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33IQ用户点赞、收藏、评论最多的夫人长篇推理题。如果你有其他好的夫人长篇推理题,欢迎与我们分享 请发布夫人长篇推理题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9-07-06 11:57提供 来源:33IQ网
(48)
《泥地密室之谜》——南瓜头许言
开场白:
说到广义密室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卡尔的《白教堂血案》、克里斯蒂娜的《寓所之骤死》,或者二阶堂的《吸血之家》?这些密室的构成显得很简单:一片没有足迹的雪地或泥地。凶手逃离现场所面临的障碍不再是设计复杂的门、窗、锁,而是地心引力。
好吧,各位读者,摆在你们面前的,就是这么一起不可能犯罪。
死者死在一间房门反锁的房间,房间唯一的出口是窗外的一片松软的泥地。当然,平整的泥地上没有一个脚印。
以上,我是你们最亲爱的南瓜神探。
这天我接到马副的短信。马副就是我的朋友马明霞,因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警官,我称她为马副。
短信中提到的案件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决定马上去一趟现场。
一坐上车,我开始根据短信的内容思考整个案件。
范家是本市的大户人家,以钢铁业发家。祖业传至三代,先今范家的老爷范增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范芳和小女儿范翼,家中已无子嗣继承家业。范芳已婚多年,她的丈夫郑旭是一个牙科医生。范翼二十岁就出国留学,今年上半年才回国。两姐妹的生母早逝。范老爷后再婚娶了陈心美,虽说陈心美是后妈,但只比范芳大了没几岁。
昨天下午,众人聚在家中。大约下午两点,范芳提议大家打麻将。而范翼向来对这类活动不屑,管自己回房了。这样一来只剩范芳、郑旭、范夫人(即陈心美)三人。范夫人说去叫范老爷来凑桌。于是范夫人来到了范老爷平时工作的书房,在一楼的西侧。
范夫人敲门不应,房门又反锁了,以为范老爷睡着了,不便打扰只好拉着沈管家凑桌。
四人打到了下午四点五十。此时到了晚餐时间。范翼从二楼自己的房间下楼。沈管家去叫范老爷,书房里还是没人应,沈管家就用备用钥匙打开书房门,发现房门用防盗扣由内扣住了。只好叫来众人撞开房门。发现了范老爷的尸体。
当时范老爷趴在书桌上断气多时。死因是静脉注射药物过量。
房间南面的窗户窗台下是一条走廊。前几日范老爷叫园丁小王在走廊上铺设了泥土,打算把走廊改成花坛。走廊由窗台起,尽头是一条台阶通往花园的后门,该门常年不锁。
一天一夜的大雨让泥泞的走廊地面变得松软平整,上面没有一个脚印。
看来范老爷只能是自杀。死亡时间被断定为下午两点到四点。而马副根据一些线索指明范老爷没有引发自杀的动因,反而范家的众人都有杀人的动机。
凶手如何离开房间?我在脑海里已经形成了几种可以不留脚印离开泥地走廊的方法。可是还要到现场验证。
范家的花园真的非常漂亮。庭院流水,桥虹亭榭,到处一片快绿怡红。在一旁用园艺滚轮工作的园丁小王和我友善地打招呼。我表明了来意,他立马跑去叫马副。
见到马副后几番寒暄,我很快到了现场。
现场和马副在短信里的描述大致相同。补充几个细节。
房门的门框包了隔音塑胶,也就是说,通过门缝由外反锁房门的手法无法成立。房门的防盗扣没有问题,表面没有金属的擦痕,凶手利用L形金属反锁防盗扣的情况也不可能。唯一离开路径确实只可能是泥地走廊。
六米长、一米宽的走廊上没有脚印。我猜想,凶手会不会双手双脚分别支撑在走廊两边两米高的围墙上,这样一来脚不沾地也可以通过走廊。但是,两边的围墙上光滑的瓷砖否定了我的想法。
书房的窗户窗台离地五十公分。通往后门的三阶台阶离地三十公分。
我一直坚信,没有解不开的谜题,我需要的只是一些时间来思考
此时的众人已经为家产的事情争得不可开交,客厅里气氛很紧张。列夫托尔斯泰说“每个家庭的不幸是不同的。”而我见过的有钱人家都是为了钱在不幸。
之前口供都录过了。基本上在死者死亡时间内众人的活动情况是这样的:
下午两点到四点五十分,范芳、郑旭、范夫人、沈管家一直在打麻将。中间郑旭出去接了个电话,大概三分钟。范芳和范夫人都去上过厕所,大概五分钟。沈管家中间去厨房拿咖啡壶和杯子,花了十分钟。
范翼两点上楼一直在自己房里读书读到四点五十分。
园丁小王两点到四点在工作,把一部分花草移植到另一个花坛里。
沈管家透露,范夫人好像和园丁小王关系不当。小王经常找范夫人私下会面。
范夫人称小王假借商求花草种植的品种和价格问题接近她,曾经一次试图对自己动手动脚,正巧被范老爷看到,大吵一架,小王再也没敢和她过多接触。
范翼称范老爷确实为了小王的事和范夫人吵过,但是具体情况不清楚。范翼虽然到这儿一年不到,范翼觉得沈管家这个人有点喜欢搬弄是非,说闲话。郑旭曾经为了办一家私人诊所和范老爷贷了一大笔款子,现在诊所周转很困难,范老爷对此也颇有微词。
范芳的观点是,范夫人很有动机。因为她一直劝说范老爷改遗嘱。原来的遗嘱是家产范芳得35%,范翼40%,范夫人只有15%,园丁管家等佣人分得5%.,亲朋戚友5%。不过据她所知遗嘱还没来得及改。为了范老爷和范夫人吵架的事,她还找范夫人谈过,不过范夫人表现出对小王不屑的样子。
郑旭承认自己瞒着范芳向范老爷借了一笔钱。而且也承认诊所营业的困难。但是他正打算卖掉诊所再凑点钱还了钱。范老爷和范夫人吵架的事情被证实,当时大家都在场。
小王否认了范夫人的说法。事实上是范夫人先勾引他,被范老爷撞见转而诬陷自己。
线索到了这里一切昭然若揭。我很快明白了凶手的动机和手法。
那么,你明白了吗?凶手到底是谁呢?
标签: 老爷 夫人 走廊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推理推理
1
答案:
解析:
35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8-02-13 00:22提供 来源:33IQ网
(3)
人物简介:
长乐:长乐轩主人,姓名不详.
谢无忧:长乐之友,身世不详.
此二人为叙述人物,与谜题本身无关,特此提示.
另注,本文无实际年代背景,可视为架空历史.请勿考据文中风物习俗(尤其是戏剧的产生时期以及所引诗文的写作年代- -),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纠结,谢谢合作.

