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长篇智力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长篇智力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长篇的智力题
逻辑思维 逻辑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20-03-20 06:30提供 来源:33IQ网
(4)

博尔思岛上的抢劫案


一天博尔斯岛上的法庭开庭审理了一起发生在岛上的抢劫案,法庭上关键人物有三个,被告,原告和被告的辩护律师。以下断定是可靠的线索,1.三人中一人是骑士,一人是无赖,一人是外来居民,但不知道每个人对应的身份。2.如果被告无罪,那么罪犯是被告的律师或者原告。3.罪犯不是无赖。在法庭上三个人分别作出了一下陈诉——被告说:我是无辜的。
被告的律师说:我的委托人确实是无辜的。原告说:整个都在撒谎,被告是罪犯。这三个人的陈述确实是在自然不过了,法官经过认真考虑,发觉上述信息还不足以确定谁是罪犯,于是请来了当地有名的大侦探,了解全部有关信息后,大侦探决心把此案弄个水落石出。不但要弄清谁是罪犯,还要弄清谁是歧视谁是无赖,谁是外来居民。重新开庭时,大侦探首先问原告,你是这一抢劫案中的罪犯吗?原告做了回答,大侦探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问被告被告是罪犯吗,被告也做了回答,这时大侦探对法官说我已经把事情弄清楚了,想想看谁是罪犯,谁是骑士、无赖和外来居民。(你不知道大侦探向原告和被告提的两个问题和答案,而大侦探知道博尔茨岛上的土著居民分为骑士和无赖两个部分,骑士只讲真话,无赖只讲假话。)

最后修改于 2020-03-25 20:49:24
1
答案:
解析:
6
收藏
侦探推理 恐怖推理 选择题 想象 思维 原创
于 2020-02-27 06:37提供 来源:33IQ网
(107)

