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公子长篇推理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公子长篇推理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公子长篇推理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原创
于 2018-10-17 15:10提供
(38)

白糖神探 第三折 公子哥霸座被教育!

考察点:钓鱼线牵引装置、生活常识

国庆节到了,白糖和悠狸坐上去身宗城的中巴,在车上遇到了墨蓝集团的公子哥墨小蓝。他躺在两个座上,嘴里嚼着从两喵手里抢来的小鱼干,摇晃光着的臭脚,还谎称脚麻,并以座位没写名字为由辱骂求他让座的绒嬷嬷。墨小蓝抓挠看不下去的司机并企图用带把手的塑料漱口杯向司机泼漱口水,但被司机一把夺去。

第一排右侧的两个座位的前方就是乘客上车的地方,两个座位中靠窗的那个上方的行李架上有个背包。白糖看见司机把漱口杯放在行李架中间,漱口杯恰巧在背包右边。司机往上提了一下背包,左胳膊斜向里然后右胳膊斜向外运动,接着把背包拿到漱口杯右边。墨小蓝够不到漱口杯,众喵大笑。墨小蓝于是躺在这两个位子上不起来了。

司机没搭理他,中巴来到颠簸路段。一看这破路,墨小蓝骂司机。司机激动得做广播体操的扩胸运动,接着发动中巴,经过一个泥坑时车晃动幅度大。白糖听到了“咔”一声,看见司机的左胳膊晃动了一下。过了几秒钟司机又做起了扩胸运动,左右胳膊肘同时斜向外扩。此时漱口杯掉落,向墨小蓝砸去,漱口水泼身上,墨小蓝尖叫着跳起来,要动手打司机。白糖赶紧报了警。

司机来不及把行李架上的包拿下来便开始翻找包里的干毛巾,好一会儿才找到。

墨邪刑警赶来向白糖了解案情。

“都怪我,”司机低着头,“我不该把漱口杯放在行李架上!”

“不怪你,路颠簸,我看到你把杯子放在行李架中间,不是因为把杯子放太靠外致其掉落。”白糖说。

“这是意外。墨公子只是受了惊,你只需赔礼道歉。”

“我要勘察现场!”白糖说。

“我们已勘察,车里没牵引装置,如果真有会被人撞到。司机用干毛巾擦干墨公子后就坐在驾驶室,没时间处理装置。司机没下车,没办法将其扔到车站的垃圾箱。车里没胶带黏过痕迹,只有驾驶座旁和第一排右侧座位旁的窗户能拉开。第一排靠窗座位上方的行李架上的背包是司机的,比较沉,里面有一个晾衣服架的塑料大夹子。”墨邪说。

白糖发现杯子所放行李架的侧面有一道略微倾斜的划痕,行李架上没有支持的柱子。又发现司机能从后视镜里看到整个车厢的情况。他又发现杯子把手底部的里侧有一道勒痕。

下车,白糖发现中巴外的两道勒痕:一道位于图示红箭头所指位置的背面,即铁皮内侧,勒痕是水平的;一道位于绿箭头所指的铁皮外侧,勒痕斜向司机窗户。车不高,司机能轻松够到反光镜的上方。

经调查,司机爱车如命,不容忍划伤车玻璃和反光镜片的行为。司机前一天得知墨小蓝国庆节具体几点钟坐他的车,于是买好钓鱼线。墨小蓝矮,多次霸座并拿带把手的塑料漱口杯泼人的事实众人皆知。

“真相揭晓。”白糖举起正义铃说。

问题:这场“意外”是司机策划的吗?如果是,他如何在不划伤车玻璃、不用胶带固定、不剪断扯断钓鱼线的前提下使用钓鱼线作牵引装置的?又是如何在车上回收这装置的?

本题需要回答:下面关于这套手法的推测,最合乎逻辑以及生活常识的一项表述是?

