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过社交网站直接登录
×
条@我的评论,查看@我
条新私信,查看私信
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位新粉丝 查看粉丝

IG一族和中老年人之间不可能和解

以金庸为代表的武侠小说同样曾被视为“洪水猛兽”,“毒害”了数代人,最终却成为父母与子女之间共同的回忆;在电竞领域,也很难让人产生诸如费德勒对决纳达尔将时光拉回十余年前的奇妙感——在这里,一个项目从万民关注到沦为小众、甚至退出市场不过区区数年,随之而来的便是顶级选手行列的彻底洗牌。过去的种种娱乐与竞技,既是个人的青春记忆,也足以成为几代人的共同话题。而电竞几乎不具备后一种功能,一个项目便只属于一代人,95后们正痴迷于《英雄联盟》,而当05后成长到这个年纪时,嘴边一定不再挂着这个名字,正如80后们曾为之疯狂的《魔兽争霸》《星际争霸》早就成了少数复古玩家的爱好。


比较为IG还是为中超叫好的人谁多,并不公平。毕竟,上港与恒大之战只是中超一年240场比赛中的一场,即便对于冠军归属有着决定性意义,这也只代表了中国最高水平而言,中国足球之于世界的地位已不用多说。而S8却代表着《英雄联盟》的世界最高竞技水准,中国战队为这个冠军奋战七年,才实现了登上巅峰的夙愿。在过去的诸多热门电竞项目中,中国选手或战队不乏登顶世界的先例,每及此时,圈内便会流露出“电竞终于可以获得认可”的强烈声音。但事实上,并不乐观。

2000年左右,“电子竞技”一词开始在传统媒体上亮相,以电竞为名义的比赛及民间组织相继出现。2003年11月,“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成为中国所开展的第99项体育项目。




拿到官方认可身份,并不意味着电竞能摆脱身份危机

由于在中国官方话语体系中,“体育”“运动”“竞技”三个词很少加以区分,而最为正式的“体育”一词恰恰很难涵盖电竞及其最相似的棋牌类项目的实质。棋牌类主力项目均拥有传统文化及特殊时代背景的护佑,不仅被收入正式编制,更不会成为舆**击的标靶。而电竞则不同,它脱胎于电子游戏,随着互联网而疾速成长,比过去的任何一项运动或竞技都更年轻,还没来得及(或者不可能)形成自上而下的发展。

在那个用电击治疗“网瘾少年”的时代下,“网络”与“电子游戏”的结合,成了父母们与主流社会最恐惧的新生物。“精神鸦片”“电子海洛因”这些帽子对于主流舆论的影响力,要远远大于“电子竞技”这个不算名正言顺的名号。

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成为体育项目,毕竟只是一种含糊的认可——麻将早于电竞数年就得以入围,却迟迟无法摆脱负面的形象——在官方体系中原本就不强势的体育系统,没有能力与权限将这个新生事物收揽到正式编制之中。

即便是这样形式大于实质的认可,也在短短数月后就遭到了最猛烈的阻击——2004年4月,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下发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该文件指出:
“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一律不得开设电脑网络游戏类栏目,不得播出电脑网络游戏节目。同时,要在相应的节目中宣传电脑网络游戏可能给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带来的负面影响,积极引导他们正确利用电脑网络的有益功能,正确对待电脑网络游戏。”




尽管当年的“网络游戏”与“电子竞技”所涉及的项目并非一个类别,甚至中国全国体育总会电子竞技运动项目课题组还曾公开发布过二者之间的区别,但在那个主流社会对整个电子游戏类别都一知半解的时代里,电竞被无差别地列入了“封杀”行列。随着大量游戏节目甚至频道的裁撤,极度依赖转播的电竞业刚刚闻到了春天的味道,就被一脚踢入寒冬。

直到2010年后,电竞才逐渐从困境中走出。游戏业的蓬勃发展是电竞扎根的土壤,而视频直播业的崛起则是供养其成长的空气与养分。从诞生到成长,从濒临绝境到绝处逢生,电竞的发展从来都只是自下而下。

但有趣的是,这个被商业资本催生的行业始终渴望着能得到官方的正式认可,而且突破口仍然是相对有着国际标准、既是官方体系的一分子又不那么强势的体育行业——目前最大的声音正是电竞进奥运的呼吁,一旦入围奥林匹克项目,电竞将一定成为被中国官方所认可乃至直接扶持的领域。