(风格极度黑暗,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建议跳过)
我叫Yuri,如果你在一个上面有爱心图案的小木盒里找到这份字条的话,那么恭喜你!你大概是第一个读到它的人吧。我其实并不打算和任何人分享这个故事,但出于某些原因,我觉得让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找到这个字条,并读到我的故事将会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某个我永远不会遇到的人,跟我以这种私密的方式联系在一起。我时常痴想,即使我们中的某一个明天就死掉,另一个对此也不会有任何察觉。对你而言,我的一生都在这份字条里了,因此只要你还记着我,我就会一直活在你的记忆里。写到这里,我好奇这是否也会让你感到痴迷?或是感到被冒犯了?真刺激啊。
如果我的故事看起来有些许无序的话,我很抱歉,但我比较喜欢想到哪写到哪。首先,我跟你说说我自己吧,我是一个大学一年级女生,直到这个档口我一直过着,以我的标准看来,平凡无奇的生活。我在一个中上水平的学区长大,那儿有不错的老师。我在初中时循规蹈矩,在高中的一部分时间也规规矩矩,而且我交过两个男朋友
。现在我在为了将来的职业生涯在学习作业疗法,因为我觉得这个领域被低估了,而且能给人们带来巨大的帮助。
我告诉你这些背景信息是因为一种奇怪的误解一直存在着,认为如果你想杀死某人的话那你要么脑袋有毛病,要么你的愤怒管理没做好。但是,很显然我并不属于这两类。绝大多数谋杀案是某人在家庭环境中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之类的情绪而犯下的,这话没错,但要知道这些人是在刺激下杀人的,要么是受某次突发的刺激,要么是被被一系列慢慢发作的不幸刺激。这些人杀人是因为在那个短暂的时刻里,他们想要某个特定的人,因为某个特定的原因受伤或者死亡。
我想说的是不为某个特定原因而渴望杀人,或许只是为了看看那会是什么样的。你能明白吗?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觉着的,因为这事我从来没跟任何人谈过。但我从小就一直很好奇杀人是什么样的。不是为了杀某个特别的人,就是随便杀一个。我可以接近任何一个人,然后过了五分钟他们就彻底从人间消失了,每每想到这个我都会为此痴迷。
但出于几个原因我从来没这么做过。第一,我一生中大多数时候,去这么做而不被抓从逻辑上来说都不可能。我几年前才拿到驾照,即便如此,准备工作也会花掉太多时间,绝对会让人起疑心的。直到我上了大学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不再是问题了。
另一个原因就是我担心会伤害到太多的人。读到这里你可能因为它听起来太伪善而发笑吧。但是让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要担心杀死一个死后就不需要关心的人呢?以及我到底为谁担心呢?相反地,我担心的是那些生者的悲痛,那些最好不需要由我来负责的悲痛。因此我知道,在找到一个合适的目标来杀之前,我需要做大量的研究,我一直没有机会这么做——同样地,直到我上了大学。
现在,刚刚体验过杀人后,我会说这最终相当令人满意。我会再试一次吗?大概不会吧,因为我的好奇心已经的得到了满足,第二次感觉就不一样了。
但无论如何,如果正巧你也对杀死某人感到好奇的话,那么别客气做好笔记。
我一进大学就有了观察别人的爱好。我觉得观察别人相当有趣,因为这就像是从你生命中那些茫茫过客里挑出一个,然后让他们变成主角,当然了,是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每天经过你的上百个陌生人之中,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有着深刻而复杂的人生故事,这点很容易被人忘记。关于观察别人和渴望杀人呢,我注意到一件点,那就是你会对它的越来越有体悟。当我找人来观察的时候,他们的故事在我眼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渐渐清晰,我和他们之间的隔阂被打破了,这真的很棒。
我通常会在周末去杂货商店,看看别人的购物车。如果我看到我感兴趣的物件呢,我就会决定观察那个人一阵子。当然,因为我的目标是找一个人来杀,我会排除那些有小孩或者是对象的人,结婚戒指也是一个能说明问题的信号。
