少号?”玥问昧。
“6月27日呢。”昧答道。
……
“凌,不好了,玥,玥她出事了!”凌的钢琴导师Zoe对着被记者重重包围采访的凌喊道。只见凌获奖喜悦的笑容顿时从脸上消失了,手中的奖杯在凌的右手中抖了一下,继而落下来摔成了无数块水晶碎片。而凌早已冲出了比赛厅,身后的记者是一片哗然,“大家请体谅一下佐凌小姐的突然离开,只是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罢了,采访请等佐凌小姐把事处理完了再进行吧。”Zoe对着一群还不知情况的记者们说。过了一会儿,人群慢慢散开了,留下了洒落了一地的水晶碎片。


2.
“玥,玥怎么样了。”凌喘着气到达病房时,病床上的玥被一群人包围着:玥的主治医师凯翔,经常照顾玥的一些护士和正在哭泣的昧。昧看到凌来了哭丧着跑了过来把凌紧紧抱住说:“玥,玥她走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丢下她自己出去的……”“玥,玥她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可能……”凌推开了趴在凌肩膀上哭泣的昧,神情恍惚的问身旁的凯翔:“玥,玥她真的走了?” “对不起,是我们的一时疏忽没照顾好佐玥小姐,但是……”凯翔望着脸色苍白的玥说,但是后半句不知为什么吞了下去并没有说出来。凌走到了玥的床边,望着脸上一片安详的玥,心像碎了一样,再也忍不住,失声大哭了起来。但是过了一会儿,凌注意到了旁边的柜子上放着一瓶空空的安眠药和一个积有剩水的杯子,突然转身对身后还在哭泣的昧说:“昧,请把警察叫来。”
“死者,佐玥,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患有心脏病,已住院2年,今年25岁。死亡时间:上午10:10到10:30之间,死因: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中毒而死。经调查,此安眠药就是在这家医院的西药室所购买的,但西药室的配药师不记得开药人是谁了,摄像头也拍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无法确定。
接下来说明一下在场各位在10:10—10:30这个时间段的活动情况:佐凌女士正在参加世界钢琴比赛;死者的主治医师凯翔,因为有其他的患者检查,并有人作证;这几位护士也一直跟着凯翔医师;冷昧女士说她在大概9:50这个时间出去提了瓶热水并倒了一杯给死者放在旁边的柜子上,之后就出去了一下。走前死者和病房内还一切正常,没有什么不对劲,回来已是10:35,发现死者面容发白就立刻去叫了主治医师过来,通过走廊上的摄像头也证实了冷昧女士的叙述。所以在场的人都拥有不在场证明,并且认真搜索了一下病房,无可疑痕迹也无可疑人出入或徘徊。再加上死者死前没有挣扎的痕迹,所以初步判定死者是自杀的。“警察拿着笔记本认真的念到。
“柜子上的杯子有鉴定吗?结果怎样?”凌问道。
“嗯,杯子里的水无毒,可以安全饮用,并且杯壁上有冷昧女士和死者的指纹,应该是冷昧女士所说的在9:50倒给死者水时用的杯子。”警察答道。
听了警察的描述凌陷入了沉思,而昧的神情有点慌张,但还是静静地站在凌的身后。不知为什么,凌突然盯着垃圾桶里同样一只积有剩水的杯子看,并对身边的警察说:“请把这只杯子也鉴定一下吧!”  
对这种情况,昧感到不解,对凌说:“难道玥不是心脏病发作?真的是自杀吗?但是为什么还要调查杯子呢?”“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你刚刚也听到警察说的,但是我不明白玥好好的怎么可能自杀呢,那另一种可能也只能是……”凌慢慢转过头来对昧说。“他杀?你怀疑是他杀的?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你刚刚听到了,没有可疑之人而且我们都有不在场证明的!”昧的情绪有点激动。“先等鉴定结果出来了在说吧。”凌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警察再次破门而入 ,喘着粗气说:“佐凌小姐,已检验出杯中含有氰化钾,而且同样拥有冷昧女士和死者的指纹!”凌对这突如其来的结果不经瞪大了双眼,而昧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人影了。