难度:困难

标签: 白糖 公子 神探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小题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0
答案:
解析:
25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3 14:20提供 来源:33IQ网
(5)
一、
这一年七夕,谢无忧在京城。
银汉迢迢,金风玉露,这本是有情男女相会之夜,谢无忧却只能陪着一个大男人去参加一个老头子的寿宴。
“谢兄定是在后悔吧?”
谢无忧将神思从某个江南小镇收回来,瞧了一眼刚才说话的段绛河,问道:“什么?”
段绛河面上带着一贯的“温文尔雅”式招牌笑容,解释道:“如此良宵,在下却冒昧请谢兄一同赴杜大人的寿宴,谢兄此刻心里定然不快。”
谢无忧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声,不禁腹诽起来。虽说这位礼部员外郎段公子与自己交情并非不浅,只是忽然邀自己去参加什么二品大员的六十寿宴,态度还出乎意料地强硬,勉强答应下来之后怎么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段绛河继续道:“这都怪在下先前没有好好解释。杜大人无子,膝下只有一位小姐,正当婚嫁之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除我之外,吏部员外郎韩明月韩大人与监察御史金夜尽金大人俱是有意于此。我们三人皆是杜大人门生,每年七夕都会去杜大人府上祝寿。今年杜小姐已至嫁娶之年,今夜与其说是寿宴,不如说是选婿来得恰当。谢兄你足智多谋,今夜请务必助小弟一臂之力。”
谢无忧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心想这位御史大夫杜遥轩大人是出了名的直言敢谏刚正不阿(也亏得他们三人每年贺寿,估计没别人愿意去),在朝中颇有声望。其为人只重清誉,钱财美色一概不好。此等重声誉之人往往护短,因而拉拢他的唯一办法便是沾些亲故。再看段绛河、韩明月、金夜尽三人,分属祺王、丞相、太子三派,哪一派不想得这位御史大夫做亲家?于此心下已是了然。
可叹这位杜大人,既在朝中,哪还有什么“出淤泥而不染”,总是个“身不由己”吧。

二、
谢无忧与段绛河来到杜府门前时,恰遇韩明月与金夜尽,三人自是一番作揖问候。谢无忧暗暗留意韩、金二人,发觉此二人言行神色俱是老于世故滴水不漏。
在来路上,段绛河曾将韩明月与金夜尽的事说与谢无忧听。韩明月之优势,在于师生之谊:三人虽然都是杜老门生,但曾真正师从杜老的只有韩明月一人(科考中举者对主考官亦自称“门生”,金夜尽与段绛河属于这种情况)。
金夜尽与杜老则是忘年之交,二人往来相对频繁,可见金夜尽深得杜老之心。当年金夜尽初入官场,一身傲骨,像极了杜遥轩。后来因四处树敌,独木难支,几度受挫,最后终于还是入了太子一派,成了现在这副圆滑模样。
相形之下,段绛河的胜算着实不高。虽说如今祺王党已隐隐然不把丞相一派放在眼里,但气焰还是远不如太子党。因而无论是自身条件还是靠山势力,段绛河均输人一筹。
二品大员的府邸与寻常人家自是不同,一位仆役引领几人迤逦前行。路经花园时,里头走出来一个娇俏少女,三位公子纷纷上前寒暄。谢无忧听他们对话,得知这位少女名唤“弄巧”,从装束来看应是婢子,但服饰神情又不同一般;再加上几人殷勤的态度,料想这位弄巧姑娘定然是杜家千金的贴身侍婢无疑。
几人继续前行,在正堂拜会了杜大人,然后由其引领进入内院用饭。
刚进入院中,一位仆役打扮的老妇迎面走来。
杜遥轩唤住她道:“王妈,我教给你的事可办妥了?”
王妈回道:“回老爷的话,饺子都包好了,就等着煮上了。这当儿小屈却不知到哪鬼混去了,明明招呼他下午来厨房搭把手的,您可曾瞧见那兔崽子?”
杜遥轩似乎是对王妈的用词有些不满,皱了皱眉道:“没有。若是找不到他,就让别的下人帮忙吧,别耽误了备饭。”
王妈便应承着走开了。

三、
席上众人谈话甚是融洽,但并没有人提及杜小姐的事,直到仆人端上来一盘饺子。
杜遥轩指着饺子,道:“今儿是乞巧节,小女包了这一盘饺子,说是要请三位公子也乞一回巧:这饺子中只有一枚包了红枣,谁吃到便算谁胜。小女还说,愿意嫁给胜出者。哈哈。我对她说,这未免太儿戏了。不过我只得这一个女儿,最是疼爱,也不想逆着她。还请三位赏脸。”
谢无忧早料到会有这种事:韩、金、段三人背后均有势力支撑,杜遥轩哪一派都不好开罪。而此事又是由来已久,一时也不能把女儿嫁与什么其他人,只好出此招数,让三人听天由命,便各不得罪。
三人听了杜遥轩的话,莫不惊诧,但很快都镇定下来。在席上一时也不便反驳杜遥轩,于是只好依言分了饺子,沉默地吃了起来。
谢无忧还没见过吃饺子吃得这么紧张的场面,像是里面有毒药似的,不由心里暗笑。席上除却谢无忧,其余众人只怕都是捏了一把汗。
时间在炙人的静默中流逝。
“啊!”金夜尽忽然惊道.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金夜尽正拈着一只咬了一半的饺子,饺子馅里露出来半截红色的,可不是个枣子?