一、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长乐进屋的时候,只见谢无忧正靠在自己惯坐的竹椅上,拖长着腔调吟诗.
“长乐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看茶.”
长乐也不理他,径直走到跟前,把竹椅上那人掀起来,道: “久闻兵法有‘反客为主’之计,想不到今日在此领教了.可惜我这茶轩鄙陋,没人管‘看茶’,还得您亲自动手,请吧.”
谢无忧不等长乐来掀,早已闪至一旁,随手拾起一柄壶便要给长乐‘看茶’,倒是有模有样.
“请用茶.”
长乐接过茶杯正要喝,忽然间想起什么,问道: “这茶谁沏的?”
谢无忧眨眨眼,答道: “自然是我了.”
长乐一怔,讪笑着放下了茶杯,心道你谢大公子沏的茶,还真不是什么人都敢喝的,心下一面斟酌着该如何把话题岔开去.
岔开话题的却是谢无忧: “我早上刚到苏镇的时候你这茶轩就空无一人,等到现在已有两三个时辰了.难不成你是去上坟了?”
长乐知道他会问这事,爽利地答道: “我在此处无亲无故,有什么坟可上?”
谢无忧狡黠一笑,道: “这也未必.不定你会弄个什么’茶冢’之类的.”
长乐语塞.
谢无忧又问道: “那你是去做什么了?”
若遇一般人,且不说会不会像谢无忧这般追根问底,若是这么不依不挠地追问,长乐定然心生厌烦.但眼前这人却是不同的.
长乐眸光含笑,答道: “近日苏镇上来了个奇怪的人,见人就问此地是不是‘杏花村’.你说好笑不好笑?”

