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王阳明心血思想为何可以在日本发扬光大,却不能在中国延续?

2019-02-14 14:33:49

有的人认为是心学僵化,造成部分枯禅。但心学创新的部分为何只在日本发扬光大并延续,国内断层了。


人类文明也不是直线发展的,以为现代的中国文化思想比中国古代好就想错了,中国现在思想是什么样应该有数吧。像中国古代道家这种人类尖端思想,你想让普通百姓都理解,是很难的,就像让所有人理解相对论一样。这种尖端的东西,不是常人能掌握的,人类社会要发展多久才能把平均值拉到爱因斯坦,老子那样的水平啊

2019-03-20 14:21:22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心学不受待见呗

2019-02-17 08:25:35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关键在于是否符合统治阶级的利益。帝王将相喜欢程朱理学,奴役百姓的思想。

2019-02-16 11:03:54
点赞 0
#18
奇谋の军师
回复14楼: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否会造成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一种新思想的出现,是否会被旧思想打压扼杀?所谓传承,是否是文化博弈后的产物,而非原厂产品?

经济基础、社会形态都发生了变化,思想上的改变是必然的,落后的文化想绊也是绊不住的。

2019-02-16 03:08:44
点赞 1
#17
奇谋の军师
回复14楼: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否会造成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一种新思想的出现,是否会被旧思想打压扼杀?所谓传承,是否是文化博弈后的产物,而非原厂产品?

传统文化都不传统了,也许有些表象还是一样,但内核早就不一致了。就比如孝顺吧,古代传统是当做一种天道、类似信仰之类的,它的逻辑是和忠君捆绑的,目的是维持统治和社会稳定。而现代社会中,孝顺只是基于一种自发的道德约束,和“知恩图报”的逻辑是类似的。

2019-02-16 03:05:50
点赞 1
#16
奇谋の军师

在日本也没有发扬光大啊,现在也已经成为只有研究者才去讨论的理论了。

2019-02-16 02:57:40
点赞 0

2019-02-15 02:25:01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14
微信 qiruibang ,很高兴认识你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否会造成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一种新思想的出现,是否会被旧思想打压扼杀?所谓传承,是否是文化博弈后的产物,而非原厂产品?

2019-02-14 22:59:23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13
发**币啊?劳资真的忍不了了
回复12楼:

作业已查[HI]


请忽略作业已查

2019-02-14 22:55:33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12
微信 qiruibang ,很高兴认识你
回复2楼:



王阳明真的厉害


作业已查

2019-02-14 22:53:11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11

《明史·王守仁传赞》(卷一百九十五 列传第八十三)

赞曰:王守仁始以直节著。比任疆事,提弱卒,从诸书生扫积年逋寇,平定孽藩。终明之世,文臣用兵制胜,未有如守仁者也。当危疑之际,神明愈定,智虑无遗,虽由天资高,其亦有得于中者欤。矜其创获,标异儒先,卒为学者讥。守仁尝谓胡世宁少讲学,世宁曰:“某恨公多讲学耳。”桂萼之议虽出于媢忌之私,抑流弊实然,固不能以功多为讳矣。

2019-02-14 18:36:03
点赞 0
#10
学无止境

个人认为这跟满清统治有很大关系。明亡后,明遗民朱舜水东渡日本。水户藩二代藩主德川光国对朱舜水敬以师礼,并深受其“实学”、“尊王攘夷”、“大义名分”思想的影响。朱舜水为王阳明同乡,熟悉王阳明的学说,故而在日本进一步传播了阳明学。试问换做是当时的满洲人,对他可能如此礼遇有加吗?不杀他就算好了。

2019-02-14 18:19:40
点赞 0

清代仇兆鳌给《明儒学案》的序言里说:


若阳明之门,道广而才高,其流不能无弊。惟道广,则行检不修者,亦得出入於其中;唯才高,则骋其雄辩,足以惊世而惑人。如二溪之外,更有大洲、复所、海门、石篑诸公,舌底澜翻,自谓探幽抉微。为说愈精,去道愈远,程子所谓“弥近理而大乱真”者,此其似之矣。

