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思维模式是记忆的重组(理论)(精品)(个人观点)

2019-03-12 09:04:33

思维模式首先是大脑建构的物理实在记忆模式之间重新组合再建构的模式

物理实在记忆模式指客观事物情境模式特征产生直观物理性刺激,个体通过感觉系统使大脑生理结构组成部分发生微观形态改变,形态改变的生理结构组成部分之间相互联系,彼此作用,联合互动,协调性转化发展,超越临界点建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大脑建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激发后,不论在大脑形成表象,还是反射在身体效应器展现言行表情模式,都具有直接相关物理实在情境模式特征(因素),所以大脑中表象与情境模式具有对应一致性,从而确定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存在记忆功能,所以把大脑建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称作物理实在记忆模式,包括不同单元、不同式样、不同种类的记忆模式(第1章简称为不同的记忆模式,可以直接称作记忆模式——以下同)。不同的记忆模式包括细微、细小、细致不同式样记忆模式和初级、中级、高级不同种类的记忆模式,及其不同的单元,反映在大脑里,建构的是细微、细小、细致的生理结构模式(第1章简称为不同简单的生理结构模式)和比较复杂、复杂、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第1章简称为不同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不同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反映整体性情境模式不同的特征。不同简单生理结构模式反映情境模式不同层级特征(外表形态、内部结构、特性和功能特征及其进一步变化特征),分别建构细致、细小和细微的生理结构模式。不同的记忆模式基本完成,相对完善,各种各样的生理结构模式建构达到相对稳定化程度,将来不论开启还是展现,都是相对完善及系统地整体运作,是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建构的真正意义之所在。
人类大脑继续演进分化,进而建构思维模式,与大脑建构物理实在记忆模式一样,同样需要情境模式刺激。在新的情境模式刺激的基础上,反映在大脑里,大脑首先建构新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大脑中新建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激化大脑中已建构旧有相关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新、旧建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之间,在大脑空间的分布范围内,再次通过相互联系,彼此作用,联合互动,尤其通过协调性嵌套作用,转化发展,又一次超越临界点,大脑中建构的是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激发后产生的思维具有的许多新的特性,这些新的特性展现,成为思维具有功能的根据。所以,把大脑中建构的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称作思维模式。
经过外在性情境模式刺激,大脑建构新、旧相关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激发,不管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在大脑空间是如何分布的,都可以发生相互联系,联合互动,协调性嵌套作用。这种功能性作用是任何客观事物情境模式特征都不具有的,唯独人类大脑建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能通过本身的神经元与上千种其他神经元发生协同性、联合性的作用,这种功能性作用才能发生。甚至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之间交叉错位发生协同性嵌套,这是人类大脑最可贵之处。
思维模式重新组合再建构,实质是对高级记忆模式的提纯升华,不仅指多单元数量不同的记忆模式有限的增加需要一个出口,有的参与者在重新组合再建构过程中被屏蔽、闲置或扬弃,超越临界点就是超越高级记忆模式,具有一个质的提升。思维模式建构对参与建构的不同记忆模式,不仅有单元数量要求,对其质量和参与程度、顺序、时间等都要反复多次选择、加工、淘汰或扬弃,从而达到质的提升。“整体事物都由各级他事物构成,经过精确平衡、特殊定量的运动发展的他事物构成。”高级记忆模式建构是这样,在记忆模式基础上建构思维模式同样是这样,思维模式是由不同的记忆模式重新组合再建构的产物。
