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诊所长篇推理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诊所长篇推理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诊所长篇推理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6-08-01 21:16提供 来源:33IQ网
(10)
梦,是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需要我们自己探索
“画像,你今天不值班吗?”“额。。。我今天有事,今天先让田叔值了,改天田叔值班时,我替他值。”“那就再见吧,画像,拜”“拜,墨轩”终于可以回家了陪女友了,哈哈
――――――――分――――――割――――――线――――――――
“我们现在在哪里?”“你傻了吗?我们还在泰山呢,早知道就不逃票走山路了,现在都迷路了,嘤嘤”说着她哭了起来“好啦,又没事,不是还有我们这两个大男人在吗?我们会保护你的,放心吧”墨轩倒是拍拍胸,很有自信的说。“可是。。。”“宝贝,没有什么可是的,我和墨轩会保护你的”我也这样安慰她,“我还是很怕。。。很怕晚上在山上过夜”“没事的,会没事的”
 晚上,她说她要去洗澡,虽然我们两说好要保护她,可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在她身边多不好意思啊,于是我们两虽然不放心,但只能在她洗澡的湖50米外背对着,一小段时间过去了,突然,我俩听到一声“救命”,连忙转过去看,只见到她的头露出水面,表情十分惊恐,还有两只手扑楞着,我们俩吓住了,几秒后才想起救人要紧,连忙冲过去。可是我快到的时候被绊倒了,而墨轩虽然冲了过去,可是他忘记自己不会游泳,而且没拿木棍什么可以让她抓住的。当他找到木棍而回头时,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分――――――割――――――线――――――
近些天,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直到深夜整个人累到极点时才能够入睡。可是在睡梦中总是会出现一个场景:一个似梦幻的天地间,有一片澄澈的湖,可以看见湖底,而湖中央有一个穿白衣的长发飘飘的女子正对着我,她下半身浸入水中看不见,这一切看似美好但让我惊悚。一周过后,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梦境,决定去附近的小诊所看看是不是病,要不要吃药。
这家诊所位置比较偏僻,很少人去那看病,我虽然住在这附近,可是也是第一次去。没想到的是,医生和我说这是工作太累,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最好吃点药补补。我也没反对,花钱买药带回家吃了
――――――――分――――――――割――――――――线――――――――
“好饿,我想吃兔肉”我不知怎么回事,好像最近自己总是没吃饱似的,总感觉自己吃不饱,哎,算了,还是去街上买点好吃的。开车到美食一条街。“今天人咋那么多,我以前排队不用那么久的”我的确很纳闷。排了半个多小时,我终于买到了烤乳兔和几串烤串,准备坐下来慢慢吃,这时听见了一个有气无力地声音“各位行行好,给俺一点吃的吧”我偏过头去看见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在爬着沿途乞讨“还好离他远”心想,有滋有味的吃着手里的烤乳兔,真爽。等我快吃完时有人叫了声:“我擦,路中间怎么还有个饿死的乞丐,快把尸体扔出去”我瞄了眼,就开车回家了
――――万――――恶――――的――――分――――割――――线――――
这次又开始做梦了,只不过这次做梦的内容不相同:我总感觉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房间中游荡,房间很大,但不空旷,周围全是柜子,我尝试着通过打开柜子跑出去,可惜失败了,柜子里放着一具僵硬而饱满的尸体。我不敢乱动,轻轻把门关上,生怕僵尸会复活。之后我再也没打开柜子,恐怕其他柜子里也一样,就这样知道我醒。
再去那家诊所,门没开但是我被一股花香所吸引,那是从诊所后院传来的,我跟着花香来到了后院的花园,那家诊所的主人也在那里看花。“你这是什么花?我从不养花,没见过”“这是玫瑰啊,你连这都不知道,你该去养花了,”之后他给我看了病,并没啥问题,只是让我继续吃药罢了。
――――――――――――――――――――――――――――――――
我现在被关在一个小黑屋,我怎么进来的,我也不知道。我尝试着动动,发现了自己已经虚弱到不行,根本没法动。。。。我现在总觉得有什么蒙在了我的眼前,令我的眼睛难以睁开,而我的大脑也很昏。在清醒与沉睡直接,我看到了满地的骷髅,我感到害怕极了,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出现了一丝光。我的目光沿着光看去,看见了我的女友,她朝着我挥挥手呢!而这时我双眼留下了泪,默默说,我来了
问:简述我的生平(合理即可,,最好相似)
建议去搜狗百科搜索做梦

标签: 柜子 诊所 保护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
答案:
解析:
12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2-01-16 23:28提供
(138)

  缉毒有缉毒专家,不插手警方的势力范围是我们的行业规则。但唯有此次是个例外。因为委托人是我们侦探社的要害,连我们头儿也不敢怠慢。说是为了给因吸毒致残的女儿报仇,让我们将同他女儿有关的贩毒团伙干掉。
  毒品贩子的名字很快就搞清楚了。但就在我们要下手教训他之前,此人已经命丧黄泉了。是口中饮弹身亡的。身旁丢着一支手枪,是至近距离开的枪。警方断定是自杀,但既无自杀动机也无遗书。因为找不到被人用枪抵入嘴里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枪杀的证据,所以断定为发作性自杀。但我却不能接受这一结论。虽然当初对此案不大上心。但因猎物死了而中止调查,心里有又甘做罢。
  被害人大概是被其同伙干掉的,因为他一旦被抓就会供出他们。此人虽然贩毒,但自己却对毒品一尘不染,甚至连烟酒也滴口不沾。不知为何唯独喜好口香糖和巧克力。
  他也有个情妇,但好像又不属于他专用。我首先询问了她。
  “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男人,可我从未想过希望他去死。至于毒品从哪儿弄的,我一概不知,我今天还是头一回听说他同那种东西有染。”她吐着烟圈跟我说。与死者相反她格外讨厌甜食,也许是为了服丧她,他身穿着黑色晚礼服。
  接着我又调查被害人与赌博业是否有瓜葛,找到了一个在小酒馆当跑堂儿的年轻人。
  “真是够不幸的呀。不错,我以前就知道他倒腾毒品,可货是从哪儿进的我没问过,先前我劝过他洗手不干算了,干毒品的都没什么好下场,果不其然,连小命都折腾进去了。”让我灌了几口酒的年轻人,说着说着嘴上就没把门的了,丝毫看不出对朋友的死有何遗憾,只是一个劲儿的用被烟油熏黄了的手指敲打着桌子,招呼服务员上酒。
  最后,我又去访问死者常去的牙科诊所。由于此人嗜糖如命,所以满口虫牙,似乎常来诊所看牙。到了诊所,让我在外排队。在外听不到诊所里面有钻头声,说明诊所的隔音设备很好。不过候诊时让患者听到钻头声无疑会使患者感到恐惧。
  “虽说是个瘪三,可人长得还很帅的。”将我前边的患者打发走后,年轻的牙科医生无所谓麻烦似的回答了我的提问。“无论怎么给他治,虫牙马上又出来了。他的尸体在自家被发现时,我也被叫去确认身份,可他的脸下半必被打飞了,所以我所能确认的部分已所剩无几。”
  那么,受团伙之命将被害人除去者是谁呢?

4
答案:
解析:
37
收藏
其他相关长篇推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