四、
吃完饺子后,席上看似依然言笑晏晏杯觥交错,实际早已心思各异。
宴席终于在貌合神离的融洽中结束。
由于时辰已晚,京城宵禁,杜遥轩留几人在府中过夜。
接着,杜遥轩便离席了。
段绛河犹豫着打破了沉默,干笑着向金夜尽道喜道:“恭喜金公子了。”
金夜尽回礼道:“哪里哪里。这等儿戏,做不得数的。”
韩明月苦笑道:“做不做得数,还不是杜大人说的算。”言罢,起身离去。
段绛河叹了一口气,转而对谢无忧道:“杜大人府上的花园甚是不错,不如我领谢兄前去转转?”
谢无忧会意,便答应下来。
金夜尽却道:“如此甚好,不知二位是否介意小弟同行?”
这话段绛河没法拒绝,于是三人结伴前往杜府的后花园游玩。

五、
好风如水,明月如霜。
只欠佳人。谢无忧暗想。
三人坐在后花园的凉亭中,正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一个少女忽然出现在不远处的游廊中,原来是弄巧。
弄巧看见三人,便过来行礼。
“三位公子,夜里天凉,还请早些休息。”
谢无忧心想,这三人年年来祝寿,想必次次需要留宿,因而弄巧才有此言。
金夜尽道:“弄巧姑娘,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呢。”
弄巧答道:“多谢金公子费心,早先夜里我与小姐在花园里乞巧,想是那时受了凉。这不,正准备回去休息呢。”
段绛河道:“那就快去吧。”
于是弄巧一边答应着一边转身,忽然间一愣,似在谢无忧的摺扇上看见了什么,旋即瞪了谢无忧一眼,这才离去。
谢无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摺扇,扇面上是自提的“楚韵”二字,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于是眨了眨眼,心中好生不解。
三人在花园中又游荡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段绛河称力乏,便同谢无忧一起回客房歇息。

六、
第二日谢无忧醒来,已过了辰时。弄巧来请他与段绛河用早膳,原来金、韩二人早已在内院等着他们了。谢无忧想起昨夜与段绛河弈棋至将近五更,不由赧然。
弄巧却全然不顾念后面两位没睡醒的公子,自个儿在前头走得飞快。
段绛河叫住她,道:“弄巧姑娘,出什么事了?怎么走得这样快?”
弄巧大惊,忙道:“没有,没有。什么事也没有。”
转过头又要走,忽然停住了步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对谢无忧道:“这位公子,你……可是认得我家小姐?”
谢无忧奇道:“素未谋面。”
弄巧皱眉,似乎非常迷惑:“咦……?”
段绛河又道:“弄巧姑娘,你若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与这位谢公子听。他可是出了名的足智多谋,一定能帮得了你。”
弄巧道:“是吗?”似乎有些犹豫不决。
谢无忧想起昨夜在凉亭的事,当下便道:“谢某愿意一试。”
弄巧想了想,道:“好吧。先用早膳。”

七、
用过早膳,弄巧佯装不小心,把剩余的粥倒在了谢无忧身上,便拉着谢无忧去换衣服。
二人穿过花园,来到杜府深处一间院落。
弄巧道:“这里便是小姐的闺房。昨天夜里,小姐在房里自尽了。”
谢无忧大奇,挑眉道:“怎么回事?”
弄巧道:“我今天早晨来服侍小姐洗漱,发现小姐已经……我便去禀报老爷和夫人,老爷夫人过来之后在小姐桌上发现一封遗书。然后老爷说,这事必须保密,先送走三位公子,日后再称小姐因病去世。”
谢无忧心道这种处理方式也是意料之中,便问:“那么,你究竟为何事找我来呢?”
弄巧道:“小姐绝对不是自杀的!我听见老爷对夫人说,小姐在遗书中交代自己与下人有染,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再无颜面,只得自尽。但这断断是不可能的!小姐五天前才来过葵水,怎么可能有一个月的身孕?”
谢无忧道:“可是当你把这些告诉杜大人之后,杜大人却不听,对不对?”
弄巧眼中已经有泪水,她用力地点头。
谢无忧便道:“我知道了。我可以进屋看看吗?”