2019-02-14 17:56:48
点赞 0

找了些原始文献。在《日知录》卷十八中,顾炎武对王阳明有所批评,似乎觉得他不符合朱熹的正统:


王文成所辑《朱子晚年定论》,今之学者多信之,不知当时罗文庄已尝与之书而辩之矣。其书曰:“详《朱子定论》之编,盖以其中岁以前所见未真,及晚年始克有悟。乃于其论学书牍三数十卷之内,摘此三十余条,其意皆主于向里者,以为得于既悟之余,而断其为定论。斯其所择宜亦精矣,第不知所谓晚年者,断以何年为定?偶考得何叔京氏卒于淳熙乙未,时朱子年方四十有六。慢二年丁酉,而《论孟集注或问》始成。今有取于答何书者四通,以为晚年定论;至于《集注或问八则以为中年未定之说。窃恐考之欠详,而立论之太果也。又所取《答黄直卿》一书,监本止云此是向来差误,别无‘定本’二字,今所编增此二字,而序中又变‘定’字为‘旧’字,却未详‘本’字所指。朱子有《答吕东莱》一书,尝及定本之说,然非指《集注或问》也。凡此,愚皆不能无疑,顾犹未足深论。窃以执事天资绝世,而日新不已。向来恍若有悟之後,自以为证诸《五经》、《四子》,沛然若决江河而放诸海;又以为精明的确,洞然无复可疑。某固信其非虚语也。然又以为独于朱子之说有相抵悟,揆之于理,容有是邪?他说固未敢请,尝读《朱子文集》,其第三十二卷皆与张南轩答问书。内第四书亦自以为:‘其于实体似益精明,因复取凡圣贤之书,以及近世诸老先生之遗语,读而验之,则又无一不合。’盖平日所疑而未白者,今皆不待安排,往往自见洒落处,与执事之所自序者无一语不相似也,书中发其所见,不为不明;而卷未一书,提纲振领,尤为详尽。窃以为千圣相传之心学,殆无以出此矣。不知何故,独不为执事所取?无亦偶然也邪?若以此二书为然,则《论孟集注》、《学庸章句或问》不容别有一般道理;如其以为未合,则是执事精明之见,决与朱子异矣!凡此三十余条者,不过姑取之以证成高论,而所谓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者,安知不有豪厘之不同者为祟于其间,以成抵牾之大隙哉!又执事于朱子之後,特推草庐吴氏,以为见之尤真,而取其一说,以附三十余条之後。窃以草庐晚年所见端的与否,以未易知。盖吾儒昭昭之云,释氏亦每言之,豪厘之差正在于此。即草庐所见果有合于吾之所谓昭昭者,安知非其四十年间钻研文义之效,殆所谓真积力久而豁然贯通者也。盖虽以明道先生之高明纯粹,又蚤获亲炙于濂溪,以发其吟风弄月之趣,亦必反求诸《六经》而後得之。但其所禀邻于生知,闻一以知十,与他人极力于钻研者不同耳,又安得以前日之钻研文义为非,而以堕此科臼为悔?夫得鱼忘筌,得兔忘蹄可也。矜鱼兔之获,而反追咎筌蹄,以为多事,其可乎哉?东?陈建作《学?通辩》,取朱子年谱、行状、文集、语类及与陆氏兄弟往来书札,逐年编辑而为之,辩曰:‘朱、陆早同晚异之实,二家谱集具载甚明。近世东山赵氵方《对江右六君子策》乃云‘朱子《答项平父书》有去短集长之言’,岂鹅湖之论至是而有合邪?使其合并于晚岁,则其微言精义必有契焉,而子静则既往矣,此朱、陆早异晚同之说所萌芽也。程篁墩因之,乃著《道一编》,分朱,陆异同为三节,始焉如冰炭之相反,中焉则疑信之相半,终焉若辅车之相依。朱、陆早异晚同之说,于是乎成矣。王阳明因之,遂有《朱子晚年定论》之录,专取朱于议论与象山合者,与《道一编》辅车之说正相唱和矣。凡此皆颠倒早晚,以弥缝陆学,而不顾矫诬朱子,诳误後学之深。故今编年以辩,而二家早晚之实,近儒颠倒之弊,举昭然矣。”又曰:“朱子有朱子之定论,象山有象山之定论,不可强同。专务虚静,完养精神,此象山之定论也。主敬涵养,以立其本;读书穷理,以致其知;身体力行,以践其实,三者交修并尽,此朱子之定论也。乃或专言涵养,或专言穷理,或止言力行,则朱子因人之教、因病之药也。今乃指专言涵养者为定论,以附合于象山,其诬朱子甚矣!”又曰“赵东山所云,盖求朱、陆生前无可同之实,而没後乃臆料其後会之必同,本欲安排早异晚同,乃至说成生异死同,可笑可笑!  如此岂不适所以彰朱,陆平生之未尝同,适自彰其牵合欺人之弊?奈何近世咸信之,而莫能察也。  昔裴延龄掩有为无,指无为有,以欺人主。陆亘公谓其愚弄朝廷,甚于赵高指鹿为马。今篁墩辈分明掩有为无,指无为有,以欺弄後学,岂非吾道中之延龄哉!”又曰:“昔韩绛、吕惠卿代王安石执政,时号绛为传法沙门,惠卿为**善神。愚谓近日继陆学而兴者,王阳明是传法沙门,程篁墩则**善神也。宛平孙承泽谓阳明所编,其意欲借朱子以攻朱子。且吾夫子以天纵之圣,不以生知自居,而曰好古敏求,曰多闻多见,曰博文约礼,至老删述不休,犹欲假年学《易》。朱子一生效法孔子,进学必在致知,涵养必在主敬,德性在是,问学在是。如谬以朱子为支离,为晚悔,则是吾夫子所谓好古敏求,多闻多见,博文约礼皆早年之支离,必如无言、无知、无能为晚年自悔之定论也。以此观之,则‘晚年定论’之刻,真为阳明舞文之书矣。盖自弘治、正德之际,天下之士厌常喜新,风气之变已有所自来,而文成以绝世之资,倡其新说,鼓动海内。嘉靖以後,从王氏而诋朱子者,始接踵于人间,而王尚书发策谓:‘今之学者偶有所窥,则欲尽发先儒之说而出其上;不学则借一贯之言以文其陋;无行则逃之性命之乡,以便人不可诘。’此三言者,尽当日之情事矣。故王门高弟为泰州、龙溪二人。泰州之学一传而为颜山农,再传而为罗近溪、赵大洲。龙溪之学一传而为何心隐,再传而为李卓吾、陶石篑。昔范武子论王弼、何晏二人之罪深于桀纣,以为一世之患轻,历代之害重;自丧之恶小,迷众之罪大。而苏子瞻谓李斯乱天下,至于焚书坑儒,皆出于其师荀卿高谈异论而不顾者也。《困知之记》、《学?之编》,固今日中流之砥柱矣。”