二、
“信否?”长乐目中带了几分玩味.
“是‘秦王为赵王击缶’的‘缶’.”信缶耐心解释道.
“恕我造次,信先生之名实在有趣得很.”这回连语气也是玩味的.
信缶不经察觉地叹了一口气.这名字确实奇异,也怪不得长乐调侃.
原来长乐清晨出门,是往醉月楼(苏镇上唯一一家客栈)去见那四处打听“杏花村”的外乡人,也就是眼前这位信缶,信先生.此人蓄有胡须,作文士打扮,言语间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使人不太舒服.
“那么长乐先生,您可是知道关于那‘杏花村’之事?”
“那倒不是.只是感到好奇罢了.恕在下冒昧,请问是谁告诉您这儿是‘杏花村’的?”
“这问题镇上已有许多人问过我了,您应该也听说一二了吧.两个月前我在钱塘渡江,遇到一名女子,她自言三年前与情人私奔离家,后遭抛弃,本欲回家奈何身染重病,便托我带信物给她父母,传达不能尽孝的悔恨,当晚她就死了.她说她家乡叫‘杏花村’,我是按着她叙述的路径寻到此地的.可是此地却不叫‘杏花村’,真是奇哉怪也.”
长乐心中暗惊.这苏镇地处偏僻,若是没有指引,一般人很难找到,这也是自己在此隐居的原因.这信缶能寻到此处,看来必有知晓苏镇的人指点.既然如此,那个女子为何却说此处是“杏花村”呢?
长乐一面思忖着,一面道:“确实奇怪.我在苏镇住了六年,从来不曾听说过什么‘杏花村’.不过,三年前与情人私奔的女子,倒是真有一个,便是苏竟家的独女.”
“是也是也,”信缶点头道, “我早先已与苏夫人约好,一会儿就去她府上拜访哩.”
长乐目光流转,道: “请允许在下同行.”
“那便出发吧.”信缶推开窗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从行囊中取出一把油纸伞.
长乐挑眉.些许小雨,清明时节惯常如此,镇上从无一人打伞,此人竟讲究到了这个地步,真是...

