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病毒为什么要弄死宿主?宿主死后病毒也得死,它的目的是什么?

2020-02-08 17:12:09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生存

病毒是一类无完整细胞结构,必须在活细胞内寄生并复制的非细胞型微生物。

虽然病毒是否属于狭义上的“生命体”,如今并没有定论,但它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中才能维持活性。

也就是说,离开宿主细胞,病毒一般也会在几个小时之内失去“生命”。

当然,如果宿主死掉,病毒也会随着宿主的尸体消散。

我们知道,病毒的延续,依靠的不是“质量”,而是“数量”。

追求数量,就需要传播给更多的宿主。

如果追求更多的传播,就需要让宿主的身体出现症状,例如

咳嗽、喷嚏、流汗、恶心、呕吐、腹泻、皮疹、皮肤损伤、出血、坏疽,甚至神经错乱等等。

这些症状,有些会对宿主的身体造成一定的损伤,如果损伤太重,就会杀死宿主。

比如我们上一篇提到的鼠疫杆菌,“黑死病”。

虽然鼠疫是杆菌,不是病毒,但道理是相通的,病毒为什么要把症状弄得这么严重,以至于杀死宿主呢?

如果病毒懂得控制症状,并让宿主尽可能的维持正常的生活及寿命,那么不就大大地提高了传播几率吗?

看到这有人会说,病毒又没有“理性思维”,它如何懂得控制症状,你以为你在玩“瘟疫公司”吗?

共存

生物医学非我所长,所以本篇尽量保有对于科学的严谨。

病毒虽然没有“理性思维”,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带来的适应性,要比任何自负聪明的头脑完美得多。

如果控制症状真的可以为病毒带来更大的传播优势及生存优势,那么病毒一定能在进化中学会“适可而止”。

比如“1型疱疹病毒”,感染这种病毒后出现的症状非常微弱,甚至大多数都是无症状的,只是偶尔会引起疼痛的水泡或溃疡,通常称为:疱疹。

这些疱疹通常8-10天就会痊愈,复发的频率因人而异,有可能一个月复发一次,但大部分感染者一年只会发作一次,只有在复发期时传染性最强。

类似的病毒还有很多,这些病毒在与人类长时间的共处下,都表现得很有分寸。

但也没有因此而耽误了传播,疱疹病毒借着疱疹溃破后的体液接触,就悄悄地传染给其他人。

据估计,全球有37亿50岁以下的人(67%)罹患I型单纯疱疹病毒。

相比于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感染者最初就会出现呼吸困难,发热,全身疼痛无力等症状,一周就会导致宿主休克及死亡,死亡率高达7%。

结果让宿主们重视起来同仇敌忾,从发现到结束,也不过5个月的时间。

所以说,病毒与宿主之间的关系,对病毒进化起着重要的影响。

那些与宿主偏利共生,甚至互利共生的病毒,才能在进化中变得更有优势。

比如HIV(人免疫缺陷),第一例HIV病毒是1981在美国发现的,至今已流传40多年。

在2014年,一个国际科研小组在发表研究报告称,随着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感染者日益增多,艾滋病病毒的毒力有减弱的迹象。

原文检索:

Rebecca Payne, Maximilian Muenchhoff, Jaclyn Mann, Hannah E. Roberts, Philippa Matthews,Emily Adland, Allison Hempenstall, Kuan-Hsiang Huang, Mark Brockman, Zabrina Brumme,Marc Sinclair, Toshiyuki Miura, John Frater, Myron Essex, Roger Shapiro, Bruce D. Walker,Thumbi Ndung’u, Angela R. McLean, Jonathan M. Carlson, and Philip J. R. Goulder. Impact of HLA-driven HIV adaptation on virulence in populations of high HIV seroprevalence.


报告称,HIV病毒的潜伏期和携带者的寿命,都平均增长了2.5年。

因为性传播是HIV主要的传播途径之一,潜伏期越长,宿主寿命越长,那么HIV病毒就越容易传播。

与此类似的还有乙肝和丙肝,这些病毒在与宿主相处的时候,都进化得更加温和了。

病毒在进化中,都学会了以退为进,宿主的免疫系统也懂得了减轻免疫反应,你不惹我,我就不惹你,大家各退一步,都有活路。

若不是毒力太强,或者免疫反映过于强烈,宿主
与病毒玉石俱焚,那就不会存在能够和病毒平共存的宿主了。

比如天花,天花病毒毒力极强,且传染极快,痊愈后可获终生免疫,因此它们只能被同一个宿主传播一次。

所以天花被它的宿主彻底消灭了,如今,只有少数几家实验室还保存着天花病毒样本。

没办法,既然你不想与宿主和平共存,那么你和宿主,就必须死一个。

原宿主

人类是一个非常喜欢“作死”的物种,热衷于探索新鲜、未知的食物。

上文中提到的“SARS”、“HIV”、“天花”,原本的宿主并不是人类。

这些病毒与原宿主,不知经历多长时间的适应,才达到共存的条件。

可人类偏爱探索未知领域,于是遇到了SARS和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那只有从头开始,与它们慢慢适应了。