不同的记忆模式重新组合再建构过程,反映在大脑生理结构方面,有两个内在性根据:一是不同的记忆模式之间重新组合再建构为思维模式过程,需要多套完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之间重新组合再建构,包括成套的比较复杂、复杂、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之间,成套的细微、细小、细致的生理结构模式之间,及其成套的细微、细小、细致、比较复杂、复杂、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之间,不分单元数量、上下层次关系,不仅仅相互联系,彼此作用,联合互动地转化发展,更重要的是彼此相互发生变化(变形、变态、变性、变质等),从而达到适应彼此生理结构的需求,才能协调性交叉错位而发生多因素嵌套作用,转化发展建构的是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其中协调性嵌套作用才能保证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建构又一次发生质的升华。这里强调的是,多套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之间产生的协调性嵌套作用很关键(图2-1);二是参与重新组合再建构的各种各样的生理结构模式之间,其中局部生理结构组成部分,有再次发生微观形态改变现象的发生。再次形态改变部分成为多套不同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之间交叉错位的相互联系,彼此作用,联合互动,协调性转化发展连接的节点(图2-1)。这些节点起着交叉错位的连接作用,从而使图2-1中同样的三套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重新组合再建构,可能产生多套不同的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多套不同的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的含义、语音和展现的外在性形态模式也不同。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之间转化发展包括彼此交叉错位重新组合再建构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同样是大脑进一步建构新的思维模式的前提之一。这一点与物理实在记忆模式建构相同,但又有质的区别。
多套不同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之间重新组合再建构,最大的交叉错位是其中参与重新组合再建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完全被另一套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所替代,如含有红色的被含有蓝色特征因素的生理结构模式所替代,这样重新组合再建构的红旗概念就变为蓝旗概念。不论从语音、含义,还是外表形态模式都不同。
参与思维模式建构的不同记忆模式,部分生理结构组成发生形态再改变,可以使已经改变过一次的生理结构组成部分再改变,也可能是第一次建构记忆模式时没有改变的生理结构组成部分发生改变。不管生理结构组成部分哪一次发生微观形态改变或再改变,既是直接建构记忆模式的生理结构学基础,同样也是建构思维模式的生理结构学基础,是促进大脑中多套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之间发生式不同的特征及其层级特征的要求,新、旧情境模式特征同时发生协调性嵌套作用而重新组合再建构,成为更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在包含参与者不同的记忆模式相关特性之外,还产生许多新的特性。
大脑建构思维模式需要新的情境模式刺激,不仅需要客观事物多种多样规定性和变化过程中的情境模式再刺激,还需要主观世界大脑里内在性情境模式变化(包括大脑已建构不同的记忆模式开启形成表象,成为大脑内在性主观虚拟情境模式)产生刺激并参与。这样思维模式建构比物理实在记忆模式建构需求的情境模式刺激,多了内在性主观虚拟情境模式(内在性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刺激。思维模式建构基本完成、相对完善、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达到稳定化后,同样会对大脑产生刺激即反射作用,在大脑空间里同样会形成动态表象,实质是产生内在性主观动态情境模式,是大脑思维模式多层级轮回建构再建构的根据,是大脑具有无穷奥秘的原因。
在新、旧建构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基础上内在性地重新组合再建构,建构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用简单通俗的语言讲,就是在新、旧模式基础上又建构新模式,前一个模式指不同的记忆模式,与主客观事物情境模式直接刺激相关;后一个模式指思维模式,是大脑本身内在性建构的产物,与新、旧情境模式刺激有直接关系(指新建构记忆模式对新情境模式的特征第一次进行选择、加工、淘汰或扬弃),也存在间接性关系(指已建构记忆模式对旧情境模式特征进行第二次选择、加工、淘汰或扬弃)。大脑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建构,在大脑空间实体存在,激发后建构的思维模式,嵌套了新旧情境模式不同的特征,是思维模式产生某些新特性和功能的重要依据。对大脑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建构而言,新、旧情境模式许多特征在重新组合再建构过程被选择、加工、淘汰或扬弃过两次,发生两次质变,于是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即思维模式特征具有抽象性、概括性与间接性,因此,大脑思维模式建构实质是虚拟实在思维模式建构。