3.
“死者,冷昧,今年26岁,无固定工作,死前为一名病人的看护,调查结果为上吊自杀。”玥出事的当天下午,昧也跟着自杀了,这对凌的打击很大,因为昧也算她和玥最好的朋友了,而且一直很照顾她俩。但是这两件事一定有着联系,如果是昧杀了玥而害怕揭穿或感到良心不安自杀的话,那她的理由和目的是什么呢?而且很多地方都自相矛盾……凌在回家的路上认真的思考着,连一位男子的靠近都没注意。“对,对不起。”那位男子不小心撞了凌一下,抱歉道。“没……”凌刚要说出口的没关系因为眼前的男子惊讶的而卡在喉咙里久久不肯出来。这男子的眼睛鼻子嘴巴竟和刚刚死去的玥一模一样!
凌休息了几个月总算是从玥和昧的离开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因为她还可以弹着玥最喜欢的《卡农》,更主要的是那位和玥长得一样的男子在她的视线中出现得频繁起来,就好像玥还在身边一样。那位男子叫秦轩,意想不到的是过了几日竟开始热烈追求起凌来,不知是什么原因,但理由却是一见钟情,凌因为他长得像玥的关系也就答应了。


4.
“凌,你下班之后有事吗,帮我整理一下我的公寓吧,这是门钥匙,嘿嘿。”秦轩说完还眨了眨眼,一脸诚恳的样子。
“你干嘛不自己收拾,好吧,之后要感谢我哦。”凌一脸无奈的接过钥匙。
“一定一定,哈哈,还是我的老婆大人好!”秦轩一脸的开心,说完还暧昧的在凌脸上亲了一口。
“去去去,还没结婚呢,以后可不许这样叫了。”凌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弄得满脸通红,拿起钥匙落荒而逃了。
凌下了班之后就去了秦轩的公寓,顺便还买了一些清洁工具。一进门,凌就大吃了一惊,直入眼球的客厅十分干净、整洁,一点灰尘都没有的样子,凌换上拖鞋之后感到十分气愤,但当她进入了秦轩的卧室之后瞬间就无语了:床上堆着一些刚洗的衣服,地上则是没洗的脏衣服,办公桌上有空啤酒罐子,泛黄的果核和一些揉成团的废纸。天呐,客厅和卧室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凌无奈,只得开工了。
凌整理完办公桌之后,打开了衣柜开始收拾衣物,在挂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一张泛黄的报纸贴在柜顶,好奇的撕下来看了看。“还是2004年的出版的报纸呢,秦轩收藏这干嘛。”凌喃喃道,翻看着手中的报纸,看到报纸上的头条特大号标题就被震住了:今日在新旺村肖道路发生了一起汽车漏油爆炸事件并涉及到一位16岁女孩。报道内容为:据调查死者为佐氏集团的老板和其夫人,因为这俩夫妻准备去乡下度假,但意想不到的是当车正行驶在新旺村肖道路时,车因为漏油而爆炸了,受害者并未料到此情况,所以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导致当场死亡。另外事故好像还涉及到一位16岁的新旺村的女孩(是根据这个女孩留在现场的衣物和目击者的叙述的),在现场留下的衣物上还发现了大量的血迹,目测伤得还不轻,但现场却没发现其人。警察现在正在紧急寻找此位受伤的女孩,但是一无所获。经调查这位女孩的其家人是新旺村的一户农民,是一对夫妻,而且还有一个在外读书的哥哥,家里贫穷。据目击者声称这位16岁的女孩事发之前正背着一些行李,伤心的走在进村子相反的路上,之后很不幸的遇到这起事故。发版时间:2004年6月27日。凌的手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这,这不就是爸妈出车祸去世的那天的报道吗,为什么秦轩要一直收藏着这个……”凌还来不及将眼泪擦干、将报纸收起来,秦轩就已经进家门了。
“凌,有打扫完吗?哇,很干净的样子诶,谢……诶?你怎么了?”秦轩一进卧室看见凌呆呆的站在衣柜前就感到不对劲,走到凌身后时发现她正拿着自己一直保存的报纸,装作镇定的说:“嘿嘿,只不过是普通的报纸拿来收藏的,别这么在意。”“嗯,是吗,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反正房间也帮你打扫完了。”凌慢慢转过身走了出去,头也垂着,感觉很无力的样子。因为感觉气氛不是很好,所以秦轩也没有要留她。
凌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不断的涌现出事故发生后的当天佐氏集团慌乱的景象,亲眼看到父母被烧焦后的遗体,之后又是一连串糟糕的事情……那段日子是凌最灰暗的日子,但幸好有玥的出现,凌又重新振作起来。这时,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凌的思考。“喂,是张律师吗?”“是的,左凌小姐,如果现在有时间就过来领一下玥的东西吧,毕竟你是她最亲的人了,还是由你保管比较好。”“嗯,好的,我马上过来。”