所以可能每周会有一次吧,我能找到一个符合我标准的人,这时我就会跟着他们到家,并且记下他们的地址。从那里开始,稍微深入一点的调查就会变得特别简单。大多数人都是在正常的时间上下班的,这意味着我可以在下午去看他们的邮件或者是观察它们房子的周围。我在好几个人身上都如此重复过(有一个几乎就成了我最后的目标),但出于不同的原因,杀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能使我真真正正地满意。
我开始有点失去耐心,并想过干脆就杀那个叫Devon的男人好了,即便我不是很想杀富有的人。但接着,我碰到了一个新的目标,一个感觉几乎完美的目标。这种感觉随着我对她的进一步调查只增不减。我知道她会是那个被我杀死的人。
一个年轻面貌的女人,在杂货店被我碰见,和我平常做得一样。她当时拎着篮子在买小玩意儿。她的头发是深棕色的大波浪,随意落在她塌塌的肩上。她手上没戴戒指,这告诉我她或许孤身一人,不是或许,我几乎可以确定她是单身的。这个女人就是如此地…普通。我猜自从我开始观察别人以后,我对陌生人的私人生活越来越敏锐了。从她“自依为命”这一点看,我觉得就算她突然死掉了,也不会有人来追悼她的。当然,我当时仍然想要进一步调查她。
我像我平时做的那样在她出去工作的时候检查她的居所。我马上就从她的邮件中得知她的姓名是Linda Watson。Linda住在一个安静的公寓大楼里,她的邮箱就在她的门外垂手可及。我决定并把她的邮件带回自己的寝室,并在她下班前还回去(她住在离我只15分钟路程远的地方),而非草草翻看一下。我研究了一下如何在不破坏信封的前提下打开并重新封好这些邮件,这需要一点技巧,还有电吹风、酒精以及棉签。
这让我能对她多了解一些。Linda是一个33岁的小会计公司的员工(我最好把这个公司的名字隐去)。她的生日是十月十一日,正巧就在几周后。我还找到了她的银行对账单,这让我充分了解了她过去几个月的开支。这下我知道了我把Linda评估为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是相当正确的,因为这里头完全没有任何有意思的内容。逛了一次Old Navy(美国服装品牌),好几杯Starbucks,在Amazon上花了大概40美元,没有去餐厅,没有看电影,没有任何暗示着她有在社交上花时间的迹象。除此之外我还找到了一本烹饪杂志,所以我猜她可能喜欢做菜吧。
公寓比郊区的民宅更难闯入,因为公寓门窗更少。每次我去取Linda的邮件的时候我都会检查一下前门和后窗,但它们一直都是锁着的。这让我有点失落,因为我一直有兴趣进到她的房子里。所以我想了个“办法”,哪怕它没奏效我觉得也会挺有意思的。
上周六,我造访了Linda Watson的公寓大楼,就像我平日做的一样。只不过这次区别在于我希望她在家。我认为跟她来一次对话会相当有趣。如果足够幸运的话,我还能趁机谨慎地从里面打开一扇窗户的锁。于是我穿着一件薄运动衫走到她的门前,没有穿别的保暖衣物,然后敲门。肾上腺素狂飙,我有点害怕我可能会搞砸什么。
门开了,Linda Watson站在我面前,她和我在杂货店里记得的样子完全一样。就是在这个时刻,在我第一次和她四目相对的时刻,我意识到,我正冒着开始关心这个人的风险。我是自私的,我没法对自己在意的人下手。即使是这样一个站在门口,面带疑惑,正在拘谨地向我说你好的三十三岁的女人。
觉得有点冷,我把双臂环抱在胸前,腼腆地回应了她的问好。我解释道我刚才正在她屋后的树林附近遛狗,接着狗溜了出去。我已经找了狗找了一个小时,想知道Linda是否有看见过它跑到哪儿了。不出所料地,Linda同情地向我道歉,说她对此无能为力但她会留意的,我做了一个失望的表情作为回答,同时也为打扰她而道歉。
不知何故,接下来的进展正如我预料,Linda邀请我进去喝杯咖啡暖暖身子。我表面上在接受她的邀请前犹豫了一会儿,尽管心里我都想蹿进门里,为她如此配合而拥抱她。这就是Linda Watson最后和我这个十九岁的女生,一同坐在她的沙发上的原因。不过谁知道这是想表达善意,还是说除了跟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孩聊天以外,她没有更好的消磨周六时光的办法了呢(碰巧这个小孩还想着杀死她)?
Linda很快就知道了我叫做Maria(我不是),而且我在附近的一个社区大学上学(我没有)。对于她问这么多问题我还是有点紧张的,因为我没有准备很多回应。我成功地把对话引到她身上,她也相当乐于谈论自己。我问了她是做什么的。她告诉我她为那个我早就了解的会计公司工作,跟外面的客户沟通然后做记录。我告诉她我对长大成人相当紧张,她对我说享受大学生活然后多交些朋友吧,因为一旦你开始工作就没什么机会这么做了。
