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2022热门原创长篇推理题

2023-01-06 11:41:45

#518708

我是星野绿,之前介绍过了,我是受到了时间诅咒的罪人,我永远,永远都不会死。活到这么久,我也已经很累了。我翻开自己陈旧的回忆录,上面记载着我以前的所有事迹。我的目光被其中一页吸引了,那段往事渐渐浮上心头。
1962年,我正在大洋洲旅游,穿着一身中性的服装非常帅气,路人常常把我认成男性。我的亲戚在英国开了个畜牧场,养了很多羊。那天我在雨林里冒险时,她给我打了电话,她告诉我她养的羊出了问题,好像有点精神错乱,走路姿势也很奇怪,希望我过去帮她看看。我告诉她我几周后便回去帮她。
不巧我在雨林里迷了路,便到处瞎撞,走了几天我的食物和水都快耗尽了,就在我濒临绝望之际,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像是村落的地方。迷糊中我看见似乎有人向我走来,他告诉我他们是名叫Fore的部落。我向他说明了我的情况,并请求他给我些水喝,他答应了,带着我走进部落中。
喝到水之后我清醒了,带我进来的人很友好,他表示愿意带我在部落里逛逛,虽然我语言不通,但通过他的肢体语言,我明白了这里很偏远,稍微不留心就会迷路,我算是幸运的了。逛过一圈之后,他把我在部落里安顿下来,便离开了。
晚上我收拾好房间,正对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观察自己,头发乱蓬蓬的,脸也黑黑的。正当我对着镜子时,之前带我进来的人走进我的房间,他告诉我,明天有一场女性的葬礼,既然我到了他们的部落,我就是他们的一份子了,他让我务必来参加。我正要答应,后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吓出了一身冷汗。
请问:下一步我该做什么呢?

A、把男子偷偷杀掉

B、告诉那名男子我是男的

C、好好睡觉,明天参加葬礼

D、在明天举行葬礼前偷偷溜走阻止部落举办葬礼


#519087

网红

上午7:30分,我们接到报案,说是有人目睹了杀人事件,随后我们很快的就赶到了现场。

这次的死者是位知名的网红,最近似乎有他背着女友跟别人的女友亲热的传闻,有不少人想要扒出决定性的线索。

被害者住在XX小区的五楼,被人用绳子绑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背对着窗户,现场一片狼藉,似乎有人在翻找着什么,邻居表示7:05的时候这个房间里很吵,不知道是不是进小偷了。

死亡时间是7:00~7:30,被害者头部受到钝器击打,这个钝器被确认了是旁边的酒瓶,已经碎掉了,发现了不属于被害者的指纹,随后发现在被害者胸部被刀子刺中,在刀子上没有发现指纹。

被害者体内有发现迷药残留。

根据走廊的监控显示,只有三个人出入过被害者家:

上午7:00,一个带围巾的女生敲响了被害者家的门,随后被害者给她开了门,十分钟后,带围巾的女生出来了,围巾似乎缩短了几圈。

上午7:15,被害者的女友来了,用钥匙打开了门,五分钟后,女友平淡的走出来了,门没锁。

上午7:25,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来了,由于女友没关门,所以他直接推开了门,五分钟后,他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报案人是一个可疑的摄影师,当时在离被害者家较远的树上对着窗户拍照,在7:29时拍下了一张照片,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手里拿着碎裂的空酒瓶(没有带手套之类的东西)看着摄像头,在他的对面就是被绑着的被害者。

结合以上信息,请问嫌疑最大的是谁?

A、凶神恶煞的男人

B、可疑的摄影师

C、被害者的女友

D、带围巾的女生


#526190

某天傍晚,一个全身伪装过的情报人员拿着微型胶卷,被敌军一路追杀,他在附近把伪装的衣物胡子假发脱掉,扔进了草丛,大摇大摆地去医院假装看病,敌军闯入这家医院进行搜查,但是他们不知道情报人员的长相,只知道他身上藏有微型胶卷,敌军在现场大声喧哗,所有的人都要先排队接受盘问和搜身,没有问题的人按顺序到对面排队,最后由门口的岗哨再检查一遍方可离开。

