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长官智力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长官智力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长官的智力题
知识百科 文史知识 选择题 知识
于 2017-12-08 11:42提供
(24)

以下哪一位政治家在当上宰相(总理)之前从来没有当过地方长官?

0
答案:
解析:
17
收藏
逻辑思维 逻辑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7-02-12 01:31提供 来源:33IQ网
(45)
18世纪末的斯顾博格公爵被公众认为是一个疯狂的帽商,因为他花了大把钱造了一个童话般的城堡,尤其是那富丽堂皇的大门给人极大的震撼。现有以下线索:
(1)第四护卫队负责守卫入口,这个入口在剑门的顺时针方向,剑门不是弗尔长官负责的。
(2)A门为第二护卫队守卫。
(3)钻石门的护卫队号要比D门护卫队大1。
(4)铁门在城堡的南方。
(5)哈尔茨长官负责第一护卫队,第一护卫队不看守鹰门。
(6)克恩长官的护卫队号要比苏尔长官的护卫队小1。
(7)门:钻石门,鹰门,铁门,剑门
(8)长官:弗尔,哈尔茨,克恩,苏尔
(9)护卫队:第一,第二,第三,第四
请根据以上线索,选出门、长官以及护卫队完全匹配的一项
标签: 卫队 长官 线索
3
答案:
解析:
39
收藏
图形视觉 考考观察力 选择题 观察
于 2014-01-18 08:21提供
(169)

司法长官确信下面10个人中有一个就是左侧海报上通缉的嫌疑犯。你能帮他找出这名嫌疑犯吗?


4
答案:
解析:
58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求助
于 2013-04-05 11:58提供
(41)

[上集]在一间密不透风的房间,是个监狱,只有一个连孩子都爬不进来的铁栏小窗。门口有人把守,连苍蝇飞进来都费尽,生绣铁门锁从里面锁的死死,里面关押着关了两年的犯人,但奇怪的是但到等到法院传票的那天,他离奇的死了,头颅被被割,铁门锁着,钥匙只有一把在长官那,这间房间没有任何作案工具,只有那小窗户和门上锁栓上都有血迹。头颅哪去了?凶手怎么杀的人?


[下集]上集回顾:一名监狱员被人杀害,尸体头颅不翼而飞,可现场未发现任何作案工具,门是锁着的,当门卫听见一声大叫冲进来时,一片血腥场景不堪入目,墙上死者用手写的“木”字,倒在墙边,凶手到底是谁?怎能从一间密室里逃走?有经两门位回忆案发的前一天有一两个人来看过他,第一个是他的老板,当天他提着工文包来到一层监狱,每一个监狱是一人一屋,出来后很正常的离开,还和他打了招呼。第二个人又要追溯到一个星期前,一个他的朋友来看过他,他是名保龄球教练来的时候穿的很厚,提着一个行李袋,好像见完死者就要出远门了。这两个人我觉得离死者被害时间较近,门卫也觉得。但又不可能是他们,因为被害人前一天晚上我还见他好好的,靠着墙坐着,一动不动,还看着窗外,很奇怪。


[终结版]警官第二天又来到了案发现场监狱门支哑一声被推开,里面正对面一张板床,床边地上画着死者的轮廓线,床边左边上方就是那个孩子都爬不进来的小窗,窗下面就是非常醒目的木字,很显然是死者写的,房间正中间按着一个费弃的灯泡,据看守说坏了好久了,狱犯晚上睡觉都是摸着黑睡我们查这间房总是用手电筒,房间内小窗口对面有一面镜子,狱中每个房间都有,正当警官无头续决定回去时检测血液报告出来了,血迹是老板的,房间内“木”字是老板写的,包括屋内的血迹。原来如此,凶手终于浮出水面了。警方布置好捉拿在逃犯人,正在这时,保龄球教练投的出现告诉了一切的过程,这究竟怎么回事呢?一切都估计错误吗?