在我问到她是否结婚之类的时候,她笑了。当然了,我知道她没结婚,但我想听更多关于她爱情生活的事。她说她目前没有男朋友(我猜她至少有过,但鬼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当我问她对小孩的看法时,她说她直到在获得一份更好的工作之前不想要孩子。此外,她还告诉我她的家族有诸如关节炎和抑郁症之类的基因性疾病史,她担心会遗传给她的小孩。
可笑的是,她提到这件事是因为我想要用她的洗手间时,发现了洗手台上有一管处方药,上面标着度洛西汀。我后来查了一下,那是抗抑郁药。我产生了一个戏谑的想法,或许我杀死她事实上还是帮了她一个忙呢,但很快的我就觉得,这么想的话自己真是个糟糕的人。
这次造访的接下来相当平淡。我们聊了食物还有一些其他的日常琐事,直到我终于编了一个借口离开。我没找到机会打开窗户什么的,但我不觉得还有必要再去她的公寓了。在回寝室的路上,我就已经早早地开始思考我最希望怎样杀死Linda Watson。
这个抉择在效率和趣味之间徘徊。我选择了趣味,因为我觉得比起草草干完然后度过这一天,在我杀死她的时候把她弄得支离破碎会让人满意得多。一周后,到十月十三号,事实上Linda Watson两天前刚34岁。我对自己打了个有趣的小赌,如果Linda是独自度过自己生日的周末的,那我就去她家并且杀死她,如果她出去玩了或者有人陪伴,我就下周再动手或是怎样。
所以这个早上,我开车到Lowe's(劳氏五金)并买了一把斧头。我再猜猜看,你应该又笑了吧,但这就是意义所在。斧子杀人这个梗早被用烂了,而且有点电影的感觉,我觉得这会是最好玩的。把它挥向某人或是随便什么东西,都是一副娱乐性十足的画面。五金店有卖各种各样的斧子,所以我挑了一柄有点分量但又足够轻巧能让我快速挥舞的。
我的肾上腺素在买完斧子的车程中激增。路途中,我的脑子里想的全是“哇,我真的要这么做了”。不是觉得不好,只是为它的真实感之类的感到惊喜。此外我还开始奇怪地回味和Linda度过的时光。就像那种一生在我眼前走马灯般闪过的感觉,只不过闪过的只是和Linda一起度过的平凡的一小时,像是我们对话的片段啦,她的笑声啦,她的表情啦之类的。
我也问自己那些疯狂的连环杀手在这时会有什么感觉…精神分裂?兴奋?我不知道,但我感觉到的是荒谬的警觉和麻木在意识里同时存在,无论如何就是这样。
离开车前,我重新理智起来把斧子塞进背包里,以求走出停车场的时候看起来不那么可笑。斧柄支出来了,但这不重要。到这个关头,我的心脏泵动得如此剧烈,以至于我可以感觉到我颈动脉的脉搏。我试图控制自己的气息,但是你心跳如此之剧的时候,很难做到不这么快地呼吸。
我走到Linda Watson的门前,在放下背包后悄悄把耳朵贴到门上,我听到了不属于她的声音——同伴?不,只是门后电视音,混杂着她偶尔的脚步点地的声音。事实上我把耳朵贴在那儿贴了好长一会儿,因为我想百分百确认没有人来造访。可能听了十分钟,再加上我给不断说服着自己,终于我相信了里面没有别人。
我悄悄打开背包拉链,把斧子握在手中。我的双手激烈地颤抖着,我的身体这是一副什么鬼反应?我告诉自己的身体安分下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当然它不听我的使唤。其实我的手抖得这么厉害挺奇怪的, 一定是由于肾上腺素的积累吧。我闭上眼睛并把手搭在门把上。如果是锁起来了,我就敲门,最后都是一样的。我深吸一口气并迫使我的肌肉开始工作。
我迅速地扭动门把手。没锁。一瞬之间,我打开了门溜到里面。Linda Watson就距厨房几步之遥。我看明白了,她正在做菜。她惊得立马跳了一下并且转过身来。我预料到了。我迅速松开门把手转为双手握斧。在接下来的几秒钟里,我意识到她可能会开始发出不小的声音。现在想起来,没考虑到这一点我真是个白痴。就在Linda张嘴说话的时候,或许刚准备说话,我用尽全力侧着把斧头挥向她的脑袋。
但我当时我的斧刃是朝后的,我用斧头钝的一侧打中了她。其实我是故意如此,因为当时我不知怎么的,觉得这是能让她发出最少声音的办法。它奏效了,我几乎没有在挥舞的斧头和她的脑袋碰撞时感到什么阻力,干脆利落地就把她的脑袋锤到一边。Linda喉咙里刚酝酿了一半的音节化作一声奇怪的咕哝,要我说大概是呼气的声音。于此同时,她的头受到巨力的迫使,撞上了橱柜,然后她无法保持自己的平衡向后倒去。在她半落在空中时,我并没有犹豫而是继续挥舞着斧子,这次是斧刃朝向正确的方向。
