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硬核恐怖】冀桢细思极恐的一天

2019-07-13 00:36:56

(1)

借着出差的机会,冀桢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石家庄(咳咳,姑且假定冀桢的家乡是石家庄)。

在火车站的大厅,冀桢很快就看到了来迎接他的两个发小,青衣和水镜。

三人久别重逢,欣喜交集,一见面就开开心心地聊了起来。水镜提议:“老冀啊,咱们难得见一次面,中午去我家吃饭吼不吼啊?”冀桢爽快答应:“吼啊!”

三人一边聊天一边走着。冀桢突然发现了什么,问道:“官人呢?他有事不来了吗?”

青衣露出了纳闷的表情:“官人?谁是官人啊?”

冀桢也纳闷地看着青衣:“你不记得官人了?你当年还追过他呢!他昨晚在微信里也说了要来车站接我的!”

水镜笑着对冀桢说:“老冀,你该不会是工作太累,脑子累糊涂了吧?我们哪里认识什么官人?”

冀桢不服:“你们扯什么淡呢,官人明明昨晚还在群里……”刚打开老同学们的QQ群,冀桢惊讶地发现,昨晚官人的聊天记录全都消失了!


一脸黑人问号的冀桢一边和青衣水镜两人争论,一边继续向前走着。突然,他感觉有什么很不对劲——

冀桢拉着的行李箱,怎么突然间变得无比沉重,就好像里面塞满了几百万钞票一样?

冀桢这次来石家庄出差只呆两天,因此带的行李并不多,没理由行李箱会变得这么重啊!


看到有一大群旅游团的人进了车站的男厕所(姑且假定石家庄是旅游胜地),冀桢打定了主意,对水镜说:“我想去上个卫生间。”说完,冀桢暗中祈祷,水镜可千万别跟着他一起去卫生间!

还好,水镜的回答是:“去吧,我和青衣在这里等你,行李箱我们帮你看着。”

于是冀桢丢下行李箱,匆匆跑进男厕所。等厕所里的那一大群旅游团成员都解决得差不多了,冀桢便混进人群里,悄悄溜出了厕所。然后冀桢也不要那个行李箱了,飞也似地往车站外面跑。


(2)

在车站外面,冀桢打了一辆的士,去了另一个高中老同学暗寂的家里。他以前上学的时候和暗寂也是哥们,今天也想借此机会见上一面。

暗寂夫妇热情地迎接了冀桢。暗寂一边让自己的妻子下厨房做午饭给冀桢接风洗尘,一边问冀桢:“老冀,你的行李呢?”

冀桢尬笑着,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他看到暗寂三岁的女儿正在一旁玩耍,于是赶紧走过去逗暗寂的女儿玩,好转移话题。


暗寂的妻子很快就张罗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有很多炒肉,也有米饭和青菜。暗寂笑道:“老冀你先吃吧,不用等我们。”

冀桢也笑道:“那我先开动了。”就吃了起来。暗寂妻子的手艺很棒,肉和菜都很好吃。

吃着吃着,冀桢发现,暗寂夫妻俩完全不动筷子,始终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一个人在吃。

冀桢很奇怪:“老寂,你怎么不吃啊?”暗寂笑着回答:“我最近胃溃疡,一天只喝一碗粥,你自己吃就行了!”

冀桢又对暗寂妻子说:“那,你也吃点呗?”暗寂妻子也笑着说:“真不好意思,我最近也胃溃疡。”

冀桢又夹了一小片肉给暗寂的女儿,不料小萝莉使劲摇头,坚决拒绝:“不要,我也是胃溃疡……”


冀桢彻底没了胃口,放下了碗筷;“一家三口都胃溃疡,你们家的卫生条件实在是……”

就在这时,暗寂家的厕所突然传出了冲水声。暗寂一家三口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冀桢刚想问“你们家还有谁在吗”,暗寂妻子就抢先站了起来,对女儿说道:“你留在这里陪冀叔叔玩!”然后就急匆匆地走出了饭厅,往套间的里面走去。

冀桢也站了起来。暗寂随即跟着站起,一脸严肃地问冀桢:“老冀,你是想跟着我老婆吗?”

犹豫了十秒钟之后,冀桢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不,我不打扰你了,我现在就去酒店!”