八、
谢无忧穿过院落,便进入了书房。书房中的书籍不多,小半是《列女传》之流,剩下大多是名家诗作。房间正中是一张书桌,桌上有模有样地摆着文房四宝,旁边还有一摞诗稿。诗稿最上一张,写的是两首七绝,题为‘七夕’,大约是昨晚所作。谢无忧信手翻阅,发现诗作都署了“韶梦”二字。韶华如梦,从立意来看,许是杜小姐自拟的表字。桌面正中有一摞空白稿纸,最上的那张有一些墨渍,似乎是垫着写字的时候从上面的纸张沁下来的。
弄巧走过来,道:“小姐的遗书当时就是放在这叠纸上,已经给老爷拿走了。”
谢无忧点点头,看来那份遗书就是直接写在这叠纸上,所以才沁到了底下的那张,也就是眼前最上面的这张纸。
谢无忧又想道,杜遥轩读了女儿的遗书,并没有立刻起疑,看来遗书确实是杜小姐手书字迹。不过,对于那三位公子来说,临摹一个女人的字迹并非难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摞“范本”可以参考。
继续往里走,谢无忧来到了杜小姐的卧房,杜小姐的尸体正放置在卧房的床榻上。
谢无忧犹豫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不便检查尸体。只不过,谢无忧并没有什么验尸的经验,就是检查了,也未必能得出什么结论。按杜大人的性格,这具尸体也不可能被仵作检查了。如果真有什么秘密,恐怕只能随尸体归于尘土。
谢无忧四处打量了一会儿,向弄巧问道:“杜小姐的尸体是在这榻上发现的么?她是如何自尽的?”
弄巧摇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昨夜我和小姐在后花园中乞巧,戌时四刻左右回屋。小姐先在书房里写了一会儿东西,然后在卧房中沐浴,今天早晨小姐的尸体就躺在浴桶里,是砸碎了盛皂角的碟子,用碎片割腕的,水全都红了。老爷命人把那桶水被搬走了,才把小姐的尸体安置在榻上。”
谢无忧道:“也就是说,昨晚你给杜小姐打了水就离开了?没有服侍她睡下吗?”
弄巧答道:“本来应当如此的。可是昨晚我在花园里受了凉,觉得很不舒服,小姐便让我先回去休息了。我在回去的路上不是还遇见你们了吗?”
谢无忧领会,道:“原来是那个时候的事。那么,杜小姐应是在你离开之后,在浴桶中自杀的。”
弄巧闻言,激动地反驳道:“小姐不是自杀的!”
谢无忧赔笑道:“是我说错了,姑娘息怒。”
又问道:“今晨你发现尸体的时候,房间里可有什么奇怪之处?与你昨天离开时一样吗?”
弄巧思索了一会儿,道:“小姐的衣服被动过了。我走的时候,小姐已经开始沐浴,我便把她昨日换下的衣物叠整齐,放在这个椅子上。可是今晨我来的时候,椅子上只剩叠好的外衣,中衣都扔在床榻前。”
谢无忧走到弄巧所指的椅子前,问道:“浴桶原本是摆在哪?”
弄巧也走过来,道:“就在这旁边,用这屏风围着。”椅子旁边立着三扇屏风,高五尺许。
谢无忧沉思了一会儿,又道:“那么,沐浴之后要穿的衣物呢?”
弄巧答道:“沐浴后就寝穿的中衣放在床榻上。”
谢无忧回头看了看在房间另一头的床榻,道:“这样远,不是很不方便吗?”
弄巧道:“平日里小姐沐浴完,我就给小姐把衣物拿过去,没有什么不便。昨晚我倒是忘了这事。”
谢无忧道:“那些沐浴之后要穿的衣物在哪呢?早晨你来的时候还在床榻上吗?”
弄巧回忆了一会儿答道:“没错,还是在床榻上。不过,本来昨晚我都是叠好放在那的,但今早我来的时候却发现上衣被动过了——只是翻动过,整套衣物都不像是被穿过的,因为并没有气味。”
谢无忧又踱至床前,道:“昨日杜小姐换下来的中衣,是扔在这里吗?”
弄巧跟过来,点头道:“没错,就扔在床榻跟前的地面上。”
谢无忧点点头,问道:“换下来的那些衣物,你是按什么顺序叠放的?可是外衣在下,中衣在上?”
弄巧点头道:“没错。您怎么知道?”
谢无忧凝视着烛台上燃了一半的蜡烛,沉默不语。