一念之间,我朝着她的喉咙砍了一次,但这次挥击几乎完全错过了目标,不小心地落到了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巨响,在整个公寓中共鸣。
终于,我短暂地停下来评估伤势,Linda血流如注。血流一股一股地涌出,估计和她的心跳同步。这让血流得更快。她浅蓝色的衬衣彻底被撕碎并染成深色,一切都红得耀眼。她的脸也好不到哪去,它被滴落的红色覆盖,她的嘴唇耷拉下来,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展现着里头被染红的牙齿。
但是Linda还没死,她的四肢虚弱地漫无目的地尝试着移动,而她仰面倒着。无可比拟地,她让我想起了被碾碎却还可悲地在死前动弹着腿的虫子——这就是她正在做的事。但我不知道她还有多长时间才会死,或者她现在具体状况如何。
……血液开始倾泻而出,我认为我切断了这里的主动脉。一定是奏效了,因为这之后Linda抽动的四肢都像失去了力气,很快就静止在了地板上。我花了几秒钟时间缓过呼吸。没时间再杵在这思考这次经历了。我把刀在水池内的脏锅子里头涮了几下来清除血迹,然后把它丢到我的包里。我对斧子也是这么做的。我还拿走了她放在柜台上的笔记本电脑。它正显示着一些小牛肉和蘑菇的菜谱。我并不是想要拿她的电脑来用,因为我自己在学校就有一台很棒的。我只是想为了好玩想看看里面的内容。
最终我走到外面并关上身后的门,我的外套和牛仔裤上溅了一些血。但有趣的是,我其实料到会如此并穿了深色的衣物。
在我驱车回寝室的路程中,我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刚才的经历。我觉得其实现在也在回放。但这感觉不错,Linda Watson 死了。我让这个沉重的想法陷入脑海。彻底把一个人的生命除去的感觉,这太疯狂了,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它。
另外,我把斧子和刀丢到校区里的垃圾箱里了,我知道每周一它都会被倒掉,到那时刀子和斧子就彻底消失了。我的舍友周末回家,所以我今天独占寝室。这让我有机会来看Linda的浏览器历史记录。我想这里面可能藏着她最深的秘密。
那里头其实有不少龌龊的东西的,像是几个色情视频小说网站的名字之类的,她的搜索记录也差不多。还有很多网站相当无聊,比如烹饪网站还有食谱网站,另外还有像宝石迷阵之类的游戏网站。我最终翻阅到了她的“一周前”的浏览记录,而这让我打了个寒颤。
那里有很多搜索记录,像“自杀的方法”,“如何打一个套索结”,“危险的家用化学产品“,“煤气中毒”……还有好多这样的。她看完这些搜索都可以写一本关于自杀的书了。所以我猜Linda在考虑自杀。我好奇是否是因为她的抑郁症。
讽刺意味相当强烈。大概Linda本来就想着去死,可能她没办法鼓起勇气去这么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杀了她简直像是给了她一份生日礼物。那可真是彻底的,乱了套的滑稽,这让我不是滋味。但让我不明白的是,我直到“一周前”都找不到任何类似的搜索记录,没有更近期的了。
我最后把笔记本电脑还有其他东西也丢到垃圾箱里。此时距事发已经几个小时了,所以我有时间冷静下来好好回味这一切,正如我说的,这相当令人满足,我很开心我终于把这事搞定了。我觉得我终于可以把这件事从我的遗愿清单中划掉了,或者说我像是完成了一件不是很重要但是却一直膈应着自己的事。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到Linda Watson的名字了,接下来是时候回归正常的大学生活了,除了我可能偶尔还会观察一下别人,因为这觉得相当好玩有趣。
但我一直好奇有多少像我一样的人,我确定一定有不少。因为这对我来说毫不奇怪,对杀死某人而好奇。可惜,人们可没办法稀松平常地交谈这种事,所以我猜我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了。我确信就算你去问别人,别人在这件事上也是会说谎的,但你就是忍不住想或许就是那个在杂货商店跟你偶遇时盯着你看的人,他或许在考虑杀死你是什么感觉。如果我可以的话,我想跟他们说这一切,这样他们就可以自己决定了。但谁知道呢,或许我很走运,然后那个想这么做的人就是你。我真的,真的这么希望。
下列哪个说法是错误的?(如果有新的理解欢迎在评论区里提出)