[后续]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着,审讯室里静悄悄的,这名教练的出现给侦破工作带来了转机,只要他说出真相,事件便迎刃而解,通过前两次的审问,没有一点的结果,他嘴里好像粘着创可贴,不但不回答反而很觉得吃亏,长官利用嫌疑人心里慢慢的降低心里防线,使他到最后说出真相,现在貌似他最有动机杀人了,明天一早就是他的最后审讯时间,希望他有所交待。他被囚禁在无窗看似又一间密室,一张板床,墙上又是同样挂着一面可怕的镜子,镜子对面是一个旋转式排风扇,风扇那边是个储藏室,也被反锁着,门两边比看监狱还要头脑清楚的两个看守,房间内在没别的可以使他脱险的地方了,第二天到了,警官睁开眼,打了个哈欠,走出办公室门,离审讯室没多远就听见一声惨叫!两个看守敢忙冲进去,天呐!眼前的一幕,又是一惧无头尸,教练他,死了,快来人,又是一次密室杀人,凶手同样用到这样的手法,排风扇掉了一片叶,下面同样写着杀人“木”字,长官盘问门位昨天晚上到现在有什么异常,门位的回答说,昨天晚上隔壁这间房间发出一声怪异的小声对话声,我以为是隔壁值班人看电视的声音,可昨晚隔壁值班室并没有看电视,他们为了明天的会议早早睡了,这件案子越发扑朔谜离了。

整个案件一下子难以理解,看守在外没有离开过房间,两名名看守说晚上我靠着墙边打了个堵,眯了一小会眼,还听见储物间的门锁完好,门敞开一条缝,昨晚由于走廊灯光较暗,门虚掩着,引起我的好奇,我们就通过门缝看见了一个穿着和教练一样白色衣服的人在搬东西,另一名看守说确实这样的,但得出的结论是有分歧的,他说当晚从门缝里看到的是老板穿的黑色西装在搬东西。当我们准备报警可被一阵迷雾迷倒,第二天醒来时就听见了一声大叫,好像是里面传来的,他们两人说的是实话吗?为什么会得出相反的结论呢?到底哪出错了?



完整的故事:

星期日的下午,早上我们吃罢饭从京都市区出发为了完成侦探事务所的特派任务,松山长官开车载着我来到井原村监狱,和煦的阳光洒在这个炎热酷暑的围墙四周,外面是一片宽阔无际的土丘地,地里面隐约有几排参差不齐的脚印,顿时几种绿色顽强植被在茁壮成长,围墙上用铁丝网扎着犹如篱笆一样,铁丝网刚强有力的捆绑着那些与生活脱节的人们.远处一辆越野车轻舞飞扬一阵尘土过后停了下来.
松山长官把越野警车停下,我坐在松山一旁,松山摇开玻璃窗抬头看一下那顶太阳,帽子使劲往下提,
“这个地方能叫监狱?门口连个人都没有?浅野,下去看一下这监狱的情况,我把车停一下。”
“是的,长官。”
我便下车,由于这次是为了提审一名投毒案凶犯,我们不得不驱车来到这很少来又很远的地方.
我看到围墙四角只有一个角有哨塔,而且还没有一个正经的哨兵在守卫.我便拍了拍铁皮大门,铁皮门正中间有个小方门打开了一条缝,一只眼睛露了出来.
快点开门,我们是警署的,需要把犯人提走.!~”
听见一声“吱扭”于是门就这样被一个门卫从里由外重重的推开,松山也迎上前一起同我进来大门.
门口桌上放着一台收音机,播着《东京实训》,几只飞虫在吞噬这他的那午餐,地上一些零零散散撒着瓜子皮,这个门卫懒散的伸了伸懒腰,揉揉眼睛,看见后面赶来的松山警官,警惕提高“是名侦探松山警长吗,我好久都知道你的大名,警长今天到此有何吩咐.”
“不必了,今天找一位你们的主管江川袁雄,提审一个犯人,要押回京都,”
“还是由我带你们去把,请您跟我来。”
我们便随着那个不知姓名的门卫走进这所监狱,里面是阵阵声音传来,气势非凡, 如同吹了号角一般嘹亮,一群穿着囚衣的犯人在**,纪律混乱,面前站着他们的主管江川袁雄,经打听应该是这里的骨干,监狱里的人大多数没有人听他的.他抬起头喊着:不要吵了,犯人们这下都站直了队伍听从发话.围墙里面有一辆军用卡车,左前轮就剩一个轮毂了,轮胎还是那样在轮毂旁斑驳的躺着,好像是多年没有从这里出发一样.
江川长官看到我们走过来,便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和松山.
“你就是京都派来调遣投毒案嫌疑人的吗?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叫松山,这位是浅野,我的朋友,对,今天为了打架案犯人来的。”
“那快请进”
四下打量了江川长官的这身打扮,破烂黑色西裤,黑色衬衣,带了顶黑色鸭舌帽子,帽子上一层灰尘,一身上下全是黑,下颚的犀利胡擦的络腮胡,太阳穴一道明显的疤痕,嘴角冲我微微一笑。我以前为曾经听说过这个叫江川的人,好像一只不守规矩的狐狸;更像一群流氓在训斥一个委屈的流氓;难怪那些犯人不听他的鬼话.
随后这个叫江川的家伙给我们带到了这个两层小监狱,门口两个门卫给我打着招呼,一个是原田,一个是原野(兄弟俩)
他们的衣服穿的很随意,好像是刚刚来上班的,要是真叫我们领导看到,那可就惨喽。
我们走进这个黑色走廊,江川长官介绍着这个监狱的情况,其实这个监狱已经有70年的历史,早在很早之前是个酒馆,之后由于这间酒馆有私藏枪支的勾当,那时警队出动警力封锁了这里,由于当时资源有限,就请了十几个警卫在这里看守,慢慢便成了监狱.
“现在这里有多少囚犯”我不禁问道.
“像一些重要犯人都押回了京都,这里没多少犯人,就十几个,这些犯人由于涉案较轻都来自井原村附近.”
我们留意到每间房间不足以让人黑暗恐惧,就像房间一样,一堵墙替代了玻璃,就犹如实验室的那样罢了,一个大透明平面玻璃立于房门边,房门为黑色木门,虽然古旧借助那样的透明且变得肮脏的透明玻璃来往里面看,有一张木板床很温馨,安静的躺在那里,床左边有一扇连孩子都爬不进来的铁栏小窗。于是松山指了指这间房.

