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协警的困惑与期待:生前希望有自己的警号警衔

2019-11-01 19:21:12

国家层级的警务辅助人员改革目前已拉开序幕,包括陕西在内的各地均已开始前期调研。协警(也称辅警)在当前治安体系中处于什么位置、生存状态如何,有哪些尴尬和苦衷,对于即将到来的改革,工作在各种警务岗位的数万协警们,最热切的盼望又是什么?

故事1 他们说我比正式警察还帅

电影《烈日灼心》中有这样一个镜头:吕颂贤饰演的台湾设计师要跳楼,被邓超饰演的协警救下,为表示感谢,要约“警官”出去坐坐。协警赶紧坦白:“我不是警官,我只是协警。”

1月12日,90后协警小薛面对华商报记者,第一句话也是说:“我不是警察,只是协警”,担心记者没有听懂,他又补了一句“协警不是正式警察”。

22岁的小薛是西安本地人,2013年通过招聘成为交通协警。两年多来,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车流量大的路口指挥交通。铁哨子、白色大盖帽、反光服,从装备看,小薛就是一名交警。

小薛说,之所以选择当协警,是和父亲以前当过警察有关。“从小到大,一直认为警察很威风,可以抓坏人,所以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做警察。”

由于综合因素,小薛高中毕业后并未考上理想的大学,这直接导致他距离警察的梦想越来越远。

电大毕业后,正当小薛迷茫时,交警新城大队面向社会招聘一批协警。经过正常招录程序,小薛成了一名交通协警。交通协警的工作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民间所谓的“站马路”。

小薛说,“站马路”分早中晚三个班,一般是两到三小时换一次班。换班间隙时间短的话,就去附近执勤点休息一会儿,时间长的话,可以回大队宿舍。

宿舍住4个人,小薛和另一个协警,还有两名正式警察。虽然平时4个人处得很好,但小薛总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小薛最头疼的是在纠正交通违法时,经常有较真的司机要求“看看你的证件”,每当这个时候他总觉得有点尴尬。有的司机还会故意说:“原来你是协警啊!”

站了两年多马路,小薛很珍惜这份工作。他觉得尽管是协警,但大多数行人和司机对自己很尊重很客气。

“站马路”之外,小薛说自己的生活力求最简单。尽管他家距离交警大队也就十来公里,但他基本上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平时下班都是窝在宿舍学习,准备进修学历。“如果将来拿到了本科文凭,距离当正式警察就近了一步。”

小薛他们这批协警,当时是按公益性岗位招聘的,月工资1600元。小薛说,单位提供食宿,自己平时又很少花钱,所以基本够日常开销,“父母偶尔也会资助,但不是很多”。

小薛所在的交警大队有协警十多人。大队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每月在所有协警中评选出一名“每月之星”,奖金400元。协警们有个共识,“每月之星”大家轮流当,也算是一笔补贴。

对于未来,小薛说他一直在关注政策变化。“哪怕当不成正式警察,也希望国家政策能对协警的身份有一个认可”。

当协警两年多,小薛也有特开心的事情。比如,2014年8月的某个雨天,他在雨中执勤的画面被路人拍下,并上传到网上。照片上,小薛的大盖帽和短袖制服已经完全湿透,几乎能看到皮肤颜色,但他仍然专注工作,多家网站和微博转发了这张照片,数百位网友为这位雨中执勤的交警点赞。

小薛说,这件事对他和同事们鼓励很大。一位同学看到照片,专门打电话给他:“你太帅了,比正式交警还帅。”

故事2 协警老张当了24年协警,“不太喜欢穿制服”