最后修改于 2020-03-03 20:23:48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37
答案:
解析:
121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20-02-24 10:20提供 来源:33IQ网
(4)
在一幢豪宅里,姐姐塔子和他的丈夫九鳞还有妹妹希子以及妹夫祁御都正在餐桌上吃饭,管家泽站在一边。
“啪”突然一声,停电了,姐姐惊叫了一声。“泽管家,快把电闸重新拉开啊!”妹妹说到,管家跑出餐厅重新拉开了电闸,“姐姐,你这怕黑的习惯还是一样啊!”妹妹对姐姐说到。“好啦,希子,快吃饭吧。”祁御说到。姐姐只是笑笑,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吧,我去书房看看书。”姐姐边说边起身离开餐桌。“你们慢慢吃,我去看看。”九鳞说着也跟了上去 。
“塔子,你怎么样?”九鳞拉着塔子的手问到。
“我没事,你回去吃饭吧”塔子甩开了九鳞的手。
“塔子……我……”
沉默许久。
“塔子,这样吧,九点后我们回房间,我把所有事情都解释给你听。”九鳞看着塔子说到。
“好吧……”塔子边往前走边说到。
九鳞回到餐桌上时,祁御已经吃完饭回房间了。“祁御今天吃的可真快啊。”九鳞边吃边说。“呵,不是祁御吃的快,是我故意吃的慢。”妹妹希子看着九鳞说到。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么?自己的妻子,当然也是我姐姐,被我气走了,而你却跟我在你们的房间上过床,还被姐姐发现了……”
“够了!”还没等到妹妹希子说完,九鳞就拍着桌子说,“你以为这件事情祁御不知道吗?”“那又怎样,他还不是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希子不以为然的说。“今天晚上八点半来我的房间吧,我们把事情说清楚”九鳞边说边走出了餐厅“哎,这个女人也真是的,还是得让她早点来房间跟她说说,不然在塔子面前又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九鳞嘀嘀咕咕到,不久后希子也离开了餐厅。
八点二十到了,希子来到书房找姐姐塔子“姐姐,九鳞跟我说了,今天晚上八点半去你们的房间把事情说清楚,相信九鳞也跟你说了吧,不如一起去吧,毕竟我们还是姐妹啊,不要为了一个男人伤了和气嘛,是吧?”塔子疑惑想到:不是说九点吗?难道又要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算了,还是得去看看…… 姐姐塔子放下手中的书便跟妹妹一起走,正走到一半,妹妹希子停了下来。“妹妹,你怎么了?”姐姐塔子问到。“哦哦,没什么,你先去吧,我先回房间跟祁御说一声,从吃完饭后我一直都没有回房间呢,我先回去一趟吧,马上到时间了,姐姐,你先去吧。”说完后,希子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咯吱”塔子打开房间的门,九鳞并没有在房间里,四周环视后,姐姐决定坐下。
“嘭!嘭!”两声枪声响起,打破了原本的安静气氛。别墅里所有人都听见了枪声往出现枪声的地方跑去,是塔子和九鳞的房间,九鳞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只看见塔子倒在一片血泊中。“塔子!塔子!”九鳞看见塔子立马跑了过去,脸上诧异浮现,抱着躺在血泊中的塔子伤心的哭了起来,站在一旁的妹妹也非常难过,“呜呜呜呜……姐姐,姐姐。”祁御则在一旁安慰希子,脸上也露出了难过的表情,管家在房间门口外拨打了110。
