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社交網站直接登錄
×
條@我的評論,查看@我
條新私信,查看私信
條新評論,查看評論
位新粉絲 查看粉絲
33IQ用戶點贊、收藏、評論最多的鎮長智力題。如果你有其他好的鎮長智力題,歡迎與我們分享 請發布鎮長的智力題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9-07-19 12:13提供
(96)

七月初,相比起燥熱煩悶的城市,這個偏僻的小鎮顯然寧靜祥和得多。因為休學旅行的緣故,我和同學阿傑同時選擇了這裡,畢竟我們都喜歡清凈。

雖說這裡氣氛很平和,但來此之前,我們就聽說這個小鎮上住著一位隱居的巫師。據說他掌握許多秘術,可以瞬間移動、易容換型。

不巧的是,在我們到達這個地方沒多久,就發生了命案。死者就住在我們樓上的旅店,是一位年輕的舞女,因為容貌出眾而在小鎮小有名氣。

她的死狀過於凄慘,血色已經蔓延了整張床單。我剛想上前去仔細觀看,阿傑就緊緊拽住我的手臂,一隻手捂住我的眼睛:「小姑娘就不要看了。」

阿傑的父親正好在,面容十分嚴肅,在悶熱的房間里用手帕抹著額頭。

發生了這樣的事,鎮長顯得很煩躁,他面容白凈,不時伸手隨意地抹去鼻樑兩側的汗珠。在案發現場來回走著,不時彎腰尋找線索。

緊隨其後的是一聲尖叫。在場的警官衝下去,旅店後方的小河邊,浣衣女小曼已經暈倒在地。在她將要清洗的衣服邊,是一些完整的內臟,一條帶血的腸子被一塊尖銳的石頭卡住。我有些難受地偏過頭,強忍住嘔吐的慾望。

「哎,說了不要來嘛,你好好休息吧。」阿傑皺著眉將我帶走了。

我做了個噩夢,夢見巫師用奇怪的法術迷惑住舞女,殘忍地將她殺害並分屍。

當我醒來,阿傑正坐在我們的行李箱上。他手裡是幾張照片,好像是事故現場的照片。不愧是警長的兒子啊,連這種東西都能弄到手。他的夢想是成為出色的警探,為了實現目標,他一直跟在他父親後面學習,做事已經有模有樣了。

「案發現場找到了一塊五彩石,附近沒有屠宰場,那些器官應該是死者的。」他看著我,很認真的樣子。「小一,你覺得那塊五彩石是幹什麼的?」

「像是裝飾在手杖上的寶石。」看著照片上那周邊圓潤得沒有一絲稜角的石頭,我如是道。「話說,鎮長怎麼親自來了,這種事不是交給警官負責么?」

「據說案發當時,他就在這棟旅館。」

當我把夢境講給阿傑后,他用手指輕輕地彈了我的腦袋。「那只是傳說。」

旅館老闆娘被帶走了,只剩下浣衣女小曼還在看店。樓上的房間已經被封鎖,因為小鎮就這一家旅館,所以店鋪還沒被封鎖。只可惜,案發後,這裡好幾天都沒有任何生意了。

「鎮長是不是總來這裡喝酒?」我漫不經心地問著,小曼緊張地看著我:「你是什麼人?」

「我是個學生,放假出來玩玩。你別緊張啊,我隨便聊聊。」我說的是實話。看見我衣服上的校徽后,她似乎猶豫了一下,「沒什麼。鎮長他不經常來,經常來的是那個舞女小晴。」小曼似乎是個挺多嘴的人,年紀跟我差不多大,有話可說,慢慢對我放下防備之心,開始滔滔不絕。說小晴這也算拜鎮長所賜。

鎮長原來是個屠夫,沒讀過什麼書,因為領導小鎮富了起來,就漸漸有了威望。但是,小鎮的致富之道是難以啟齒的黃色事業,有很多年輕的姑娘為了成名致富,就當了舞女。

看偵探小說看多了,我總是亂開腦洞。「小曼,鎮長是不是私生活不檢點的那一類啊。」

「這個我不懂。不過,他平時西裝革履的,挺親近民眾的。為人也挺低調,不帶什麼首飾,他家我去過,裡面都是寶石...」說著說著,小曼感覺說多了,就開始委婉地逐客。

回到臨時住所,阿傑好像查到了什麼。他的手裡多了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小晴生前表演的照片,照片上的她嫵媚動人,穿著暴露的舞服,令我們眼前一驚的是,她的腰帶上鑲著一塊炫目的五彩石。與此同時,我們都注意到了第一排熟悉的身影。因為第一排離舞台很近,可以清晰辨認出這個人是鎮長,西裝革履,戴著眼鏡,十分文雅的樣子。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阿傑也似乎有了自己的猜測。