九、
从杜小姐的闺房出来,二人又来到了花园。
弄巧几次想搭话,可谢无忧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杜小姐回房是戌时四刻,根据弄巧的说法,应该是过了一小段时间才入浴的。昨夜宴散是戌时之后的事,杜遥轩首先离开,接着是韩明月,自己与段、金二人则是来到花园散步。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在花园里遇到弄巧,那时杜小姐应是已经在沐浴。又过了一盏茶功夫,二人与金夜尽分开,一面慢慢散步一面向客房去,途中听见了二更的更声。回到客房时,韩公子房里的灯是亮着的,过了约莫一刻钟,韩公子房里灭了灯,许是睡下了。金夜尽回房,也是在这个时辰。而后自己与段绛河开始弈棋,直至深夜。
谢无忧忽然停住脚步,弄巧差点没撞上。
谢无忧问道:“你可知道,昨夜饭后韩明月在哪?”
弄巧答道:“是在老爷那儿吧。我是听老爷房里的白露姐姐说的,昨夜饭后韩公子便来到老爷书房,二人一直聊到二更,最后老爷还让白露姐姐送他回去呢。”
谢无忧又道:“昨夜你从杜小姐房里出来,除了我们三人,可曾遇到别人?”
弄巧摇头道:“没有别人。我回房路上只遇见你们三人。”
谢无忧颔首,却见几名婢子远远走来,对着他们二人指指点点。
弄巧咬着嘴唇道:“谢公子,您别管她们。她们都说小姐和那个小屈有染,我呸!只会嚼舌头的贱妇人。”
谢无忧却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她们会这么说?”
弄巧闻言甚是不悦,道:“听说小屈昨儿逃跑了。她们便说是什么‘奸情败露’。哼!”
谢无忧听了这话,唇角却绽开了微妙的笑意。

附时间对照:
辰时:早上七点。
五更:凌晨三点。
戌时四刻:晚上八点。
戌时:晚上七点。
二更:晚上九点。
一刻钟:十五分钟。
半个时辰:一个小时。
一盏茶:十分钟。

请问:
1.杜小姐是不是自杀?为什么?
2.如果小姐不是自杀(哈哈我觉得上一问好废),凶手是谁?为什么?
3.凶手杀害杜小姐的动机是什么?
标签: 无忧 小姐 公子
0
答案:
解析:
2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3 00:20提供 来源:33IQ网
(2)
“快来人!郑小姐落水了!”穿白衣的文弱书生在池边焦急地喊着。老大不情愿地赶来的几个仆人丝毫不配合他的焦急,完全没有“郑王府大小姐落水”时应有表情。终于在书生强烈要求下(“真的,绝对不会看错,是小姐,快呀!”),仆人跳入池中“救人”。。。。
五分钟后,书生的脸窘得通红。本该落水了的郑小姐正好好地站在他的面前,饶有兴味。
“这、、、、”书生已然无语了。
从池子里爬出来的仆人更无语,顶着浮萍的脑袋上,两只眼睛放出想杀人的光。“第三次了,公子(岂有此理,到底要不要叫他公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十一日前,这位文弱书生也就是梁公子递上拜帖,是郑府二少爷的同学。恰好当时二少不在府中,便留梁公子暂时住下,就安排在府西的厢房。厢房边是一个池塘(那能叫池塘吗?叫湖算啦),少爷小姐们的房间也在旁边。虽然到郑王府上拜访(无非是贿赂)的客人络绎不绝,池塘这一带却别有一番幽静。
怪事发生在第四日,梁公子一日在湖边突然看见郑小姐落水,大喊大叫(主要是因为那里比较幽静没什么人)引来仆人们救人。结果救了半天,围观的人都有一堆,还是没有救到小姐,大家隐隐准备做最坏的打算了。最后跑来郑小姐的丫鬟,问怎么回事呀?三言两语才知道,郑小姐当下正好好地呆在厅里与母亲喝茶。那么落水的又是谁呢?众人窃窃私语,围观的人更多了。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当时梁公子还没有见过郑小姐,怎知道落水的就是她?于是就叫梁公子描述当时见到的女子。梁公子边描述了那女子的衣着,“碧色腰带,鹅黄衣裙,绣着一似凤鸟的图案”。那丫鬟惊道:“可不是小姐昨晚出来用膳时的衣着?”便引着大家走,来到佣人住处前,竹竿上晾着的正是梁公子描述的衣服,上面还湿湿地淌着水。
大家都不明白是怎样一回事,也就嘀咕着散了。