5.
玥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因为她的一切开销都是靠的凌。但吸引凌的还是玥的U盘,里面有每天的日记,她从来都不知道玥还有写日记的习惯。
日期:2013年6月1日天气:晴星期:星期六
今天凌给我找了一个看护,叫冷昧,呵呵,虽然她比我大1岁,但为了更显亲密就直接叫昧吧,她是一个很沉稳很可爱很善良的一个人呢,而且第一天就特别热情特别照顾我,希望她能成为我们的好朋友。这一天感觉良好哦!
……
日期:2013年6月20日天气:晴星期:星期四
昨天晚上特别奇怪,昧好像是在特意等我睡着,到了很晚的时候,我的意识依然还是清醒的,但昧突然说起话来:“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但我不得不这样做,下辈子我一定会赎罪的……”这句话让我很不解,但同时让我心惊胆战,昧准备干什么呢?
今天,我准备观察昧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并没有,她依旧是一丝不苟的照顾我,对我有说有笑,就好像昨晚只是一场梦。我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原来真的是昧……但这到底是为什么……凌边想边往下拉,在玥写的一封信上停了下来,因为是写给她的。


 
致凌的一封信

亲爱的凌:
其实我早就想把这封信给你了,但我还觉得不是时候,所以拖延了一些时间,真是抱歉。其实我一直隐瞒着一些关于我的事情,现在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孤儿。我姓秦,我有父母,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并和他们住在一个村子里。小时候家里穷,那时农村都有一个腐旧思想,就是重男轻女。小时候父母只让哥哥读书,因此哥哥还努力学会了小提琴,而我只能在家帮忙干农活,还每天被父母训斥。但哥哥很疼我,每次我伤心在池塘边哭泣时,他就会给我拉小提琴让我心里舒服一点,每次都是一样的调子,很好听,哥哥告诉我那叫《卡农》,呵呵,也许这就是我钟情与它的一个原因吧。
但是当我16岁时,正值青春期的我有些叛逆,而且哥哥因为学习的关系也出门在外,就没有人陪我散心了。在2004年6月27日这天我终于在父母的训斥下一气离家出走了。之后我遇到了些事故使我毁了容,没想到竟还得了心脏病,但是上帝把你派来救我了,还收留了我。我撒谎对你说我是个孤儿,真是对不起。真的谢谢你,凌,除了哥哥,你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2013年6月26日
爱你的佐玥

凌看完之后,顿时突然觉得脑子一下炸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凌去了琴行,决定开始练琴,忘掉一切心烦的事情。但手指运动的过程中,思想还是不受琴声的控制,最近发生的一幕幕又如幻灯片一样在脑中开始放映。突然,一个不协调的音让凌皱起了眉头,顿时,凌猛地瞪大双眼,从钢琴凳上站了起来,一个大胆的想法让她自己都吃了一惊,但是却和一切都联系起来了。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
凌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喂,我是凌,来一下琴行,我有事要跟你说。”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detective
0
答案:
解析:
2
收藏
其他相关长篇推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