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侦探推理 长篇推理 选择题 思维
于 2011-10-28 05:00提供
较难
(77)

陈永仁是中央反贪局派到广东去协助调查当地国家机关贪污受贿案件的。他到广州两个多月,已和当地政府官员、法院、警察局等各处人员都混得极熟,似乎跟每个人都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他和警察局长杨锦荣、市长办公室秘书刘建明一起去乳源云门寺拜过佛,和中级人民法院书记黄至诚常常一起逛茶馆,打过高尔夫;到海关副关长沈澄家里参观他的油画收藏,还有找到同是武侠和灯谜爱好者的警察局探员韩琛,两人常一起切磋新谜、谈金论古--韩琛在家里排行第七,所以大家昵称他小七。
几个月后,陈永仁的调查取证工作有了一点进展,但是4月10日下午,陈永仁发现被杀死在他广州的临时住处。接到报案后,杨锦荣和韩琛都十分震惊,俩人立刻坐上警车飞驰而来。
杨锦荣:“怎么会这样?难道他已经找到什么贪污证据了?”
韩琛:“不知道,没听他提起过。他的嘴可严了……颐和园路5号3单元3041……原来他住在白云小区啊。虽然跟他混了那么久,我还真没去过他住处呢。”
“嗯,我也是。希望能找到点什么证据吧。”
小七想着前两天还和陈永仁一起打羽毛球,弄得自己现在右臂酸疼,动一动都困难,没想到此时陈永仁却已经离他们而去了。正想着,警车在白云小区3单元前嘎然而止。杨锦荣快步冲进大门,直奔四楼而去。韩琛和其他探员紧随其后。
死者仰面躺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鲜血流了满地。法医初步判断致命伤即为这胸口的一刀,另外右手腕外侧也留下了一刀锋利的割痕。这两处伤口确认为几乎同时留下。死亡时间在下午1点半到3点半之间。
屋子里一片凌乱,像刚经历了一场大洗劫,抽屉全开着,文件纸片飘满一地,一幅毕加索的仿制品被拆得四分五裂,衣箱被拖到床上,衣服散乱一地,其中夹着一张他和黄至诚打高尔夫时的照片。梳妆台上的那尊瓷佛默默注视着这场罪恶。连他前两天刚买回来的小盆景都被砸得粉碎。
在混乱的现场中发现一封死者写给妻子的信,写完了,但还没有发:

亲爱的妻:

来广州三个多月,非常想你。你接到信的时候,我大概快要回家了。上周寄给你一个包裹,不知是否收到,在深圳买的纪念品,你一定会喜欢的。明后两天我可能要到佛山去,我会给你寄明信片的。另外,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在湛江,可是我把联系方式忘在家里了,麻烦你到里屋书桌右上角的通讯录里去帮我找一下,呵呵,其实这事打电
话跟你说就行了,我这个人还是这么罗嗦……
BTW:我要的那本《云圣剑(下)》帮我借来了没有啊?


4月10日

信纸上还有些血迹。杨锦荣看了看信,长叹一口气,递给韩琛说:"小七,你去帮他寄了吧……"。
这时警员带来一个老头,看样子没七十也有六十了。
“今天有什么人来找过陈永仁吗?”
门卫翻开值班记录颤巍巍道:“有3个人来过。一个是沈澄,下午1点10分来的,1点半就走了。黄至诚,下午2点半到,2点45分离开。刘小芳,下午3点45分到,过了约莫半小时就听她跑来说杀人了,我们就一起报警了。”
“只有这三个人吗?你下午一直没离开过传达室?”
“这个……”老人想了想说,“我大概去上过厕所吧,好像是第二个人来之后不久,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在楼前走来走去,大概是找房
间吧,我们这里的单元牌子都旧啦,看不清楚啦,其实跟我问一声不就行了……结果没等我过去他就进了楼,所以就没有登记……”
小七忙问:“看清楚他的样子了吗?”
老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老啦……”
经调查,这三个人都互相认识,但三人皆声称不知道其余两人来过。其中沈澄是左撇子。
由于现场没有其他发现,杨锦荣只好拨通了陈永仁家的电话,告诉他妻子李心儿陈永仁被杀的消息。顺便想打听打听李心儿是否知道陈永仁在这里的侦察活动到底取得了什么证据。从李心儿那里得到的消息大概是这样的:
他平常很少跟我说工作上的事,可是昨晚上他一反常态给我打了好久的电话,说了很多奇怪的事,什么有个姓沈的外甥开了个公司走私,有个叫什么至诚的好像在哪儿国企改革的时候收了贿,有个人的女儿逃税,还有什么的……都是我记性不好,阿仁当时一定是预感到有危险才跟我透露这些事情,我、我却没有记住,呜呜——”
韩琛在那儿呆呆的看着死者,回忆起不久前还和他一起谈虎商灯,几乎要哭了。“别楞着呀,小七,”杨锦荣边说边拍着他的肩膀,“看看又看看手上的信:奇怪,这个《云圣剑》好像没听过啊。他问警长:“你知道有《云圣剑》这本武侠小说吗?”
警长莫名地摇摇头:“我从来不看武侠小说。”
几天后,案件告破。
请问凶手、动机和线索。

标签: 永仁 下午 大概
该题最近被收录于题集 侦探推理题
2
答案:
解析:
3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