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精品
于 2015-01-13 22:23提供
一般
(74)

  某公司的办公楼是一栋6层的写字楼。由于公司通宵营业,所以部分员工必须值夜班。大楼的 1,3,5,6层有人值夜班,灯是亮的,2,4层则是一片漆黑。楼中的人分别是6楼的业务经理刘华盛,5楼的清洁工江不惑,5楼的值班白领女士任晓芬,3楼的值班白领女士张玉淑,1楼的电源管理人陈恭。
  5楼报表科的任晓芬在办公室上网。身后的办公室的门缓缓的被推开。“谁啊?”听到动静的任晓芬回头望去,只见门静静的开了一道缝,并不见人影。
  任晓芬不禁吃了一惊:“奇怪,门刚才分明关好了啊!”任晓芬一边嘀咕着一边来到门边,她开门向走廊里望望,走廊里黑漆漆的,一个人也没有。任晓芬轻轻拍了拍胸口,算是给自己压惊。接着就关上门,继续上网和化名“小玉”的人聊QQ。
  就在这时,门把手又一次缓缓的旋转了起来,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黑暗中隐约露出一张鬼面具似的脸!
  沉静在QQ世界里的任晓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很快,门被完全推开了!一个带着恐怖鬼面具,穿着漆黑斗篷的身影静静的飘了进来,手里亮晃晃的分明是一把雪亮的斧头。转眼间,那个神秘男人已经来到了任晓芬的背后。
  任晓芬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她停下了敲打键盘的手,慢慢的扭转头去,当她的目光扫过桌子上的镜子时,镜子里居然浮现出一张扭曲变形恐怖异常的脸。任晓芬完全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傻了,她张大嘴,一时却发不出声来,只感觉全身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说时迟那时快,神秘人慢慢的举起斧头,眼看就要落下,“啊——”任晓芬终于在最后关头叫出声来,随着划破夜空的凄厉叫声,任晓芬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听到惨叫,正在五楼休息室休息的江不惑大爷一下子从沙发坐了起来。他冲出门,看见一个黑影从从报表室冲出,跑下楼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查看任晓芬的情况。
  江大爷摇醒了任晓芬,任晓芬还是忍不住的全身打颤,“鬼,鬼要杀我……”见任晓芬来回就这么两句话,江大爷知道她是吓坏了,一时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先追下楼去。
  追到二楼时,江不惑在撞上了陈恭。
  “江大爷,什么事这么急啊?小心摔了!”陈恭显然是吓了一跳。
  江不惑:“你刚才看见一个带着鬼面具的男人吗?”
  陈恭:“没有啊,我只看见一个长头发的男青年从楼上下来,走出大门去了。我还以为那是公司的客户呢。”
  江不惑丢下一脸迷惑的陈恭,赶紧跑出门外,可大楼外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三楼值班的张玉淑扶着还在哭的任晓芬从楼上下来,接着下来的还有怒气冲冲的业务经理刘华盛。
  刘华盛:“刚才发生什么事?怎么闹哄哄的!”
  任晓芬:“刚才有个带着鬼面具的男人闯进我的办公室!”
  刘华盛一脸怀疑的看着任晓芬:“戴鬼面具的男人?”
  江不惑:“我也看到了那个男人。我听见任晓芬的惨叫,便赶出来。接着追那个神秘人下楼,却没有赶到。”
  刘华盛冷笑一声:“江老头,莫不是你看见了你那宝贝儿子吧!”
  江不惑气得发抖:“你……”
  张玉淑:“刘经理,对老人口气尊重点。别人怕你,我可不怕。”
  江不惑哼了一声,转身不说话。
  张玉淑自言自语:“奇怪,我为什么没有听到任晓芬的惨叫呢?”
  陈恭:“我们公司的隔音效果特别好,隔了楼层,多大的声音也听不到的。我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我是来三楼找张玉淑有事才上楼的。”他暧昧的搂住了张玉淑的肩膀,“结果看见一个陌生男人和我擦肩而过,跑出公司大门去了。”
  任晓芬尖叫起来,“一定就是那个男人!他取下了面具,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听到这个,张玉淑不由害怕起来:“我也是一个人在3楼值夜班。要是碰到了那个带鬼面具的男人,那该怎么办?”
  陈恭拍拍她的肩膀,“有我在呢,不要怕。”
  这时,刘华盛发话了,“肯定是什么人混进来搞的恶作剧,现在没事了,大家回办公室继续值班。以后少看点恐怖电影!”
  刘华盛转过身去后,张玉淑向他做了个鄙视的手势。
  然后,大家各自转身离去,陈恭趁人不备,向张玉淑挤了挤眼睛,“等会网上见!”