情报人员愁眉不展,这时正好有个护士从他身边走过,他问了问她男厕所的方向,护士告诉了他。情报人员从男厕所出来,准备排队等待搜身,这时他看到队伍那边的玻璃窗下正好有个花坛,但是花坛边有重兵把守,情报人员顺利地通过了第一轮搜身,站到对面去了,这时一个医生路过,他情急之下说自己胸闷,医生医者仁心,很耐心地用听诊器检查他的身体,没发现什么问题后,情报人员说大概自己太紧张了。

顺利通过第二轮门口岗哨的检查,但是情报人员心事重重,他无意识地走到花坛这边,却被士兵一把推开,并斥责他快点滚,就在心烦意乱的时候,他看见刚才的那位医生和那位护士一起并排走着出现在门口岗哨这边,正巧一个骨折的男人刚好完成第二次搜身出来,他跑过去狠狠地打了人家一顿,还恶人先告状,说是骨折的男人先撞的他,骨折的男人痛哭流涕,大声哀嚎,说自己的腿又疼了,那位医生和那位护士闻讯而来,纷纷指责情报人员。

情报人员见情况不对,立马逃掉了,心想好在命保住了,更重要的是,他突然哈哈大笑,从裤兜里摸出了先前藏在某个神秘地点的微型胶卷。

微型胶卷到底藏在了哪里?

A、护士身上

B、情报人员肚子里

C、窗户外的花坛

D、医生身上


#519125

杰克出门晨跑时发现对面邻居玛丽阿姨家的玻璃碎了一地,杰克担心是不是有人入室抢劫,去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应,发现门没锁杰克就直接开门冲了进去,玛丽阿姨就倒在一楼客厅的血泊里,杰克立马报了警并等待警察赶来。
警察勘验现场表示死者的死因是头部遭到撞击,死亡时间是在凌晨3点到5点,现场提取到的完整的鞋印有四种,分别是:玛丽阿姨自己的拖鞋印,玛丽阿姨儿子的拖鞋印,一组陌生男人的胶鞋印和报案人杰克的皮鞋印。
在查验门上指纹时警察发现:外面的门把手上有玛丽母子和杰克三个人的指纹,但内侧把手跟外侧相比,还多了一枚陌生人的指纹,通过查询死者的通话记录得知她昨天打电话约了管道工来修水管,陌生的指纹和鞋印均来自这名管道工。
警察将所有嫌疑人带到警局问话 ,他们的回答如下:
死者儿子:我是一名运动员,今早要赶5点的航班去参加比赛,机场离家又非常远,我的母亲是一个极其暴躁易怒的人,父亲去世后更加偏激,因为神经衰弱她听不得半点噪音,她觉得我凌晨拉着行李箱出门的声音打扰到她休息,便跟我吵了一架。
水管工:昨天下午这个女人说家里的水管漏水叫我来修,可她脾气却怪得很,修完不但拒绝支付维修费,跟我大吵大闹还去投诉我维修声音大害我被扣了三天工资,家里明明那么有钱却找这么烂的借口白嫖,真的太可恶了!
杰克:我们家住在玛丽阿姨家对面,邻里关系不算很融洽,昨天是我生日,晚上朋友们来家里为我庆祝时候玛丽阿姨找上了门叫我们安静点,我们就离开家去酒吧庆祝到很晚才回家,今早出门就发现她家的窗户被人砸破了,她平常起很早的,这种情况下没却听见她的叫骂声,我猜很可能发生不测了。
警察对比了现场证物和所有人的证词,当场扣押了凶手
问:凶手是?

A、邻居杰克

B、管道工

C、运动员儿子


#519519

警方收到了我的求助电话,十分钟后便赶到了案发现场——余女士的别墅,随即进行现场勘查。

只见余女士倒在前院中,已然没了呼吸,她的身上并无明显伤口,唯脖子处有勒痕,且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是紫色斑。初步断定死因是她被勒脖导致窒息死亡。

为了保护现场,警察们立刻对别墅进行封锁。

“不要害怕,我们来了”这时,一名警察突然凑近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我。“你是那位报警的先生对吧,我们会彻查此事的,麻烦您跟我们讲一下发生了什么好吗?”

在他的安抚中,我渐渐找回了自我,煞白的脸色终于出现些许红润。

“我...我本在外面夜跑,路过余姐的别墅,突然听见她...的惨叫。”我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本想冲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可是我却.....我却没有那份勇气。我只敢躲在外面,偷偷爬上围墙看里面的情景。隐隐约约看见有两个人围着她做了些什么,没过几分钟后他们就走了。我便赶紧爬进去,发现余姐倒在地上怎么喊都喊不醒!我以为她晕倒了就赶紧报警一直在这里等你们过来,哪都不敢去...余姐多好的一个人啊,平时对我也很关照,怎么就...呜呜呜请务必要找到凶手啊呜呜呜!”

