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菖蒲长篇推理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菖蒲长篇推理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菖蒲长篇推理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11-25 08:53提供
(37)

哀婉之乐 第七章

“姐姐她,是后来被人发现死在一棵树下的,当时,我们都伤心极了。我们也不知道,她这么长的时间都做了什么,留给我们的只有这两个盒子,她也只让我等你的出现,却什么也没说。”茗云说道。

“姑娘糊涂了,彩墨都走了,怎么回来说?”青衣眼神中满是惋惜。

“这盒子什么时候留的也不知道,你知道吗?”

“不重要了,茗云姑娘保重。”

青衣笑笑就别了茗云,带着菖蒲走了。

“姐姐为何不查查这件事,既然是姑娘认识的人,这盒子是何时留的,因何而留的,不该弄个明白吗?”

“如果你是我,你也不会再去查这件事。而且,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分。”

菖蒲不再说什么,正巧姜泪回来,也买来了需要的东西。

“咱们回去吧。”

“姑娘,这么着急干吗?刚才我看见了一个戏班子在唱戏呢!咱们过去听听。”

“就是,姐姐,咱们去吧。”

青衣见菖蒲和姜泪都愿意去,因答应了。

走到一石桥附近,果然有一班戏子演练,听着像是《清风亭》,桥下聚了许多人在听。

“姐姐,这戏班子演得还行,就是我总觉得唱周桂英那个生硬得很,可能是新来的吧,”菖蒲说道,“原先我们在府里,太太很爱听戏,我们也跟着凑热闹。”

菖蒲一说,姜泪和青衣也注意到了,唱周桂英的确实略显生疏,不很协调。

“这周桂英是谁唱的?”

“不还是那班戏子吗?怎么,唱正旦的换人了?”

“就是换人了嘛!原来那个唱正旦的估计早死了,找了这么久才找到一个,新来的,当然不好!”

“唉,可惜了可惜了,原先那个唱正旦的,容貌唱功都是一等的,从十六岁来这儿开唱,二十二岁了没嫁人,后来,唉,不说了,不说了——”

戏完了,人们渐渐散去。

“二十二岁,难道只是巧合——”

菖蒲看出来青衣神色不对劲,忙道:“青衣姐姐,你怎么了?”

“姑娘们,这都散场了,怎么还不走,再不走天都黑了!”旁边一人好心提醒。

“我们是看戏没看够。”姜泪笑道。

“就是,这戏,谁看得够啊!要是原先的那个素官来唱周桂英,包你看一百遍都不厌!”

“素官是谁?”

“这个,谁也说不清啊——”

那人笑笑就走了,却有一戏班小杂役一直盯着菖蒲看,只是一小女孩儿罢了,似曾未满金钗之年,一团孩气。菖蒲未说话,那小孩便先开口了:

“姐姐,我记得,原先我去你们家唱过戏,当时我还把一个杯子碰翻了呢!”

“啊,想起来了!既然曾相识,就算是故人了。今儿我什么也没带,怎么请你?”

“不用请,我想请姐姐还来不及呢!”

真是聪明伶俐,青衣心想。既如此,何不就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菖蒲看出了青衣的心思,因问:“你也不必请我,只需告诉我,今儿唱周桂英的这个是谁?”

“谁知道,她是新进来的,我没听说过她的事。”

“那以前都是谁唱的呢?”

“素官姐姐啊,她可是有名的大美人。我们几个私下里经常议论说,再也见不到比素官姐姐更漂亮的人了。听说她唱得最红的时候,有两家为了争她,打伤了人呢!后来,有一个穿黑衣的人来听戏,她死活要跟他走,大家拦不住,也就——”

“那人叫什么?”