46岁的老张是西安市公安局某分局的公益性岗位工作人员。“其实还是协警”,他解释。做了24年协警,老张说最大的愿望是有属于自己的警号和警服。

1992年,22岁的老张在老家凤翔县城学会开车。西安市公安局来县上招治安联防队员,本来主要从退伍军人中选拔,因他有开车特长,于是被招聘到联防队。

在他的记忆中,他们这批人刚上岗时,对外统一称“联防队员”,几年后又改称“群防队员”,再后来改称辅警、协警,“公益性岗位”是最近几年的新称呼。

刚做联防队员时,每月只有120元工资,另加每天8毛钱补贴。当时住集体宿舍,老张每天主要是跟着正式警察巡逻,或协助将犯罪嫌疑人带回派出所。

刚当联防队员那几年,大伙兴致都很高,认为时间久了也许有一天会“转正”。20多年过去了,当年和老张一起从县城招来的15个人,13个因工资低、工作强度大先后辞职。

老张如今从派出所到了分局,每月工资1500元,另加500元工龄工资,就是全部工资收入了。他承认“有时为了养家,和朋友合作做点小生意,但绝不违法乱纪,干这一行时间长了,知道轻重”。

这些年公安系统很少有协警“转正”为正式警察的。时间久了,许多人也就对“转正”不抱任何希望,也就是当做“一份谋生的工作”。对此,老张说:“这只能怪咱当年读书太少,怨不得别人。”

和正式警察一样,老张也有自己的大盖帽和制服,唯一区别是制服上没有警号,这也是他“不太喜欢穿制服”的原因。

尽管外界对协警有些看法和非议,但老张认为单位内部大家“还算相互尊重”,这一点让他感到“很温暖,一个地方待的时间长了,也就有感情了,20多年领导都换了几茬,年轻警察对咱也很客气”。领导还主动给几个协警办了社保。

每逢春节,老张回老家走亲访友,许多亲友认为他“就是警察”,向他打听事、托他办事,每当此时他只好岔开话题。

老张承认,这几年协警中发生了一些不好的现象,但他认为这主要和管理有关,也和基层警力不足有关。他说,大多数协警“都很辛苦,且整体待遇偏低,这身警服只是看起来体面而已”。

故事3 协警杨小卫为保护群众殉职被追授烈士

2013年2月23日,宝鸡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陈仓大队协警杨小卫在宝鸡市陈仓区麟留线(虢镇北坡)维护交通秩序、疏导滞留车辆时,因保护群众,被失控的中型货车迎面碰撞,当场殉职。同年,他被追授为烈士。

2016年1月14日,宝鸡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向华商报记者讲述杨小卫的事迹时,热泪盈眶,“他为保护三轮摩托车驾驶员不幸身亡,那年娃才22岁呀!”

故事4 协警庄鑫生前希望有自己的警号警衔

2014年6月9日,黄龙县白马滩镇发生涉枪案件,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值班协警庄鑫赶到现场协助办案,一直忙到次日上午10时许。去韩城市医院做笔录时,庄鑫说乏了,想先到车上休息一下。谁也没想到,庄鑫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庄鑫2010年正式调入黄龙县公安局任协警。资料显示,2012年至2013年,他连续两年被评为县公安局先进个人。单位领导说,庄鑫这么拼命工作,一是因为他热爱这个行业,另一个原因也是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有属于自己的警号、警衔。

故事5 协警强秀芹网友说她是“宝鸡最美女交警”

2014年3月8日,宝鸡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渭滨大队桥南中队协警强秀芹正在学校门前的斑马线上执勤,一名小学生在她的呵护下快速通过斑马线。此时,书包突然散开了,孩子下意识地回头捡拾文具,正要通过斑马线的一辆小车来不及刹车直冲过来。强秀芹冲上前一把将孩子拉开,小车与孩子擦身而过。

1989年出生的强秀芹被广大网友称为“陕西宝鸡最美女交警”,她的故事被腾讯网、三秦网、华商网等全国40多家知名网站转载。


标签: 警号 希望 警衔

#2
麦兜精神,爱拼才会赢!
回复1楼: 莫名想到医生,又是一个基本赚不到前,只靠热爱的职业


2019-11-02 19:43:58
点赞 0
#1
在午夜时分,它依然敲响我的房门

莫名想到医生,又是一个基本赚不到前,只靠热爱的职业

2019-11-02 15:15:32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加入小组 发表评论

登录33IQ,提升智力水平,让你越玩越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