过了一会,警察到达了案发现场,“死者塔子死因是被枪打中心脏而死。地上有一颗弹头,死者胸口一颗弹头,一共是两枪,子弹是从窗外射进来的,下面你们每个人过来客厅录一下口供。”洛警官说到。
死者的妹妹希子:“听到枪声的时候我正在往自己的房间走,原本我是该跟姐姐一起走去他跟九鳞的房间的,但是因为吃过饭后我一直没有回房间,所以中途想先回一趟房间,所以就没有跟姐姐走在一起了。”
死者妹妹的丈夫祁御:“听到枪声的时候我正在房间玩手机,而且吃过饭后希子也一直没有回房间,我也算是在等希子回来,准备一起休息了。”
死者丈夫九鳞:“我原本应该在房间的,可是出了一趟门,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你出门干嘛去了?”洛警官追问到。“我就是出门给塔子买礼物去了,可惜……”说着九鳞便拿出一个礼物盒,里面是一条十分精美的项链。
管家:“听到枪声的那个时候啊,我正在厨房洗盘子呢,那个时候一家人吃过晚饭,我把餐桌收拾了一下就到厨房洗盘子去了。”管家坐在沙发上焦虑不安。“你怎么了?”洛警官问。“我……那个……”管家一直犹豫不决,洛警官似乎看出了什么:“泽管家,有什么话你可要说啊,不然这让我们警官很难办的。”管家看了看洛警官决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去。
“洛警官,是这样的,其实大小姐人一直很好,性格也非常温柔和二小姐的性格完全相反,大小姐是个慢性子而二小姐是个急性子,可能就是因为大小姐性格太好了,所以大小姐的丈夫九鳞跟二小姐私下有一些不太正当的关系,并且还是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发生的那种关系,这件事情过后,大小姐就把原本房间里的装潢大概都换了一遍,墙上都重新贴了墙纸,窗户上也是。其实大小姐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想让大家撕破脸皮,所以一直都没有坦白布公的说,二小姐的丈夫祁先生也知道,因为二小姐的脾气很大,一直威胁祁先生,所以也没有说出来,九先生也是个不知道感恩的人,当初九先生的家境并不宽裕,要不是因为大小姐和九先生真心相爱,根本就不会结婚的,说起来九先生娶到大小姐的这段时间里九先生家里的开支一直都是大小姐在支付的,不过,今天晚上九先生应该是打算把自己出轨的事情私下说清楚,所以出门买了礼物给小姐道歉,哎!真是作孽啊!大小姐人怎么好,怎么就……”
洛警官回到案发现场的房间里看了看,低下头沉默一会“我终于知道凶手是谁了!”

请还原出事情的真相,推出凶手和杀人动机?
标签: 长篇
2
答案:
解析:
4
收藏
知识百科 文史知识 选择题 知识
于 2017-04-06 02:24提供
(132)

我国第一部长篇讽刺小说?

标签: 小说 讽刺 长篇
0
答案:
解析:
89
收藏
知识百科 文史知识 选择题 知识
于 2015-10-18 19:43提供
(169)

米兰·昆德拉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

0
答案:
解析:
134
收藏
知识百科 文史知识 选择题 知识
于 2015-03-27 11:03提供
(69)

村上春树出生于1949年1月12日,日本小说家、美国文学翻译家,创作了大量的长篇和短篇小说,下列长篇小说中不是村上春树的作品的是?

0
答案:
解析:
32
收藏
与长篇相关的标签

其他相关智力题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