“你们要是想知道呀,就得陪我玩个游戏。”

“玩什么,快说!”菖蒲的兴致也起来了,“姜泪,青衣姐姐,你们也来吧。”

“你们先别慌,我在那边的一棵老树上藏了一样东西,你们不能去找,却要说出来它是什么。”

真是孩子。青衣心想,本想不陪她玩,却越发觉得素官就是白子,那人不是竹简就是黑棋,黑棋的可能性略大些。

“瞎猜肯定猜不到,给你们点提示吧,舞者的头,多了两把玉笏的王,又加一点。”

“你上过学?”姜泪因问。

“没上过,都是从人家嘴里听来的,我这是原封不动地学给你们听。虽然我连字都不认识,但我也知道这样东西。”

“是很巧呢,你今年多大了?”青衣很快就猜出了答案。

“还有两个月,我就要满十二了。”

“挺机灵的,这个东西也很巧。好了,别说了,快告诉我们吧。”

“那个人,叫,叫什么黑棋来着——他还说,这不是真名,是代号,对素官姐姐可好了——”

“啊?黑棋?没听说过。”菖蒲和姜泪面面相觑,青衣心里却已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么问题来了,藏在树上的是什么东西?

标签: 青衣 菖蒲 姐姐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恐怖故事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30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11-14 21:06提供
(28)

哀婉之乐 第六章

“姐姐,梨花琴,是谁?”

“谁许你们这样讲话的?”

三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刚刚领着她们来的女孩又回来了。

“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还在这?”姜泪很吃惊。

“你少废话!敢对我这么无礼,还直呼别人的代号,听他们说你们也想来办事,这么冒失还不懂规矩怎么行!”

“我们不说就是了。”青衣带着姜泪和菖蒲往村里走。

“梨花琴,来了。”青衣自言自语道,却突然想起那日姜泪给她看的东西来,也只有叹息罢了。毕竟,抄家这事,说来就来,救出一两个人容易,可要救一家子,就要另当别论了。

“慢着,三位姐姐,冒犯了。现在大家都忙,就你们闲着,若是不介意的话,去一趟京城,买些东西回来可好?”忽有一小姑娘跑来,将单子交给三人,就又匆匆走了。

“这小丫头,准是活儿不想做了,摊给我们了吧?”姜泪笑道。

“这上面的东西也都常见,不过是些香料、药材罢了,”菖蒲取来单子看看,又道,“既然青衣姐姐说这些人不一般,那要这些平常的物件又有何用?”

梨花琴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一直待在这里也没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的自然不会说。不如先去趟京城。青衣心想,于是决定赶紧动身。

“姑娘为何不肯再休息一天?”

“不必了,现在就走。”

京城一如既往的繁华,眼下就是重阳节了,人人都忙着准备过节。金英满城,好似那绣娘每日每夜赶工,只为这一刻锦绣华美。

青衣掀着马车的帘子,的眼睛寻觅着,不知在找什么,也不知心里想的什么,恍惚中到了一片深巷,皆是大宅院,那光辉夺目的绣品在这里自然显得更为璀璨闪耀。只是一座院落与其他的格格不入,唯一的丝毫没有装点,也不见有丫头小厮拿着东西进进出出,只静静的,一点过节的样子都没有。

“停下,菖蒲,银子在那个包里。”

姜泪先下了车,接着另外两人也下来。

“这里连个人都没有,最外面的大门都没人看管吗?”姜泪道。

“连条看大门的狗都没有,或许没住人吧?”菖蒲道,接着叩了叩门。

好久才有人出来打开门,是一管家老婆子,穿着算是讲究,却一身的缟素,头上也系着一条白色的带子。

“你们,找谁?”

菖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看着姜泪。姜泪也无话。

“进来再说吧。”

“你们这里是在办丧事吗?”姜泪见满院挂的都是白绫素缎,因问道。

“不,丧事早在一年多前办完了,今儿不算是祭日,只是——算了,找谁,自己进去看吧,记得走小门,别惊动了人!”

“还好她心思不在我们上,要不怎么肯放咱们进来?”菖蒲见老婆子走远了,才说道。

“姑娘,咱们到这里来做什么?”姜泪才回过神来。

“姜泪,你去按这个单子上写的去买了东西回来,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姜泪于是出去了,不久从房里出来了几个人,皆是白袂素衫。青衣忙拉着菖蒲躲在柱子后面。

“雪儿——”走在最中间,被几个年轻姑娘搀着的中年女子掩面而泣。

“茗云姑娘,咱们该回去了。”接着出来的女孩子冲屋里说道。

雪儿,茗云——青衣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等这些人都过去了,才悄悄进去。

“姐姐,这样不太好吧?”

“是不太好,但我也是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果真是茗雪吗?不,不会这么巧。

“我是茗云,你是我姐姐说的那个人吗?”