又过了三天吧,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一样的“落水”,一样的“救人”,一样描述了衣着(和上次不是同一件),也一样看到了衣服湿湿地晾在竹竿上。这次描述出衣着却不奇怪,因为前一天郑小姐和梁公子在同一张桌上和大家吃了晚饭,当时郑小姐就穿着那套衣服。
这次大家有点怀疑了,是不是这位梁公子那里(指指太阳穴)有点问题呀。

今天是第三次。郑小姐自己也来了。而仆人们的忍耐也快到了极限。天气挺冷的,天天往水里跳不是什么舒服事。梁公子终于看懂了仆人的脸色,不再坚持“我真的没有看错,这其中一定有玄虚。”“我怎么会骗你们呢?郑小姐刚才真的落水了呀”。低声道个歉,灰溜溜地离开了。

过了两天梁公子打算告辞,因为有一些事要办,“叨扰多日,实在过意不去啊”。
就在梁公子准备走人的那天,另一位重量级大官的公子温公子前来拜访。小道消息称此人是郑小姐的心上人(单方面)。温公子与梁公子“一见如故”,便暂时推迟行期,聊上一聊。
当时梁公子与温公子坐在梁公子厢房的二楼,正好可以看见池上一个有凉亭的小桥。而“怪事”又一次发生了,梁公子看见郑小姐走到凉亭里,凭着栏杆看金鱼,突然人一晃,就栽倒湖里去了。
梁公子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叫,温公子已经惊呼起来。梁公子心里一宽(自己果然没有精神上的疾病呀),和温公子一起跑下楼呼救。
仆人们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深呼吸,“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最终没有忍住,咆哮一声操家伙想过去砍人。
等他们赶到时,温公子已经在水里了(好家伙),因为仆人久久不来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过还是迟了。救起郑小姐时已经断了气(这大概也算是“狼来了”式的悲剧吧)。



“事情就是这样。”姚霖说完,深吸一口气。他是郑王府的食客,也是我的好朋友。
“唔,好茶。”
“你有没有在听啊!”
“怎么这样急?莫非你对那个郑小姐有意思?”我促狭地笑。
“。。。。。”
“好吧。那么我问你,郑王府最近有没有发现掉了什么贵重的东西?”
“确实是这样。郑小姐有一块祖传的玉佩价值连城,一直由她自己藏着,连郑王夫妇也不知道在哪。郑小姐去世后,那块玉佩却到处也找不到了。一个月前郑王祝寿她还戴过的。”
“嗯,郑小姐有贴身丫鬟的吧?”
“那个丫鬟也问过了,并没有见到。”
“我哪有问她有没有见到,我是问她有没有偷偷拿走呀。”
“当然不会。郑王府的所有仆人不经过户口调查是不会收用的,何况是千金小姐的贴身丫鬟?不过话说回来,这几天我看见那个丫鬟倒有些不安似的。”
“观察如此细致,原来你是对那个丫鬟有意思呀。”
“找打!”
“好,好,投降。最后一个问题:那几天郑王府有没有仆人请假离开?比如说家里发生急事需要回去之类的。”
“这我怎么会知道呢?今天我回去问问王总管吧。”
“那么请你问得具体点,记住了。”


“如何?”我立在一旁烹茶。
“有一个在厨房帮忙的杂役,大约十九岁,是XXXX人,因为父亲急病而回家去了,具体离开日期并不知道,大约就是梁公子住在郑王府那几天中一天吧。怎样?又是‘果然不出你所料’?”
“呵呵。试试这新送来的碧螺春?”
“万俟兄!”
。。。。。。

谜题部分结束
标签: 公子 小姐 落水
0
答案:
解析:
1
收藏
其他相关长篇推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