  两天后的深夜,大家还是以同样的格局在公司值班。办公楼的大门虚掩着。1层的电源管理室里,长相颇为英俊的陈恭在上网聊天。陈恭的网名叫“小恭”,正在和本楼3层的相貌平平的张玉淑(网名:小玉)QQ视频聊天。
  “小恭:咦?老婆,三楼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值班吗?”
  “小玉:是啊,这里就我一个人。”
  “小恭:怎么会,有个男人站在你的身后!”
  “小恭:他还拿着一把斧头!”
  视频中,张玉淑吓了一跳,缓缓的回头去看。
  “啪”一把斧头砍下,然后整个视频就断了。
  ……
  张玉淑倒在电脑不远处,头上血迹斑斑,周围有大片溅射状血迹血迹,一个带着鬼面具的男人用沾满鲜血的斧头,将抽屉的锁砍坏。
  接到报案电话后,警察马上赶到办公楼,并对现场进行了勘查。
  验尸报告:死者张玉淑被凶手用利器砍中身体多处,因大量失血而死,死亡时间大约为深夜12:00到12:10之间。在二楼的厕所里,江不惑找到了粘满血的斧头和鬼面具。

  问话①:
  陈恭:我是负责在1楼的电源管理室值班的。因为无聊,我一直在和3楼的张玉淑QQ视频聊天。因为聊天时有时间记录,所以我可以精确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在11:58的时候,我通过视频看见有个男人站在玉淑的后面。那个人带着面具,我看不清相貌,只发现他手里拿着一把斧头。我连忙叫她注意。她回头去看时,那人却一斧头砍来。幸好玉淑躲开了。那斧头好像砍到了她电脑的某个部件,我QQ上显示视频聊天中断。
  林栋:我们检查现场的时候,发现是电脑的电源插座被砍断。
  陈恭:QQ中断时大约是12:00。当时情况紧急,我找了根棍子当武器就连忙往3楼冲。在2楼楼梯处,我遇到了一个戴着鬼面具,拿着把斧头,浑身血淋淋的男人,这个人一定是凶手!当时我担心在3楼遇袭的玉淑,没有去追他,先赶到了楼。一进去,发现玉淑倒在地上,头上正在流血。我抱起玉淑,那时她还没有死。她挣扎着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声音很轻,根本听不见她说的是什么。最后,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指了指她桌子的抽屉。我这才发现桌子上那个带锁的装钱抽屉已经被砍坏了,里面空空的。那个凶手一定是冲着钱来的。
  林栋:我查询你们聊天记录时,发现你们互称老公老婆,你们是什么关系?
  陈恭:我们俩是恋人,感情一向很好。警长,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帮玉淑报仇啊!
  林栋:当时还有其他人和张玉淑聊天吗?
  陈恭:有。她说她还和5楼值班的任晓芬聊天。
  林栋:QQ视频中断的时间是午夜12:00,但你为什么12:10分才报警?
  陈恭:当时情况紧急,我是急着想去救她啊!后来玉淑死了,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所以延误了报警时间,这个你们应该可以理解吧?
  林栋:我们赶到时,发现你身上都是血,这是为什么?(镜头转向陈恭,描绘他身上的血迹,重点描绘他鞋子处的一道溅射性血痕)
  陈恭:那是我抱玉淑的时候染上去的。我不是凶手,因为张玉淑遇袭的时候,也就是QQ视频中断的时候,我正在和她聊天呢,有聊天记录可以作证的。再说,我又不缺钱,为什么要冒着杀人的风险,而去抢那点钱呢?
   问话②:
  任晓芬:同样的事情前天在我身上也发生过,当时我被吓晕了过去,不过那个人并没有伤害我,而是逃出了大楼,现在想起来还后怕呢。
  林栋:听说案发前,你和张玉淑一直在QQ聊天,是这样吗?
  任晓芬:你们怎么知道的?不错,凶案发生时我正和张玉淑聊天。大约在12:00点吧,我发的消息她突然不回了,然后她就掉线了。大概过了10分钟,陈恭冲上来说,张玉淑被带着鬼面具的男人杀了。当时他浑身是血,吓死人了!
  林栋:你和张玉淑关系不错吧?加班的时候还忙着聊天。
  任晓芬:我是个新人,到公司任职才不到一个月。公司里大部分人我都不认识。但我和张玉淑比较谈得来。这几天,玉淑常常找我谈心,是有关她男朋友陈恭的事。张玉淑说,他们两人谈了2年的朋友,但后来陈恭好像有了新的对象,提出和她分手。张玉淑当然不肯了。不过,这几天他们突然又和好了。原因张玉淑没有告诉我,但她得意的时候说漏过嘴,好像是她抓住了陈恭的小辫子,陈恭不得不听她的话。
  林栋:当时你和清洁工江不惑同在5楼,你们是不是在一起值班呢?
  任晓芬:不是的。我在办公室上网,而清洁工江不惑在休息室睡觉。警长,我心里总有个疙瘩,不知道该不该说。
  林栋:你不要有顾虑,有什么情况就尽管说。