菖蒲吓了一跳,青衣却很镇静。一纤弱女孩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容貌与彩墨极为相似,看来,应该没错了。

“不过,姐姐说,这件事只能告诉解开这个锁的人,钥匙都在这里。”

茗云递上一个盒子,上有一个锁,锁上一排字:

末春往日去,莲蒂金桂无。

旁边有五把钥匙,上各刻有一个字:爱、恨、情、仇、缘。

“你姐姐是彩墨吧——”青衣挑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锁。

“我不知道,姑娘自己看吧。”

那么问题来了:哪把钥匙能开锁?

(本题和猜字谜有关)

标签: 青衣 菖蒲 姐姐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
答案:
解析:
21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10-18 17:53提供
(23)

哀婉之乐 第五章

“那我们怎么办?”姜泪又开始哭。

“以后再哭吧,明天带你们去个地方。”

青衣已经想好了,回仙客庄找杨絮她们,以艾篙的聪明,估计早就看出来她没死了。

回仙客庄要比找冷香组织的人容易得多。没多久,三人就到达了仙客庄。

就算到了重阳节,仙客庄也只有仙客来,白色亦或粉红色,和青衣离开那天见到的景色别无两样。

“姐姐,是哪一家呀?”

“门都锁着,不过就算不锁也——别敲门了。”

终于找到了一家没锁门的,她们决定走进去打个招呼。

“姑娘,没人,要不咱们走吧?”

“这地上是什么!”菖蒲突然指着地上的一把极为不显眼的粉玉簪子说。

“这花好像是杏花,簪子还压着几张纸。”姜泪把簪子和纸一并捡了起来。

“我看看。”青衣把纸条打开。菖蒲也好奇凑了过来。

“真不巧,都弄脏了,看不见字了。该死!”姜泪叹道。

“没办法,先收着吧。”

菖蒲关上门,却不小心撞到了迎面而来的一个女孩。

“走路不长眼呀!”

“我又不是故意的!”

“走开,我要给竹简大哥办事呢,别挡道!”

女孩硬生生地推开菖蒲往前跑了。

“喂,你刚才说,竹简大哥,他不早就死了吗——”青衣拦住女孩。

“什么?你咒竹简大哥早死?他的手下亲自来派给我们任务,我们受过他的恩惠,当然要报,起来——”

“手下?是谁?”

“你还有完没完?他的手下你还要质疑吗?”

“姑娘,冒犯了,能带我们去看看吗?”

“这么说,你们是才来的?”女孩眼神里有一种奇特,“那么,请跟我来吧。”

几人一起来到了村外,几个打扮得极为朴素的女孩在路上走着,神色都急匆匆的。

“这些人,都是给竹简大哥办事的吗?”菖蒲问道,却没人回答。

“把信给我吧,你可以回去了。”一花枝招展的年轻媳妇接过女孩手里拿的信,示意她回去。

“没有什么事了吗?”

“现在用不着你了,明天再来。”

这女子长得不像梨花琴。青衣心想。

“你们干什么的?不是来办事的,就赶紧走,别捣乱!”年轻媳妇发现了青衣等人。

“先回去。”菖蒲轻轻拉了一下姜泪的袖子,姜泪也不好再说什么,年轻媳妇转身走了。

“办事的?牌儿呢?”突然一文弱书生过来,眼睛死死盯着菖蒲看。

“牌儿?什么牌儿?”

“你们是新来的啊?怪不得,没给你们牌儿。有了这个牌子,我们就知道你们是来办事的了。今儿我不想干了,姑娘帮个忙,拿着我的牌子去,明儿我帮你们每个人去要一个。”书生把手里的纸条给了菖蒲。

菖蒲一脸的奇怪,刚想说什么,却被青衣拦住了:

“这是个好机会,趁着没人注意,你赶紧把纸条打开看看。”

“好的,这纸条是红色的,是请帖吗?”菖蒲打开了纸条,却很惊讶,“姐姐,上面没字。”

“没字?怎么可能?”姜泪也很奇怪,抢过来纸条,上面确实一个字也没有。

“难道他是耍我们?”

“你们在干什么?既然是来干活的,就好好干,拿着纸条在那里晃什么晃!纸条给我就行,你们去干点杂活吧,要不,就赶紧回去!”