物理实在记忆模式与虚拟实在思维模式在大脑空间分布,两种不同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之间,由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转化发展为更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二者有分不清的联系和转化发展的关系,但在特性和功能方面,完全是上下梯级层次关系。
大脑建构的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与思维模式之间的关系,是两种不同称谓,虽然是两种称谓,某种意义上具有统一性,可以说是同义词,指的是同一回事。不过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在大脑空间是实体形态的存在,它激发展现出思维功能,而思维模式具体功能,与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之间,存在前后因果关系。以下文章里,从不同角度出**述,用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思维模式分别引用或同时引用论述,意义上有一定差别。第1章讲不同的记忆模式建构单位,以“单元”计,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都以“套”计,单位不同,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同样以“套”计,思维模式及其具体建构形式单位,以“维”计,虽然单位不同,但是具有统一性,也存在意义上的差别。
大脑建构的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激发或被激发,即建构的思维模式激活或被激活,具有思维功能,包括具有重要意义的记忆功能。思维模式记忆功能同样有两个重要标志:大脑会产生表象(实质是大脑建构的内在性新的情境模式,属于主观性虚拟情境模式,具有刺激即反射作用),或反射在身体效应器上展现外在性言行表情模式。思维模式在大脑里产生表象,是以动态变化的序列模式展现。言行表情模式与原情境模式具有不同的特征或层级特征,存在差异,甚至改变很多或完全不一致。例如,看见大树,包括其树形、树叶、枝杈等特征,那棵树上结了桃子,嘴里可以讲出“桃树”的名称(概念),甚至可以说出这是一棵蟠桃树或蜜桃树。桃树概念,虽然包括大树特征,但桃树具有桃树相关外表特征,与通常大树外表特征明显不同。桃子与树之间重新组合再建构产生概念,桃树属于形象思维模式(心理学叫形象思维)建构。
重要的是,任何由物理实在记忆模式重新组合再建构的形象思维模式,仅仅是思维模式建构的开始,不是到此结束,思维模式建构不是一次性完成的。思维模式建构只要有开始,就不会结束。大脑只要建构了思维模式,只要激化,就会产生表象,即产生新的内在性情境模式(大脑动态表象产生的都是内在性情境模式)。大脑建构的新的内在性情境模式对大脑本身同样产生刺激,使大脑形成表象,或反射在效应器展现言行表情,通过行为动作而改变外在性实在情境模式,产生新的情境模式。产生新的内、外情境模式,与原初情境模式特征及其产生的刺激要求完全不同。产生的新情境模式也具有新的特征,常常以改变后新的情境模式特征,立即对大脑再一次产生新的刺激,反馈到大脑里建构新的不同的记忆模式或思维模式,并激化大脑已建构旧有相关的其他不同的记忆模式或思维模式,再次发生重新组合再建构,大脑再次建构一维新的思维模式。再次建构新的一维思维模式,同样具有思维功能,思维功能同样有上述两个标志。表象或言行表情展现同样以改变后新的虚拟实在情境模式形态产生刺激,大脑又有新的记忆模式参与思维模式建构,又激化旧有的记忆模式,又建构一维新的思维模式……于是,在已建构旧有思维模式基础上,一维又一维新的思维模式不断地建构再建构,这才是思维模式真正的建构。大脑建构的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是一套一套连续不断地建构,建构每一套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完全不是同一套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而是都存在差别,所以每建构一套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展现的思维模式概念意义完全不同,而且每建构一套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在大脑空间,分别呈多种多样、多形多态、多重**地分布,而且处于不断变化过程中,并不断地产生新的重要功能。一维一维思维模式建构过程,在不断创新的同时,又具有不确定性。思维模式建构,同样是大脑中内在性建构、在一维一维地动态中建构的思维模式。思维模式内在性的表象也是在动态中展现。思维模式建构不仅包含物理实在记忆模式经验过的价值和意义,更能指向从未被经验过的未来和可能性的广阔领域。人类最初、最早的形象思维模式建构,直接由不同的物理实在记忆模式之间,重新组合再建构的产物。由于思维模式本身具有记忆功能,所以可以多次参与重新组合再建构,不断产生新的思维模式,即在思维模式建构基础上再建构,甚至多次重复再建构,是思维模式建构具有创新性等许多特性的神秘之处,正是人类个体大脑具有生理结构、特性、加工、再加工的可贵之处。