  任晓芬:是这样的,陈恭上楼告诉我张玉淑出事后,我连忙去找江不惑。结果敲了半天门,他也不应。大概敲了快3分钟的门,他才慢悠悠的来开门。他平时睡觉都很容易被喊醒的,这次肯定有问题。
   问话③:
  刘华盛:平时这个抽屉里也就放些零散的钱,大约几千块。但是,凶案当晚,因为本公司内部运作问题,这个保险箱中一共存放了2万元现金。也不算很多吧,不过,对一般人来说,算一笔很大的数目了。
  林栋:公司内部有人知道这件事吗?
  刘华盛:除了我以外,应该就只有清洁工江不惑知道,他是公司的老人,很多事情他都清楚。我听说他因为儿子做了坏事,而欠了别人一大笔钱,你说他会不会为了这2万块铤而走险?其实,我们有一套秘密的安全措施。就是当保险箱中存放大量现金时,我们大楼外部的秘密摄像机就会开启。所有进出大楼的人员全部会被录下来。但检查录像带后,发现凶案当晚,没有一个人进出大楼。这一套安全措施,本公司员工都知道,但他们应该不知道昨晚开启了。
  林栋:也就是说,凶手就是公司值夜班的其中某一人。
  刘华盛:尽管我不想说,但事情确实是这样。
  林栋:被害人张玉淑的情况你熟悉吗?
  刘华盛:我跟她还真的不熟,不过她的男朋友陈恭我认识。那可不是个什么好人。前段时间他负责公司的装修工程,黑了不少钱呢!但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帐,公司查了一次,居然没查出什么漏洞来,真是有本事。
  林栋:案发当时,你都在干什么,有谁和你在一起?
  刘华盛:晚上10点,我去各个办公室检查过,一切正常。之后,我就一直在自己的办公间处理文件,没有出来过,也没有人来找过我。
  林栋:你身为公司的经理,你认为公司中有人暗暗的恨着张玉淑吗?
  刘华盛:(很虚伪的摇摇手)绝对没有。张玉淑人缘很好,大家都很喜欢她。失去她是公司的一大损失。(他话虽这样说,但脸上却带着笑意)
  林栋:张玉淑遇袭的时候,正在和她的男朋友陈恭视频,同时也和五楼的同事任晓芬QQ聊天。你们公司准许员工在加班时这样做吗?
  刘华盛:我们公司业务特殊,有些部门需要人通宵看守。但值夜班的人不需要工作的,他们只是待在公司,以防某些特殊情况。
   问话④:
  林栋:公司的保险箱中存了2万元,你知道吗?
  江不惑:(表情不自然,手一直捂着身上的某个地方)虽然没人告诉我,但我猜得出保险箱中存了大笔钱,因为那晚,业务经理李华盛的神情好像不一般。那些小毛头看不出来,但我在这里待了十年了,这点还是能猜出的,不过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别人。
  林栋:听说两天前,你见过凶手一面。
  江不惑:是的。我因为凌晨五点要打扫办公楼的卫生,每晚都在5楼休息室的沙发上睡觉,而休息室离任晓芬办公室很近。那晚我睡得不熟,所以听到了任晓芬的惨叫。我立马赶了过去。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带着面具的男人从门里跑下楼梯去了。因为面具遮住了长相,斗篷掩饰了身材,我连那人是胖是瘦,也没能认出来。我先去查看任晓芬的情况,所以晚了一步,没有追到。然后在二楼楼梯处碰见正在上楼的陈恭。
  林栋:听说是你在二楼的厕所里发现了凶器?
  江不惑:(语气含糊,好像掩饰了什么)是的,就在二楼的厕所里,我发现了一把满是血的斧头。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沾着血的面具。
  林栋没有说话,微笑的看着江不惑。
  江不惑不敢和林栋的眼神对视,神情显得更为惶恐了:警,警长……我……我交代(哆嗦着从身上拿出一个纸包)当时我还在附近的抽水马桶里找到了2万块钱。
  林栋:江不惑,案发当时,你在哪里?
  江不惑:当时我一直在五楼的休息室休息。钱,我是在打扫二楼厕所时才发现的。警长,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凶手。
  林栋:江不惑,你是公司的老人。你能不能告诉我,公司中有谁暗暗里恨着张玉淑吗?
  江不惑:(偷偷的瞟了周围几眼,确定没有人偷听)业务经理刘华盛这个人,你们可得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人可恨死张玉淑了。以前刘华盛在公司里横行霸道,见谁欺负谁。张玉淑便整了他一下。张玉淑的财会很厉害,她在总公司来查账的时候,偷偷将账本上的一些数字改了,栽赃在刘华盛头上,结果刘华盛挨了上头一顿狠批。刘华盛知道张玉淑的厉害后,从此在她面前收敛了几分。但我知道,只要逮着机会,他绝对不会对张玉淑手软。

谜题:请问,凶手是谁?

标签: 公司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三星题推理
0
答案:
解析:
5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