我說。「哎,阿傑,你說這件事會不會真的是巫師乾的?」他和上午一樣,用食指輕輕彈我的頭。「你可不是這樣想的。」我微微一笑。

第二天,我就打算回家了。

臨行前,阿傑發出感慨。「看來我要對你改觀了,有些時候,看看小說開腦洞也挺好的。」

問:我懷疑鎮長是否有根據?

標籤: 鎮長 照片 小鎮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看完的好題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2
答案:
解析:
76
收藏
偵探推理 恐怖推理 選擇題 想象 思維 原創
於 2019-06-21 22:18提供 來源:33IQ網
(306)

祐司恐怖案錄(之一) 自殺小鎮

        我叫祐司,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而已。現在正在一個偏僻而又古老的小鎮附近徘徊著,苦苦尋思著是否應該在此過夜。這個小鎮地勢很糟糕,即使是在公路上路途也非常陡峭,但是我每次出差路上都會經過的這裡,這次是由於車子行駛到小鎮附近時剛好拋錨才落得這般地步,不禁讓人懷疑,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二十年代了怎麼還會有公路建設那麼糟糕的地方。不過幸好,手機的信號還在,我很快就聯繫到汽車維修工,他說會在三個小時后趕到幫我查看汽車的情況,也就是說我只要在這個地方待三個小時就行了。

       事實上,這個小鎮據傳聞是一個自殺盛行的小鎮,2007年這個鎮子的居民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目的在此集體自殺,而這件事不脛而走之後便成了很多人嚮往的自殺聖地,每年在此處了結自己性命的男女數不勝數。其實這些都沒什麼,只是這個鎮子已經廢棄很久,所以當局也懶得搭理,僅僅只是立了個禁止自殺的牌子后便再無所作為。現在,這個鎮子里充斥著很大一股的臭味,那是一股屍臭味,血腥味和鐵鏽味混雜一起的,令人狂吐不知的惡臭氣息。包括小鎮旁邊的河流也一樣,垃圾、死魚、綠藻紛雜混亂地漂浮在河面上,不斷散發出陣陣令人窒息的氣味。之所以到現在還沒下定決心進去的原因很簡單:我並不想和死人呆在一起

        就在我冥思苦想之際,突然雷聲大作,竟然開始下雨了!雨很快變大了,全身濕透的我好不容易才躲進自己的轎車裡,這是倒霉透頂。

        由於車上沒有暖氣,我整個人蜷縮在車上瑟瑟發抖,祈禱著大雨趕緊停下。突然,我看到鎮上不遠處的樹林旁似乎有亮光在閃爍,而且似乎在向我靠近。出於對未知事物的戒備心,我決定呆在車上靜觀其變。光點越來越大,越來越亮,逐漸向我靠近,我隱約看到有個人提著燈在雨中走著,背上似乎背著什麼。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那個人的輪廓也逐漸開始變得清楚分明,左手上提著一盞燈,而右手上的似乎是……一把柴刀?!而且柴刀上似乎,淌著什麼液體?

       那人突然停下了腳步,似乎是看到了車上的我,隨後急速向我跑來!我被對方突然的舉動徹底嚇傻,迅速打開車門逃跑。但是自幼體弱的我根本跑不了多遠,外加此地土壤十分柔軟,下雨之後更是讓人站不住腳,倒在了地上,對方緊跟其後瞬間追上了我。我咬了咬牙,心想死定了。

       然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我再次睜開眼睛,眼前的是一給高大精瘦的大漢,左手提著燈,右手的柴刀僅僅只是被被雨水浸濕而已,是我的錯覺嗎?而他的背上則是一捆濕漉漉的木柴。「你沒事吧!發生什麼事情了?!」對方急切地問道。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只是撞上附近的樵夫而已,頓感無語…