不过,人类作为宿主,并没有与病毒长期适应的耐心,也承担不起死亡的代价。

那些恐怖的新致命病毒,如果往上溯基本上都能找到一个能够和平共处的“原宿主”。

当然,也有例外。

比如“狂犬病”,狂犬病的原宿主是蝙蝠,至今已传播了上千年,却仍然有100%的致死率。

就算是埃博拉病毒,在与原宿主蝙蝠共存了1000年左右,也接近相安无事了。

如果说埃博拉的致死率在人类身上可以高达90%,是因为它只能达到这么高的致死率。

狂犬病可以让一切可感染的哺乳动物都能达到100%的致死率,是因为哺乳动物只有一条命。

狂犬病的高致死率,与他的传播方式有关。

狂犬病的主要传播方式,是由唾液进入伤口,为了避免免疫系统的防御,就会由外周神经侵入到宿主的大脑里。

接着再由脑神经扩散到唾液腺里,当宿主捕食猎物时,再通过撕咬把病毒传播给下一个宿主。

但是,如果宿主只是正常的捕猎,就无法散播病
毒了。

如果宿主抓到猎物,就成为了宿主的一顿大餐。

就算猎物跑掉了,因为猎物多是食草类动物,也就不会再去撕咬新的宿主。

所以,狂犬病必须让宿主发疯,去撕咬同级别物种,甚至更高级别的食肉动物。

但如果让宿主神经错乱,就必须诱发脑炎。

可惜的是,大脑对于任何物种都太过重要,如果引发神经错乱级别的脑炎,发疯到去撕咬高级别的物种,必然会致死。

所以病毒能否与宿主共存,和传播方式有很大的关系。

那些通过空气和接触传播的病毒,比如文章开头提到的疱疹病毒、HIV还有最近爆发的“冠状病毒”。

这些病毒依赖于宿主的健康,所以他们要把宿主的症状搞得轻一点,潜伏期长一点,才能够让宿主四处传播。

就算是厉害的病毒,致死率也不会很高,SARS算是很厉害的,WHO公布的致死率也不过7%。

竞争

回到我们的问题,那么如果病毒们都毒性低,大家都慢慢复制传播,那不就都能大范围的感染吗?

那为什么还会有病毒要杀死宿主呢?宿主死了,病毒也得死,那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因为病毒不止一种,病毒们除了要面对宿主的免疫系统,还需要面对“竞争者”。

如果病毒与其他病毒同时感染宿主,那么那些复制较快,出现症状教重的病毒,就会占据优势。

放在经济学中,我们可以称为:

生产者与生产者竞争,消费者与消费者竞争,生产者和消费者从不竞争。


宿主可以称为“生产者”,那么病毒就可以称之为“消费者”。

如果我们按照这个逻辑看下去,那么最近爆发的“致死新冠状病毒”,其实已经不存在了。

这并不意味着冠状病毒不存在了,而是“致死”的冠状病毒不存在了。

我们知道,冠状病毒病毒在最初感染的时候,是因为感染了新的宿主,所以不知道如何和新宿主“共生”。

所以,它会没轻没重地杀死新的宿主。

然后它开始不停的复制,而今天还在传播的,肯定不是第一批毒性最强的病毒。

而是经过3个月筛选出来,更温和的病毒。

如果它还具备强致死性,导致宿主死亡,反而不利于它的传播了。

我们假设此次的“新冠状病毒”在复制进化的过程中出现了3个模型。

第一类,就是第一批感染的病毒,感染后直接致死。第二类,出现咳嗽、发热,然后被隔离。第三类,基本没有明显症状,还可以四处走动。

肯定是第三类症状最轻的病毒,传播最广,生存几率也最大。

事实也是如此,如今已经出现了没有症状,但病毒检为测阳性的例子了。

而且从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虽然病毒传播速度没有下降太多,但致死率已经降得很低了(武汉致死率4.1%,全国致死率2.0%),而且还在降低。

从病毒发现至今,不过才三个多月,生物进化的速度,实在令人震惊。

探索

就算是人类再进化几千年,面对“未知”的野味,仍然会有剧毒的。

通过本次疫情,也让人类吸取到了教训。

虽然人类文明的扩张,不会因为一次瘟疫而停止。

想要阻止人类文明扩张的脚步,它还不够资格。

但也足够使我们警惕,对待未知的领域要更加的小心翼翼。

最后,愿这片土地的疫情尽快散去,让损失降到最低。

标签: 病毒 宿主 死后

#2
静海深流

惊叹造物者的奇妙

2020-02-23 19:36:48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1
清梦浮响几贪欢,最是人间留不住

高传染性长潜伏性低致死率

2020-02-08 20:01:05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加入小组 发表评论

登录33IQ,提升智力水平,让你越玩越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