根据我的线索提供,他们检测里外门把手的指纹,果然发现除了我和余女士以外还有两个指纹是刚留下不久的,根据指纹对比,得出一位是余女士的侄子,一位是余女士的姐姐。

于是警方通知他们这个噩耗,侄子与姐姐一同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

侄子说:“天哪...我和姑姑三个小时前见过,我最近家道中落,四处欠钱,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求她借我些钱,毕竟以前她落难我也曾帮过一把。谁成想她居然拒绝了!我真的很生气但也无可奈何,跟她吵了几句。过程中稍微有些肢体接触也很正常吧,我走之前她明明还健在啊,她的死真的与我无关啊!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姐姐说:“我大概在两个小时之前来到她家,替我们的父母转交给她一封信...妹妹平时很不孝顺,说话很刻薄。因为三年前的一些私事与父母大吵一架。之后便再也没去看过两位老人了,我虽然恨她无情但她好歹也是我的妹妹,怎么就死了呢....我怎么跟我爸妈交待啊!”

请问谁的供词漏洞百出?

A、姐姐

B、侄子

C、我

D、以上皆是


#523198

 我租下这间公寓还是3个月前的事情。由于疫情的肆虐导致我从前就职的旅游项目公司大幅裁员,我则成为了裁员潮中平凡而不幸的受害者。然而事实证明世界上仍然存在好心人。这间公寓的房东愿意免费将这间房子租借给我。这真是太奇怪了!但是有利不图非君子,我对其千恩万谢,并邀请他有空来喝酒。

 “你在哪里工作啊,有空来喝两杯呗。”我说。

 “IT公司的小小程序员罢了,酒量很差的。”他也笑着回答道。

 廉价公寓也无非是这样。老鼠、蟑螂和不知名的小虫四处横行,墙壁也由于潮湿阴暗的天气而发霉。刚入住的几天我几乎被橱柜里的蟑螂、半夜里撞击我的床底发出“咚咚”声的老鼠给气到崩溃。我自甘堕落地抽烟酗酒、懒于洗漱,直至后来屋子里都充满了臭气与苍蝇。不过蜗居其中数月,我已不再抱怨这些种种的不堪。  

 第三个月底我深感寂寞,想到与房东的酒约。于是我在微信联系他来喝酒。然而许多天过去了,他一直没有微信回复我,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下午的时候我在楼道里闲逛时撞上一队穿黄衣服的农民工,我才发现这好像是一个农民工宿舍。“可恶的资本家,”我心中忿忿不平,“就让工人住这样的房子吗?”

 这天晚上,在自暴自弃地酗酒后我趴在床上,将头垂在床外,却意外地发现床底下有一个土黄色的布袋子,两头用麻绳扎紧,活脱脱就是一个人的形状。我的酒立马醒了大半,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冷静。

以下情况正确的是:

A、尸体是房东,杀他的人是我

B、尸体是房东,杀他的人是其他人

C、尸体是其他人,杀他的人是我

D、尸体是其他人,杀他的人是房东


#518619

校长

——下午7:00,学校前停车区——

我是梧暌,目前是XX中学的一位数学老师,这个点我本应该下班了很久才对,不过就在半个小时前,我被校长用短息叫回了学校。

“真的是,这么晚了还叫我来干什么。”我一边不情愿的说着,一边将车停在学校远处的停车区。

下了车后,我看见苏老师背着个大包站在附近。

我:“苏老师?你怎么在这里站着,等什么人吗?”

苏老师:“是梧暌啊,我有点事耽误了,现在刚出来等人来接我,你呢?怎么回来了?”

我:“害,别提了,刚被校长叫回来,先不聊了,我先走了。”

接着,我摁了车钥匙的锁门键就直接离开了停车区。

一个陌生的声音:“唉?我车门怎么没锁住?”