        最終,我還是跟著樵夫進入了小鎮入住,對方聲稱自己原本為小鎮的居民,二十年前為了創業不顧家人勸阻而離開了鎮子,不料十年後生意失敗打算回家裡求助卻遇到這種事情。後悔的他從此表示不會再離開這裡,除了生活用品是開車到附近幾十公裡外的臨鎮購置外,其餘時間一直呆在鎮子里不離開半步。今天正好外出砍柴,不料卻下起了雨,趕回來的時候正好遇到了我,以為又是來鎮子里打搶的土匪才舉刀追擊的。

        我環顧樵夫居住的木屋,基本上沒什麼問題,不過灰塵的味道撲面而來,讓我直打咳嗽。整間屋子裡就擺著幾件簡易的木製傢具,牆上掛著的是一些野獸的頭顱製成的標本(據本人所說是因為有在附近打獵的習慣,所以就順便製作成標本掛家裡),以及一個點滿柴火的壁爐。突然我注意到壁爐上方的畫框,便走上前去端詳一番。樵夫見狀說到:「照片上的那位是我的父親,一直以來他都是這個小鎮的鎮長。他希望我以後能夠成為新鎮長繼續為居民服務,可惜我無心管理鎮子,一心想著賺錢,父親為此總是對我冷眼相看…說實話我不是很想回家,每次父親都極力阻止我從商。哎…如今到這般地步我又有什麼資格說他呢?」

         「啊,那您的父親現在…?

         「他死了,他也是那起集體自殺事件中的犧牲者。恐怕是因為我一直從商不顧小鎮管理所以絕望了吧…如果當時我選擇呆在鎮子里說不定就不會發生那種事情了吧」

        我若有所思,好像有什麼地方有點讓人在意,一股強烈的違和感湧上心頭,壓得我喘不過氣。望了一眼時鐘,時間差不多了,汽車修理工差不多該來了,因為小鎮里並沒有信號覆蓋而且住屋內均沒有電話,所以我徒步走到距離小鎮一段距離的地方使用手機聯繫上了修理工。又過了不知道多久,汽車故障終於排除了,我和樵夫告別後,便驅車離開了。不過我並沒有立刻離開小鎮,而是繞了點路去了鎮子其他地方希望能找到點線索驗證我的想法,行駛途中我看到了路邊的其中一間房子上掛著「鎮長家」幾個大字。確認無人尾隨後我翻進了房子里,翻箱倒櫃找到了幾份當地報紙內容如下:

 2000年年初——《震驚!鎮長兒子不顧鎮長和居民的勸阻離開小鎮,曾和鎮長發生激烈衝突》

 2007年3月——標題上的內容大體就是關於小鎮水資源污染的檢討,鎮上的古井疑似遭人投毒而導致不少居民死亡,鎮長本人曾宣布會徹查投毒者身份。(報道旁邊的似乎是鎮長在鎮上發話時的照片,和樵夫房間畫像的是同一人)

 2007年4月——小鎮的用水將依賴外地進口水,鎮子兒子將為居民們無償提供純凈水並挨家挨戶安裝飲水器(報道旁還有一張照片,上面是一群居民爭先恐後地搶著卡車上的純凈水桶,站在車上給居民遞水的是之前遇到的樵夫,而旁邊的則是他房間里畫像上的人)。

 2005年12月——小鎮鎮長大量購置農業化肥企圖挽救小鎮農作物收成不佳的事情但未能成功的報道。

 2007年初——《小鎮河流夜晚竟發出藍光?究竟是自然現象還是人為造成?》。

       看到這裡我決定去河那邊轉轉,一路驅車行駛,一路上都是久久無人打理已經荒廢了的農田,其表面的土壤似乎都被雨水沖刷的一乾二淨,留下那瘮人的沙石,我不禁開始吐槽起小鎮的環境建設。農田旁邊就是河流了,今晚沒有月亮,但是河面上卻淡淡散發著一股淡藍亮光色。我心想著,如果沒有那漂浮在河面的死魚蝦,其漂亮程度恐怕就會和這個小鎮的氣息格格不入。

