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社交網站直接登錄
×
條@我的評論,查看@我
條新私信,查看私信
條新評論,查看評論
位新粉絲 查看粉絲
偵探推理 長篇推理 選擇題 思維
於 2011-10-28 05:00提供
較難
(77)

陳永仁是中央反貪局派到廣東去協助調查當地國家機關貪污受賄案件的。他到廣州兩個多月,已和當地政府官員、法院、警察局等各處人員都混得極熟,似乎跟每個人都有共同的愛好、共同的話題。他和警察局長楊錦榮、市長辦公室秘書劉建明一起去乳源雲門寺拜過佛,和中級人民法院書記黃至誠常常一起逛茶館,打過高爾夫;到海關副關長沈澄家裡參觀他的油畫收藏,還有找到同是武俠和燈謎愛好者的警察局探員韓琛,兩人常一起切磋新謎、談金論古--韓琛在家裡排行第七,所以大家昵稱他小七。
幾個月後,陳永仁的調查取證工作有了一點進展,但是4月10日下午,陳永仁發現被殺死在他廣州的臨時住處。接到報案后,楊錦榮和韓琛都十分震驚,倆人立刻坐上警車飛馳而來。
楊錦榮:「怎麼會這樣?難道他已經找到什麼貪污證據了?」
韓琛:「不知道,沒聽他提起過。他的嘴可嚴了……頤和園路5號3單元3041……原來他住在白雲小區啊。雖然跟他混了那麼久,我還真沒去過他住處呢。」
「嗯,我也是。希望能找到點什麼證據吧。」
小七想著前兩天還和陳永仁一起打羽毛球,弄得自己現在右臂酸疼,動一動都困難,沒想到此時陳永仁卻已經離他們而去了。正想著,警車在白雲小區3單元前嘎然而止。楊錦榮快步衝進大門,直奔四樓而去。韓琛和其他探員緊隨其後。
死者仰面躺在地上,胸口插著一把水果刀,鮮血流了滿地。法醫初步判斷致命傷即為這胸口的一刀,另外右手腕外側也留下了一刀鋒利的割痕。這兩處傷口確認為幾乎同時留下。死亡時間在下午1點半到3點半之間。
屋子裡一片凌亂,像剛經歷了一場大洗劫,抽屜全開著,文件紙片飄滿一地,一幅畢加索的仿製品被拆得四分五裂,衣箱被拖到床上,衣服散亂一地,其中夾著一張他和黃至誠打高爾夫時的照片。梳妝台上的那尊瓷佛默默注視著這場罪惡。連他前兩天剛買回來的小盆景都被砸得粉碎。
在混亂的現場中發現一封死者寫給妻子的信,寫完了,但還沒有發:

親愛的妻:

來廣州三個多月,非常想你。你接到信的時候,我大概快要回家了。上周寄給你一個包裹,不知是否收到,在深圳買的紀念品,你一定會喜歡的。明后兩天我可能要到佛山去,我會給你寄明信片的。另外,我有一個大學同學在湛江,可是我把聯繫方式忘在家裡了,麻煩你到裡屋書桌右上角的通訊錄里去幫我找一下,呵呵,其實這事打電
話跟你說就行了,我這個人還是這麼羅嗦……
BTW:我要的那本《雲聖劍(下)》幫我借來了沒有啊?


4月10日

信紙上還有些血跡。楊錦榮看了看信,長嘆一口氣,遞給韓琛說:"小七,你去幫他寄了吧……"。
這時警員帶來一個老頭,看樣子沒七十也有六十了。
「今天有什麼人來找過陳永仁嗎?」
門衛翻開值班記錄顫巍巍道:「有3個人來過。一個是沈澄,下午1點10分來的,1點半就走了。黃至誠,下午2點半到,2點45分離開。劉小芳,下午3點45分到,過了約莫半小時就聽她跑來說殺人了,我們就一起報警了。」
「只有這三個人嗎?你下午一直沒離開過傳達室?」
「這個……」老人想了想說,「我大概去上過廁所吧,好像是第二個人來之後不久,回來的時候看到一個人在樓前走來走去,大概是找房
間吧,我們這裡的單元牌子都舊啦,看不清楚啦,其實跟我問一聲不就行了……結果沒等我過去他就進了樓,所以就沒有登記……」
小七忙問:「看清楚他的樣子了嗎?」
老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老啦……」
經調查,這三個人都互相認識,但三人皆聲稱不知道其餘兩人來過。其中沈澄是左撇子。
由於現場沒有其他發現,楊錦榮只好撥通了陳永仁家的電話,告訴他妻子李心兒陳永仁被殺的消息。順便想打聽打聽李心兒是否知道陳永仁在這裡的偵察活動到底取得了什麼證據。從李心兒那裡得到的消息大概是這樣的:
他平常很少跟我說工作上的事,可是昨晚上他一反常態給我打了好久的電話,說了很多奇怪的事,什麼有個姓沈的外甥開了個公司走私,有個叫什麼至誠的好像在哪兒國企改革的時候收了賄,有個人的女兒逃稅,還有什麼的……都是我記性不好,阿仁當時一定是預感到有危險才跟我透露這些事情,我、我卻沒有記住,嗚嗚——」
韓琛在那兒獃獃的看著死者,回憶起不久前還和他一起談虎商燈,幾乎要哭了。「別楞著呀,小七,」楊錦榮邊說邊拍著他的肩膀,「看看又看看手上的信:奇怪,這個《雲聖劍》好像沒聽過啊。他問警長:「你知道有《雲聖劍》這本武俠小說嗎?」
警長莫名地搖搖頭:「我從來不看武俠小說。」
幾天後,案件告破。
請問兇手、動機和線索。

標籤: 永仁 下午 大概
該題最近被收錄於題集 偵探推理題
2
答案:
解析:
3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