尽管无论是国际奥委会还是亚洲、中国相关组织的对外公开发言,都为电竞未来入奥留着半扇门,但实现这一晋级的可能性短期内微乎其微。电竞行业自下而下的成长模式,与奥林匹克体系完全不匹配,甚至可以说,接纳目前状态下的电竞,将动摇IOC现有的政治与财政基础。在电竞行业中,游戏厂商把持着绝对话语权。没有厂商,就没有游戏项目,也就没有整个行业。电竞单个项目的设置、规则、赛制乃至选手间的实力天平,都由游戏厂商直接决定,而运动会主办方、行业协会甚至国际奥委会,所能扮演的角色极为尴尬。而在商业规则极为严密的奥运会中引入实际为一家厂商所拥有的游戏作为竞技项目,该如何确保其与IOC的奥林匹克赞助商计划不发生冲突?如果一旦厂商不愿意加入赞助商行列,那么维系IOC生存的财政体系就面临着崩溃的危险。

当然,官方人士不会公开谈论这样的细节核心问题,现在的挡箭牌仍然是“电竞进奥运的核心问题在于全社会对这些游戏的态度”。由此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悖论:整个电竞业寻求入奥的原动力在于希望借与世界最大体育盛会结缘,从而获得声望背书,进而赢取主流社会的认可;而奥林匹克世界阻挡的理由却是,你应该先获得全社会的认可。如此“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死循环模式,同样也发生在中国管理者与电竞业的互相喊话之中。

“IG牛逼”的呼声能否传至官方体系的耳中,能否成为左右“中老年人”所信任的主流舆论的一个因素?很难。

如今身为“中老年人”的父母们,恐怕年轻时多多少少听过类似这样的斥责——“金庸能写书,你看你能吗?”“XX能踢球,你看你行吗?”而IG的夺冠弥补不了代沟,“中老年人”也可以组成类似的语句对年轻人的喜好予以批驳。牛逼的IG终究无法打动“对立阵营”,也很难通过一次成功带领整个行业登堂入室。




#20
還記得當初……我們的約定嗎?

十多年了,只能说一句:IG牛 比!(UZI是真的飘了,RNG也是,不过话说我The皇怎么没人要,明明辣么强)

2018-11-13 23:25:56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1
#19
五彩的不是事物,而是我看到的

一切都是需求而已,有人喜欢福尔摩斯身上的黑色风格,而有人喜欢动漫那些美化风格,而还有些人喜欢一些冒险故事等,本身都只是需求,那些东西一定会有人去看,但只是多少而已

2018-11-11 17:42:04
点赞 0

我现在14岁,不知道蓝英洁也不知道ig,原因是ig跟我有什么关系,玩游戏就求个快乐,ig不ig的就看个人兴趣所向了,我3天前还不知道王思聪是是谁呢,最近实在无聊才上网搜了一下,原因一样,他跟我没关系,我也对他没意思。

2018-11-08 20:04:36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2
#17
我自倾情,你切随意。

那知道蓝洁瑛和ig的我该算哪个年代的人啊

2018-11-08 08:11:55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1

电竞是把双刃剑,玩过头荒废学业,又耗钱

2018-11-07 18:02:35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1

好自为之

2018-11-07 15:32:24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我也不懂

2018-11-07 15:16:11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电竞本身就是邪道,别误会,我不是针对电竞,我觉得体育竞技也是邪道

不服请告诉我有多少比例的运动员终身没用过兴奋剂

2018-11-07 15:07:45
点赞 1
#12
嘤了个嘤嘤嘤嘤

233 我只觉得 说电竞没有实质用处的人 想一想其他体育竞技吧

2018-11-07 10:43:19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电竞,对普通人,弊大于利

2018-11-07 10:38:58
点赞 0

相互理解

2018-11-07 07:53:59
点赞 0

很无奈

2018-11-07 07:42:27
点赞 0
#8
超凶(≥^—^≤)!

直觉上,我不喜欢搞电竞的。不过比较电竞和某些体育运动(例如举重铅球),反而觉得电竞危害并不大而且更有群众基础

2018-11-07 07:26:17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7
经常动脑,防止老年痴呆症。

毒害年轻人的心智,还毒害眼睛。引起眼睛不可逆的永久病变。

2018-11-07 06:57:08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点赞 0
#6
鹰击长空 鱼翔浅底

确实是个问题

2018-11-07 06:31:27
点赞 0

确实如此

2018-11-07 06:14:17
点赞 0

电子竞技是比赛

2018-11-07 05:54:36
点赞 0
#3
鹰击长空 鱼翔浅底

确实有太多偏见

2018-11-07 05:20:31
点赞 0
路过
2018-11-07 05:10:29 来自Iphone客户端
点赞 0
路过
2018-11-07 05:09:41 来自Iphone客户端
点赞 0
加入小组 发表评论

登录33IQ,提升智力水平,让你越玩越聪明!