“这里是监狱吗?这里的犯人呢?”
“没错,这里就是监狱,这里本是空的,没有押来的嫌疑人。”江川回答道.
我们走过一个个房间,看着似乎真正到了以前的那所酒馆一样,每个房间的的摆设还不太一样,但听江川长官说每个房间都配有一个大喇叭,每天早起晚上熄灯都会在审讯室里放一些轻音乐,来提醒犯人早起早睡,地板的凹凸不平,有些地方废弃的奚落的酒瓶箱,还有古老了钟摆.
“每个房间就一名嫌疑人吗?”
“是的,每年市里批量给我的人也就几个,每间房间也有空的,所以现在就安排一个房间一个嫌疑人.”
我们步伐越来越慢,看着每个房间嫌疑人的那种恐惧的眼神,好像精神院里发了疯的变态,于是跟着这位江川似乎走到了尽头,一个黑色大木门被江川打开.这里便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正对面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麦克风,旁边整齐的放着资料文件,旁边一个水杯放于桌上,墙上响亮的四大大字赫然写着--抗拒从严,这就是他们的审讯室,也许这么个监狱也就唯一我们落脚的地方了.
江川从储藏室里搬来了几把椅子,让我们坐下来,谈论着我们这次到来的用意。这时候听到外面两个人在叫骂的声音,我们便赶忙出去,看个究竟,一个叫的犯人高喊:“你要在欺负人,我就杀了你”原野和几个警卫把他们推开,那个人也在猖狂的喝到:“有本事你来啊,我等你。”
“把他们都给我押回房间”江川看这形式,就愤怒的斥到;原田和原野就这样把他们硬狠狠的押回了房间.
过后江川问原野究竟因何事时,原野说是因为那个高个子健太身材魁梧,非要欺负一个身体瘦弱的佑真.两个人经常在监狱因为小事很多次打架,打的你死我活.
说罢,松山长官便问:“像这类事件不要在发生了,你是这里的主管,要管理分明,你们人员不够可以向我们反映.”
“你所不知,整个监狱里外的考勤制度,管理条理都由我来划分,每个狱员都是我的生命,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上级领导要拿我试问的,你放心,我的职责就是保证每个犯人能在这里好好改造得到思想作风上的转变.”
“这两个犯人犯得什么罪,这么嚣张?”我便问道.
“他们两个一个是健太前年犯了私藏枪支,打架斗殴入狱,刑满几天就要出狱了,一个是佑真今年刚刚犯盗窃罪入狱。
“他们的监狱离的远吗?”我问到
“健太在一楼最里面3号监狱朝南,佑真在二楼最里面朝北。”江川笑道.
“这样也好得到了控制。”
由于我们时间观念太差加上当时以疲惫,被江川长官慢慢的消磨着时光,不知不觉黄昏的光芒已经暗淡.
江川随后让两个人警卫带来了我们要找的那个投毒案人,他叫石原一郎,脸色泛黄,头发长于肩处,看上去年龄不大,瘦弱难堪,表情沮丧,眼睛里充斥着无奈与哀伤,不情愿一样.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你的案子有了新进展,市里要我们把你带回去,既然今天天色已晚,明天一早跟我们回京都一趟.” 松山长官耸耸肩.
“把他带回去,顺便给松山和他手下一个房间住下。”江川对警卫说道.
“是,首长。”
傍晚6点钟天也黑的早,外面虫子也开始唱起了交响曲,天色也慢慢的打起盹,我们只能跟随原野来到了监狱旁的一间小屋,里面刚好有一张床,灯泡坏了,好像打不开光亮,,听原野说是他们平时安排外来人员的,这回总算派上用场了.
晚上7点钟我们和江川一起吃过饭从监狱门口经过,看着原田原野,站在们两旁,便问:“你们吃饭没有."
“吃过了”他们异口同声回答到.看着他们霆霆玉立,犹如风雨电掣般的那样威武与神圣,我不禁想到一种精神.
“江川长官准备送我们回去睡觉,里面便传来一声 “轻飘飘的音乐声””
“怎么才6点,都放音乐了,谁放的?”