说罢,冀桢转身就离开了暗寂家。暗寂冷冷地看着冀桢的背影,没有送行。


(3)

离开了暗寂家,冀桢去了一趟医院,检查了胃肠道,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冀桢开始考虑该吃点什么,毕竟在暗寂家只吃了几口饭菜就不敢再吃了,肚子还是饿着的。

冀桢走在街上,看到街边有家“松叔拉面馆”。冀桢喜欢吃面条,于是就进去了。

冀桢点了一碗五花肉拉面,却发现碗里基本上一点肉没有,只有面条、葱花和青菜。

冀桢刚想给店老板松叔提意见,店里已经有别的客人嚷嚷开了:“松叔啊,你今天做的拉面怎么一点肉都没有?”另一个客人在一旁附和:“就系啊!松叔你平时放的五花肉都那么大块,今天这系怎么肥四?”

松叔阴沉着脸,回答道:“今天没空去买肉,对不起大家了。”


坐在冀桢身旁的一个叫pasber的客人问道:“松叔你最近在忙什么啊?让你手下的店员去买不行吗?”

还没等松叔回答,另一个叫jiege的客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又问:“对了松叔,怎么这两天都没看到鬼魅姐啊?她请假了吗?”

冀桢小声地问pasber:“鬼魅姐是谁?”pasber低声回答:“松叔店里的一个女服务员,长得可漂亮了,好多男的都是为了她才经常来这里吃面的。”

松叔紧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jiege,没好气地回答说:“谁知道她死哪去了!”说完就扔下一脸懵逼的众人,转身往厨房走。


客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是满头雾水。

不知是谁小声地嘀咕道:“有一次我晚上来这吃面,店里没什么人,很安静,我似乎听到楼上有女人的呻吟声传出……”

这句话仿佛引爆了一颗定时炸弹,客人们不约而同从座位上瞬间站起,然后争先恐后地离开了拉面馆。

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冀桢还愣愣地坐在原地。


松叔阴着个脸,在店里环视了一圈,看到冀桢还在,就向冀桢的座位一步步逼近。

冀桢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要干什么?!”

松叔瞪了冀桢一会儿,冲着他摆了摆手:“算了!我今天自认倒霉!这碗面送给你吧,你不用付钱了!我去上个洗手间!”

说罢,松叔就走向店里的厕所。

等松叔一走远,冀桢就一溜烟地逃离了拉面馆。


(4)

冀桢在酒店一楼的餐厅吃完自助餐,刚回到房间,就看到了一个他绝对没想到会见到的人——

他的顶头上司,A总!


冀桢的嘴巴惊讶得都快张到肚脐眼了。他愣在房间门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A总走了过来,把一个小铁盒塞到冀桢的手里,在冀桢耳边低声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把这个交给你的!”

A总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冀桢想叫他也叫不住。

冀桢觉得A总的手和这个小铁盒,都冰冷得可怕。


冀桢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正在犹豫要不要打开小铁盒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叫“二重身”的都市传说。

战战兢兢地,冀桢拨通了A总的手机号。


“嗯,我今天确实是在石家庄,有些突发情况要处理,明天就搭飞机回去。”听到这里,冀桢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个人真的是A总。


然而,A总的下一句话,让冀桢的心跳几乎停止——

“可是小冀啊,你是怎么知道我现在在石家庄的?我没有告诉过公司的任何人我要去石家庄啊!我刚刚发短信问了你们风险部的god经理,他说你现在正在办公室里呢……”


标签: 恐怖

奖励了作者 99 学识

奖励留言:谢谢捧场

奖励了作者 99 学识

奖励留言:谢谢捧场


#2
夜来风叶已鸣廊

我说这是个科普帖子应该没什么异议吧

2019-07-13 08:23:26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3
#7
System breathing.

qwq

2019-07-15 21:23:25
点赞 0

由第四个可知:冀桢到了二重身的城市。虽然没有理由,第一个:冀桢的行李箱里有尸体。第三个:拉面馆吃的是人肉。第二个:鬼不吃东西?(也不对啊,鬼也吃东西啊。)

2019-07-15 13:18:12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2
回复4楼:题主讲讲发生了啥呀


你可以开动自己的脑洞,猜猜看都发生了些什么~

2019-07-13 23:52:39 来自Iphone客户端
点赞 0
题主讲讲发生了啥呀
2019-07-13 19:19:12 来自Ipad客户端
点赞 0

细思恐级,但,感觉少了点什么,没有人来分析下吗

2019-07-13 16:00:00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2
夜来风叶已鸣廊

我说这是个科普帖子应该没什么异议吧

2019-07-13 08:23:26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3
#1
萌新求带飞

沙发

2019-07-13 07:52:15
点赞 0
加入小组 发表评论
话题来自

好冀友俱乐部

好冀友:20390

为了响应33的号召,和谐33。我决定创造专门的好冀友俱乐部,在本小组发布娱乐信息,不在关于古代小组发布无关信息。(十冷是为了镇楼的,侵权了哈。)

登录33IQ,提升智力水平,让你越玩越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