2019-02-14 17:50:10
点赞 0

我认为是宋明理学的思想包含了一些佛教成分,遭到了后来知识分子的反对。比如王夫之,他明确说过佛教对中国而言是异端。

而且理学似乎不符合“经世致用”(顾炎武语)的思想。所以明清之际就不流行了。

我对这方面了解不多,有问题可以指出。

2019-02-14 17:47:02
点赞 0
#6
云淡风轻,道法自然
回复5楼:

到你高考的一年,中央告诉你今年要换考试教材了,不考程朱理学了,你会不会抗议[吐舌]


现在也不考理学,是吧?我对理学的认知,,,,大概

2019-02-14 15:39:07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5
超凶(≥^—^≤)!

到你高考的一年,中央告诉你今年要换考试教材了,不考程朱理学了,你会不会抗议

2019-02-14 15:37:52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4
云淡风轻,道法自然

中国盛行不了,儒家的缘故,大概

2019-02-14 15:34:07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3
云淡风轻,道法自然

日本,,,,东乡平八郎那种?

2019-02-14 15:33:42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2
发**币啊?劳资真的忍不了了



王阳明真的厉害

2019-02-14 15:29:57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1
发**币啊?劳资真的忍不了了

吾心光明,亦复何言

2019-02-14 15:25:11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2
加入小组 发表评论

登录33IQ,提升智力水平,让你越玩越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