按参与各种各样的生理结构模式与更为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的成套数量和参与程度划分,思维模式可以分为低量度思维模式、中量度思维模式、高量度思维模式,还有超量度的思维模式。不同量度的思维模式之间没有明确界限。
不同的记忆模式开启和展现及其参与重新组合再建构时,都是整体性、系统性开启、展现和参与,对应的大脑生理结构组成部分(脑功能区、细胞柱、神经元、突触、受体和相关化学物质等)之间,不会再有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建构过程重复发生,即不同的记忆模式本身不再有建构的过程发生,不论开启、展现或参与,都是省时快速、相对准确地整体性开启、展现、参与。这就是大脑建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基本完成、相对完善和达到稳定化的意义所在。心理学把这种多元不同的记忆模式开启,同时快速、准确参与重新组合再建构的现象,称作大脑的“平行运作”的功能。个体大脑所以快速敏捷思考问题、并反射到身体上快速展现言行表情模式,就是因为不同的记忆模式建构基本完成,相对完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达到稳定化。建构完成后多单元不同的记忆模式,各自都以系统性、整体性参与,它是“平行运作”功能产生的根据。这就是不同的记忆模式基本完成、相对完善建构的意义,省时快速,开启相对准确。
基本完成、相对完善、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建构达到稳定化后,在情境模式刺激下,同样以相对系统性、整体性激活、展现和参与。如果参与另一维思维模式建构或意识模型(详见第3章)生成和发展过程当中去,**思维模式之间同样具有“平行运作”的功能,都是在基本完成、相对完善整体性激活基础上参与。可见,记忆模式和思维模式建构,只要基本完成、相对完善的各种各样的生理结构模式或更为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建构达到稳定化程度后,都会被情境模式刺激整体性开启、激活、展现和参与,分别展现整体性记忆模式或思维模式功能。大脑中建构有关两种不同高度复杂生理结构模式之间,只要相互间发生联系,彼此间联合互动,协调性嵌套而转化发展,如多台高级计算机并联操作会有创造性计算机程序产生一样。
为了说明大脑建构的整体性不同的记忆模式,如何通过重新组合再建构过程,转化发展为思维模式,还是以婴儿如何建构“妈妈”这一概念为例。首先婴儿建构“妈妈”的语音记忆模式,建构与妈妈说话的声音相对应的记忆模式。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帕特里夏·库尔说:“妈妈能最先影响孩子的大脑。”婴儿出生后,妈妈喂奶,喂奶的次数增加,婴儿关于喂奶的记忆模式建构很深刻,同时,逐渐感觉到妈妈温暖的怀抱,婴儿大脑建构有关妈妈温暖的记忆模式,加上原先大脑建构的妈妈语音记忆模式,妈妈的语音、喂奶、温暖,在婴儿大脑不同功能区分别建构不同简单或不同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这些感觉记忆模式建构会逐步加强。三单元不同记忆模式之间重建构,建构为一套高度复杂的生理结构模式,即建构具有知觉的高级记忆模式,足以使婴儿了解“妈妈”的基本属性,或者在婴儿大脑里建构了妈妈的基础概念(哲学家德雷斯基称作知觉概念)。在以后的日子里,婴儿大脑生长发育,继续不断建构“妈妈”不同的记忆模式。网络神经系统不断分化发展,婴儿发育进入后期,妈妈给婴儿洗澡、穿衣,亲吻婴儿等,婴儿大脑建构更多妈妈的记忆模式,这些新、旧多单元不同的记忆模式经常开启、远远没有认识。
在大脑中建构语言文字的各种各样生理结构模式,是促进大脑思维模式建构的关键性环节。心理学家维果斯基认为,语言是成人向后代传递有文化价值的思维。“知识以语言的形式代代相传。”因为“思维过程并不仅仅是在自然力量里诞生的,而是直接或间接地由文字这种技术力量构建的……文字改变人类意识的力量胜过其他一切发明。”“文体作为语言最高层次,在整体上呈现出人的思维方式及情感特质……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着该时期的历史、文化及生活方式。”[插图]所以,“语言对人类大脑进化起巨大作用”,尤其对思维模式建构和发展起着关键的作用。语言(音调、语意)模式、文字(结构符号)模式,是人类大脑思维模式建构和激活的产物,反过来语言、文字和意义重新组合再建构,在大脑里可以进一步建构新的思维模式。
其实人类语言不仅与人的思维模式建构和激活有关,人类语言的发生、发展与大脑生理结构、特性和功能的演进、分化和发展,有高度同步、相关一致性关系。不论从人类种系进化维度,还是从人类个体生长发育维度考虑,许多脑科学研究证明,这一关系十分吻合。大脑“39区和40区是种系发生的新皮层。”“以进化时期尺度衡量,这两个脑区以惊人的速度从上颞叶的上缘像开花那样生长出来,同时把视觉脑区推向后端,主要占据枕叶正中面的位置。”“直立人的前后语言区都有进一步发展,而尼安特人的则可能完全发展到了现代人水平。”从个体生长、发育看,“39区和40区的神经元是大脑皮层表面所有脑区里最晚髓鞘化的。这两个脑区的髓鞘化延迟到出生后和树突生长后才发生,而且神经细胞的成熟化要到童年晚期才完成。”[插图]约翰·埃克尔斯等人的有关论述说明,人类语言发生、发展与大脑生理结构、特性与功能演进、分化和发展(包括思维模式逐步建构),有着惊人的相关同步一致性。从人类个体生长发育来讲,个体语言的发生、发展过程,正是个体脑功能模式(型)发生、演进、分化和具体展现的过程,也是反映人类种系语音和符号性语言的发生、演进、分化和发展历史的过程。思维和语言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是同步发生的。
