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社交網站直接登錄
×
條@我的評論,查看@我
條新私信,查看私信
條新評論,查看評論
位新粉絲 查看粉絲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原創
於 2019-07-19 12:13提供
極易
(97)

七月初,相比起燥熱煩悶的城市,這個偏僻的小鎮顯然寧靜祥和得多。因為休學旅行的緣故,我和同學阿傑同時選擇了這裡,畢竟我們都喜歡清凈。

雖說這裡氣氛很平和,但來此之前,我們就聽說這個小鎮上住著一位隱居的巫師。據說他掌握許多秘術,可以瞬間移動、易容換型。

不巧的是,在我們到達這個地方沒多久,就發生了命案。死者就住在我們樓上的旅店,是一位年輕的舞女,因為容貌出眾而在小鎮小有名氣。

她的死狀過於凄慘,血色已經蔓延了整張床單。我剛想上前去仔細觀看,阿傑就緊緊拽住我的手臂,一隻手捂住我的眼睛:「小姑娘就不要看了。」

阿傑的父親正好在,面容十分嚴肅,在悶熱的房間里用手帕抹著額頭。

發生了這樣的事,鎮長顯得很煩躁,他面容白凈,不時伸手隨意地抹去鼻樑兩側的汗珠。在案發現場來回走著,不時彎腰尋找線索。

緊隨其後的是一聲尖叫。在場的警官衝下去,旅店後方的小河邊,浣衣女小曼已經暈倒在地。在她將要清洗的衣服邊,是一些完整的內臟,一條帶血的腸子被一塊尖銳的石頭卡住。我有些難受地偏過頭,強忍住嘔吐的慾望。

「哎,說了不要來嘛,你好好休息吧。」阿傑皺著眉將我帶走了。

我做了個噩夢,夢見巫師用奇怪的法術迷惑住舞女,殘忍地將她殺害並分屍。

當我醒來,阿傑正坐在我們的行李箱上。他手裡是幾張照片,好像是事故現場的照片。不愧是警長的兒子啊,連這種東西都能弄到手。他的夢想是成為出色的警探,為了實現目標,他一直跟在他父親後面學習,做事已經有模有樣了。

「案發現場找到了一塊五彩石,附近沒有屠宰場,那些器官應該是死者的。」他看著我,很認真的樣子。「小一,你覺得那塊五彩石是幹什麼的?」

「像是裝飾在手杖上的寶石。」看著照片上那周邊圓潤得沒有一絲稜角的石頭,我如是道。「話說,鎮長怎麼親自來了,這種事不是交給警官負責么?」

「據說案發當時,他就在這棟旅館。」

當我把夢境講給阿傑后,他用手指輕輕地彈了我的腦袋。「那只是傳說。」

旅館老闆娘被帶走了,只剩下浣衣女小曼還在看店。樓上的房間已經被封鎖,因為小鎮就這一家旅館,所以店鋪還沒被封鎖。只可惜,案發後,這裡好幾天都沒有任何生意了。

「鎮長是不是總來這裡喝酒?」我漫不經心地問著,小曼緊張地看著我:「你是什麼人?」

「我是個學生,放假出來玩玩。你別緊張啊,我隨便聊聊。」我說的是實話。看見我衣服上的校徽后,她似乎猶豫了一下,「沒什麼。鎮長他不經常來,經常來的是那個舞女小晴。」小曼似乎是個挺多嘴的人,年紀跟我差不多大,有話可說,慢慢對我放下防備之心,開始滔滔不絕。說小晴這也算拜鎮長所賜。

鎮長原來是個屠夫,沒讀過什麼書,因為領導小鎮富了起來,就漸漸有了威望。但是,小鎮的致富之道是難以啟齒的黃色事業,有很多年輕的姑娘為了成名致富,就當了舞女。

看偵探小說看多了,我總是亂開腦洞。「小曼,鎮長是不是私生活不檢點的那一類啊。」

「這個我不懂。不過,他平時西裝革履的,挺親近民眾的。為人也挺低調,不帶什麼首飾,他家我去過,裡面都是寶石...」說著說著,小曼感覺說多了,就開始委婉地逐客。

回到臨時住所,阿傑好像查到了什麼。他的手裡多了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小晴生前表演的照片,照片上的她嫵媚動人,穿著暴露的舞服,令我們眼前一驚的是,她的腰帶上鑲著一塊炫目的五彩石。與此同時,我們都注意到了第一排熟悉的身影。因為第一排離舞台很近,可以清晰辨認出這個人是鎮長,西裝革履,戴著眼鏡,十分文雅的樣子。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阿傑也似乎有了自己的猜測。

我說。「哎,阿傑,你說這件事會不會真的是巫師乾的?」他和上午一樣,用食指輕輕彈我的頭。「你可不是這樣想的。」我微微一笑。

第二天,我就打算回家了。

臨行前,阿傑發出感慨。「看來我要對你改觀了,有些時候,看看小說開腦洞也挺好的。」

問:我懷疑鎮長是否有根據?

標籤: 鎮長 照片 小鎮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看完的好題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
2
答案:
解析:
77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