……

——下午7:05,学校前——

“果然关门了啊,喂!付门卫,开下门好吗”看着关上的大门,我朝着门卫室喊了一声。

付门卫:“嗯?梧暌老师啊,你怎么回来了。”

我:“校长让我回来一趟,说是有什么事情。”

付门卫:“校长啊,好像还在校长室,从早上来之后就没见他出来过。刚刚苏老师也找过校长,完事后背着个大包出来了。”

付门卫一边说着,一边把门打开了。

我:“谢了,那我先走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老付啊,你又在跟哪个小姑娘聊天呢?”

……

——下午7:10,校长室门前——

“奇怪,校长室怎么没人?”我看着空无一人的校长室自言自语的说着,“这是……”

突然间,我看到办公桌下的一小摊血迹,非常隐蔽。

“咚!”

“谁?”我拿出了随身准备的防狼电击枪说着,“好像在柜子里。”

我打开了柜子,看到一个女孩子待在里面,她惊恐的看着我。

看到这副景象,我放下了警戒。

我:“你是?我怎么没见过你?还有,这里发生过什么吗?”

小女孩:“……”

看来是看到什么吓傻了,我记得校长有个女儿来着,难道是她?

接着我打算带她离开这里,不过她看起来还是有点怕我,还是等警察来处理吧。

小女孩:“爸爸他被一个男人用刀子……”

……

——下午7:20,学校前停车区——

我:“可恶,今天这都是什么事啊,还能让我更倒霉吗?”

我加快脚步回到了车前,下意识的打开了车门。

我:“没锁?不对啊,我锁了啊,嗯?什么味道,好像在后备箱。”

我抱着忐忑的心情打开后备箱,接着,我看到了震惊的一幕:校长的尸体被关在我的后备车箱里。

“该死,这是……”我往后退了几步,接着,我回忆了刚刚发生的一些事情。

“难道是他(她)?”

请问凶手最有可能是谁?

A、苏老师

B、付门卫

C、我自己

D、小女孩


#525089

安娜小姐年轻貌美,就搭上了她公司的大老板,成了他外面的女人,大老板手头很阔绰,送房送车,这下可惹得同事兼好闺蜜嫉恨,蓝小姐和白小姐眼睛都气红了,同是同事兼追求者的黑先生和黄先生,从此以后便疯狂恨上了安娜小姐,原来拒绝我,就是嫌弃我穷。

有天,安娜跟随大老板出行,她突然说口有点渴,附近正好有个奶茶店,她就下车买了杯奶茶,她身穿红色的大衣,恰好被在一家装修很奇异的咖啡店里的黑先生看到,他透过红色的玻璃看见安娜进入那家奶茶店,而同时马路对面的一家装修很奇异的剧本杀现场,黄先生透过蓝色的玻璃看见安娜进入那家奶茶店。

没过多久,蓝小姐和白小姐自暴自弃,选择辞职,过上了没有工作的日子,两个人整天睡觉,心情特别抑郁和焦虑,每晚以泪洗面,因为生活不规律,晚睡晚起,再加上之前上班本就辛苦劳累,蓝小姐得上了缺铁性贫血,白小姐肾出现了问题,就在这几天开始去医院看病。

没过多久,安娜小姐被人杀害于自己的公寓内。一进门就是客厅,客厅里一片狼藉,椅子倒在地上,水果盆手机水杯摔得满地都是,墙壁上溅的都是死者的鲜血,死者被人砍了二十几刀才死的,前几刀都不是致命伤,最后一刀是致死原因,凶手就是用死者家的切肉刀砍死了死者,死者倒在地上,血肉模糊,死相凄惨,死后还被人毁了容,不免让人怀疑凶手和死者之间有着某种深仇大恨。

警察判断是熟人作案,立即锁定了和死者有仇的这四个人,也在命案现场的卫生间里发现了疑似凶手遗留下来的物证,凶手在死者死后没憋住,去了卫生间大小便,可能由于慌张,没有拉抽水马桶,就逃离了案发现场。黑先生和黄先生关系本就不好,而蓝小姐和白小姐本来关系还可以,经过安娜的事情,也互不理睬,两男和两女平日里也不啰嗦的。

警察在死者的手机里发现了前几天发来的已经阅读过的一条匿名短信:你穿着黑色的大衣,而黑色是黑寡妇的颜色,你注定不得好死!

警察对遗留在死者卫生间里的疑似凶手留下的粪便和尿液进行了检查,粪便颜色正常,蛋白尿超过正常范围。

凶手是谁?

A、蓝小姐

B、白小姐

C、黑先生

D、黄先生


标签: 长篇 热门 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