语言和文字对人类大脑建构思维模式起到关键的作用,如上文讲到桃树这一概念的产生,其中每个字都是由多元的记忆模式的多种含义重建构或新建构而成的,如树的外表形态有多种特征,树本身在大脑里建构的高级记忆模式,是由树的不同特征刺激大脑建构的多单元记忆模式再建构完成的。桃子外表形态同样有多种特征,在大脑里建构高级记忆模式,同样由大脑建构的桃子不同特征多单元记忆模式再建构完成。两单元高级记忆模式之间发生相互联系,彼此作用,联合互动,协调性嵌套转化发展并超越临界点(质的临界点),使多含义的物理实在不同的记忆模式彼此协调性嵌套,产生桃树概念。哲学家洛克认为一切抽象的观念皆由简单观念复合而来,贝克莱认为“物(概念)是感觉的复合”。
汉语中的字与字之间关系的建构,就是重新组合再建构,建构名词、形容词等各种词汇。文字完全是符号性记忆模式,字与字之间加上复杂的语法(相互联系,彼此作用),二者结合(联合互动),可以创造出(转化发展)含义无穷的词汇。根据不同的记忆模式(即字的语音和含义)定义词汇,按照语法进行不同排列,并超越原初各自的定义(超越临界点)并赋予重建构后的新意义,所建构的汉语词汇是思维模式建构。用香港中文大学张学新教授的话来概括:“是用两个符号并置形成一个新符号,表达一个新概念。新符号的意义与两个符号的意义都相关。”[插图]
大脑首先开始建构一个字的记忆模式,与大脑已建构的相关的另一个字的记忆模式发生联系,并进一步发生重建构、新建构或重新组合再建构,会产生以下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两个字的结构、发音不同,但字的含义相近,例如“纯粹”二字内涵相近,是简单语法相加、相互重叠加强性的词汇,是重建构的产物,强调事物情境模式的纯洁和精粹程度,强调纯而又纯,两个不同的字之间建立比较松散关系。纯粹二字虽然是组合(重叠)词汇,二字组合后其本质的意义有所加强,没有根本质的升华,所以理解简单,应该属于高度复杂的知觉记忆模式再建构或重建构,或者说二者相互联系已经或正在超越临界点,纯而又纯的词汇含义可以应用在相关的更大范畴,其重叠的意义已成为形象思维的基础概念;第二种情况,是从字的结构到字的发音,由字与字不同含义到字的某种含义转化发展,字与字之间相互联系,联合互动,相互协调性嵌套并转化发展,又一次超越字与字的各自原来意义的临界点,重新组合再建构,语法使字与字之间内涵发生深刻的联系。例如“纯情”二字各自内涵相差甚远,纯情二字构成的词汇既有纯的含义又有情的含义,纯与情二字协调嵌套成词汇,纯情其含义远大于纯与情二者简单相加总和的含义。纯字和情字各有多种含义,各自已经属于知觉记忆模式,两个知觉记忆模式相互联系、彼此依存、联合互动、协调性嵌套转化发展并超越两个字原初意义的临界点,构成纯与情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构成词汇后具有超越原初定义的新含义,发生本质的提升。词汇含义特指一定范畴,词汇含义表达得相对完美,理解也复杂,即由纯字与情字的记忆模式重新组合再建构,发展到词汇思维模式的建构,建构为更加抽象的基本概念。“词汇本身已是对客观事物的抽象和概括,具有概念性质,它已经是抽象思维和认识事物本质的开端”。[插图]
纯粹属基础概念建构,纯情属基本概念建构,二个词汇虽然具有广泛的概念性联系,但从特质方面看更具有差异性,或者说是基础概念与基本概念的差异性。从黑格尔哲学角度来划分,基础概念属知性范畴,基本概念属思辨概念。二者差异性的存在,证明二者既有层次上的差别,同时又具有相互转化发展的层次关系内的一致性。所以,基础概念既可以理解为知觉记忆模式建构,又可以认为是知性思维模式建构,也属于思维模式范畴的建构,可见基础概念具有高级记忆模式与思维模式的中间特征,具有双重性。如果说基础概念已跨进概念范畴门槛,只能属于知性思维模式建构。基本概念是超越知觉记忆模式的本质建构,也可以认为是基本的理性思维模式建构。
从初级记忆模式即感觉记忆模式,转化发展到高级记忆模式即知觉记忆模式,只能说是记忆模式的重建构和再建构。知觉记忆模式有时可以成为基础概念,对客观事物情境模式可以达到基本属性的认识,对客观事物情境模式也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形象性认识。哲学家德雷斯基认为,“知觉是一种可以以概念的方式对感知对象和感知特征进行规范化或归类化,而作出辨认和识别的纵向信息处理过程。”

标签: 模式 记忆 思维

2019-04-24 12:17:58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没看完的→_→

2019-03-15 23:19:16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有道理

2019-03-14 17:00:24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2019-03-12 13:03:02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加入小组 发表评论
话题来自

脑科学

成员:13215

分享各种脑科学知识,各种思维科学知识,和智力开发等等知识,

登录33IQ,提升智力水平,让你越玩越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