三人被突如其来的凶巴巴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是一管家打扮的婆子。见来者不善,青衣决定一会儿再来看。

“嫂子,那几位大人没说纸条的事儿啊。就算有,怎么能让这些指不上的小姑娘们送去?”正在收拾杂草的另一位婆子问道。

“你原是不知道,哪有一回这些小姑娘们自己亲自送到人家跟前?不都是给我们吗?”

“也是。”

三人无功而返,姜泪突然指着一棵树叫了起来。

“这是——”

“你瞧,这树上挂的都是红色的纸条,每张纸条下面都挂一个小灯笼。跟这白色的花一配,多好看啊!”

“是呀,到了晚上灯笼亮了,就更好看了吧。”

“等等,这里好像有一个灯笼掉下来了,我们放上吧。”

姜泪捡起地上的小灯笼,灯笼也是花形的,很好看。却找不到合适的位置。

“不管了,我们回去吧,偷偷拿走也没人知道,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注意,别人也不会注意到吧?”菖蒲笑道。

“等等——”

“这灯笼上面还有字,你瞧,红字是:夫妻久别相会。黑字是:六年之初,十月独木改栽恒水之上。”

“不管了,反正这灯好看就行。”

“完了!”青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梨花琴来了!”

问题:谁是梨花琴?

思考:灯笼上的字是什么意思?

标签: 菖蒲 纸条 青衣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22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8-03 09:09提供
(50)

哀婉之乐 第一章

与此同时,某个地方。

“你为何不让她上来陪我?”

“不重要。”

“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她暂时还不能死,替身死了也就罢了。”

“缘未断,情未灭?”

“既然知道了,我就不重复了。”

-----

现在让我们回到故事的开头,某个江南小镇,某座桥上依然是两个神秘的女子。

一个二十一二岁,一个十七八岁。

不过,十七八岁的那个女孩,不再是木槿了,而是菖蒲,外表温柔怯懦的菖蒲。

“姐姐。”

“哦?怎么了?”

“你说,那一帮坏蛋还会找来吗?”

“这重要吗?”

“好吧,我不问了。”

走在前面的女子回头看了一眼,眼神中有种奇特的悲戚色彩。

“两位姐姐,要听琴吗?”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叫住了她们。

“听琴?什么?”菖蒲兴致很高。

“难道——”

“姐姐们要是想听琴,我就带你们去。听说这琴师是京城来的,琴技高超呢。”

“这琴师是男是女?”

“是女人也不可能吧?那哥哥可好了!”

青衣略微放下心来,菖蒲迫不及待了。

“姐姐,我们快去吧!”

小男孩把两人带到一个院落里,房子很华丽。

“进去吧,就是里面,正中间的屋子。”

“都说琴是弹给自己听,筝是弹给别人听。这琴师,真有点奇怪呢。”菖蒲自言自语道。青衣却听得很清,雨恨云愁又绕上心头。

“难道,梨花琴,没有死?不对呀,不对。”

菖蒲硬要青衣陪她坐在靠前的位置,屋子不太大,座位却挺多,把屋子塞了个满满当当。

“姐姐,你瞧,他长得多俊,还对我笑呢!”菖蒲小声对青衣说。

青衣却不理会。

琴音哀婉幽怨,绵长悲戚。

一曲终了,青衣却好像心里有什么事,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身边的菖蒲却不见了。

“再见,下次还要来哦。”一个温柔的男声响起。

“糟了,不行,千万不能再让菖蒲和那个人见面!”

“姐姐,姐姐,他让我下次还要来!”菖蒲高兴坏了。

“下次,还要来......糟了!”

“姐姐,怎么了啊?”

“你和他说什么了?”

“倒也没什么,就是闲聊。我感觉,他特别好。对了,他还说姐姐你长得真漂亮,还问我们名字。”

“你说了没有?”

“说了啊,干嘛不说?”

青衣眉间微蹙,看了菖蒲一眼。

“下次,不要再来了。”

“为什么?”

此刻青衣真想镇压她一句“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突然,有人喊:

“死人啦,死人啦!”

青衣赶紧往外赶,只见一具尸体躺在院落正中央。

“看,他脖子上有勒痕!”

“还有救吗?”