三、
苏竟在他女儿与人私奔后,没多久就病死了.其实他早有重病在身,在那之前缠绵病榻已逾一年,家计仅靠老妻一人维持,过得很是清苦.苏竟膝下无子,独女珍儿孝顺乖巧,出落得婷婷袅袅,本来许给了镇上望族苏平修之子苏宪.苏宪与珍儿自小相识,痴恋她已久.本来若珍儿能与苏宪结姻,或许可靠夫家的钱财供给药资,那么苏竟的病情能得好转也未可知.
总之事到如今,当年的一家三口只剩下寡妻一人了.
苏夫人受到爱女丈夫相继离去的打击,精神颇有些不正常.逢人就说她那不孝顺的女儿,如何在三年前的清明那日,趁着自己外出祭拜祖坟,父亲重病在床不能管束,偷偷与外面来的戏子私奔了去.起初只是逢人说,后来人们大多不愿听了,她便自个儿絮絮叨叨地说,情状异常凄苦可怜.长乐想起前日在镇口遥遥望见苏夫人独自祭扫祖坟的情景,不觉恻然.
苏竟家祖上是中过进士的读书人,如今虽然家业凋零,但从旧宅规制上依稀能窥知当日的钟鸣鼎食之情景.长乐与信缶来到苏竟家的时候,苏夫人的神智似乎还算清醒,她冷静地告诉他们,没有茶水可以招待,甚感歉意.
“那是三年前二月里的时候,苏平修苏老爷家做寿,请来了一个戏班子,便叫未过门的媳妇珍儿也去看戏.珍儿回来就高兴得不得了,给我讲那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什么游湖借伞,什么水漫金山.我那时哪里知道,她跟那个唱许仙的戏子好上了.”
苏夫人淡淡地讲着那陈年旧事,不意就落下了泪珠.
“后来镇上的人都开始传这事儿了,可笑我还是从隔壁芸婶那儿听来的.但是我没料到珍儿真的会跟人私奔啊!珍儿自小就懂事,她怎么会不明白这里面的事理呢?我不信啊...”
淡淡地拭去眼角的泪水,苏夫人从怀中取出一张折起来的信纸,小心翼翼地打开,极熟练,极温柔,似已无数次重复过这个动作.
“三年前那个清明,我上坟回来时,她已经走了,只留下这个.”
从纹理来看,这张纸已被折起又展开,展开又折起无数次了.信纸是很普通的,有暗红色的条框(竖排的),边角泛黄,字是端端正正的小楷,右首第一行顶格写着“勿念”二字,空了几行后,在稍左的地方写着“XX年三月初三淑珍”. “淑珍”便是珍儿的闺名.
使长乐注意的,却是那落款左方空白处的一小点墨渍,半个铜钱大小,墨色极淡极淡,似乎被水晕过,且不甚均匀.
“夫人,请恕在下唐突,可您是怎么知道令嫒与那个戏子私奔了的呢?这字条上并没有说明她的去向啊.”信缶沉吟着问道.
“我原本也是不信的.可是邻里许多人都说那天上午看见那个戏子了,说他慌慌张张地从我家里跑出来.这不是他拐跑了我的女儿,还能是谁呢?都怪我.早就知道这戏班子清明节那天离开苏镇,我还把珍儿一个人留在家.若是我那天没有出去,这些都不会发生了.可恨那日我在镇口祖坟上祭扫时,恰好亲眼看见了那戏班子出镇,我还向那不要脸的戏子打招呼问候呢.”言罢泪水又是止不住的滴落.
言语间,两人已经随着苏夫人走进了中庭.庭中一株杏花开得正好,恰是“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这棵杏树是珍儿亲手载的.原本生在后院,珍儿最是喜欢.那年这儿的老梅树枯死了,珍儿便把这棵杏树移栽了过来.大概便是二月底的事儿吧.我命苦的女儿啊...”
“对了,苏夫人,这是令嫒托我带给您的.”信缶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玉佩来.
苏夫人见到那物事,怔了好一会儿,才颤巍巍地接过玉佩,道:“这是我做姑娘的时候,我的母亲传给我的.珍儿及笄的时候我传给了她.谁知如今又......”话没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四、
“这些就是上午的事.”长乐叙述得认真,一时也忘了手边的茶水是谢无忧沏的,端过来抿了几口,倒觉得唇齿留香.
谢无忧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嘴角便轻轻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笑什么?”长乐奇道.
“噫.原来在你长乐轩里,我竟然是不可以笑的.”谢无忧挑眉.
长乐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也笑了,便起身准备去沏茶.
“长乐先生留步.”谢无忧忽地叫住长乐.
“怎么?”
谢无忧好整以暇地答道:”您的故事还没有说完呢.”
“此刻您若是想沏一壶明前龙井以飨友人,我一点也不反对.但那位苏公子恐怕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请依据文中线索:
1.判断珍儿是否私奔;
2.推理事件原貌;
3.尽可能解释所有细节.
标签: 长乐 无忧 夫人
1
答案:
解析:
2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4-06-02 08:46提供
(71)