我和松山还有江川包括守卫一起走进监狱,看到最里面的漆黑的监狱,里面一个守卫指着里面喊道“玻璃里死人了。”我们便朝着微弱的灯光,一块透明玻璃碎了一个洞,里面床上竟是一个无头的恐怖的人身,江川用使劲推门推不开,于是赶紧跑回去取钥匙打开了房门,死者竟然是今天下午打架的健太.可奇怪的是头颅竟然不翼而飞.
“我已经报了案,长官,由于是深夜,**只能明天赶来。”原田说道
“那只能这样了,松山长官,这现场就交给你们初步看一下了,今晚我想大家都睡不着了。”江川袁雄说道.
“原田,原野,你安排一些人封锁这里的大门出口,等待明天警方的道来.
松山和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从案发现场,初步判断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应该是一间密室,死者应该是被人谋杀的,由于尸体身体表面光滑,有部分僵硬,被害时间尚不确定,除了这个玻璃和铁窗可以接触外面环境之外凶手是没有办法接近死者的,死者横躺于床上,尸体旁边墙上红色字体写着一个木字,木字上方便是一个铁栏小窗,窗户边缠绕着细铁丝,还有几滴鲜血,右上方墙上大喇叭在缓慢的播放着那首贝多芬的小夜曲,小铁窗旁边有一面四四方方的镜子,镜子正对着尸体的地方,墙顶有一个坏了的灯泡,玻璃最上角有一个小圆空,透明玻璃墙被打裂一个洞,地上歪倒着大的长方形皮箱子,经检查,里面放着一些死者的衣物,还有一支笔和纸,里面还有血迹,地面上有两排到门口的大码脚印,地面上有拖动的痕迹,除了死者枕头边的血迹之外,门把手上也有鲜血,小铁窗对面的玻璃上也有喷溅状血迹,床上被子盖着死者,被子上一个红色拇指印,应该是死者睡着之后被人杀害.
有伤别离的小夜曲缓慢的播放着,这时候声音戛然而止充斥这恐怖的监狱,江川离开后不到5分钟.
这时候江川长官突然回来说:“真是奇怪,审讯室的门竟然开了一条缝,里面正在播放抽屉里的贝多芬小夜曲,我关掉了。”
“当时六点钟好像我去了监狱后面,松山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那这样看来这里面的人都有嫌疑了?”我窃窃私语.
“监狱出口有几个?”松山回头看着江川。
“就一个,门外有原田原野把手” 江川回答道.
“监狱钥匙一共几把?”松山说道
“每个监狱钥匙都在我这里,长官。”江川回答.
“调查一下死者最近接触的人和最后一次接触的人。”松山对江川说;
“是的,长官。”
经调查最近接触健太的一共两个人,其中之一是昨天清晨一位老板永穆来探望死者健太,经原田原野回忆,当时他穿的一身西装,身材略胖,提着一个公文包,带着一定绅士帽,原野接待的他,刚开始看他没什么异常举动,还和我们说话,就让他私自进去探望,好像过了一小时后匆匆忙忙的出来了,公文包的拉链敞开一条缝,我们就没太在意;第二个人又要追溯到一个星期前,一个他的朋友来看过他,他是名保龄球教练健中来的时候穿的很厚,提着一个行李袋,一声不吭的好像见完死者就要出远门了。还有一个就是监狱的佑真,松山长官来的时候曾经和死者发生过口角,松山长官也见了,听原田原野叙述这三个人觉得离死者被害时间较近,松山长官也觉得.
“今晚6点,你在哪里”松山长官盘问到.
“我在房间休息,没有走出过房间,可以由对面的几个犯人作证。”佑真理直气壮的说
“你不会真杀了他吧,今天下午你信誓旦旦的说要杀人,是你说的这些话把”我反问道
“对,我是想杀了他这个兔崽子,早晚都要死,正好他死了,正是我的心愿。”
我们又问了二楼的一些犯人,都看到了佑真在房间里走动,当时他还打碎了水杯,我们见地上一滩水。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的走着,我们便离开了监狱,似乎这个监狱真的是一个无底洞,一旦走进去了,就无法出来。
盘问完佑真貌似这个案件更加扑朔迷离起来,谁都有可能去播放那个音乐,谁都有可能去那个审讯室,死者究竟怎么死了?
第二天会出现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凶手到底是谁?

标签: 监狱 房间 长官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xf
21
答案:
解析:
19
收藏
于 2012-01-21 16:09提供
(17)

Pasber做起事来总是拖泥带水,为什么却从没被长官处罚过?

8
答案:
解析:
7
收藏
于 2012-01-21 15:09提供
(7)

大兵阿雄的祖母坐了一天的车去军营探望他,为什么长官一见到她却气得差点晕倒?

标签: 长官 祖母 军营
2
答案:
解析:
0
收藏
与长官相关的标签

其他相关智力题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