        線索逐漸連接在了一起,一個大膽的猜測逐漸浮現在我的腦海里,我不禁打起來寒顫:有可能嗎…這種事情?我的身子整個癱軟了下去,不過在那之前我的右腳先邁出了一步,支撐起我無力的身軀。我決定立刻離開這裡,卻不想踩到了地上的一塊牌子。定睛一看,牌子上還能勉強看出居委會三個字,我決定進去裡面一探究竟。屋子裡的東西整齊的擺放著,大廳邊上的牆面掛著歷代鎮長的頭像,不過最後一位鎮長的頭像卻遭到惡意破壞,碎片遍地都是還落滿了灰塵。奇怪的是,我在鎮長辦公室的抽屜里找到了另外一個相框,是和歷屆鎮長頭像相同尺寸的相框,不過似乎被人用力摔在了地上又用強力膠之類的東西小心翼翼重新修補完整的跡象。

        突然間!一股光束從背後照射而來,我猛地回頭一看,只見到亮光之中站著一個人影,是早先遇到的樵夫。「你這裡做什麼?你不是已經離開了嗎?」對方用冰冷的語氣說道,並一步步向我走來。黑暗中突如其來的光束讓我無法完全睜開眼睛,對方輪廓越來越清晰,只是由於強光刺激我無法看清他臉上的表情。不過,我清楚地看見了他藏在身後的,那把閃著寒光的柴刀……

 試問:以下哪個選項是正確的?

 註:本題不涉及靈異

標籤: 小鎮 鎮長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四星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22
答案:
解析:
334
收藏
邏輯思維 邏輯推理 開放題 思維 求助
於 2015-05-21 08:15提供
(24)

甲:鎮長宣布下星期要舉行消防演習。乙:下周星期幾演戲?甲:鎮長說是突擊演習,所以沒告知時間。但既然是突擊演戲,肯定不會放在周日。乙:沒錯,那這麼說肯定也不是周六!甲:對,所以只可能是周一到周五之間選一個日子了。乙:我知道一定是周幾了!(1)請問:乙說自己一定知道是周幾的原因是什麼?(2)請問:乙說的對嗎,怎麼解釋這其中的現象?(3)請問:甲最後一句話說的對

標籤: 肯定 演習 鎮長
10
答案:
解析:
18
收藏
偵探推理 恐怖推理 開放題 想象 思維 原創
於 2015-03-02 22:39提供
(20)

十人與一魔的陰謀劇——

山上有一條源源不斷的河流,河流分支多,河道很寬,於是山民就在山腳直接挨著各個分支河流建了一個可以水陸并行的小型村落。

19世紀末期,村落就發展成了一個由城牆包圍而成的封閉式城鎮,交通方式沒有變化,而鎮長的家在河流上游較高處,一來顯示其權利至高,二來環境清靜,利於處理事物。由於環境閉塞,與世隔絕,該鎮發展落後,迷信之風依然盛行。

該鎮鎮長年事已高,協助並監督他的由當地九個最有名望的人組成的九長老會強烈要求他讓位,而鎮長為了方便執政,二十多年前瞞著所有人把唯一的兒子隱藏在平民中撫養,最近公開宣布要讓他的兒子接替職位。自以為可以奪權的長老會氣急敗壞,要求召開選舉會議。

會議在鎮長家秘密舉行,只有長老會和鎮長十人在場,其餘人不得入內,除了划船來送一日三餐的人。不過送飯人也是秘密選定,無人知其身份,也不準向他打聽任何消息。

會議召開第二天的早上,其中一個長老就被發現暴屍街頭,其死法正如當地歷史悠久的一個傳說:該鎮內河流多而易起霧,晚上又無照明,冥界的使者就會趁霧夜帶走有罪之人的靈魂,而次日早晨就只有他的屍體擺在街上......

第三天的早上,又是一個長老的屍體在街上被發現,詭異的是鎮上的祭司開始了某種預言,他的預言在鎮上被傳的沸沸揚揚......

果然,祭司準確預言了接下來會死掉的長老的名字和他的屍體被發現的地點——直到只剩下鎮長一人。

這時,祭司被治安隊逮捕了,而他被捕之前,給出了鎮長的死亡地點......

過了一天,人們終於還是在用於出城下山卻從未開啟的城門口的一條船中發現死掉的鎮長。

祭司只好被釋放了,他開始宣傳他的預言準確的原因是因為神的旨意,正當他即將成為鎮長之時,治安隊隊長站了出來......

究竟誰在殺人?


標籤: 鎮長 長老 河流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66
答案:
解析:
12
收藏
與鎮長相關的標籤

其他相關智力題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