“没救了,已经死了,刚死不久。”

“是勒死的,不过,这勒住他脖子的东西,怎么这么细?”

嫌疑人有以下几位:

第一位是未出阁的姑娘,据说是有钱人家的女孩子,今天想独自听琴,就把丫头支开,自己来了,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

第二位是一位壮汉,一直很不耐烦,但手里拿着一根很粗的麻花状绳子,声称要去干活。

第三位是个白发老人,一直咳个不停,胡子很长。

第四位就是带青衣和菖蒲进来的小男孩,手里拿着条拴狗的麻花绳,一直在哭,说小狗跑了,要去找。

“痕迹真够细,却这么完美,几乎是一条直线。人都走了吗?”

“都快走完了,去哪儿找啊?我们搜过他们了,没什么可疑的东西。”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青衣冰冷地吐出几个字。

问题:谁最可能是凶手?

思考:凶手是如何做到的?

标签: 菖蒲 青衣 姐姐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36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5-05-30 15:53提供
(39)

绫罗青衣 第七章

青衣做出了自己的决定,门开着,她出去救了木槿和侍卫。

出去就要分头走了,侍卫们要回去交差,木槿要回家去。

“多谢姐姐救命之恩,不如这样,姐姐跟我回家一趟,大家一起玩玩怎么样?”

青衣也没有地方去,于是答应了。

木槿在大户人家帮忙做活,主要都是些针线刺绣之类的事,做完了,她和几个其他做活的女孩总是一起玩游戏

这几个女孩年纪差不多大,都是十五六岁。青衣比她们大上两三岁,不过也可以谈得来。

找了地方住下,晚上,四个女孩和青衣一起来到了外院。

第一位,朝颜,身材丰满,面容俏丽,穿着讲究,笑容亲切。

第二位,菖蒲,身材苗条,衣饰朴素,梳双环髻,眉间雨恨云愁。

第三位,金葵,人如其名,窈窕修长,金葵花般讨人喜,看到她心里就觉得温暖。

第四位,就是木槿了。

“青衣姐姐真厉害,出的好几档子事都解决了,玩游戏肯定也不含糊吧,快帮我们想个新花样。”金葵首先迫不及待地提出。

青衣发现旁边有座小寺庙,建筑在正中央,四周是一个小院,到了晚上就变得黑暗无比。

木槿说,寺庙已经荒废很久了。

“我想知道咱们几个里面,谁胆子最小。”青衣有了主意。

“快说,怎么办!”

“咱们去寺庙里头做游戏。木槿,你去找个蜡烛,听我安排。”

别看是女孩子,几个人都不承认自己胆小,争着要加入游戏

游戏规则:

寺庙外院的入口在左上角,朝颜(一号)站在入口处,把蜡烛交给左墙边的菖蒲(二号),菖蒲再把蜡烛交给正对着寺庙建筑大门墙边的金葵,以此类推。

一号:朝颜

二号:菖蒲

三号:金葵

四号:青衣

五号:木槿

最后木槿再把蜡烛交给朝颜。

游戏中,必须闭着眼睛,不能看到对方的脸,传给了谁蜡烛,就必须走到她原来的位置上,再等着下一个人的蜡烛。进行3轮。(传到5号算1轮)

游戏开始了,刚刚说了不害怕的朝颜害怕了起来,于是把蜡烛传给第二个人后就逃了回去,拿了灯笼站在门口等着。

3轮之后,大家都玩得惊险又开心。

“朝颜,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木槿问朝颜。

“我呀,压根就没玩。”

“什么?压根就没玩?那我们怎么回事?”金葵吓了一跳。

“不会吧,难道是木槿把蜡烛传给鬼了?”

“朝颜你说什么?我明明把蜡烛交给了转角的人,并且她走了以后,我就站到了她的位置上。”

“啊,鬼!”菖蒲吓坏了。

“不对,不会有鬼加入,这只是障眼法,使用障眼法的人,就在我们中间。木槿,你记得大家移动了几次?”

“三次!”金葵、木槿、菖蒲异口同声地说。

“这就对了,如果有鬼加入,大家应该移动四次!我知道是谁了!”青衣肯定地说。

这是怎么回事?

标签: 青衣 蜡烛 菖蒲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青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24
收藏
其他相关长篇推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