一位女士与丈夫婚后很幸福可是没有孩子,于是领养了一个男孩,可是不巧的是,他们很快又有了一双儿女,但是夫妻两依旧对乖巧懂事的养子很好视如己出。后来丈夫病逝,留下了大量财产,夫人一人抚养孩子们长大,或许是因为太过溺爱次子的缘故,他性格乖张叛逆,学习成绩也不好,女儿资质平平不过也还是孝顺。

次子喜欢上一个风尘女子,遭到了母亲和大哥的反对,而大哥更是决绝的将其扫地出门,帮他开了一个药店来让次子维持生计,母亲对此颇有微词,后来大哥带着女友回家,女友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曾是护士,因为追求者众多影响生活,而做了百货商店收银员,不料母亲气愤拒绝了,大哥虽然有些消沉不过对母亲依旧孝顺,不过有想和女友殉情的想法,但被女友劝下,誓言两人都终生不娶不嫁。

夫人从早上开始就全身时而冷时而热,呕吐不止,唯一在家里的孩子小妹急忙找来附近诊所的医生,药师A开的药似乎很对症,很快症状减轻,第二天变好转了,恢复健康。

不想第二天在大哥上班之后夫人又一次出现这种症状,不过吃了那位药师的药后有好像没有了症状健康如初,药师见状决定明天就不来了,在早上9点送药来。

第三天早上夫人依旧是在儿子走后发病了,更加严重了,小妹想找来药师,可是却没有找到,同诊所的人也没有看见他,药也是由他的弟子送来的,情急之下找来了其他药师B或许是因为不了解病情夫人去世了,原来的药师赶来查看,让小妹报警,是下毒!

警察了解了相关情况尸检发现夫人体内有疟疾病原。并没有致命量的中毒物

而大哥的女朋友原来正是那所诊所做医生,很巧的是医师A曾经爱慕大哥的女朋友。

似乎每一个人都有动机。

是有人杀害了夫人吗?

标签: 夫人 大哥 药师
2
答案:
解析:
34
收藏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开放题 思维
于 2012-01-13 11:57提供
(17)

华威探长接到汤生夫人打来的报警电话:汤生先生被绑架了。
汤生拥有百万家产,是这个镇上的首富。探长驾车赶到了汤生的乡村别墅,汤生夫人告诉探长:"两小时前我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如果希望汤生继续活着的话,那么必须付给他20万。接到电话,我才知道汤生被绑架了,那是昨天晚上的事。"
汤生夫人说:"昨天我到姨妈家去了,今天上午才回家,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罪犯没讲过以什么方式交付赎金吗?"探长问。
"他只是让我把20万准备好,什么时候交钱,交到什么地方,他说会再给我打电话的,如果报警的话,汤生脑袋就跟身子再见了。"汤生太太抽泣着说。
探长又询问了汤生家的仆人,仆人说:"没看清不速之客的脸,好像有40多岁,戴着墨镜,帽沿压得很低,但从汤生先生把来人带进书房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人肯定是汤生先生的熟人,因为先生从不将陌生人带进书房的。"
探长见再也问不出有价值的线索,就开始了搜查。书房里没发现外人的痕迹,即使在明显是"客人"用过的咖啡杯上也没留指纹。鞋印留下了,但明显是经过处理的平底光面鞋,从这儿无法打开缺口。
"看来,罪犯是逼着汤生先生从后门出去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本台历。"探长对汤生夫人说,"这上面潦潦草草地写着7891011。夫人,昨天你离开汤生先生之前,看到过台历上有这些数字吗?"
"没有,汤生没有往台历上记事的习惯。"
"那么说明这数字非常重要,很有可能,这数码代表罪犯的名字,或是罪犯的地址。夫人,你知道汤生先生得罪过哪些人?或者你提供一个可疑分子的名单给我......"
"舒克、麦特、加森、查利......可是,汤生得罪的人不一定就是绑架者呀!"汤生夫人不解地问。
探长笑了笑说:"你已经把罪犯告诉我了,罪犯就是加森。"
你能推理出探长是怎样判定的呢?

标签: 夫人 别墅 乡村
7
答案:
解析:
3
收藏
其他相关长篇推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